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鞋热”退烧,球鞋拍卖“新贵登场”?

懒熊体育2021-06-09
保利在8个月内连办了两场体育专场拍卖会。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庄坤潮,36氪经授权发布。

“鞋穿不炒”之后,球鞋玩家们该把目光投向拍卖场吗?

6月8日下午,北京保利2021春季拍卖会-体育收藏专场在北京国贸大酒店B厅举办,此次拍卖会的主题为“极致·传承”。

本场拍卖会共有100件拍品,包含324双球鞋、4件签名球衣、3张签名海报、1张签名照、1个签名篮球、1块签名木地板和1个球鞋套装(1双球鞋+1件球衣),预计成交额为810万-1042.5万元人民币。

最终,这场拍卖会共有69件拍品成交、31件拍品流拍,总成交额为349.485万元人民币,其中成交价最高的三件拍品分别是詹姆斯亲签“彩虹”配色比赛用鞋(55.2万元)、匡威飞人30周年套装(23万元)和AJ 7代奥运主题专属球鞋收藏(19.55万元)。

据懒熊体育了解,此次拍卖会由Lace Up与保利、WHYSTOP无前合作举办,Lace Up负责接收、筛选个人藏家的藏品,然后得出本场拍卖会的最终拍品名单。

去年10月,同样是在北京国贸大酒店,LaceUp与保利、Rich玩趣合办了国内首场球鞋拍卖会。那场拍卖会拍出了58件拍品共376双球鞋,拍卖总价为718.405万元,其中科比的球鞋系列拍卖总价为419.9万元,占拍卖总额的58.45%。(延展阅读:376双拍出718万,我们参加了保利办的国内首场球鞋拍卖会

从成交额来看,第二场体育藏品拍卖会并不如第一场那么火爆,但8个月里连办两场,节奏可谓相当紧凑。另外今年的拍卖厅比去年更大,现场还引来了不少视频自媒体的关注,球鞋拍卖或许会成为球鞋行业的新常态

相比之下,前几年盛极一时的“炒鞋”市场如今却有点冷清。

据投行Cowen估算,目前全球球鞋转售生意的规模是80亿美元,到2030年能达到300亿的规模。面对这样一个快速增长的市场,不少人都想分一杯羹,纷纷做起球鞋生意。

这股“炒鞋热”极大地推动了电商/球鞋交易平台市场的发展,球鞋领域融资忙也成为2019年体育融资市场的一番新气象。据懒熊体育统计,2019年,国内的电商/球鞋交易平台共有4起融资事件,融资额达2.13亿元人民币,占全年融资额的5.37%,而国外则有3起相关的融资事件,融资额达14.78亿元人民币,占全年融资额的9.9%。

▲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在2019年10月下发的金融简报。

尽管球鞋市场火爆,但想要顺利挣到钱并不容易。尤其是在中国,监管部门已经对“炒鞋热”亮起了红灯警告。2019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曾下发了以《警惕“炒鞋”热潮 防范金融风险》为主题的金融简报,称国内球鞋转卖出现“炒鞋热”,“炒鞋”平台实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提醒各机构高度关注,采取有效措施切实防范此类风险。

而在2021年4月,苏州虎丘法院更是以诈骗罪对一名95后“炒鞋”被告人严某某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严某某不服提起上诉,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严某某是一名月薪1400元的实习生,通过分析球鞋价格走势和晒出球鞋订单等方式打造“球鞋圈内人”的人设,最终拿到了被害人黄某为“期鞋”交易而给出的137万货款。收到货款后,严某某无力兑付,只能靠“拖”和“骗”一直延迟交货时间,最终黄某决定报警。

针对此案,虎丘法院发文称,在涉“炒鞋”类的刑事案件中,加害人与受害人都呈现低龄化倾向,且存在“击鼓传花”式的交易链条。年轻人的经济实力与风险承受能力都相对较弱,对于此类“炒物”类的资本游戏更应当敬而远之,不能抱着短期致富的心态盲目跟风进入市场。

从散户、资本争先进场到货物积压、资金链断裂等败局频现,“炒鞋”这门生意越来越难做,而且还开始出现“内卷”现象。

为了尽可能多地抢到球鞋,鞋贩子们往往会购买“抢鞋机器人”,用这些软件来不断下单抢鞋和提升支付速度。最终,“炒鞋”生意演变成了“抢鞋机器人”的比拼,谁的“抢鞋机器人”更先进,就能抢到更多的鞋子,甚至能够操纵同一款球鞋的价格。一款鞋炒到最后,可能就是鞋贩子们来回倒手的一场狂欢。

伊万·杰弗瑞(Iwan Jeffery)是“抢鞋机器人”Splashforce的开发者,他的软件一度是市面上最火的“抢鞋机器人”之一。在杰弗瑞看来,“抢鞋机器人”就是疯狂球鞋市场所催生的副产品,极低的发售量和高昂的转售价则是推动他们去开发类似软件的动力。

与此同时,黑天鹅事件也在加速“炒鞋神话”的陨落速度。新冠肺炎疫情目前仍未消散,消费者们手头没那么宽裕,球鞋作为非必要消费品,其消费优先级自然不那么高。

据投行Cowen分析,二手球鞋交易市场在疫情来袭时迎来一轮增长,部分原因就是因为销售额面临双位数下滑的球鞋零售商给出了大幅度折扣。但总体来看,球鞋市场确实不如疫情来袭之前那般火热。

2020年4月,球鞋转售平台Sole Supremacy创始人德里克·卢(Derek Lew)在接受Vogue Business采访时透露,他们平台过去两周的线上销量保持稳定,但大多数库存球鞋的市场价格都有所下降,降幅大概在10-20%之间。球鞋交易平台StockX也遭遇类似境况,在2020年3月最畅销的500款球鞋中,有300款“跌破”发售价。

▲AJ 5与Off-White的联名款在二手市场的交易价格并没有一路飞涨。

以AJ 5与Off-White的联名款为例,作为2020年发售的重磅鞋款之一,2月发售时,45码的AJ 5 X Off-White在二手交易市场的售价为1699美元,3月就仅售653美元,跌幅超过60%。

实际上,“炒鞋”这门生意能否成立,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品牌手中。Yeezy刚推出时十分抢手,随便一款球鞋在二手交易市场上都能去到4000-5000元的价位,甚至更高。

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在2015年参加一档电台节目时表示:“我想向买不到Yeezy的人道歉,因为现在只有9000双,而且一双要350美元,可能超出了一些人的承受范围。我希望大家保持耐心,想买Yeezy的人最终都能买到,阿迪达斯已经向我保证了这一点。”

▲配色和发售量增加导致Yeezy 350 V2在二手市场上的价格有所下滑。

到了2017年,据The YEEZYMAFIA统计,Yeezy 350 V2的配色和发售量都在增加。与此同时,据StockX统计,Yeezy 350 V2的转售价在同步下降,从1500美元跌到了500美元的价位。而且一些备受欢迎的配色在之后也迎来复刻,进一步拉低了Yeezy 350 V2的转售价。

只要品牌提供的配色和货量足够大,球鞋的价格自然也会下降,这也是现在不少Yeezy的新款球鞋低于原价就能买到的重要原因。

在国内的球鞋市场,除了受到疫情因素影响之外,“新疆棉”事件也使得不少消费者对涉事运动品牌怀有抵触情绪,同样影响着各款球鞋在二手交易市场上的价格。

值得注意的是,二手球鞋交易市场和球鞋收藏拍卖会面向的对象并不相同:二手球鞋交易市场上流转更多的是新款鞋的市售版本,每款鞋都有相对清晰的价值曲线,为其后续交易和流通提供参考,与股市的模式相类似;而球鞋收藏拍卖会则侧重于有更高收藏价值的特殊鞋款,比如球星个人专属鞋款、亲签款和极为稀有的鞋款等。这类鞋款难以明码标价,因为其所蕴含的情感价值和获取难度无法单纯用金钱去衡量。

在此次拍卖会上,鲍比·西蒙斯(Bobby Simmons)、弗雷德·琼斯(Fred Jones)等球员的球鞋也在拍品行列。对于Z世代和更年轻的球迷来说,这些名字显然是陌生的,但最终西蒙斯和琼斯的拍品还是分别以1.495万元和3.45万元成交,并没有流拍。

对于球鞋拍卖而言,只要有一个人认可拍品的价值就能成交。球鞋等体育藏品越是稀有、小众,可能就越珍贵,这也是与强调销量的“炒鞋”生意相悖的一点。

▲拍卖会现场。

此次拍卖会也有不少拍品以低于预估成交价的价格拍出,比如拍卖师口中市场估价28万-35万元的詹姆斯一代“最佳新秀”配色亲签球鞋,最终仅以5.75万元的价格拍出。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是国内球鞋拍卖领域仍处于早期阶段,对于藏品交易价值的判断缺乏参考标准;另一方面,国内的球鞋、球衣等体育藏品玩家对于拍卖这种形式和玩法,还需要一定时间去接受和适应。

说到底,球鞋终究是消耗品,其实用价值和背后所蕴含的情感价值才是支撑其价格的核心要素。在“炒鞋热”逐渐退却的情况下,靠投机倒把哄抬起来的价格终归会回落,消费者也会更加理性地看待球鞋价格行情,这样的生意模式显然难以维系。

相反,球鞋等体育藏品的拍卖应该更能反映其稀缺性和情感价值,随着体育藏品拍卖会的连续举办,体育藏品玩家们对这一领域的关注度自然会水涨船高。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练」出来的健身生意经。

2021-06-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