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为什么你总是免不了“严于律人”?

神译局 · 2020-09-19
爱找茬的杠精是这样炼成的。

神译局是 36 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 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作者从自身案例入手,通过分析自己在学生时代为什么喜欢给教授找“茬”,解析judgmental(爱批评的、苛刻的、妄下评论的)背后的愤怒机制及其影响。愤怒实际是一种令人愉快的情绪,它具有负面强化的作用,同时隐含机会成本。本文作者为美国临床心理学家兼作家尼克·维格诺(Nick Wignall),原文标题“Ever Wonder Why You’re So Judgmental?”。

图片来源:Pexels

我曾经是一个小霸王——不过是在思想层面上。当我还是个学生的时候,我经常发现自己在听课的时候怀疑老师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在讲些什么。所以我经常突然与老师争辩、盘问他们、指出他们的逻辑漏洞,我是一个讨厌的、故意挑衅别人的人,就像我童年时代的偶像,苏格拉底。

但是和所有的小霸王一样,我不是为了苛刻而苛刻;我那么苛刻是因为它似乎满足了我的一个需求。它让我感到有力量和很聪明,在那个环境里,我经常感到没有动力、缺乏挑战,非常无聊。

就像操场上的小霸王欺负小孩子来让他感到强大,以此抵消此前一夜在家的被虐和被忽视,我也无意识地学会了这一点,苛刻和批评让我感到自己很聪明,能抵消数个小时课堂上的无聊和对学业的失望。

当然,这种批评的态度并没有让我跟教授们成为朋友。确实如此啊……

当时,我这样合理化自己的苛刻,我认为它是这样子的:“真理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在学校。我只是在指出真理!”

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公正的裁判,纠正记录而已。但是对我的老师们来说,我就是一个妄下判断的“垃圾人”。他们是对的。

事实上,我根本没有自以为懂得那么多,我自己的合理化解释也跟心理学本身没什么关系:我的动机是自私的,是完全未经审视的。就像苏格拉底时代的诡辩家们,我利用了论辩和逻辑,为的不是真理和知识——他们是为了金钱,而我是为了感觉良好。所以我完全可以被认为是妄下判断的,而不是简简单单地在评价而已。

但是,不仅仅是为了摆脱无聊和失望才让我如此苛刻。还有一些别的隐秘的心理因素……

我们都误解了愤怒

现在,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妄下判断被认为是不好的行为,因为——和公正的审判不一样——它是由自私驱动的:在我的故事中,我想要不那么无聊。但这只是故事的一面。

我养成了妄下评论的习惯,因为它减少了我的无聊感与失望感——这一个过程,心理学家们把它叫做“负面强化”。它是负面的,不是因为它本身好或者坏,这一负面在于,一个行为(妄下评论)加强了,因为不好的东西(无聊和失望)减少了。

负面强化是非常强劲的,能维持很多习惯。但是绝大多数顽固的习惯是负面和正面共同强化的。比如,吃垃圾食品和磕药是如此顽固的习惯,因为它们减轻了负面感受,增加了积极感受。

同样,我妄下评论的习惯特别顽固,是因为它也有正面强化的一面:除了减轻了我的无聊和失望,在我争辩和下评论的时候,我的心中涌现了正面的情绪。这一部分是激动——作为智力捕手的快感——但是,迄今为止,我在那些情景中经历最多的正面情绪是,老式的、自以为是的愤怒。

但是,如果愤怒是一个积极的强化物,那是否意味着愤怒是……一件积极的事情?当然咯。

人类心理学最常见的误解之一就是,愤怒是一种“负面”情绪。

我们错误地把愤怒归为负面,因为它所带来的结果通常是负面的:我们对自己的伴侣说出刻薄的话,此前我们在争论,争论演变成了憎恨;或者我们遇到了一起车祸,其实是因为自己的路怒和驾驶技术问题。注意,在这两个例子中,我们并没有真的在描述愤怒这种情绪。相反,我们在描述愤怒所导致的结果和行为。

但是,一种情绪先于一种结果,并不意味着这种情绪同这一结果是一致的。比如,我连续几天都没有锻炼,我通常会感到一阵轻微的内疚。结果,我去健身房健身了。但是,去健身房健身的行为结果是积极的并不能让此前的内疚变成一种积极的感觉。内疚仍旧让人难受,即使它有时候能带来积极的结果。

情绪由其自身所定义,而非由它们所带来或不能带来的结果所定义。所以,即使愤怒通常先于不好的结果,愤怒这一感觉本身实际上是很积极的。

但是愤怒让人感觉不好。我讨厌自己生气!

你真的确定吗?

在下文中,我将展示,当我们生气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感到积极,我们总是把先行物和结果混在一起,使得我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愤怒是一种积极情绪

我不需要告诉你你的感觉如何。但是,我想要让你做一个实验,下一次你感到沮丧、生气、不安、愤怒或者其他愤怒情绪的不同表现形式时,停下来,问一问你自己:我所处的实际情绪状态是令人愉快的,还是痛苦的?

我想你会发现,通常也都是这样的,如果你把它从与之相关的想法和行为分离出来的话,愤怒本身是令人愉快的。

原因就是,愤怒通常是因为对世界作出了如下的评估:有些东西出问题了。现在,如果这是评估的定论,你会期待自己感到消极。但是,在大多数不公正评估的背后,隐含着公正的评估:有些东西出了问题……而我是正确的!

也就是说,愤怒之前的认知评估通常有这样一个论证,他们是错的,而我是对的。这完全是积极的,并且能够带来相当令人愉快的情绪体验。

当我们学会停下来仔细观察它,我们通常会发现,愤怒的真实感受是这样一种感觉,充满权力、动力、控制、骄傲与正确性。所有的一切都是非常非常好的。

好吧,也许愤怒是积极的。但是它有什么用呢?

就像那个令人恼怒的苏格拉底的名言:

未经审视的生活不值得度过。

我虽然没有从事哲学研究,但我进入了心理学领域,心理学也像哲学家一样重视情绪感受。

作为一名执业心理学家,我每天都见证那些未经审视的想法、情绪、信念和欲望如何把人缠绕在情绪苦难与悲痛的网上。未经审视的对愤怒的看法是主要元凶之一。

以下是我自己生活中的两个例子,没有好好理解愤怒给我带来了问题:

愤怒是抗抑郁的(但有一些潜在的副作用)

身为课堂上的小霸王,我没有意识到驱动我行为的心理动机:妄下判断和好争辩帮助我减轻了无聊和失望——以及在某种意义上,对个人教育状况的深深的悲伤——愤怒成了我在课堂里的主导性情绪体验。

问题在于,它让我同老师们、教授们发生了不必要的矛盾,而且他们并不欣赏我的行为。虽然我完成了学业,没有出现重大问题,但是有几次也比较惊险。这其实是一个相当危险的赌博,仅仅只是暂时麻痹了无聊和失望的感受。

愤怒使我们变得消极

愤怒,除了抗抑郁的明显副作用之外,同样还有隐性的机会成本。

在经济学中,机会成本是指为了购买某一特定的物品,你所放弃的所有东西。如果我花十美元买一个汉堡和一些薯条,我就不能再花这十美元洗车、买电影票或者其他的东西。

但是机会成本适用于任何的投资模型。当我把我的时间和精力花在与教授的争论上,这些时间和精力就不能再花在其他事情上了。

比如说,一种更好的、更有效的使用时间和精力的方法是直面我的无聊和失望:不是指责我的教授或学校,说他们没有做好工作,我可以自学,靠自学学更多。

我好争辩、妄下判断与自我激励的愤怒使我错失了对自身问题最真切的解决方案。

你要记住

大多数人认为愤怒是一种负面的情绪,因为它的结果通常是负面的。但是愤怒体验本身实际上是积极的,这意味着,它是强大而微妙的强化物,会强化那些没有用的行为。

愤怒最常见的“用处”之一就是它能减轻或转移一些让人厌烦的情绪,比如悲伤和无聊。在这一角度,一些诸如妄下判断和过分苛刻的倾向就开始讲得通,带来一些临时性的有用情绪。

但是,只有当我们开始近距离地审视我们的情绪生活时,我们才会意识到这样一种模式,即妄下判断导致愤怒,愤怒能够减轻一些像悲伤这样的令人痛苦的情绪。

如果苏格拉底走上了一条稍微有点不同的职业道路,他可能会说:

未经审视的情绪生活并不值得度过。

图片来源:Pexels

译者:沈晨烨


+1
4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小霸王

学生时代

时课

下一篇

这些细节之处最能反映人心。

2020-09-1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