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SE解散:瓜田之下,内娱限定团的3.0启示录

一起拍电影2021-06-15
成名,哪有那么容易呢?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网娱观察”(ID:wldygc2016),作者:阿壶,36氪经授权发布。

6月14日凌晨0点,内娱限定男团R1SE正式解散。

这是“偶像元年”之后,第三个限定解散的内娱偶像团体,前有NINE PERCENT限定18个月解散、火箭少女101限定两年解散。

R1SE自2019年在《创造营2019》成团出道两年后,也终于在昨晚完成了任务。虽与原定解散日莫名延后了8天,但曲终人散的信号早已释放。

最后一张专辑先安排:4月29日上线了告别限定专辑《我们,破晓星尘》的第一主打曲《ZOOM》,6月8日最后一首歌《我要创造一个有你的世界》上线。

毕业演唱会也大张旗鼓:5月2日在上海举办了第一场毕业演唱会,传闻中的广州场、南京场没有兑现,再合体已是最后一场北京站。

无论这个组合成员在毕业季是否依旧身处动荡,最后一场毕业演唱会结束,R1SE的分手还是体面的。热搜上成员们泣如雨下的毕业感言着实令人感慨。

一代限定期满,偶像时代的进度条又向前拖动了两年。旧人散去,新的限定早已如火如荼展开。

R1SE毕业演唱会上海站上,今年在《创造营2021》出道的师弟团INTO1全员出动,上台蹦迪热场,好不欢乐。

两年间,R1SE除了给观众留下的瓜田故事之外,作为限定团,为后辈留下的启示还有很多。

偶像元年限定团3.0:虽然限定,但一定要合体营业

有了NINE PERCENT和火箭少女等前辈团体的出道实录作为参考,R1SE作为偶像元年第三个圆满解散的限定团,两年间的发展路径相较前两者更为成熟和清晰。

从最近的行程来看,毕业季的安排虽几经波折,解散日期遭遇延后,但该走的流程还算完整。

昨晚北京站的最后一场毕业演唱会,话题影响力尚未褪去。

从演唱会进行到结束,这场告别典礼便贡献出不少热搜话题供观众回味:焉栩嘉坐轮椅、翟潇闻的ending pose、成员们舞台上的毕业发言和微博小作文、R1SE送给粉丝的破晓星座……都成为了焦点。

官方微博也非常上道,卡在14日0点奉上R1SE两年的成绩单,上面记录着R1SE在两年间发行4张音乐专辑、52首音乐作品,共举办4场万人演唱会、收获123家商业代言。

从音乐作品、综艺、代言、获奖数量、话题和销量数据一应俱全,一张单子上信息量不小。

其实,早在NINEPERCENT和火箭少女101身上,便已看出内娱在偶像时代的推动下,“限定团”的市场虽一片繁荣,但难题也尽显:

一方面,在限定时间内,一个偶像团体要从破圈到成熟,以全新的发展路径,为内娱偶像团体打造出成熟的生存空间。

另一方面,团体期满解散过后,“偶像元年”中一举成名的爱豆,从限定成团营业,到期满解散独自发展,需要成熟的售后体系,完成从素人到团体成员、再从团体到个体艺人的转型。

所以,作为偶像团体,看在粉丝当初在选秀节目上积极花钱打投助爱豆成团出道的份上,也要重在合体营业。

两年间R1SE倒也实打实地留下了大量令粉丝无限回味的上班内容。

R1SE的合体营业路径与火箭少女的发展轨迹较为相似,先是每年团综和团专安排,也有分组和独自外出打拼。

团综有《十一少年的夏天炸裂狂想曲》《Super R1SE·周年季》《我们,破晓之前》,团专有《就要掷地有声的炸裂》《炸裂狂想曲》《曜为名》《我们,破晓星辰》,大大小小的合体舞台也有70多个。

众所周知,内娱偶像市场飞速发展,能够为爱豆提供的打歌舞台却十分贫瘠,R1SE在演唱会、晚会活动、综艺节目上获得大量表演机会,相较NINE PERCENT成团18个月合体天数只达55天,合体营业次数也还算可观。

随着偶像选秀逐渐供大于求,作为第三个偶像元年后选秀出道的限定团,R1SE的发展也有一定的局限性。

团中没有出现像蔡徐坤一样,在内娱成为号召力和粉丝粘性颇具特色的“顶流”,也没有获得像火箭少女一般,头顶开启偶像元年的现象级头衔和关注度。

带着“黑料”“塌房”故事解散,他们何去何从?

一代限定男团完成使命,内娱限定团在两年间也历经纳新。

《创》系列有女子限定团硬糖少女303、男子限定团INTO1接棒,由《青春有你2》走出的女子限定团The9尚在限定期内,而《青3》终止录制,今年未能打造出与INTO1对标的男团。

由于NINE PERCENT合体天数不多,R1SE或许是偶像元年中第一个带着偶像选秀记忆光环的男团,从他们身上可以窥见现役爱豆的发展路线:

一方面要赚到快钱反哺平台,团综、团专诞生时间飞速,露脸打歌舞台也需在各活动上得以孵化;

另一方面要为成员解散之后做足准备,在限定期内随团队营业的同时,还要再梳理出适合爱豆们的星路。

两年之间,R1SE各成员的未来发展重心已经十分明显。

虽是以唱跳偶像团体出道,但解散后的11位成员,大半有望进入演艺圈发展,焉栩嘉、夏之光、翟潇闻、何洛洛、张颜齐、任豪、赵让7位有不同程度的影视拍戏经验,留在音乐领域发展的或许只有周震南、姚琛、刘也、赵磊。

影视队伍里,何洛洛参演的《完美的他》在5月11日播出;焉栩嘉和夏之光都曾参演《拜托了班长》《哦!我的皇帝陛下》,前者还有电影作品《1921》参演,后者在电影《捉妖记2》和影视剧《九千米的爱情》等有参与;

翟潇闻有两部《暗恋橘生淮南》《亲爱的爸妈》参演、任豪有《千古玦尘》《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影视剧表演经验,也有网络电影《王者游戏·觉醒》上映。

音乐队伍里,周震南唱跳俱佳且在原创赛道有所发展,姚琛、赵磊等曾在《金曲青春》《天赐的声音》等音乐综艺参与,其中赵磊有大量影视剧OST作品。

赵让和张颜齐发展重心尚不明显,张颜齐曾独立上综艺《哈哈哈哈哈》《朋友请听好》,赵让除了团体资源之外,独立资源并不多。

在此布局下,R1SE各成员发展梯队也十分清晰。目前,何洛洛、张颜齐、任豪、赵让纷纷成立了个人工作室,大有一番在娱乐圈闯荡之势。

只是,内娱的生存环境并不轻松,红有万人捧,糊也有万人骂,一年来R1SE中不少成员有负面新闻缠身,“黑料”、“塌房”种种事件,即便体面解散,互联网也依然记忆力超强。

网友的火眼金睛下,随手将一个明星艺人“扒皮抽筋”并非难事,带着负面新闻独立闯荡娱乐圈,虽然R1SE的解散终于放过了龙丹妮,但依然不影响他们恋爱、危险发言惹众怒。

而偶像时代逐渐式微,成团出道后尚未破圈,解散后大部分人单飞之路或许更加艰难。

随着偶像热潮褪去,解散后的R1SE前成员,以及现役爱豆都应看清:

成团之后,独闯娱乐圈或许能赚到普通人一辈子都望尘莫及的高薪,但若没有实力和名气、作品傍身,新的事业危机还会出现,一顿“糊作非为”可能也只是得到一个短暂的梦。

而最难以令人忽视的困境还有,“偶像元年”已过4年,内娱的偶像生态系统依旧不够成熟。

市场没有为偶像定下标准的“职业守则”,但不能谈恋爱、不能抽烟喝酒、不能有言论翻车等潜在要求,不断收紧边界线。而偶像们实力水准不均、德行有失等现象愈演愈烈,时间为内娱偶像带来了红利,也加重了行业陋习。

一个好的现象是,各平台正在为爱豆们提供展现唱跳主业的机会,《炙热的我们》《金曲青春》等打歌舞台源源不断增加,只是破圈又是一道难关。

成名,哪有那么容易呢?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即使遭受严厉打击,国内加密货币交易仍在进行。以硬件钱包为例的配套设施进一步完善,或将成为提高加密货币安全性的出路。

2021-06-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