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亿成本《图兰朵》票房仅2000万,会是下一部《阿修罗》吗?

娱乐独角兽·2021-10-20
又是一盘不伦不类的“左宗棠鸡”?

“《图兰朵》与《上海堡垒》再一次令我受到了《甜蜜暴击》。”“郑晓龙,那年杏花微雨,《甄嬛传》带给我的一切美好,我现在都已还清了,从此你我,两不相欠。”

在《图兰朵:魔咒缘起》的短评区,网友们纷纷妙语连珠,再一次验证了“烂片永远评论区最好看”的道理。

上映5天,其票房为1622.8万,猫眼专业版给出的最终预测票房为2051.8万,口碑也已经狂崩不止,决定了该片将很难爆发出长尾效应,而将走势一路“自由落体”豆瓣评分3.6分,49.8%以上打出了一星评价,在一贯“宽容”、大部分电影均在8-9分以上的猫眼和淘票票上,也仅有7.1分和7.5分,这个分数相当于不及格。

其3亿投资,跨国豪华阵容让上述票房与口碑更显“魔幻”:执导过《金婚》《甄嬛传》《功勋》,有40年导龄的郑晓龙导演,关晓彤、大导演姜文、胡军主演,另外还有主演《芳芳》的法国国民女神、男神苏菲玛索与文森特·佩雷斯……

如此班底,一度被寄予厚望,该片在上映首日拿到了20.6%的排片,截至今日,其排片已经下滑至7.2%,大盘仍然由《长津湖》《父辈》继续撑场。中西合拍奇幻大片成为与《富春山居图》相提并论的“旷世烂片”,《图兰朵》为何遭遇史诗级扑街?又为项目开发带来了怎样的教训?

“奇幻类型+积压片”高危预警:又一部《阿修罗》

剧本“缝合怪”不伦不类、一群工具人角色、建在山上的蒙古都城、公主绿色眼影紫色口红的可怕妆容以及“X光透视眼”、姜文的元朝可汗小辫造型、让“国民闺女”关晓彤饰演绝世美人等选角失败……《图兰朵:魔咒缘起》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是死角,大量评论已经从各个角度分析了它成为扑街烂片的根源。

而对于一批被郑晓龙导演、姜文、苏菲·玛索忽悠进来的观众,一方面是疑惑他们是否欠了人情债被迫还债,另一方面也暴露出一些利用明星名气近乎“欺诈式宣发”的宣发失衡问题:在影片前期营销中反复强调大牌阵容、好莱坞级别,在海报上“法兰西玫瑰”苏菲·玛索也紧靠C位,宛如女二,最后进了影院却发现苏菲·玛索只是个龙套角色,所有戏份加起来不超过1分钟。

《图兰朵》透支着郑晓龙、姜文等人的IP价值。另外,在《月半爱丽丝》之后,该片进一步坐实了关晓彤“票房毒药”“烂片女王”之名,“没有一部主演电影豆瓣评分超过4分”,并进一步降低了其国民好感度,对于关晓彤的职业生涯后续发展来说绝非好事。

从行业角度来看,《图兰朵》从根本上就面临着风险。“IP+流量”、中西结合的“奇幻大片”,对标的是重工业大制作,沟通交流不便导致制作周期长,中西方全明星阵容对应片酬高,相应在制作、剧本等层面“缩水”,高投资意味着高票房才能回本。同时也对剧本逻辑等提出了相当的要求。这种类型最早可以追溯到2015年的《长城》。1.5亿美元投资,最终全球票房3.3亿美元,亏损了7450万美元。

时移势易,奇幻类型早已不再是当前电影市场的内容风口,从国内影史票房TOP10来看,涉及战争、科幻、亲情、悬疑等多种类型,且基本上与口碑呈正相关。而观众也早已经受一次又一次特效大片冲击洗礼,不再将特效作为第一考量因素,对内容质量,剧作水准要求日益提升。

“积压库存”则更是放大了其内容层面的一系列问题,其制作思路、特效都已过时。郑晓龙上一次大银幕作品还要追溯到20年前的《刮痧》,《图兰朵》与其一贯画风不符,属于乐视的“遗留产物”

该片最早由乐视立项,更早之前乐视收购了花儿影视,双方签订了对赌协议。同时郑晓龙与花儿影视的独家排他协议要求,2014-2019这六年间郑晓龙至少需要拍摄五部作品,帮助花儿影视完成对赌业绩。郑晓龙之妻王小平任《图兰朵》编剧,随后拖到了2018年初宣布开机,于当年杀青,随后再无声息,直到今年8月底预告片终于亮相,透露出一股“质感低劣”的气息。

事实上,“奇幻类型+积压片”大概率成为烂片的定律,早已被一再验证过:网游IP改编的《征途》未能院线上映,后转为爱奇艺上映,豆瓣评分仅为5.1分;郭敬明IP《爵迹》转网,豆瓣评分仅为3.8分;《阿修罗》号称历时6年,投资7.5亿,上映仅3天,就匆匆撤档了,只拿下了不满5000万的票房,豆瓣评分仅为3.0分。

“或将成为又一个《阿修罗》” 的《图兰朵》,更多地带有过往行业狂飙突进、野蛮生长泡沫期,“流量+大投资时代”的气息。随着这些“滞销积压片”不断被“去库存化”,这样未经认真打磨的“中西合拍奇幻大片”,也终将成为电影业探索发展过程中走过的一段弯路,减少并逐渐趋于消失。

被误读的中国元素、中西结合:一盘又一盘“左宗棠鸡”

所有中西结合的大片都有着中西市场“通吃”的野心,成功的只是极少数,大部分甚至无法同时讨好两边市场,并沦为了味道不伦不类的“左宗棠鸡”(国外中餐厅“伪中餐”代表食物)。

电影《图兰朵》改编自普契尼作曲的三幕歌剧,取材自《一千零一夜》中的《杜兰铎的三个谜》(,由波斯诗人内扎米的叙事诗《七个美女》演变而来,讲述中国元朝时冷酷公主图兰朵为了复仇,对求亲者设下三个谜语,回答对可以娶她,回答错则会被处刑,最后卡富拉王子用爱融化了她。当中引用了《茉莉花》以表现东方元素,《今夜无人入睡》是其中最有名的一个咏叹调,被称为“世界十大歌剧之一”。

它曾作为中欧友谊象征,被长期宣传,早在1998年,张艺谋就执导过歌剧《图兰朵》,后与他的奥运会开幕式团队一起鸟巢演出。作为一个从未去过中国的西方人构思的中国故事,《图兰朵》本身存在于“西方式想象”当中,情节转折极大且未必能使人信服,但歌剧形式掩盖了情节问题,电影则使得故事逻辑问题避无可避。另外,其IP影响力本身也并不大,而是只存在于歌剧爱好者等小众圈层内。

影片对歌剧进行“创新改动”,融合了王小平所著小说《三色镯》,加入了权谋、奇幻等诸多元素,同时力图将东西方文化融入,却仍未能将故事讲圆。当中加入了剑法、纺织、烟花、火药等诸多“东方特色”,而图兰朵公主不再为复仇设局,而是因误戴来自异域的三色镯而遭遇嗜血魔咒进而魔化。最终呈现出的便是一番“不中不洋”文化隔膜的尴尬模样。

中西电影合作更多地带有海外文化交流等考量,其政治文化意义大于商业意义。基本上,从《大轰炸》到《勇士之门》,近年来的合拍片均扑得悄无声息。从《巨齿鲨》《功夫熊猫3》等少有的中美合拍成功案例来看,带有动作冒险这类强类型元素,或是本身有IP效应的粉丝基础的合拍片更容易取得成功,实际上是在寻找“东西方观众喜好的交集最大值”,强调普世性,因为动作、喜剧类本身也是分别在国内和国外受到欢迎、具有票房号召力的商业类型片。

萨义德的《东方学》认为,东方主义属于西方建构产物,旨在为东西建立一个明显的分野,从而突出西方文化的优越性,这种建构及论述,与那些国家的真实面貌几乎毫无关系。这种“误读”的刻板印象,仍然在一些西方电影涉及中国的描绘中屡见不鲜,呈现为“水土不服”

“中美两国的文化从根本上来说便是截然不同的,要么西方视角,要么东方视角,两边都要,只能顾此失彼。”这也是为何刘亦菲主演的迪士尼大片《花木兰》,定位于迎合中国市场,但花木兰住在福建土楼,皇帝造型,对气的阐述等,更近似于“外国人对中国的凭空想象”,最终国内口碑票房双双失利也与此有一定关系。近日环球影城的“功夫熊猫主题房型”被批“阴间”,预告片被吐槽“土味”,或许也可划入此列。

《图兰朵》不是第一盘也不是最后一盘“左宗棠鸡”。在它惨淡收场之后,涉及到多种文化碰撞、合拍或是东西方的影视项目更需深思,究竟应当从东方还是从西方视角展开故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Mia,36氪经授权发布。

+1
1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最怕故事俯拾皆是,影视剧里却没有生活。

2021-10-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