十多年过去后,美国仍然拿科技巨头没办法

神译局·2022-01-17 16:32
举办一场让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企业高管都感到难堪的听证会,要比立法容易得多。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2006年,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参议员泰德·史蒂文斯(Ted Stevens)因为将“互联网”错误地描述为“一系列的管子”,而遭到众多领域人士的嘲笑,主管这一行业的人居然不懂这个行业,这也是为什么美国真正难以监管科技行业发展的部分原因所在。这篇文章来自编译,作者在文中介绍了美国对科技行业监管的现状,并提到立法者虽然提高了对科技行业的认识与了解程度,但党派分歧却导致迟迟无法落实对该行业的监管。

2021年12月8日,Instagram首席执行官亚当·莫塞里(Adam Mosseri)参加了美国参议院商务小组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图片来源:T.J. Kirkpatrick

如今,令大家似乎习以为常的是,科技巨头高管经常从硅谷飞到华盛顿,脱下科技休闲装,换上更正式的装束,然后在电视镜头下宣誓,承诺要把世界变得更美好,并坚决捍卫自己的企业(这些高管最近更多的是通过视频会议软件Zoom完成这一过程)。

2021年12月8日,刚好两场行程连在一起。上午,6名加密货币行业的高管在众议院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当天下午,Instagram首席执行官亚当·莫塞里(Adam Mosseri)参加了参议院商务小组委员会的听证会。

当天的听证会本身就很普通,但却代表了一个巨大的飞跃:听证会之后,没有人成为互联网上的热搜焦点。

这是因为,当天的听证会没有像以往针对科技公司首席执行官的听证会那样演变成一出戏剧,也没有出现2006年某位参议员将互联网错误地描述为“一系列的管子(a series of tubes)”这种尴尬失言。

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House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的议员们关注的焦点是,政府是否应该进一步监管快速发展的数字货币市场,他们对这些技术的稳定性和安全性提出了质疑,同时也坦诚了他们在科技知识背景方面的不足。

“我问我在国会山工作的朋友,你对这方面了解得多吗?”该委员会的共和党领袖、北卡罗来纳州众议员帕特里克·麦克亨利(Patrick McHenry)问道。

科技公司缺乏政府监管,并不是因为当选官员不了解互联网。但过去确实是这样,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在监管措施方面进展如此缓慢。然而现在,关于技术的新问题却使官员之间的政治分歧越来越大。

撇开这些稀奇古怪的问题不谈,剩下的就是赤裸裸的现实:两党在如何保护消费者和鼓励企业方面存在严重分歧。由于两党对监管企业的意见不同,所以数十项旨在加强隐私保护、促进竞争和消除错误信息的法案停滞不前。

非营利性消费者维权组织数字民主中心(Center for Digital Democracy)执行董事杰弗里·切斯特(Jeffrey Chester)表示:“国会再次表明,在监管大型科技公司的问题上,它表面上看起来很重视,但实际上许多政策或法规都没有落地”。他还表示:“几十年来,我们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政府因长期对科技缺少了解而付出的代价是,监管企业变得越来越遥不可及。2018年4月,也就是Facebook创建的14年后,以及Facebook用户突破10亿的5年后,其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首次出现在国会听证会。

紧张的Facebook游说团队要求国会助手开低空调,因为扎克伯格以容易出汗而闻名,这样一来,就可以防止扎克伯格在公众场合汗如雨下。

2018年,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首次出席国会听证会。图片来源:Tom Brenner

在听证会上,议员们愤怒地承诺要管控Facebook的商业模式,这种模式贪婪地利用用户数据并与第三方共享。这些数据最终落入了Cambridge Analytica公司的手中,这家政治咨询公司希望利用这些数据来左右大选投票。

尽管人们对Facebook感到愤怒,但公众的注意力很快就转向了那些议员,毕竟后者对扎克伯格提出了一些不合时宜的问题,显示出了他们在科技背景方面的不专业性,因此扎克伯格也有效地避免了一个大麻烦。

夏威夷州民主党参议员布莱恩沙茨(Brian Schatz)似乎不知道即时通讯到底是如何运作的,他问道:“如果我用WhatsApp发邮件,你的广告商也会知道这些内容吗?”

其他议员似乎也对Facebook的广告业务感到困惑。

当时已经85岁的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奥林·哈奇(Orrin Hatch),也在同一场听证会上问扎克伯格:“既然用户可以免费使用Facebook的服务,那你是如何维持这一商业模式的?”

在Facebook首席执行官接受质询的几个月后,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也首次同意出席听证会作证。为了保护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免受公众审查,谷歌员工数月以来一直都在反对皮查伊参加听证会。但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面前,这些担忧却因为一些更令人难堪的问题而显得微不足道。

爱荷华州共和党众议员史蒂夫·金(Steve King)问,为什么他的孙女在她的iPhone手机上玩游戏时,会收到带有侮辱性语言的照片。

“尊敬的国会议员,iPhone手机并不是谷歌公司的产品,它是另一家公司生产的。”皮查伊礼貌地回应道。

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众议员泰德·坡(Ted Poe)高高举起自己的iPhone手机并询问道,如果他在听证会会场上走动,谷歌是否能够追踪他的一举一动。皮查伊起初犹豫了一下。因为答案很复杂。最后,他还是回答称,谷歌的服务在默认情况下不会追踪用户的位置。

“这并不是一个难题,”坡咆哮道。“你一定知道答案,你一年挣1亿美元,你一定能回答这个问题。”

的确,这并不是一个难题。iPhone手机能够提供谷歌地图和很多其他服务,因此,谷歌服务的位置追踪是隐私倡导者高度关注的问题。但在社交媒体和一些媒体报道中,坡却因为没有真正区分理解苹果和谷歌的技术而遭到嘲笑。

这些不专业的表现,也能在民主党人士身上发现。田纳西州民主党众议员史蒂夫·科恩(Steve Cohen)将谷歌描述为一个“设备”,并建议皮查伊创建一个在线网校,帮助用户了解谷歌搜索引擎,并为他们分配一个谷歌代表。

部分人士打趣道,婴儿潮一代的勒德分子议员们在科技领域总是磕磕绊绊,这次又是一个例子。

译者注:婴儿潮一代主要指的是出生在1946年至1964年期间的人,勒德分子(Luddite)则指的是害怕或者厌恶技术的人。

由于议员们在听证会上的不专业,暂时让这些科技公司得以喘一口气,会上的焦点也不再是他们的市场主导地位和数据收集。但自那以后,人们对科技巨头的抨击越来越强烈。尽管两党一致认为科技公司横行霸道,理应受到更多监管,但四年前在这些听证会上讨论的法案目前均未获得通过。

事实证明,举办一场让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企业高管都感到难堪的听证会,要比立法容易得多。在涉及到监管机构制定法规去限制,是否能降低亚马逊、苹果、谷歌和Facebook日益强大的主导地位时,党派分歧尤其明显。

媒体游说组织新闻媒体联盟(News Media Alliance)主席大卫·查文(David Chavern)表示:“两党分歧是造成现状的最大因素,而且大型科技平台也在煽风点火。”该组织一直在推动加强针对科技平台的反垄断法。

Instagram和Facebook的母公司Meta表示其支持相关立法。最近作证的六名加密货币行业高管也表示,他们支持政府对其业务的一定程度的监管。

就在去年12月8日举行的加密货币听证会结束后,议员们盘问了Instagram首席执行官莫塞里,并展示了自2018年扎克伯格在国会山出席听证会以来,他们是如何应对技术学习曲线的。

两党议员都向莫塞里提问道,社交媒体应用是如何对儿童造成社交和情感伤害的。三名议员都创建了仅用于实验的账户,用来测试Instagram的推荐引擎。结果发现,系统给他们虚构的用户(都是十几岁的女孩)推送了不安全的内容,这些内容会导致女孩饮食失调和自我伤害。

美国反性剥削中心(National Center on Sexual Exploitation)曾批评Instagram对待年轻用户的方式。该组织主管莉娜·尼隆(Lina Nealon)在听证会结束后表示:“举办的听证会已经够多了。当政策制定者们在讨论如何最好地保护儿童的细节内容时,平台上的儿童正在受到伤害、虐待和剥削。”

与此同时,科技行业已经远远超出了社交网络、搜索引擎和电子商务的范畴。加密货币行业也正在蓬勃发展。全球范围内,所有未流通加密货币的价值已从两年前的2000亿美元跃升至超过2万亿美元,这已经约等于流通中的美元价值。而这仅仅是一个十多年前才诞生的行业。当时,最大的加密货币——比特币才刚刚出现。

在加密货币听证会上,议员们深入研究了这些替代市场。他们要求Circle、Paxos和Coinbase等加密货币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解释加密货币与传统银行系统的区别。

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成员深入分析了数字货币的基本定义,包括稳定币和法定货币之间的区别。他们还谈到了防止欺诈和黑客攻击的相关安全问题。

两党在监管方面的分歧达到了顶峰。民主党人警告说,快速增长的行业需要更明确的监管。

该委员会主席、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马克辛·沃特斯(Maxine Waters)表示:“目前,加密货币市场并没有全面或集中的监管框架,这使得数字资产领域的投资容易遭受欺诈、操纵和滥用。”

其他民主党派人士也表达了类似的谨慎态度,其中就包括德克萨斯州民主党众议员阿尔·格林(Al Green)。他警告称,加密货币的不稳定性与十多年前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出现的一些问题相似。

去年11月,拜登政府建议国会通过立法,要求稳定币发行人满足与传统银行类似的要求,并接受与传统银行相同级别的监管审查和法律义务。

但国会在科技方面的历史并没有让人们对政府制定智能监管的能力产生信心。在加密货币听证会上,共和党人坚守了他们的自由市场立场。

德克萨斯州共和党众议员皮特·塞申斯(Pete Sessions)告诉参加听证会的加密行业高管,他支持他们的工作,并表示该行业受到的监管可能太过了。

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众议员特德·巴德(Ted Budd)表示,他担心议员们可能会导致金融技术创新与美国渐行渐远。他在无意中还提醒道,缺乏对新科技的了解与认知会导致监管过程的减缓。

“我现在担心的是,这种监管可能会打击一个监管机构还不够真正了解的行业。”巴德说。

 译者:俊一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