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楼春》营销“翻车”背后:不想被淘汰的于正和他跳不出的“舒适圈”

娱乐产业2021-07-29
于正还是那个于正。

尴了个大尬。

7月27日,《玉楼春》开播第二天,#玉楼春韩网评论#空降微博热搜。点进去一看,油管《玉楼春》预告片下冒出几十条韩文评论,指责《玉楼春》抄袭韩国服饰。

《玉楼春》主演白鹿、编剧于正迅速带话题发博回应:这是中国的!

这种事,韩国人不是第一次干了,义愤填膺的网友正准备习惯性激情开麦,却发现了华点。

豆瓣友求证后发现,在油管《玉楼春》预告片下评论的ID账号,很多都是停更半年甚至两年的土耳其、印度账号,所谓“韩国人骂中国”的留言ID名均非韩文,而是机翻的阿拉伯、东南亚文字。

被质疑利用爱国情绪营销、奥运期间煽动民族对立后,于正回应绝非炒作,“不过是看到带节奏忍不住澄清一下”。

倘若真是自导自演“翻车”,那《玉楼春》这波炒作属实不太高明。

“酒香也怕巷子深”时代,宣传造势可以理解,但归根究底,质量才是“硬通货”,作品成色一般,再给力的营销,也做不到力挽狂澜。

不想被淘汰,所以要紧跟潮流

跟于正以往的电视剧相比,《玉楼春》有一些进步。

比如,这是于正近40部古装剧中,为数不多以明朝为背景的电视剧。在过去的古装剧中,于正编起故事来最得心应手的朝代是清朝,代表作有《宫锁心玉》三部曲、《延禧攻略》《大清后宫》《烟花三月》《最后的格格》《赏金恋人》《山河恋美人无泪》等。

“清宫宇宙”因观众的审美疲劳淡出历史舞台后,于正又创作了以秦朝为历史背景的《皓镧传》、以汉朝为历史背景的《大汉情缘之云中歌》、以南北朝为历史背景的《凤囚凰》等新作,反响不一而同。

《玉楼春》里,于正将时代背景设置在明朝。与“清宫宇宙”和热过一阵的“宋宫宇宙”,以及现下正火的“唐宫宇宙”相比,“明宫宇宙”的流量没那么大。上一部以明朝为历史背景的流量剧还是2016年的《女医明妃传》;今年多了一部《锦心似玉》,但开机时间上,《玉楼春》抢先《锦心似玉》一步,谈不上谁“跟风”谁。

“明宫宇宙”不那么频繁出现在观众视野中的好处是有新鲜感。观察《玉楼春》的弹幕可以发现,前几集的高频词汇是“明制汉服”,观众对此好感度颇高,算是前几集服化道上的一个亮点。制作上,这是加分的。

另一个加分项是拍出了古装剧的生活感。

以往的古装剧,是有人情味、生活感的。哪怕《乾隆王朝》《雍正王朝》这样以朝堂、宫廷为历史背景的古装剧,皇帝、妃子、大臣,说的都是人会说的台词,演出来的感觉像是活生生的人。

现在的古装剧、偶像剧,主人公说话做事拿腔拿调、假模假样,悬浮至极。这个问题,于正以往的电视剧里都是存在的。

《玉楼春》自称古装版《搞笑一家人》,导演之一的高寒曾在采访中表示:“现在古装剧里面家庭生活剧很少,大部分都是复仇,打打杀杀都是这类。但《玉楼春》是一个古装的轻喜剧类的家庭生活剧,你可以把它当成一个古代的大家族,它没有特别大的矛盾,它都是生活中一些小细节的矛盾。”

拍摄上,整个故事是按家庭剧的模子拍,因此有意拍出生活感。台词、表演、镜头推进,都想接上地气。

台词上的表现特别明显,白话为主的口语化表达居多。

例如第6集,孙玉楼考取功名,想趁机向母亲请命,迎娶林少春,孙母被咋咋呼呼进门的孙玉楼吓了一跳,道:“吓死娘了,如今你有功名在身,还这么蛇蛇蝎蝎的,不知道收敛。”孙玉楼道:“太太,我如今上榜了,也算光宗耀祖了吧,太太能不能圆我一个心愿?”孙母问:“说吧,什么心愿?”孙玉楼答:“我喜欢上了一个姑娘……”孙母打断道:“行了,你老爷眼下高兴,暂且别提此事,等今后你有了锦绣前程,什么样的姑娘不紧着你挑吗?”

作为主演,白鹿、王一哲的表演,非常努力达到生活剧的要求,但比起饰演孙父的张垒、饰演孙母的温峥嵘,还是差了一大截。第1集寿宴上,孙父面对来客的溜须拍马,受用但又不露痕迹,张垒演得自然、松弛又贴合人物状态。这都是青年演员达不到,“老戏骨”找补回来的。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里,为了表现真实感、生活感,很多夜戏用蜡烛打光,当时成为正午阳光诚意制作的一个佐证。《玉楼春》里,室内戏、几场夜戏的打光处理,显然也是想摆脱“白炽光滤镜”,向自然感、生活感靠近。

“舒适圈”里都是套路

看完第1集,以为是渐入佳境、又一部《知否》,但越往后看越没劲。

归总开播以来的几个主要槽点:

白鹿、王一哲演技太拉胯;

林府抄家,奶娘拿亲女儿顶替,救下了本该被发配边疆的女主,代入奶娘女儿气死了,三观不正;

复仇+宅斗+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套路过时。

这些槽点是存在的。

再如何拔高立意,格局上,《玉楼春》终究是个套了家庭生活轻喜剧壳子的“古偶”。暑期档的主力军——“学生党”,也即“古偶”的主流受众——年轻女性观众最在意男主角的颜值。颜值是流量剧第一生产力,“古偶”从不例外。

《玉楼春》里,于正坚定走“剧捧人”“戏保人”这个创作观念,成功了,就是下一个杨幂、冯绍峰、赵丽颖、陈晓;失败了,就是下一个关晓彤。当年《凤囚凰》中的“缝纫机头”给饰演公主的关晓彤造成了多大舆论压力,全网皆知。起用新人固然勇气可嘉,但新人撑不起角色,对作品就是伤害。

王一哲真不算圆满完成表演任务,对《玉楼春》没起到加分作用。孙玉楼的人设是“痴情种”,有正义感,双商在线,全家捧在手心上的老幺,父亲是当朝宰相,大权在握;姐姐是当朝贵妃,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古偶”剧男主该有的闪光点,基本全堆在这个人物身上。如果不是欢娱旗下艺人,跟同龄人竞争,以王一哲的外形条件和目前的表演水平,大概率是拿不到这个角色的。现在的失败,都是可以想象的。

奶娘拿亲生女儿换女主的桥段,在《赵氏孤儿》里是可歌可泣的“忠仆护主”,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玉楼春》里,没有达成同样的戏剧感染力,一大部分原因是表演上的问题。奶娘没有演出作为母亲的心如刀割,女主眼睁睁看着一个无辜的人替自己背锅,没有演出不忍不愿。再者,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抄家的官兵都是傻子,能看着奶娘调包?戏剧情境就是不成立的,何谈感染力。

说一千道一万,最关键的问题是故事不新鲜。

林少春替父申冤,男扮女装,考取功名,中途机缘巧合,结识高门贵子孙玉楼,两人结为连理,林少春嫁入孙府,开启宅斗线。孙府落魄后,林少春独当一面,操持家业,当家做主,开启大女主励志成长线。

于正没有走出自己的“舒适圈”,用的桥段都在重复观众见识过的套路,了无新意。

对《玉楼春》的进步,应当看到并给予肯定,但在成为爆款的可能性上,这部于正最新力作还是差了一口气。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产业”(ID:yulechanye),作者:SYX,36氪经授权发布。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