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短剧众生态:平台着急、编剧逼疯,模式更新、内容陷瓶颈

骨朵网络影视·2021-12-01
不管是巨坑还是风口,热情会一直在。

近期抖音测试短剧付费模式的消息一出,立刻引发了大众关注,甚至有外界认为这是字节在视频内容上的又一次变现尝试,此举无疑将对爱优腾产生不小压力。对此,用户评价也是呈两极分化,有人明确表示“不会付费”,认为是在走长视频超前点播的老路,有人则觉得可以刺激优质内容的产出,但希望“价格可以再合理些”。

就在不久前,腾讯视频上新单独购买某剧会员功能,用户可以花3元看全集,有效期为3个月,目前主要针对微短剧。该功能一出同样也收获了两极化的评论,不过相比之前备受争议的超前点播,这次的反对声音低了不少。

长短视频平台围堵,网络电影、传统影视公司加速涌入,市场和制作方爱甜宠、悬疑、也爱IP……这些都使得冉冉升起的微短剧在面貌上与传统长剧别无二致,问题也异曲同工。但短与长的根本界限,又使得两者并不相通,低成本、低年龄层的用户让微短剧被看作是新内容,围绕着它进行的一系列开发直接被称作新模式、新风口。

如今平台还在不断调整分账规则,下大力度抢夺这块内容;同时,市场的唱衰声也没有停过,微短剧没有“钱”景的论调频频出现,此刻平台又开始挖掘微短剧在用户端的变现模式,究竟单剧付费、单集付费是否行得通尚未可知,但微短剧确实已经实现了“表面繁荣”。

被围堵的微短剧,忙坏了编剧?

编剧婷婷带着一部长剧去提案,但一见面,对方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手里有没有微短剧剧本?”

这让婷婷觉得有点纳闷,因为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一些做长剧的资深影视公司、头部网络电影公司都在问,且频次越来越高,“微短剧是新形式,但也不至于所有人都要抢吧?”这让婷婷很不理解,因为此刻婷婷也接到了老板下发的任务,被迫接受把一部IP改编成微短剧。她告诉骨朵,微短剧对编剧来说不太友好。

婷婷改编的是一部甜宠向的微短剧,第一次去见甲方,对方就告诉她这个剧本不需要太多逻辑,婷婷迷惑了,问“那我们需要啥?”

“要快乐。”

甲方的回答一下让婷婷愣住,“不要逻辑要快乐,但逻辑不通,编剧怎么能写下去?”婷婷一边觉得甲方不懂内容,一边又不得不默默修改。每次沟通甲方都和婷婷强调,“你这个节奏太慢了,要快起来。”这也是婷婷最怕听到的一句话。“这个东西真不好写,一集10多分钟就5场戏,每一场都要有一个侧重点,但两分钟的内容,我怎么能每场都有重点。”但再次改完后甲方还是觉得慢,又提出让婷婷按照美剧节奏修改,于是婷婷用平行蒙太奇,两个场景同时进行,但甲方却说,“看不懂,还不如上一版。”

做长剧习惯了的编剧初涉微短剧中来,感觉被“甲方折磨疯了”,但也有扎根进这个赛道,感觉如鱼得水的团队。编剧洋洋的工作室最近剧本特别畅销,都是5-10分钟的微短剧,基本上还没完本就卖掉了,而且合作方也十分稳定。最开始洋洋和团队主要专注于网剧,直到今年6、7月份和朋友聊天才开始尝试微短剧,没想到销路这么好。

今年获得B站投资的兔狲文化算得上是微短剧行业中的佼佼者,打造出的悬疑微短剧“不思异系列”名噪一时,其CEO邱其虎告诉骨朵,这一年来,各行各业的朋友都过来聊天,大家都很好奇,“微短剧与平台的合作模式是什么?”

越来越多的人来到微短剧这里寻找新增量,而且不似早期MCN公司热情高涨,现在反倒是影视机构居多。

邱其虎觉得这可能与平台需求驱使有很大关系,这些影视公司都在为平台提供内容,如果视频平台有新的需要,大家肯定会加大这部分投入,加上网络电影市场增量见顶、内容单一、投资体量加大,相比于网剧、网络电影,微短剧备案时间又相对较短,要稍微快1个月左右的时间。

内外促使下,一部分长剧制作公司、网络电影公司都在奔向这块蛋糕。从业者感受到了平台空前高涨的热情,“长视频平台中的腾讯视频、芒果TV现在热情很高,短视频平台中,快手此刻更是热情高涨。”

不过平台的内容需求都有各自的章法,要根据各自的生态而定,所以几大平台对微短剧的要求还存在差别。腾讯视频的微短剧类型较为丰富,品质要求是精品漫改,芒果TV偏爱情感悬疑向,而B站喜欢脑洞、悬疑、搞笑三大方向,至于快手,则是涵盖各个类型,追求精品化。这些是邱其虎感知到的平台区别。

平台内卷微短剧,新老问题尚在解决中

微短剧分账规则一直在调整,这是平台不断给创作者释放出的信号。但与之相反的是,制作方却没那么激动了。

过往每次分账规则的调整都能掀起不小波澜,带给已入局或者想入局者一股冲劲,但在规则的频繁变更下,大家没那么激动了,甚至有制片人用“心如死灰”来形容。“我们当然希望平台不断提高片方分账收益,但有时规则调整得过于频繁,大家心里就会想,是不是明天还会变。”甚至有片方产生疑虑,“平台为什么不一次性把规则调整干净,而是每次都只变一点。”大家也渐渐看清了分账规则频繁变更背后,更深层次来源于平台内卷,“各大平台都在争夺这块市场,每次都想通过这种增大片方收益的方法,让大家多拿一些提案给自己。”一位从业者表示。

微短剧作为一种新生形式,此刻显示出了无穷的想象空间,特别是近两年头部大剧频频失利,虽然微短剧与长剧并不存在竞争关系,但确实也不能错过,平台都想占领这块市场,各家规则也迟迟未能统一。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觉得,这并不意味着微短剧没有威胁性,毕竟用户时间是有限的,一旦微短剧消磨了大家大部分时间,另一种娱乐形式内容的收看量势必会有所减少。

微短剧可能会压缩中腰部网剧的空间。相对长剧而言,微短剧用户更年轻,邱其虎表示“不思异系列”的用户主要年龄段在20岁左右。《这个男主有点冷》导演在早前接受采访时透露,这部剧在快手的受众主要是7-17岁的未成年人。一位业内人士也表示,现在微短剧数据最好的还是甜宠类型。

也就是说,看微短剧的用户和喜欢甜宠的用户存在重合,而甜宠、青春向的内容在中腰部长剧中占比不低。

不难发现,微短剧也偏爱甜宠,且以IP改编居多。微短剧虽然成本不高,但并不意味着大家愿意承担更多风险,因此片方选片子的品位和长剧是相同的,IP改编比原创更受欢迎,“一方面是更加保险,另一方面,片方也可以拿 IP撬动更大的资源,招揽更厉害的导演和更强的资金链。”邱其虎表示。

可见,长剧的各种问题也正一点点在微短剧中显现,一位从业者表示,大部分平台都会要求他们复制自己过往的成功作品或者受市场欢迎的类型,这也是当下微短剧题材同质化、内容套路化的主要原因。

一位制片人向骨朵控诉,虽然各大平台都在鼓励创新类型,但最终都会被打回原形。“一旦你拿出一个新东西放到平台评估流程中,最终在加入各方意见后,它还是会变成了你最熟悉做的、或者平台近期播放的类型,更多的创新还是在广告植入上。”

更加焦虑的是内容不仅要新,也要符合相应平台的受众需求,同时平台对于这一新品类的内容考核标准是什么,目前也并不统一。不少资深团队也产生了疑惑。“对于微短剧这一新品类,不同平台观众的偏好在哪里,消费习惯是怎样的,这需要通过一部部剧集上线来去探索并迭代。另外,一个剧集目标是内容建设,还是偏向流量累积,也有着不同的创作方向。这需要内容方和平台方通力合作。”邱其虎表示,这是他们目前无法独立解决的问题。

不完善的商业模式,抵挡不住的想象空间

一个东西能不能发展长远,另一个关键点在于是否拥有一套相对完善、能够转得起来的商业模式。从这个角度看,邱其虎觉得微短剧是有着未来的。

近期,快手短剧运营负责人于轲公开表示,快手短剧日活跃用户规模2.3亿,总播放量7700亿。播放量超过1亿的短剧达850部。而过去一年,快手短剧创作者规模增速逾32%,短剧创作者总收入超过10亿元。

这些数字让人振奋,也显示了短剧在当下处在一个相对于完善的状态。如今传统网剧的商业模式微短剧基本上也都安排上了,爱优腾芒支持定制、版权采买、分账各种形式,短视频平台端还有直播带货等方式。不过,因为微短剧时长受限,无法承接过多的广告植入,品牌定制广告以及以剧捧人从而直播带货颇受欢迎,而相比于定制、版权采买,分账占据主流。

兔狲文化作为内容出品制作方有两条产品线,一个是版权剧,一个是平台定制剧。前者是自行融资并出品制作,再跟平台进行发行合作,后者是依据平台的内容需求进行项目制作。目前两条产品线的项目比例为1:1。

而此刻,微短剧针对用户的付费模式也正在探索中,如腾讯视频出现了3元购全集,不少业内人士表示,这种办法让视频平台多了一种新的营收模式,对片方而言也是比较公平的,先不论这3元是否能够让片方获得分成收益,这种TOC、让观众直接选择内容的方式,是我们创作者十分欢迎的。

近期,抖音也开始测试1元短剧付费模式。和长视频超前点播玩法类似,每集1元起,用户也可一次性购买全集,此外,抖音计划将短剧作为一个单独的一级入口,置于抖音App首页。目前抖音上的短剧内容,已经形成了搜索栏+首页一级入口+创作者个人中心入口等3个入口的模式。对此,大家更多也是表示欢迎。

邱其虎还比较看好微短剧的投入产出比,他觉得,相比于长剧,微短剧的投资成本与其能够带来的会员拉新量是比较划算的。

这也正是视频平台非常看重的,“长视频平台烧了十年没烧出结果,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各家没有独立的内容品牌,今天这部剧火便复制同类型,然后花大价钱请明星,最终艺人成为谈判桌上的最大砝码,虽然该剧也能吸引大批粉丝,但可能明天剧播完,粉丝也就走了。”目前相比于其他赛道,邱其虎觉得微短剧还没有那么卷,起码在演员阵容这块是卷不起来的,因为制作费是有限的。

更加重要的是,微短剧刚刚在去年才迈入它的元年,相比于网剧、网络电影,这是一个新兴的内容形式,而喜欢它的人是年龄层更低的年轻人,资本、平台都不会放弃风口,而风口的一大要点便是年轻人偏好。因此,即便有不少声音唱衰微短剧,但却始终抵挡不住大家的参与热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骨朵网络影视”(ID:guduowlj),作者:星星 ,36氪经授权发布。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本期节目,腾讯自动驾驶仿真技术总监孙驰天,与「声动活泼」联合创始人徐涛共同探讨,游戏引擎如何应用在自动驾驶领域,自动驾驶仿真领域有哪些重要进展,这个领域又将在老玩家和新玩家的参与下走向何方。

2021-12-0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