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战说谈恋爱等于失业,爱豆与粉丝之间也有权力游戏

36氪的朋友们 · 2020-10-24
选择成为爱豆,就是用巨大的自由,来换取巨大的名利。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贵圈-腾讯新闻”(ID:entguiquan),作者 JIAJIA,36氪经授权发布。

2020年,对很多偶像来说,都是流年不利。摊上大事的如肖战,陷入舆论漩涡至今不能脱身;被粉丝反水的如朱一龙,顺便给瓜众普及了“三代还宗”的传统民俗知识点;还有几个摊上小事的,前有屈楚萧被曝精神控制特殊癖好,后有“糊团爱豆集体塌房子”——R1SE组合里的任豪和夏之光,先后因为恋情曝光公开道歉。

▲ R1SE成员任豪因恋情曝光发文道歉

这种大家排队占用公共资源的努力,活像热门景区轮流占领洗手间。

只不过,同样都是人之大欲,所有粉丝都可以接受爱豆要吃饭放屁排泄,却不能容忍他们谈恋爱结婚。当然,粉丝群大了,什么人都有。女友粉们是万万不能接受爱豆恋爱结婚生子的,她们宁可哥哥大龄未婚注孤生。亲妈粉可能好一点,能接受好大儿们恋爱结婚,但对恋爱结婚的对象,则会代入婆婆心态万般挑剔。事业粉更好一点,但最见不得爱豆因为婚恋纠纷自毁形象,或者为了爱情放弃工作。

例外的是CP粉,她们的需求是,不拆不逆永久发糖就地结婚热泪盈眶。如果不是孙俪邓超这样的真夫妻,而是博君一肖的纯洁工作关系,根本玩不起这个游戏。

▲ 电视剧《陈情令》主演王一博、肖战合唱主题曲《无羁》

这不是粉丝的错,也不是爱豆的错,甚至不是资本的错。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不再成为核心问题。社会要发展,就必须依靠消费的升级、消费能力的提升来刺激需求。需求催生产品,产品的丰富又放大需求,再劣质的产品也能找到对应的消费群体。

不入流的导演、没有演技的演员、没有唱跳能力的歌手、只有绯闻不见作品的爱豆,凭什么站在流量之巅,拿最好的资源,赚最多的出场费,在各种戏里当主角?只能这么说:他们背后的粉丝资源,成就了他们顶级的吸金能力。于是,造星机器一部接一部地高速运转,电影、电视、综艺、网大、直播……越来越多的爱豆通过生产线批量上架,速度快到让人无法清楚辨认他们的面容;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入圈,从早早经济宽裕的小学生到热爱靳东的大妈,都心甘情愿地献出时间与钱包。

这些粉丝是傻的吗?不,每个人都通过消费获得了自由的幻象——这个时代,有那么多的选择,那么大的自由度,那么多获得快乐的方式;更神奇的是,只要你花钱,就都可以买到呢!

▲ 追星女孩们为爱豆打call,激动落泪

痴迷抓娃娃机的人,不是为了获得某个特定的娃娃;痴迷买盲盒的人,不是为了获得某款手办。养成一个爱豆,也并不是为了让他成为人民艺术家。就爱豆消费而言,消费的过程比打开盒子的结果更令人愉悦。顺便说一下,就连痴迷假靳东的大妈,也是从互动过程中获得了自由的补偿和情感需求的放飞。

爱豆不是演员,不是歌手,不是带货专家,甚至不是“角儿”。他们是抓娃娃机里的娃娃,哪怕穿着不同的衣服,被赋予了不同的人格,点了不同的天赋点;他们也只是娃娃,唯一的任务是输出快乐:审美上的快乐,感官上的快乐,甚至同人幻想中的快乐。

当然,仅仅有消费自由的幻象是不够的,权力的幻想也很重要。

便捷的网络服务与无孔不入的媒介,带来消费需求的极大满足——审美、八卦、迷恋、YY,更重要的是,它带来话语权的下放:当年卑微的追星族,成了今天能影响到资本流向的饭圈力量。

在梅兰芳风靡中国的年代,捧角儿是少数权贵人物才消费得起的奢侈活动;在网络未曾崛起的年代,邵氏这样的大公司一纸雪藏令,就能让一个流量明星所有努力归零;甚至在超女快男选秀初起的年代,粉丝们还会愤愤不平于背后所谓的黑箱操作。但现在,R1SE们杨超越们的崛起,固然有资本的投入、平台的流量曝光,但粉丝经济的力量早已不容忽视。

最近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郭敬明的S卡事件。比起陈凯歌、尔冬升等殿堂级导演,或者赵薇这样至少有过代表作的资深演员,郭敬明凭什么能够拿到随意发放S卡的权力?很简单,从他的小说,到他的《小时代》系列,背后都站着大量有能力买单的粉丝。

▲ 郭敬明在《演员请就位》中将S卡发给流量idol何昶希引发争议

所有的权力都要变现,粉丝的权力也不例外。变现的过程,同时也是获得快乐的过程。为了爱豆的待遇手撕经纪人,为了爱豆的番位手撕剧组,为了爱豆的资源手撕资本,为了爱豆的代言疯狂购买某种产品,为了爱豆丢失的代言而坚决不买某种产品,最后,为了维护爱豆的形象,手撕爱豆潜在的男友女友或前男友前女友——就像那个曝光与任豪恋爱经历的女孩,被任豪粉丝一拥而上痛骂人丑不配一样。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一切都只是游戏规则。

2019年,日本偶像组合“岚”成员二宫和也公布结婚消息后,粉丝们一哄而上,质疑夫妻俩不般配,完全无视二宫先生出道20年,时年36岁,早该脱单的生物学常识。而“岚”的另一位成员樱井翔,虽然被杂志拍到与女性亲密出游疑似隐婚,但至今没有就此回应。

▲ 2019年11月,日本偶像组合“岚”成员二宫和也宣布与女友伊藤绫子婚讯

粉丝成为爱豆个人IP的合伙人、赞助人、维护者,从中获得情感上的满足、消费的快乐、权力的幻觉,甚至共同成长的想象。而爱豆要想维护粉丝的忠诚度,就必须让渡某些权利,包括人身权利甚至隐私。一方付出无保留无底线的爱与支持,另一方就要保持人设的完整性与驯服。

娱圈脱粉事件中,范冰冰、章子怡、鹿晗,以及最近的朱一龙,基本都是因为明星的人生道路选择与粉丝期待值产生了落差:范冰冰居然跟黑子握手言和了?章子怡居然从电影咖变综艺咖了?鹿晗居然恋爱了而且选的是关晓彤?朱一龙,你是不是在人生重大事件上欺骗了粉丝们……

▲ 近日朱一龙隐婚生子引发网友热议,10月9日朱一龙工作室发布声明辟谣

所谓脱粉回踩,是饭圈315消费者权益保护的最极端方式。没有不求回报的爱,只有谈不拢的代价。

只要游戏规则不变,那么,选择成为一个爱豆,就是用巨大的自由,来换取巨大的名利。所谓恋爱的权利、结婚的权利、生育的权利,甚至各种隐私权,归结到一起,都是人生自由选择的权利。可是,这世上谁又不是如此?社畜们放弃时间自由去接受996,甚至牺牲身体健康去换取财务自由,这同样也是游戏规则的一种。

那些一边应援爱豆一边又限制爱豆自由的饭圈女孩们,大多数也是普通的学生、公司职员、公务员,她们花在爱豆身上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回想新冠疫情初期,饭圈女孩在驰援武汉的物资筹集和捐款捐物上,曾经体现过强大的组织能力、协调能力,她们在活动透明度和办事效率上,把某老牌公益机构甩了几条街不止。这种强大的执行力,在“和平时期”是正能量的先锋,在战斗状态,就是福尔摩斯般的信息曝光能力,和“我能成就你也能毁掉你”的破坏力。

天缘凑巧做了爱豆,不想放弃职业前景和商业价值,但又不想进入楚门的世界,不想拿个人生活来卖人设,想像普通人一样恋爱结婚生育,只有三条路可走:

第一,从爱豆转型走实力路线,让事业粉成为基本盘。易烊千玺几乎成功上岸,鹿晗正在屡败屡战的过程中,祝他好运。

第二,依靠强大的公关团队和个人控制力,保住隐私,只听绯闻响,不见实锤来。这是大部分爱豆的选择,但在信息时代,翻车容易翻身难。

第三,改变传统明星与粉丝之间的松散关系,像管理公司一样运营粉丝。目前,应该没有人成功,但反面例子倒有一个,就是肖战与他失控的粉丝群。

记得肖战曾经在一次采访中提到,妈妈问他什么时候谈恋爱,还想给他安排相亲。他的回答是:妈妈,我现在谈恋爱等于失业啊。

他清楚地认识到了粉丝的战斗力。只可惜,他的问题不是粉丝不爱了,而是太爱了。

+1
3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