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补税潮”汹涌:17亿不算多

铅笔道·2022-01-15 15:18
直播带货结束野蛮生长时代。

数位直播领域创业者向铅笔道透露:电商人最近正忙着补税。 

此前早有迹象:自从雪梨、林珊珊、薇娅因偷逃税款,被处天价罚款并遭封杀后,其他头部主播的税务情况也时刻被公众紧盯着。 

近日,因为补税而宣布破产的微商创业者龚文祥在抖音视频爆料称:“辛巴补了14个亿,还有李佳琦补了17个亿!”激起舆论热议。

关于“李佳琦补税17个亿”的传言四起。虽然美one第一时间否认了传言,但多位直播行业从业人员对这一传言表示并不惊奇,“这个事我们这边也有传,不过具体金额多少我们不确定。就头部网红的收益而言,17亿这个金额不算多。”另一位创业者也表示,“确实是存有这个可能。”

在直播带货兴起与爆发的这6年里,不断刷新的直播GMV数据记录背后,也暗藏许多乱象。“接下来肯定还是会有头部主播补税的情况。”行业人士预测道。

税收整顿所影响的不单单是某一个环节和某一个群体,它是综合的。如今,直播带货正从野蛮生长进入强监管、严规范的新时代,主播、MCN机构、品牌商家,以及平台之间的关系也将进行重塑。

补税阴影下的直播电商行业 

“辛巴补了14个亿,还有李佳琦补了17个亿!”

近日,因为补税而宣布破产的“微商教父”龚文祥,在抖音发布了一条爆料视频,激起舆论热议。

视频中,龚文祥“爆料”了辛巴、李佳琦等多位网红、明星主播的“偷漏税情况”,并称,“头部网红主播100%都被查了,我是唯一敢站出来发声的人。”

对于这个爆料,李佳琦所在公司美one回应称:不实消息。随后,#美ONE否认李佳琦补税17亿#冲上热搜,至今累计阅读量达4.3亿。美one负责人表示,“对利用社交平台、视频号恶意中伤、造谣传谣者,保持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除此之外,美one方面再无更多针对税务情况的说明。当天晚上,李佳琦照常准时出现在直播间,进行年货节的“零食专场”直播带货。不过直播时的李佳琦状态不算太佳,眼睛浮肿,对此他本人与小助理解释称因为跟小狗玩过敏所致。

△李佳琦直播截图

目前,龚文祥最初关于税务的爆料视频已消失不见,但他似乎并未就此息声。今天(1月14日)早上八点十五分,龚文祥再次发视频喊话李佳琦称其,“100%偷税漏税了,只是不敢说而已。”

自从雪梨、林珊珊、薇娅因偷逃税款,被处天价罚款并遭封杀后,其他头部主播的税务情况也时刻被公众紧盯着。根据此前税务部门相关人士表示,除薇娅外,还有部分头部主播没有披露,各头部主播一直在补税且越查漏洞越大,具体数据无法透露,但已知“数额惊人,至少几个亿”。

于是,坊间关于“李佳琦补税17个亿”的传言四起。有直播电商从业者对铅笔道表示:“这个事我们这边也有传,不过具体金额多少我们不确定。就头部网红的收益而言,17亿这个金额不多的。”另外一位直播供应链负责人也对铅笔道表示:“确实是有这个可能的。”

不过目前为止,暂时还没有相关部门的实际消息证实李佳琦有偷税漏税的嫌疑,部分网友也表示相信李佳琦。

自去年10月郑州一网红被追征600多万税款开始,直播电商行业进入一轮“补税潮”。目前,已有上千人主动自查补缴税款。直播电商从业者刘洋(化名)对铅笔道透露:“补税这一块大家都有的,只是有的多、有的少,我自己也补缴了一点。而且现在行业内很多传统电商的从业者,也都在陆陆续续做一些相应的规避风险的行为。”

电商平台方面,也有新动作。刘洋介绍,平台规则最大的调整是,当相关部门需要的时候,平台是可以不经过商家的同意,就把数据提供给相关部门。在过去,可能还要征求商家同意才可以,现在就更透明了。

“这跟我们目前一个大环境有关系的,现在都提倡共同富裕,头部主播的收益太强肯定不行的,接下来肯定还是会有头部主播补税的情况。不止带货主播,还包括很多娱乐主播,他们背后涉及的利益链也很多。”刘洋说道。

直播带货行业危机四伏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这就是这些年直播带货行业的真实写照。

1天预售额破200亿!2021年双十一,薇娅、李佳琦两位头部主播合力创造了电商界新的造富神话。

在10月20日下午开始的12个半小时的直播里,李佳琦直播间成交额达106.5亿元。薇娅比李佳琦提前半小时开播,一天内的成交额也达82.5亿元。而仅仅以20%的佣金抽成来算,两人一晚就能赚至少40亿。

带货主播成为公认的高收入行业,吸引众多玩家进场“捞金”。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超1.2万亿元,年增长率为197.0%,三年后市场规模有望达到4.9万亿。截至2020年底,中国直播电商相关企业累计注册有8862家, 行业内主播的从业人数已经达到123.4万人。

火热背后必有隐忧。在直播带货兴起与爆发的6年里,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被主播的“超低价”吸引而激情下单,品牌商家的话语权式微。“头部主播对大部分品牌在价格方面有着极大的掌控权力,定的价格要给到最低价,并且是独家,对很多品牌商家是很不利的。”直播供应链从业者李瑞对铅笔道说道。

更有从业者一针见血指出,他们(头部主播)其实是把厂家、上下游、经销商、品牌商所有的钱都挣了,他们是为自己压价,而不是像他们说的,只是为了给消费者省钱。

“发展到最后,很多商家、工厂,甚至整个行业的上下游都在为头部主播打工。长期下来,商家利润太低,就没钱下订单做货,伤害的还是整个行业的未来。”对行业的未来,刘洋感到担忧。

在巨大的利益诱惑背后,也滋生了一系列灰产,让众多商家无辜“踩坑”。“中介机构、二道贩子非常多。我们合作过一个已经知名的卫生巾品牌,他之前想跟其中一位头部女主播合作,就通过中介机构在对接,大概交了80多万的‘学费’,最后还是没有对接上。”李瑞透露。

某调味品品牌创始人曾对铅笔道表示:“很多头部主播都是不直接通过自己公司签合同的,想合作必须要跟第三方中介签约,中间就会产生很多履约困难的情况。去年一年,仅仅各种直播合作的费用,没收回的,我们就有200多万。”

在直播带货发展繁荣景象之下,也暗藏着各种扰乱市场公平的乱象。比如主播刷单行为,为了拿到更高的坑位费和佣金比例,便会雇人刷单,营造直播间火热的场景。2019年,雪梨就曾因直播时没有关闭直播间话筒而被发现疑似刷单。

如今,税收整顿之后,对电商刷单行为也能起到一定遏制作用。“因为查税的话是按电商平台统计的销售收入来补足税款,刷单刷的多,那他确实要交更多的税。”李瑞说道。

 2022年,直播行业会如何? 

“行业本身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还会继续发展,因为直播带货是大势所趋,属于比较经济的形式。”补税潮之下,人心惶惶,但对于直播电商行业的未来,刘洋还是抱有信心。

刘洋透露,目前他们团队对税收方面也处理得非常谨慎保守。“坦白说,我相信任何一个专业的财务团队都能把账给做平,但问题在于税收大数据会不会认可这个账。所以不要耍小聪明,一下操作不好,可能不光几年都白干,还要贴进去一些。

“终归还是要老老实实、本本分分遵守行业的规则,该怎么交税就怎么交税。”他表示,所以在前期商业谈判的时候,他们也要把这方面的税收成本算进去,那相应的商家也会算进去,最终的结果就是以后直播间里的商品售价还是会上去。

所以说,税收整顿所影响的不单单是某一个环节和某一个群体,它对直播带货行业带来的影响是综合的、深远的。

首先,对于主播群体来说,还会有更多的补税情况发生。据悉,近期很多自称是京东联盟以及其他一些平台的电商达人纷纷表示自己收到了补税通知。对此,京东联盟客服回应称,这是根据国家税务政策及税务机关通知,识别到其京东账户涉及到以网络方式取得的收入,需要按照劳务所得补税。

其中一位电商达人所展示的补税通知中还提到:京东联盟要求其在规定期限内向京东联盟为其打款的专用账户转入相应税款,但最终补税金额以税务机关核定为准,如京东联盟核算的金额与税务部门核算的不同,则以税务机关的核定金额为准“多退少补”。

其次,未来主播与商家之间的权力关系或许也会有所转变。刘洋预计:“很多主播可能会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缺货。”

在头部主播垄断流量环境的时代,主播在选品方面苛刻至极,同类的产品只选择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的,有的根本就看不上,同时还要求超低价和高佣金,导致商家利润太低,没钱把生意做下去。

“但是现在商家都是比较理性的,越来越稳了。原来他们可能不懂电商这一块,吃了一些亏,现在如果还按照之前那种要求,商家肯定不干了,不给供货了。”刘洋解释。

此外,即便行业整顿,直播依然是个暴利行业,所以在2022年肯定还会吸引很多明星、主持人、导演之类的进场“掘金”。主播多了、流量多了之后,商家的选择权、话语权也会有所提升,过去是“主播挑货”,未来可能是“货挑主播”。

“未来对于达人直播这个渠道我们会慎重选择合适的主播,守住品牌的定位,不能为了曝光而冒太大风险。”某内衣品牌创始人对铅笔道解释,“我们过去也尝试过一些主播带货,但大多数主播其实是产出不高的,最后算下来是亏的。除了和李佳琦的合作比较良性和健康,所以一直有保持合作。”

而对于接下来的规划,这位创始人表示,2022年,他们会加大力度投入做直播,他认为店播今后是一种常态的线上服务形式,是用户的一种购物习惯,也是一种更轻松、更高效的沟通方式。商家需要像做好产品拍摄、店铺装修一样,认真对待店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铅笔道”(ID:pencilnews),36氪经授权发布。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时代的微尘落下如山。

2022-01-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