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人一夜涨粉百万,普通人的新机会,品牌的掘金屋?

鸟哥笔记·2021-11-11
虚拟世界正在由2D逐渐转向3D,或许以后虚拟人也不再稀奇,所有人都能够拥有自己的虚拟形象,借此构建人际关系,共同组成一个立体的虚拟社会。

柳 夜熙的一夜爆红成就了抖音虚拟网红的流量神话。

10月31日,抖音上的柳夜熙发布了一条微短剧视频,一天内就涨粉百万。

她别出心裁地以美妆虚拟人捉妖为主题,牢牢抓住了观众的眼球。她的仿妆视频也开始风靡全网。

类似的事情其实同样在小红书发生了。

小红书虚拟博主AYAYI凭借过于完美的样貌,在仅发布一张照片的情况下,得到了许多讨论和关注。

许多人在评论区争论起她是不是真人,她引发的讨论也使得她迅速涨粉。

为她在内的20多位虚拟网红,小红书还发起了“潮流数字时代”活动,给他们和品牌代言牵线搭桥,虚拟人博主们可以将GUCCI、Givenchy、Maison Margiela等品牌的新品全球首发穿上身。

不仅是她,也不仅仅是这一个平台。互联网上像她一样的虚拟博主越来越多,甚至各个平台也开始支持虚拟人的发展。

虚拟人悄悄入侵

虚拟人们是怎么就这样悄悄入侵的?

其实虚拟偶像的概念很早就出现了,说起虚拟人的始祖,就不得不提起初音未来和绊爱。

初音未来是一款音源软件的具化形象,大家用她的声音进行创作,也同时对这个形象产生了感情。

这种对一个音源+形象产生的喜爱,没接触过虚拟偶像的人大概很难懂,也很难理解初音未来在演唱会上唱粉丝写的歌时,他们坐在台下的那种感动。

初音未来演唱会 来自初音未来官方微博

但事实是,这种能够亲身参与偶像创作的方式,极大地激发了粉丝们的热情。这个虚拟人的影响力不输于任何一个明星,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举办全息投影演唱会的虚拟偶像。

今年春节时,和初音未来同家公司的虚拟偶像洛天依也出现在了春晚的舞台上。

绊爱则是Youtube上的第一位Vtuber(Virtual Youtuber虚拟油管博主的简称),以“人工智障”的AI为人设的她,在没做任何营销的情况下,仅发布了十几个视频后就获得了大量关注,以一己之力开创了Vtuber这个新的视频流派。

绊爱在油管和B站的官方账号

随着Vtuber形象定制软件的出现,Vtuber开始流行了起来。

再后来,B站引入这个概念之后,Vtuber变成了Vup(Virtual Uploader),更多的人变成了虚拟人的创作者和观看者。

一开始虚拟人的流行算是起源于日本的动漫文化,但发展到现在,虚拟人的世界早已不是二次元的天下。

随着人们的生活和互联网捆绑得越来越深入,现实和虚幻的界限也慢慢变得不那么清晰。

就像初音和洛天依可以开现场演唱会一样,过世的人甚至可以借此“再临人间”。

邓丽君20周年的时候,她的家人和数字王国公司合作,为邓丽君举办了一场虚拟演唱会,她全程以全息影像的方式展现在大家面前,栩栩如生。

邓丽君全息演唱会实景

新华社所创造出的虚拟人小诤,作为数字航天员兼记者为观众报道神州十二号载人飞船的关键时刻。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接收虚拟学生华智冰“入学”,和同学们一同学习。

新华社虚拟记者小诤

还有许多场合甚至已经启用了虚拟新闻主播和虚拟主持人,可以自定义形象和语音,配合AI可以进行新闻播报甚至会议节目主持。

虚拟人,这个听上去很科幻的概念,确实已经来到了我们身边。

品牌都开始搞虚拟人,真的香吗?

品牌逐渐注意到了这些虚拟人的价值。

这些虚拟人代表的时尚前卫和科技感深深吸引了年轻人,虚拟人成为了时尚界和科技界的新宠儿,想和年轻人搞好关系的品牌也都愿意来插上一脚。

苹果在中国的品鉴会就邀请过中国绊爱参加。她参与的方式也很与众不同,在苹果的手机、平板、手表之间自由穿梭,从内部进行“评测”,还和Siri实现了面对面。她还出席了《唐人街探案3》的发布会,实现了虚拟偶像和电影IP的跨界合作。

INS的虚拟网红Lil Miquela,人设是一位模特兼时尚博主,还是个发行过单曲的音乐人。她喜欢四处旅行,晒生活和时尚穿搭,经常和朋友聚会,这样的她在Instagram上拥有了300万粉丝。

来自Lil Miquela的INS账号

《Time》杂志将Miquela放入“25位网络最具影响力人士”年度榜单,许多品牌也和她达成了合作,Miquela频频接受各大媒体的采访,甚至在米兰时装周为品牌预热,出席各种时尚晚宴……

Miquela“参加”巴黎时装周

选秀节目《上线吧!华彩少年》中虚拟学员翎Ling和其他练习生一起公演并出道,这种形式也令人眼前一亮。翎的外形设计极具风情,受到了不少观众的喜爱。

自从出道后她的代言也是源源不断,时尚杂志《VogueMe》的开年封面就邀请了翎,最近的双十一也与天猫有了合作。

翎的合作封面与海报 来自微博@翎__Ling

随着虚拟人的概念愈演愈烈,许多品牌都开始追起热点,除了和现有的虚拟人合作外,自制虚拟形象也成为一个不错的选择,各种虚拟代言人开始扎堆出现。

甚至有明星推出了相应的虚拟人形象,希望借此俘获年轻人的目光,甚至再来一波营销带货。

如迪丽热巴和黄子韬都打造了专属于自己的虚拟形象——“迪丽冷巴”和“韬斯曼”。不过这两个形象虽然获得了一时的热度,但现在的讨论度都已经不高,IP相关的运营也接近停滞。

“迪丽冷巴”和“韬斯曼”

可以看出,虽然虚拟人依旧是风口,但如果没有专门的团队去维护,将IP经营起来,品牌很难靠虚拟人持续吸睛,许多虚拟人最后往往沦为用完即弃的一次性工具。

即便如此,品牌们还是前赴后继地开发着属于自己的虚拟人,希望在这块新大陆上掘到金子。打造较为成功的虚拟人也有不少,如肯德基爷爷的虚拟网红上校,花西子推出的虚拟代言人都获得了不少好评。

随着影响力的提升,虚拟人的带货能力也变得越来越强。粉丝经济的营销套路在经营良好的虚拟人物身上也可以复用。

初音未来品牌代言和活动出席的身价已经不菲,各种IP授权的费用也不低。早在2012年时,就有日本的分析师计算出,当时和她相关的消费金额已超过 100 亿日币,带货能力可见一斑。

对于品牌来说,偶像代言人的选择自带一定的风险,而这些虚拟人物永远青春,不会变老,也不会因为违法乱纪而给品牌带来麻烦。甚至他们都不会累,可以在同一时间出席两场活动。

比起同体量的真人网红来说,和虚拟人合作所需的时间精力更少,也能借用这个概念营造品牌形象。

虽然行业还处于野蛮生长的状况,但优质的虚拟人确实能够让品牌和年轻人之间建立更直接的联系,也给品牌宣传拓宽了思路。

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为34.6亿元,带动产业规模645.6亿元,预计2021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可达62.2亿元,带动产业规模1074.9亿元。虚拟产业的发展已经不可小觑。

虚拟人赛道上,普通人有机会吗?

想制造一个虚拟人,并不需要多么复杂,一个人,一台电脑,一副耳机,足矣

目前虚拟主播形象模型有2D和3D,追求专业化的设备和较好的3D效果相对门槛较高。

但虚拟人并不是大资本的专属,随着虚拟软件的出现,虚拟人的生成早已不是难事。

B站和A站都可以直接生成自己的虚拟形象并进行直播,市面上还有很多可以生成虚拟形象的软件可以使用。

虚拟人按照制造方式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完全由特效制成,你可以看作是2D绘画或3D建模所制造出的动画人物,这样的人物往往更多出现在制作好的照片和视频中。

另一种是通过面部模拟和动作捕捉进行的真人实时模拟,可以通过专业设备或摄像头捕捉。为这个形象提供配音和动作捕捉的演员,被称为“中之人”。

图文类的虚拟网红一般都是由特效制作的,而视频类和主播类的虚拟人则特效和动捕技术都有涉及。

即便是走动画制作流程创作出的人物,也可能会用上面捕或动捕等技术。某些虚拟人或许身体部分由真人拍摄,头部则是用特效制成的。

虚拟人的技术门槛不高,但想要运营好也不容易。下面分三类情况探讨现有热门虚拟人账号的运营思路,想要入局的普通人也可以借鉴。

1、虚拟图文博主

图文类虚拟博主的主流平台是小红书和微博

此前提到的品牌合作对象以这类图文博主为主,即便粉丝不够多,但只要具备足够的时尚表现力,就有可能作为塑造形象的一环被品牌方青睐。

这些虚拟时尚博主在图文平台上的表现与一个正常的网红并无不同,吃喝玩乐和分享生活是他们的人设塑造秘籍。

在品牌合作方面,他们替代了部分时尚模特的功能,能够以更完美的状态展现品牌的产品,以吸引粉丝购买。

不过能够将此类账号做起来的,除了专门的制作机构外,还有许多时尚圈的圈内人,手中握有一定资源。这些虚拟博主本身的时尚资源和品牌曝光之间能够达到互相成就。

如早期的一位虚拟博主Poka,身份是在线杂志《Voicer》的一名“虚拟实习生”,品牌方与其合作也是出于杂志的曝光考虑。

号称INS初代网红Shudu Gram是英国摄影师威尔森耗费近十年创作出来的,而和诸多品牌与明星合作的Noonoouri,创造于慕尼黑的一位设计师Joerg Zuber。

如果对自己的设计能力有自信,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个“平面模特”,以寻求品牌合作,但这种模式不太适合普通人轻易复制。

2、虚拟视频博主

虚拟视频博主活跃于各大主流的短视频平台,许多图文类的虚拟人同时也会在短视频平台发布视频,内容也还是以时尚为主题。

相对于已经占领时尚路线的图文类虚拟人,视频类起家的虚拟人则更需要找准自己的定位和优势。

柳夜熙走红的背后,和抖音上微短剧的创作热潮也是分不开的。她的短视频塑造了虚拟人+微短剧+美妆的独特风格,同时视频结尾留下的悬念也让人愿意持续关注。

其团队旗下还打造了其他微短剧类的爆款账号,也有着较为完整的短视频方法论,在创新能力上有一定基础。

这类团队作战的创意产品,想要复刻有一定困难。相对来说,阿喜的视频创作较为轻量。

2020年,阿喜的制作人Jesse开始在抖音上用账号@阿喜Angie发布视频。现在的“阿喜”仅发布了19个视频,就拥有了28万的粉丝,而这些视频内容有些仅仅只是做几个表情,或是一小段吃水果的动作。

阿喜的视频制作十分精细,她的皮肤、毛发、表情都很真实,同时为了吸引关注,视频都被打上了虚拟偶像、数字人的标签。

她的吸引力又不完全在于虚拟人的标签上,邻家女孩的形象为她带来了“治愈”的魔力,许多网友认为看到她的视频就会感觉心情很平静。

视频内容虽然不复杂,但作者十分注重打磨阿喜的真实感,比如一些古灵精怪的小表情会更显生动,而皮肤干燥导致浮粉这类细节也能让人感觉十分贴近现实,这些人物塑造思路都是可以借鉴的地方。

不过相对来说仿真+视频类的虚拟人门槛还是较高,有一定资本的团队或技术力较高的创作者才能入局,制作周期长,变现主要以广告合作为主,常有入不敷出的情况。但各家还是寄希望于做出如柳夜熙的爆款,提前占领“元宇宙”的高地。

对于普通人来说,不必强行走技术路线,可以选择偏2D的虚拟人技术,作为不想露脸,但又希望有表现力的辅助手段。如B站的影视解说UP主木鱼水心,在一些视频中就会将自己生成的虚拟形象放在一侧辅助解说。

3、虚拟主播

虚拟主播也是一个发展较快的赛道。

在国内做的最好的虚拟主播平台是B站,以二次元形象为主,早期B站和日本“彩虹社”的合作项目也助推了这一行业在中国的兴起。

陈睿在B站的12周年演讲表示,虚拟主播已经成为了在B站直播版块中增长最快的一类主播。在过去的一年中,有32412 名虚拟主播在 B 站开播,虚拟主播的直播弹幕数量直接翻了一番。

B站的直播版块中,虚拟主播是被专门列出的分区,虚拟主播们也有专属的排行榜。

B站的直播排行榜中有虚拟主播分区

面捕或动捕这类动态模拟技术常用在虚拟主播身上,电影解说、游戏主播,只要是适合真人出镜的场景,都可以被虚拟人取代。对于主播来说,不需要暴露自己本人的一切信息,可以顺势掩盖掉许多普通人的缺点,甚至还可以运用虚拟人去完成一些现实中不可能完成的操作。

抛开现实的束缚,虚拟的这层“皮”可以实现一键换装,甚至可以将自己的四肢任意变形,比如将手臂变成白骨或机械臂,亦或者像《十万个冷笑话》里的哪吒一样,为萝莉的脑袋安上肌肉猛男的身躯,全凭主播的想象去创造。

除了各类效果可以“整活”外,主播本身的“有趣”很重要,需要融入二次元圈子,懂得以合适的方式和受众互动。

在虚拟人的赛道上,做虚拟主播是相对容易的一种方式,成本也较低。

不过随着虚拟主播的普及,相应的受众群体并没有扩大太多,主播想要出头,还是需要“皮”的设定和“中之人”同时具备独特的魅力。

同时虚拟主播的观众较为看重主播的陪伴,主播必须维持住自己的“人设”,并持续投入时间与精力。

对于个人来说,在虚拟主播这条赛道上虽然不能一夜暴富,但凭借自己的创意另辟蹊径,也能在某个小众领域站稳脚跟。

大部分虚拟主播暂时还不太适合现有的直播带货模式,一般是直播本身的收益为主,在IP较为成功后,也可围绕着IP打造周边衍生变现方式。

虚拟人的隐忧与未来

虚拟人背后也存在不少隐忧。

现阶段的虚拟人视频制作技术还不够完善,一旦人物脸或者身体“崩了”,受众就会“出戏”。

在一些虚拟演唱会或综艺中,虚拟人还都是后期制作的,其他的人员需要配合场中并不存在的虚拟人进行“无实物表演”,这也是一个困难点。

同时Miquela和AYAYI这类以假乱真的虚拟人若是过多混入社交平台中,也会导致人们的恐慌。

从心理学上看,这是一种“恐怖谷”效应,当虚拟人看上去和人类不同时,人们会感到新奇和喜爱,而当他们表现得和真人过于相似时,人们反而会对他们产生恐惧,这使得虚拟人的泛用性受到了考验。

除了技术和接受度上的问题,虚拟人本身的“完美”属性也值得被打上一个问号。

粉丝对虚拟形象的喜爱背后一定存在个人或团队的支撑,这个计划中的虚拟人物设定或许能做到完美无缺,但既然他们的背后是人,就一定会出现人类的“不完美”。

比如Lil Miquela就“分享”过自己“受到性侵犯”的一段经历,遭到网友质疑和反感。

为了让虚拟网红更真实,去编造个人经历是无可厚非的,但凭空捏造出一个加害者,去挑动性别对立,就让人不能接受了。

翎Ling也曾在给GUCCI口红带货时遭到置疑,宣传文案中“滋润不干”的描述,让网友不解。一个虚拟人无法拥有真正的感受,他们所说的体验也就无法作为参考,这是在虚拟人带货时需要考虑到的点。

与此同时,这张“皮”和背后扮演的中之人也有着难以分割的联系。

绊爱被“一分为四”,由不同声优去塑造出不同性格的“分爱”时,粉丝们出离的愤怒,纷争至今也未消散。当虚拟偶像团体a-soul背后的中之人被猜想已有男友时,许多人表示不能接受。曾经在B站红极一时的“新科娘”也因为几度更换演员而被观众抛弃,被迫停止直播业务。

这些例子充分说明,所谓虚拟人只要“完美”,就永不塌房的想法,完全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希望。

与此同时,观众对虚拟人的新鲜感也在变弱。随着越来越多的虚拟形象出现,大家逐渐开始出现审美疲劳。

虚拟人想要得到受众长久的喜爱,并不能凭借一个概念就实现。

一个成功的虚拟人背后需要团队付出足够的努力去经营。不论是人设的营造和维护还是和受众足够的互动,都在考验幕后的策划和执行能力。

柳夜熙爆红的背后,除了虚拟人的概念,也有着独特的创意做支撑。

当然,这个行业本身还是具有很大的潜力,科技永远能够激起人们的好奇心。

从二次元起家的虚拟人,发展到现在早已不再局限,甚至逐渐连接起现实世界。

你所关心的明星或网红,也许你们一辈子也不会见面。对于有些人来说,他们其实早已变成和虚拟偶像一样的,在互联网上才能接触到的一个符号。

虚拟世界正在由2D逐渐转向3D,或许以后虚拟人也不再稀奇,所有人都能够拥有自己的虚拟形象,借此构建人际关系,共同组成一个立体的虚拟社会。

元宇宙的概念虽然还是个设想,但大家似乎已经可以开始想象它真正到来的一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鸟哥笔记”(ID:niaoge8),作者:鸟哥笔记Cindy,36氪经授权发布。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用敏捷小分队应对迫在眉睫的挑战。

2021-11-1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