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再曝裁员,但为何先拿高薪员工开刀?

螺旋实验室·2021-12-14 11:08
裁员之外,快手如何在抖音的压力下,找到新的增长曲线,无疑是最紧迫的任务。

更换CEO后,快手似乎还没度过危险期。

近日,有脉脉网友爆料称,快手裁员30%,国际业务裁员30%已开始。此前,也有微博网友爆料,快手将会在12月劝退低绩效员工。对于这两个传闻,截止发稿时,快手官方并未作出回应。

尽管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年末裁员已成为了一种“传统”,但是按照惯例,年度裁员作为总结性的战略调整,一般都是从边缘业务开始,反观快手竟然率先对重点项目国际业务动刀,似乎也暗示了其内部已是压力重重。

01  短视频第一股的压力

诚然,作为短视频行业的开创者,以及率先于2021年初登陆资本市场,快手无愧于“短视频第一股”的称号。但是由于一直信奉“慢”哲学,在和抖音的竞争中,快手倍感压力,也是不争的事实。

首先,在日活上,快手已被抖音狠狠地甩在了身后。最新的资料显示,抖音的日活已超6亿人,而快手的日活仅为3.2亿。 

更令快手焦虑的是,3亿左右的日活,似乎已经触及了天花板。财报显示,2020年Q3,快手日活就达到了2.72亿,2021年Q3,这一数字也不过是3.2亿,再无此前同比50%以上的增速。

之所以出现这一原因,主要是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天然流量已经触顶。QuestMobile发布的《2021中国移动互联网秋季大报告》显示,截止2021年9月,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用户为11.67亿,作为对比,2019年同期,这个数字就达到了11.33亿。

既然天然流量流量已经挖掘殆尽,那么快手能做的自然就是从竞争对手口中夺食。国盛证券研究所数据显示,2018~2021年,抖音、快手用户重合度从10.3%攀升到了60%,一直呈上升态势。

不过为此快手也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财报显示,快手的人均获客成本在2019、2020年Q1、2021 年 Q1分别为168元、172元、485.8元。而2021年Q3,快手的销售及营销开支更是从去年同期的61亿元上涨到了110亿元,同比增长80.3%。

财报显示,2021年Q1,快手日活为2.95亿,一个季度后,这个数字下跌到了2.93亿。由此来看,2021年Q3,快手日活破3亿,与“烧钱”似乎有直接的联系。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快手的内部氛围也在今年出现了微妙的变化,快手前任CEO宿华离任后,曾有自媒体撰文称快手内部有“内斗”戏码,并将始作俑者直接对准了宿华和程一笑。

02  裁员背后的痛

当然了,在国内竞争已然白热化的背景下,快手也没有忘记像十年前的猎豹移动一样,寻求海外市场的机会。

早在2017年初,快手就在越南、马来西亚等地区上线了国际版短视频应用Kwai。

但是随后快手在海外市场的战略却左右摇摆。

本来,在前猎豹移动公司首席营销官刘新华的带领下,快手采取烧钱战略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是随后时任快手CEO的宿华叫停了该战略,而随着2018年12月刘新华离职,快手第一阶段的国际化战略也偃旗息鼓。

而2019年,看到TikTok在海外市场大杀特杀,程一笑亲自带队,开始重仓面向东南亚市场的Snack Video,不过由于当时快手的焦点在国内,正在计划2020年春节前冲击3亿DAU,也让快手第二次国际化战略折戟沉沙。

随着2020年春季,快手“K3战役”的胜利,其国际化战略再一次被提上了日程。比如,2020年,我们就见到快手推出针对中东和南美市场的Kwai、北美市场的Zynn以及东南亚的SnackVideo。不过遗憾的是,三个产品带来的并没有带来三个亮眼的数据,而是严重的内耗与恶性竞争。不得已,2021年夏,快手宣布Kwai和Snack Video合并,以Kwai为快手的海外唯一产品征战沙场。

与此同时,快手也在不断地加码产品方面的研发投入。Q3财报显示,快手的研发开支达到了42亿元,相较于去年的19亿元,增长了126%。有内部人士透露,2021年上半年,快手在海外市场已花费超过 55 亿元。

对此,发布Q3财报后,快手也无奈地表示:“(研发投入高)主要是由于继续投资大数据及其他先进技术而增加研发人员数目及相关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导致雇员福利开支增加。”

但是遗憾的是,行业红利不会给快手足够的时间接连试错——在快手犹豫不决的时候,字节跳动已经完成了“偷袭珍珠港”。

公开资料显示,截止2021年9月,抖音国际版Tiktok的月活已破10亿,反观快手国际版Kwai的月活则为1.5亿左右。

由此来看,快手裁员率先向国际业务部门动手,并且“雇员福利开支增加”最大的受众“100 万元以上的员工”被裁,似乎也预示着快手又一次的国际化战略已经宣告失败。

03  互联网行业凛冬已至

事实上,快手在2021年末的遭遇,其实不过是互联网行业“凛冬已至”下的一个典型缩影。

曾几何时,在移动互联网诞生之初,随着资本的持续入局,催生出了众多的风口。企查查数据显示,2014年,互联网赛道融资异军突起,同比增长600%,到了2018年,整个互联网行业的融资更是超过了6000亿。

与此同时,当时经验丰富的工程师需求缺口甚至达到了100:1。有媒体曾报道,当时字节跳动经常到阿里、腾讯处,以双倍的薪资挖人。

然而随着互联网红利的消失、竞争加剧、疫情等因素影响。2019年后,互联网赛道就开始逐渐冷却下来。还是企查查的数据,2020年,互联网行业的融资规模仅为1840.52亿,相较于2018年的高点,收缩超70%。

与此同时,前程无忧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届互联网公司的校招总数同比下跌15%-20%,薪酬没有明显提升。作为对比,传统经济的代表,汽车行业的校招总数仍有10%-15%的增幅。

事实上,在行业下行的大背景下,除了快手,其他互联网平台的日子也不好过。

《第一财经》曾报道,2021年12月,爱奇艺也正计划启动裁员,裁员比例在20%至40%之间。

甚至连短视频领域力压快手一头的抖音都没能独善其身。《上海证券报》报道,2021年下半年以来,字节跳动国内广告营收止步不前。这是2013年,字节跳动商业化以来首次出现该情况。其中,除抖音广告营收停止增长外,字节跳动的另一大拳头产品今日头条甚至已处于亏损的边缘。

不过,对于快手来说,好的一方面是,2021年Q3,自家的广告业务收入达到了109亿元,同比增长76.5%,远超直播的77亿元,取代直播成为快手总营收中贡献过半的核心业务。这也意味着快手终于可以摆脱“藩王”大主播们对流量的“劫持”。

但归根结底,Q3快手净亏损达到了48亿元,净亏损率为23.5%,同比增长了400%。因此,裁员无疑是现阶段快手止住亏损,挽回资本市场信心最有效、最直接的做法。

但裁员之外,快手如何在抖音的压力下,找到新的增长曲线,无疑也是最紧迫的任务。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螺旋实验室”(ID:spiral_lab),作者:天宇,36氪经授权发布。

+1
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公众情绪瞭望者
特邀作者

公众情绪瞭望者

下一篇

抢柒大战一触即发

2021-12-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