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脉 CEO 林凡:​当所有公司都有平等对话的内网,职言就可以关掉了

36氪的朋友们 · 2021-02-23
“我觉得我们就在创造价值,所以你刚问我为什么不关掉职言,为什么要关掉?”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晚点LatePost”(ID:postlate),作者:向思琦,编辑|宋玮,36氪经授权发布。

从 2018 年 D 轮融资 2 亿美元后,职场社交平台脉脉再无资本消息。它越来越多出现在互联网大厂的热点事件中,多半是因为可以隐去真实姓名、用职业身份发言的 “职言” 社区。

2015 年,阿里收购优酷的官方消息出来前,脉脉上就有人匿名发布。2017 年,创业公司明星衣橱拖欠员工薪水的消息也首次在脉脉上被曝出。脉脉百度指数平均最高的 2018 年,就有三个互联网大事件与其相关:美团收购摩拜,熊猫直播被传卖身、陆奇离职百度。

2021 年伊始,脉脉就连着上了两个微博热搜。

拼多多员工猝死事件后,另一员工在职言中发帖遭辞退,网友不禁怀疑脉脉的安全性。脉脉第一时间回应:不会以任何形式向第三方提供职言区发帖用户的信息。

非议尚未消失,脉脉又因和 B 站的官司再度被热议。因为认证为 B 站员工的用户在职言上称 “B 站能睡小姐姐”,脉脉被起诉不正当竞争,最终向法院提交了发布者信息,并给 B 站赔了 8 万,达成和解。

真刀真枪的官司脉脉打过不少,律师函也收了上百封。与 B 站的诉讼类似,这些纠纷几乎都缘起于职言,躲在 ID 后的员工直白地指责、甚至辱骂老板和公司。

有人把脉脉称作互联网大厂的 “公敌”。它同时也被称为 “互联网茶水间”、“打工人的情绪出口”。

2014 年完成 B 轮融资时,脉脉的用户量只有 80 万。2017 年到 2020 年,是脉脉用户数量增长最快的几年,从 3000 万涨到了 2020 年 6 月底的 1.1 亿。

这也是互联网公司加班日益严重、劳资矛盾愈演愈烈的几年。脉脉发布的 2017 职场报告中,“加班” 成为职场最热搜话题。最近发布的 “中国职场流动趋势报告 2021” 显示,2020 年,职场人焦虑源排名第一的是 “工作”,其次是 “积蓄”,第三名才是 “疫情”。

 “996、007、251、ICU、修福报、社畜、打工人、内卷……”,许多数字、词汇也在这几年被发明出来,用以揭示加班困境,也方便了社交平台上的吐槽。

从 2013 年 10 月第一次上线,脉脉就有实名社交和匿名发言两个体系。“当时考虑很简单,我们发现,中国的职场里大家普遍压力都比较大,用户有非公开表达的需求。” 脉脉创始人兼 CEO 林凡说。

他相信,匿名发言能给大公司带来制约,为员工提供和公司平等对话的平台,这最终是件好事。与此同时,他也和很多 CEO 探讨,如何减小冲突,达到共赢。

2015 年,匿名发言版块开始做身份认证,显示用户所在公司。2018 年,“匿名” 经过整改后升级成 “职言”,用户开始有了统一的 ID,旨在让用户更真实负责地发言。

拼多多事件后,脉脉在 1 月 29 日更新了 “社区管理规范”,在禁止发布的内容中增加了 “无实质内容的极端负面情绪内容”。

一些 CEO 告诉林凡,他们希望员工更多在公司内网上讨论,“家丑不可外扬”。2020 年,脉脉上线了同事圈。同一家公司的认证员工可以聚在一起用职言 “花名” 讨论,其他人看不到。

也有些 CEO 告诉他,他们比较在意的是,脉脉上有些言论是一个人的想法,还是员工们普遍都这么想。脉脉正在设计中的投票功能,就基于这一考虑。一家公司的事件或现象,只能由这家公司的认证员工投票、评价,从而在最大程度上反映真实性。

这或许能减少公司与脉脉的冲突,但真正难以解决的是员工与公司的矛盾。

林凡也承认,对于脉脉上的言论,不同的公司有不同的选择,但公司相对员工的权力关系不会改变。除非法律和监管机关干预,员工的权益无法得到有效保障。

近日,林凡接受了《晚点 LatePost》的专访。临近开始,林凡提出把采访改成直播,让员工们通过办公软件同步观看他的回答。

以下是《晚点 LatePost》与林凡的对话:

收到过上百个 CEO 删帖找人的请求

《晚点》:直播了,不能随便问,是吧。

林凡:可以随便问。

《晚点》:拼多多是如何找到在脉脉上爆料的员工并开除他的? 

林凡:拼多多 60% 的员工都是脉脉的日活用户,所以他们的 HR 对脉脉的社区特别关注,经常收集各种信息。能找到爆料员工是因为拼多多内部知道了这个人的 ID。

《晚点》:ID 能改吗?

林凡:不能改,除非重新注册一个帐号。

《晚点》:技术高超的黑客有可能通过 ID 定位到是哪个人吗? 

林凡:今天全球没有一家公司敢打保票自己一定是万无一失、足够安全的,我们只能在尽最大可能的情况下,保证用户是安全的。任何脉脉相关的事件,我们都会追本溯源,去了解这件事。

《晚点》:拼多多通过正面渠道找过你吗?

林凡:没有。我后来找了拼多多 CEO 陈磊一次,他是比我高一级的师兄,之前员工猝死的事件我跟他聊过一次,希望解决这个问题。

《晚点》:他的反应是什么?

林凡:就是正常的对接。

《晚点》:为什么你觉得自己需要跟他聊这个事情?

林凡:死者为大,我不认为一个社区或者媒体应该借助一个人的死亡去炒作或运作,我更希望问题得到快速解决。

《晚点》:你不希望大家这么看脉脉。

林凡:我不希望大家说我们通过各种各样的事件去炒作,这些事件里我们都没有做推波助澜的事。

《晚点》:就你所知,有多少员工因为在脉脉上发言被公司开除?

林凡:很少。因为如果有这样的事情,在脉脉上一般都会变成一个事件。

《晚点》:目前为止,除了拼多多还有其他公司员工被开除吗?

林凡:应该有一两个。

《晚点》:公司如何找到在职言上发言的匿名员工?

林凡:公司找到员工有很多可能性,我们自己也在观察这件事。因为对我们来说,让大家能够平等对话,保护大家的隐私是很重要的。

有些东西技术上绕不过,如果你用了公司内网的 wifi,虽然整个数据是加密的,但用了脉脉这件事,公司还是知道的。

《晚点》:说了什么能知道吗?

林凡:不知道。有一些公司在员工手机的安卓系统上装了应用,可以在后台截你的屏,这在技术上是可行的。

《晚点》:如果员工使用手机截屏,公司会知道吗?

林凡:知道。你在后台装了这个东西,它就有这个权限。

《晚点》:电脑还是手机更容易实现监控?

林凡:都可以实现。所以公司内网管控的电脑和手机,哪怕你不连公司内网,只要装了公司的管理软件,都可以被公司监控。

技术上可行,但实际上据我所知,这么做的公司非常少。名字肯定不能说。

《晚点》:公司想找到在脉脉职言上匿名发言的员工,除了软件监控,还有什么办法?

林凡:基本没有方法。好多公司 CEO 直接找我,或者通过投资人找我,说脉脉最近有一个帖子对我们很不利,能不能查一查。

他们首先问,能不能删,我说不能删,又问能不能帮我查这个人是谁,这更不能。我会说,这是我们社区的根本。

《晚点》:拒绝过一次后,同一个人还会找你第二次吗?

林凡:基本不会,但不断有不同的公司来找我。

《晚点》:你接到过多少 CEO 的删帖要求?

林凡:可能有百个量级了。

《晚点》:哪家大厂 CEO 找过你?

林凡:大厂 CEO 一般不会找我,副总裁会找。但我和 CEO 们会聊起这个,他们会看、会关注。

《晚点》:有人威胁你吗?

林凡:还没有,互联网公司大部分 CEO 还是比较讲道理吧。

 “如果所有公司都有平等对话的内网,职言就可以关掉了”

《晚点》:“职言” 的定位是什么?你认同 “互联网茶水间” 这个比喻吗?

林凡:茶水间算是一种,但我更倾向于是员工和企业 “平等对话的平台”。

我们希望的美好现象是,老板是可以去沟通的,同行之间是可以去协作的,每个人的生活是可以改善的。

我们观察到很多员工和企业沟通的例子,比如某互联网公司的洗手间问题,某造车企业的食堂问题,导致企业不会无节制地侵占员工利益,这是我们看到的有价值的一面。

虽然从宏观来讲,企业和员工是共赢的,但实际上很多具体事件中还是有利益冲突。拼多多事件和 B 站事件都是一个信号。

《晚点》:你很强调平等这个词,是你认为公司和员工之间天生是不平等的吗?

林凡:大家都会有这种感受。大公司是有强话语权和决定权的。《劳动法》设立了很多法条,在尽量保护被雇佣者的基本权益。但很多企业主觉得,有些法条过于保护了员工的利益。

《晚点》:比如?

林凡:一时间也想不起来例子,可能因为我们公司没有这样的案例。我自己觉得,对弱势一方,你要让他平等,怎么保护都不为过。

《晚点》:为什么这种保护要由一家创业公司来承担?

林凡:我倒没有觉得说必须由我来承担,只是我想去承担。

上次张邦鑫说,感觉我们就是一个互联网的 “工会”,我们也愿意以第三方平台的角度,帮助企业和员工平等对话、积极沟通,促进矛盾的和解。

《晚点》:职言在脉脉的 DAU 中占比 10% 多一点,并不大,还给脉脉带来了法律风险。考虑过关掉吗?

林凡:为什么要关掉?我觉得它对社会有价值。前段时间我跟张邦鑫聊,他说职言对好未来价值观的演进起到了很大作用,因为上面的很多讨论让他知道了员工是怎么想的。京东也有内部管理制度,是因为员工在脉脉上讨论形成的方案。

一家好的公司是愿意倾听员工的声音的。但随着公司规模越来越大,CEO 很难听到一线员工的真实声音。在脉脉上,各行业头部公司的员工,在职言中是非常活跃的。

字节跳动有 8000 名研发工程师,有 6000 名在脉脉的职言、同事圈里活跃。

《晚点》:张一鸣知道吗?

林凡:张一鸣当然知道,我跟他聊过,他也看脉脉。我觉得好的公司 CEO 还是比较重视员工真正的想法。

《晚点》:员工在公司内网讨论的内容和在脉脉上讨论的有什么不同?

林凡:脉脉上的更敏感,比如大家会更勇敢地讨论,这次绩效我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等等。

字节跳动内网的信息,我们是更向往的,里面有大家的生活。比如我家有只猫求代养,或者求合租。

《晚点》:所以很多人会说脉脉只是提供一种情绪出口,你同意这种观点吗? 

林凡:我觉得它只是一部分情绪出口。情绪出口是手段,不是目的。

《晚点》:“平等对话的平台”——在脉脉上发言的员工,他们认可这个定位吗?

林凡:我觉得很多人是认可的。包括这次拼多多事件出来之后,我们看到用户大量的讨论。很多人都觉得,脉脉是大家能够跟公司探讨或者争论问题的唯一一个平台。

《晚点》:他们不会在公司内网上匿名说这些吗?

林凡:首先很多公司没有很好的内网,有很多公司内网也没有匿名体系。

《晚点》:公司本身没有这样的机制——让多数员工跟老板充分对话。在公司自身的组织设计上,有可能实现吗?

林凡:公司的设计者为什么要这么设计?CEO 如果有这个意识,他本来就会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开言路。如果他没有这个意识,你给他设计好一万种方法,他也不会用。

《晚点》:除了职言,还有哪些办法可以制约公司管理层的权力?

林凡:就是政府和言论。媒体也是一种方法,但让媒体关注到每一个员工的心声是很难的。

《晚点》:打工者很难在公司内部争取话语权和利益,这是公司本身的性质决定的吗?

林凡:还是意识的问题,也有人问我,如果未来有一天所有公司都有一个特别平等的内网了,职言还要不要存在,我说那时候关掉就好了,因为我们的使命或者说初心已经达成了。

在淘宝、大众点评出来之前,大家觉得去评价商家、餐馆、酒店,是不可想像的,今天大家都很重视这些评价。公司为什么没有?

现在我们做的事,肯定会让公司很难受的。如果公司对员工不好了,大部分人可能就认了,但今天有了脉脉这个平台,大家就可以去争论,演绎出制约的关系。如果公司评价不好,招人就会遇到很大问题,很难吸引人才。

《晚点》:举个例子?

林凡:大部分互联网员工在跳槽的时候,都会上脉脉搜,要去的那个公司到底好不好。很多 CEO 跟我讲,他跟新员工吃饭的时候,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脉脉,脉脉讲的这个事是真的吗。

《晚点》:看到这种评价,会让你非常有成就感?

林凡:对,我觉得我们就在创造价值,所以你刚问我为什么不关掉,我就觉得为什么要关掉。

要重点治理单纯的负面情绪宣泄

《晚点》:拼多多员工被开除事件之后,你们有什么调整?

林凡:在职言版块,我们会重点治理单纯的负面情绪宣泄。 

我们之前没有觉得负面情绪是个很大的问题,那时候更强调,大家有一个平等发声的权利,只要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都可以说。但后来我们也在思考,企业和员工之间并不是说简单对完话就完了,还是要把问题解决掉。

纯负面情绪的信息,也是我们跟很多 CEO 沟通的时候,大家最反感的一个事情,因为它无助解决问题。

《晚点》:怎么定义单纯的负面情绪宣泄?

林凡:就是没有信息,只有情绪。“我今天特别不开心”,或者 “我今天很烦”,这个都还好。比如 “我的老板去死吧” 什么的,这种带上了攻击和辱骂性质的负面情绪。

《晚点》:有禁言吗?

林凡:也有,看严重程度。我们以前封的主要是,有违法的、带广告的、不正当男女关系的信息。

《晚点》: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改变?

林凡:脉脉今天的体量和影响力变大了,我们要肩负起我们应该承担的责任。

《晚点》:脉脉想形成什么样的社区氛围?

林凡:第一是有真正的意见领袖。第二是社区里形成互帮互助的氛围。我们将其梳理并概括为:真实员工产生的真实职场信息。

脉脉有一些热门帖子是 “ask me anything”,比如我在拼多多工作,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对话形式。还有帖子会问,我有美团和滴滴的 offer,该去哪家公司。

有一个很好的文化是,在脉脉职言上许愿说想去什么公司。然后有还愿的说,我去了这家公司,脉脉真的很灵。

《晚点》:脉脉想要实现什么?

林凡:我们那句话叫成就职业梦想。第一个层面,是提供一个平台,让大家看到足够广阔的职场世界。第二个层面是去了解想去的公司。第三个层面是,想清楚之后,在脉脉上有这么多人脉,会帮助你建立连接,我们曾经让一个塔克拉玛干的技术员进了百度。最后一个层面是,进到公司后,会遇到无数问题和困难,可以在脉脉上通过同行,学习成长,解决这些问题。

这一整套体系,是脉脉的初心。员工和企业平等对话只是其中一个环节。

《晚点》:你是如何想到做脉脉的?如果一个从来没有在公司体系工作过、第一天就自己创业的人,不一定会想到做这个。

林凡:我 2003 年从美国退学回到国内,跟小川一起创业做搜狗,恰巧赶上了中国这 20 年经济的高速发展,互联网的快速成长。

我自己觉得有个特别大的感触,一个人的成长和他的成就,跟经济大环境、时代背景、行业的成长过程是非常贴近的。你在一个朝阳产业和一个夕阳产业付出同样的努力,回报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我们能把这样的信息提供给职场人,就能让大家看到不同的可能性。

比如新能源汽车,今天有多少人真的认为新能源汽车是 20 年前的互联网。广泛大众可能没有这种感知。

脉脉永远不可能大小周

《晚点》:脉脉 7 年了,但用户增长一直比较慢。

林凡:总体来讲,中国的职场规模就不是特别大。中国大专以上毕业生,建国以来到现在一共是 1.2 亿。

《晚点》:为什么不做下沉市场?

林凡:我觉得最主要的原因是,职场其实是有无数个小块组成的,今天互联网也讨论的很热闹,可能金融行业一点都不关心。我们就得按行业一点一点去拓展,这种拓展思路就导致它不会特别快。

《晚点》:就整个脉脉而言,有什么是你觉得应该做但还没做好的事?

林凡:主要是我前面说的第四个层次,在公司碰到问题和困难怎么解决。我们希望有些大的 KOL 来做知识和经验的探讨交流,这部分现在做得还不是很好。

《晚点》:脉脉的收入主要是广告、招聘、会员,比例是多少?

林凡:最早最大的收入是广告,其次是会员、招聘。2020 年招聘起得很快,已经变成 1:1:1 了。

《晚点》:脉脉现在还是亏损的吗?

林凡:我们去年最后两个月赚了钱,不亏。

《晚点》:收入和增长的部分,可以分享你的短期和长期目标吗?

林凡:这可能不是我们现在真正重视的点,我们一直觉得收入只要能养活自己就好了,对融资的依赖少很多。

《晚点》:如何评价脉脉过去 7 年的发展节奏?

林凡:客观来讲,我觉得还是偏慢。这是一家慢公司,跟我有很大关系。今天回过头来看是可以缩短两年的。

比如从 2018 到 2020 年,我们一直想用算法快速扩圈,觉得职场社交不需要运营。大概试了一年左右,发现各个行业聊不到一块去,差距很大。2020 年才想明白,大家还是在不同的圈子比较合适,要加强运营。

《晚点》:2021 年的运营重点是什么?

林凡:总共有 20 个行业,规划新增 15 个行业左右,包括新经济的各行各业,教育、医疗、金融、汽车、电子等等。

《晚点》:接下来会继续保持慢节奏吗?

林凡:会保持慢节奏。我们今天自己感觉,中国开始到达职场成熟的阶段,用户们有获取新信息、新连接的诉求,这是一个底层的土壤。

《晚点》:脉脉是不是永远不可能大小周?因为你们把自己放在这么一个立场上。

林凡:是,这是我自己创业的初心。

今天我微博上还挂着当时那句话:我想打造一个能成大事、但用户会很快乐的一个乌托邦,打造这样一个公司。

《晚点》:你怎么定义快乐?某些企业家认为让员工年纪轻轻财务自由,也可以获得快乐。

林凡:让员工在空余时间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

《晚点》:有的 CEO 在拼命工作,他认为员工就应该也拼命工作,但是他们同时又对社会有很强的理想主义,这矛盾吗?

林凡:这不矛盾。这是我自己开始有点意识到的问题,我们都属于严于律己的人,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当我们自己对要求很高的时候,我们会不自觉对别人的要求也很高,特别是理想主义者。

《晚点》:你会觉得悲观吗?事实上没有人能改变大公司的某些行为,除了政府介入。

林凡:我倒不悲观,我一直认为整个社会,不管用什么形式,一定会有自我纠正能力的。 

《晚点》:一个公司就是一个小社会,你觉得像脉脉这样的公司像是个怎样的社会?

林凡:相对来说,脉脉是一个大家都还比较平等的社会。

+1
1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