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云音乐带着丁磊的情怀上市:市值预估426亿港元,盈利仍是难题

36氪的朋友们·2021-12-02
上市后的网易云面临两项重要任务:既要延续情怀的故事,还得追赶落后的业绩。

怀揣着“村长”丁磊的情怀,年轻人的“云村”终于上市了。

12月2日,网易云音乐(下称“网易云”)正式挂牌港交所,发行价205港元,计划募集资金32.8亿港元,市值预估426亿港元(折合人民币348亿元)。

在12月1日的盘前交易中,网易云股价一度跌去近5%。截至发稿,网易云报204.4港元/股,较发行价跌0.3%。

“强社交”是网易云最响亮的标签,而把“云村”做成一种社区文化的网易云,也不仅仅有情怀光环——它大概是目前流媒体市场中唯一能与腾讯音乐抗衡的App。在越来越重视反垄断的互联网领域,网易云的存在有它独特的意义。

但资本市场的审视目光严格很多,单看发行市值,网易云仅仅是腾讯音乐同期市值的一半。想撑住股价,还有太多的维度要通过投资人的考核。

既要延续情怀的故事,又得追赶落后的业绩,这是上市后的网易云必须要面对的双线任务。

丁磊的情怀

从8岁开始,丁磊就喜欢上了听音乐。90年代买不起CD,他就用调频质量很差的短波收音机听,后来遇到什么压力大的事情,他都会靠着音乐撑下来。

情怀是丁磊谈及网易云时绕不过去的话题,也因此留下了很多老生常谈的故事。比如2000年网易上市的时候,曾有记者问丁磊,你现在有钱了,最想做什么事情?他回答,开唱片公司。又或者,在网易,他很少过问游戏以外的项目,网易云却是他始终主抓的一个产品。

对于这个产品他没有停止过思考。到遥远的阿拉善出差,司机放了一张有108首歌的光碟,听得很陶醉,丁磊则对这些旋律完全陌生。他下意识的反应是,网易云距离用户太远了,因而要求团队与20个具有代表性用户保持互动,以年龄、性别、口味、地区等维度区分,写用户的沟通纪要。

类似的逻辑不断落到产品身上,进而演变出国内社交属性最强的在线音乐平台,并且延续至今。

今年是网易云八周年,丁磊在内部讲话中表示,云音乐的核心竞争力是创作优质内容,并且留住用户。

做原创音乐,他要求团队去到最一线的位置了解用户的喜好和习惯;做用户运营,他希望团队能够多向优秀的互联网公司学习,比如B站及其up主,“运营好人与人的网络平台”。

除了自己爱音乐,丁磊也执着于网易云员工的“音乐热爱”。

2019年网易云六周年,他说,在这个团队,不热爱音乐可以离开,因为你感觉不到充分的认同感。去年一月,他又在内部讲话中提要求,“只听歌不算,听了之后要去思考、要去想、去钻研,才叫热爱,才会用爱发电。”

不过,当情怀被资本市场验证,“用爱发电”的员工却比想象中冷静。

一位网易云员工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公司上市并没有带给他什么激情或是庆祝的氛围。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听说什么喜人的上市福利,内部随机抽了100位员工去香港观摩上市仪式,被抽中的人里没有他。

除此之外,对于期权的发放,网易云通常是在入职时进行分配,根据进公司的先后时间,员工们的行权价普遍在8-12美元不等。

虽然上市发行价定在205港元,但结合市场行情,上述员工认为这个价格撑不了太久。这意味着,跟着公司打拼到上市的员工们,可能最终并不能靠期权获得太多收益。

情怀也要面对现实。

上市后的追赶

没有人会质疑网易云在社交上的强悍,除非焦点已经转移到用户规模、营收、盈利等层面。

腾讯音乐始终是它避不开的比较对象,尤其在体量上。截至6月30日,网易云月活用户为1.84亿,在线音乐服务付费用户为2614万;相较而言,腾讯音乐月活用户为6.4亿,近7000万付费用户,均是网易云的三倍规模左右。

不过网易云的付费率为14.2%(仅看在线音乐服务),略高于腾讯音乐的约11%,只是相比海外流媒体巨头Spotify近45%的数字还相差甚远。

与已经上市的腾讯音乐相似,网易云的两大商业模式分为在线音乐版块和社交娱乐及其他版块。前者以会员订阅为主,后者则包括直播、K歌、语音交友等虚拟物收入。

2021年前三季度,网易云音乐总营收5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2%,经调整后净亏损5亿元;腾讯音乐单个第三季度总营收78.1亿元,净利润为7.88亿元。

在版权问题彻底得到改善之前,社交娱乐可能是网易云追赶业绩的最大指望。

2018年起至今年三季度,其社交娱乐板块的收入占比从10.6%提升至56.9%,已经成为主要收入。而今年Q1至Q3,腾讯音乐社交娱乐板块收入占比分别为50.8%、50.6%、49.2%,在内部显得有些增长疲软。显然,网易云势必要在开拓其他变现渠道的同时稳住这一板块的增速,不至于快速跌落。

事实上,网易云引以为傲的用户文化,其变现能力也有收缩的迹象。

上市文件显示,截至6月30日,其在线音乐服务每月每付费用户收入从去年同期的9.3元降低至6.8元,是历史最低点;社交娱乐服务每月每付费用户收入则从551.9元降低至526.5元。

版权回归之后,大概率能带动其月活用户基数上升,但在用户付费意愿走低的前提下,能否带动付费率及每付费用户收入提升还存有疑问,毕竟此前腾讯音乐拿下近90%的版权池,也没能收获更高的用户订阅率。

至于版权,无论是财报会议还是网易云App上,丁磊已经不止一次公开喊话,反垄断之后会拿出“最大诚意”、“不计代价”拿下更多非独家合作。

这可能是网易云在未来几年能否实现盈利的最重要影响因素。

在版权争夺战打响之后,迟迟拿不下更多版权的网易云,其内容服务成本占比已经来到历史最低,即便如此还是没能实现盈利。

它本来已经有一个相对清晰的盈利节点。单看其负毛利率,从2018年至2020年,该数字从114.7%收窄至12.2%,更在截至今年6月30日的两个季度转正为0.4%。但版权采买放开之后,网易云的内容服务成本势必又将面临增长。

此外,网易云目前有市场上规模第一的独立音乐人群体,已超过30万人,要保证平台原创音乐的质量,需要大力投入的音乐人扶持计划显然也不能够停下,毕竟这是网易云能够与其他平台拉开差距的主要优势之一。

至于什么时候才能实现真正的盈利,这是上市后的网易云和投资者接下来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了。

本文来自“界面新闻”,记者:伍洋宇,36氪经授权发布。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年销10万,战略意义大于商业意义

2021-12-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