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到了年终,奖还有吗?

旅界·2022-01-21 11:30
携程、飞猪、美团,今年年终奖怎么发?

盲盒

数天前,飞猪华西大区员工何思琦收到了一年一度的阿里“家书”:一个小老虎摆件、一对春联、一叠红包皮、一个收纳袋还有一本阿里的公司发展史。 

飞猪“家书”礼包

何思琦将大部分东西锁在办公室柜子里,只有那本公司发展史被她放进挎包,下班后遗弃在公司最近的一个垃圾桶,“这书每年都发,真的是又沉又占地方…” 

某种意义上,对于大部分没有阿里职级的飞猪华西大区业务端员工,这封“家书”代表着公司对员工辛苦一年的全部“问候”。 

何思琦不敢奢望年终奖,在她看来,隶属风雨飘摇的业务部门,年底不被裁员已经是万幸。 

之前就有同事悄悄告诉何思琦,飞猪华西大区的成都会议上确定了各区域即将裁员,原因是商户太少,成本太高… 

时至年底,携程的员工们也有点忐忑。 

历经了跌宕起伏的2021年,1月中旬,有携程运营人员王雨纯透露绩效流程还没走完,年会由于疫情取消了,年终奖具体得看,C(携程对员工一年的绩效打分是A、B、C)据说是无年终了…“ 

正在攒钱付房子首付的王雨纯心提到嗓子眼,她有点害怕真相揭晓那一刻,“以前C一般给了应届或者社招新人,不知道今年会不会有变化。” 

美团这一年大起之后大落,熬过了最难的10月,酒旅部门员工们开始习惯性倒计时年终奖发放。 

“美团有一个让大家拿钱回家过年的习惯,所以都是过年之前发,这几天应该快了,”美团的一位HR刘乐伊称,“美团年终奖属于固定薪酬结构,是要写在offer里的。” 

事实上,影响美团员工年终奖多寡的是基于绩效的现金奖励及若干其他激励措施。 

刘乐伊举了个例子,如果美团的员工入职时劳动合同签的是15薪,发放年终奖时,HRBP就会按照绩效系数去乘,而绩效系数通常为0.8到1.5之间。 

今年10月,美团遭反垄断罚款34.42亿元,刘乐伊称也有员工在侧面打听年终奖变化,但她没有听到任何风声说美团要降年终奖,随后刘乐伊又向旅界谨慎补充,“嗯,是暂时还没有听到…” 

同程旗下金融板块的一位员工郝思琦也习惯了公司年前发放年终奖,他表示了一些担忧,“现在大环境不太好,老板会不会跟别人一样,也改成年后发。“ 

过去这一年,OTA半年风雨半年晴,上半年还阳光灿烂,下半年就寒流席卷,年终奖多寡比开启盲盒还神秘。 

预期

历经两年节衣缩食,OTA们早就学会了修习节流的内功,以求平稳过冬。 

牛年的进度条进入倒数,大部分奋斗了一年的打工人只敢期待年终的春节7天假期,不敢奢望“奖“。 

事实上,尽管关于年终奖、福利降低的猜测漫天飞,但大多OTA压根不急于向员工做出官方表态,最近这几天,也着实让期待年终奖的员工们有点心急。 

从人力资源的专业角度看,企业发放年终奖的考虑有两点:表彰头部员工、激励腰部员工,以及控制离职率。 

一位OTA的HRBP私下对旅界表示,“今年这个情况,最好先让大家觉得年终奖不可能了,等最后发的时候,少点也还好,正常发大家就能很高兴了。” 

确实有理解公司的,一名美团员工对年终奖有可能缩水的消息并不意外,“去年公司经历了一些事情,如果差额不大,其实也能接受。” 

无论企业还是员工,其实都在做预期管理,这招也被不少OTA员工提前用在家人、伴侣身上。 

一名从不与女友谈工作的OTA程序员,主动告诉女友:“今年公司年终奖减半,钱会少很多”。他另一个同事边和朋友玩剧本杀边调侃:“年终奖减半的人在此,你们还哭毛穷。” 

OTA对员工提前进行“预期管理“的另一面是过去一年惨淡的业绩。 

2021年,携程连续三个季度亏损,美团遭遇巨额反垄断罚款,飞猪成为阿里本地生活的一枚棋子。 

智联招聘今天下午发布的年终数据显得更冰冷,2021年,白领对年终奖满意度指数2.34,远低于2020年,同时,文化/旅游/娱乐/白领年终奖均值7156元,排名垫底。 

资本端都在说OTA没钱了,凛冬已至。除了大环境的因素外,那些削减年终福利的公司,还存在潜藏的内部顽疾,预期管理则被员工视为一种“职场PUA“。 

以飞猪为例,内部考核的压力指标越来越大,让何思琦经常感觉不堪重负。 

从飞猪业务端来看,何思琦一直是按月拿绩效,而现在飞猪绩效基本就三个板块:间夜、协议保留房和价库Lose。 

“现在有点搞笑的是,合作商家从公司不同部门听到说辞不一样,就因为各部门考核不一样“,在何思琦看来,“只要业务愿意违规,后面两个其实都好达成,遵守公司红线价值观的话哪个都完不成。“ 

是否要“违规操作“何思琦其实是纠结的,”完不成就考核不过关被罚款,还要天天被PUA,经常被领导暗示向别人学习,灵活操作…“,但违规操作也有可能随时被下一次裁员时抓去作典型。 

一路拼到年底,当不被裁员成为员工的最大期待,年终奖多寡早被置之度外。 

选择

过去几年间,OTA是一份光鲜的职业。 

王雨纯因为在携程这家旅游业龙头企业工作,经常在家里饭局上被当作别人家的孩子。 

“现在工作压力太大了。”王雨纯说。剧变带给这个行业的动荡还远没有结束,但她还没能想好:如果年终奖不达预期,离开的话,能去哪里? 

最近王雨纯动了考公务员的心思,“打工的尽头是考公,女生还是不要太累吧,多少有点拼不动了…“ 

美团的高薪和丰厚福利也吸引了无数人到这家大厂“打卡”,如今,当有些人前往下一站时,发现流淌的不仅仅是奶与蜜,也有一种精神上的疲惫。 

刘乐伊考虑离开美团的原因是过于机械化的生活,作为HR,她过去一年平均下班时间是晚上9点钟。 

她坦言,美团还是算是比较厚道的公司,但这个企业过度强调理性,就有点像工业时代流水线上的工人一样,一切按照SOP执行就好,而自己就是那颗大厂里的螺丝钉。 

负责美团的HR工作,刘乐伊看透了大厂的“福利文化“,”她已经料到即使再换,下一份工作再好也不过这个样子,甚至可能不如美团。 

“既然下一份工作无论是薪资还是福利都不太可能让我满意,那还不如去创业,“刘乐伊认为现在这份工作比较适合职场前期,“拿完年终奖是要考虑下未来的出路了。” 

人生的选择有万千种,无论是打工还是创业都是人生的路径之一。 

年终了,有没有奖固然令打工人牵肠挂肚,拿完年终奖的选择其实往往更重要。 

*本文受访者皆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旅界”(ID:lvjienews),作者:theodore熙少,36氪经授权发布。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2022-01-2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