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跑去全职炒股,能成么?

锐问Record2021-09-14
“期权让我看到巨大的潜力,如果你能成功操作一笔交易,这会是一个以小博大的机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锐问 Record”(ID:tigerrecord),作者:Alex,36氪经授权发布。

2014年Randy还是个学生,博士没毕业。大学举办了一场关于期权投资的演讲,让他迷恋起这种高风险、高收益的金融衍生品,想要快速累积财富。

康奈尔大学念完计算机工程博士,他还是飞去西海岸,在硅谷做了一段时间程序员。但这份平均收入高于其他行业的工作,没能给他带来成就感,“我只是一颗螺丝钉而已。”

很快,2015年这位程序员转行全职交易员,Randy和他的团队如今从事期权日内交易已经6年,带领团队每个月平均收益能达到10%。

程序员转行做全职交易员

Q:2014年康奈尔大学有一场关于期权的讲座。您提到,这场讲座是您全职从事日内期权交易的起点。那场演讲如何吸引了您?

我当时博士还没毕业,觉得自己资本太少,起手只有大概3万美金左右。即使炒美股,就算我股票挑得准,一年能涨20-30%。这些收益也无法完全改善我的生活,财富积累速度还是太慢。

这一点上,期权让我看到巨大的潜力。如果你能成功操作一笔交易,这会是一个以小博大的机会。先不说期权交易可能一天之内翻好几倍,一天之内涨100%的概率也挺高的。

期权交易对散户的吸引力更大。由于他们初始资本少,想要赚到第一桶金,需要这种高风险高收益的交易玩法。

另外,期权交易有一定技术门槛。它不像买股票,人人都会操作,无非是买入、卖出。更高级一点,他会了解这家公司,以及公司的产品。但期权交易的策略、操作方法需要比较强的专业性。因为学技术出身,这种玩法本身也挺吸引我。

Q:软件工程师在全球都是一份收入高于平均水平的职业。您为什么会在读完博士,参加工作后,转而选择做全职做交易?您当时是如何权衡的?

做程序员,我的个人参与度和成就感,都不是很高,更像是公司或者团队里的一颗螺丝钉。我的贡献对整个项目的产出影响不算很大。

相反,我做交易,虽然个人资产不一定很高,特别是在初始阶段,但有种管理整个基金的感觉。而且,我的交易操作将完全决定自己的产出,可以说多一分努力多一分获得。

而且,做全职交易员,有电脑就能干,不用像程序员那样坐班、打卡。生活节奏更自由、更松弛。尽管我的时间表还是跟开盘时间紧密相关,其他时间还是相对自由。

假设我觉得今天市场交易机会不是很好,或者有别的事需要处理,我也可以选择不交易,对整个账户的收益不会产生影响,至多错过一些交易机会。

长远来说,相对于做程序员,交易员的上限更高,前景更好,可以做一生。而且,当我决定从程序员转到做全职交易员时,两份工作能产生的收益已经差不太多。

Q:除了日间期权交易,您也做股票波段交易,为什么这么搭配?

一般,我会拿10%-20%的仓位交易期权,剩下的闲置仓位做股票波段交易。这笔钱对我做日间期权交易也是一种保障。

另外,有一部分股票也不适合日间期权交易。一方面,有些股票的移动相对缓慢,没法在突破一个点位之后迅速上涨;还有一些股票大幅移动大多通过高开或低开完成,盘中移动不好。

另一方面,有些股票的股价太低,不利于期权价格的快速上涨。而且期权还有一定的交易手续费,如果期权价格过低,成本占比就相对高,不太划算。我交易期权,通常会选择股价在100美元以上的。

如果我看好这一类股票的话,就会采用波段交易。

Q::如今作为全职交易员,日间交易期权,您典型的一天是什么样的?

我在美国西海岸,时间过得比较快,早上6点半开市(由于时差,西海岸比东海岸美股开盘时间早3小时)。因此,我必须得6点之前完成所有准备,坐在电脑前,先看盘前的股票移动,关注下新闻事件,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半小时后开盘,我就需要全程看盘。做日内期权交易,即便不交易,也要时刻关注市场走向,才会有盘感。比如,综合判断当天市场整体的移动方向,移动强度,交易量等等。

我真正交易的入场时段,集中在上半场,也就是早上6点半到10点半,这四个小时。如果我到下半场,甚至收盘前一个小时才入场的话,股票既没有涨也没有跌,那很有可能要被迫持仓过夜。做日内交易,避免风险,我会降低持仓过夜的可能。

(还是时差关系),我这边下午1点收盘,会休整一阵。到了下午5点,美股盘后交易也结束了。我会花1-2小时复盘当天的交易,包括总结自己的交易操作,综合分析关注的大盘指数和股票。

然后,我会再花1小时准备明天的交易计划,通过对支撑位和阻力位的判断,列出明天可能重点关注的交易对象,放到特殊关注的列表里。等我明天6点钟坐到电脑前时,再去梳理这个列表时,心里就会有数。

做个情绪稳定的交易员

Q:那场演讲之后,您就开始自学期权交易了。从入场、离场到风控,这一整套交易策略和体系,您是怎么自学掌握的?

一开始,我看些基础知识类的书,比如期权是什么,期权的特点是什么?后来,我开始看投资经历或者投资策略方面的书,类似如何赚到第一个100万。

再到后来,主要是跟YouTube或者Twitter上的博主学习实际操作。他们更多讲股票近期走势的分析,分享一些关键支撑位或者阻力位,还有可能的交易机会,但不讲策略。

因此,根据他们一些判断,我会去反推他为什么会觉得这一点重要。或者,我去看看股价历史走势,结合技术分析去判断他们看法背后的逻辑。慢慢地,我自己也会有一套想法和策略。

Randy推荐的书单和Twitter博主

Q:自学过程中,您遇到过哪些困难?

技术分析可浅可深,门槛不算高。我觉得最困难的可能还真是心理层面上的。这个坎是最难过的。

辛辛苦苦努力付出2~3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有了一个很好的收益曲线,然后突然因为两周之内一个不冷静的操作,一下被打回解放前,这种心理落差其实非常大。

你想想,2~3个月里,自己每天6:00起床,坚持盯盘,复盘分析,结果全白搭。

Q:这种情况下,您一般怎么走出来?

最好的缓解办法就是停手。一般,我心理状态不好的时候,就会停止交易。

一天内,我连续2~3笔交易都失败的话,会让自己停止交易几个小时或者一天左右。

要是我上面刚说那种大幅亏损的情况,会停大概一周。期间,当然我会继续看盘,但会让自己放松一点,慢慢重新找回信心和盘感,也淡忘一下之前比较大的损失。

Q:能举一个您自己曾经情绪化操作的具体例子吗?

这些情绪化操作主要发生在从事期权日间交易的早期,我记不清具体标的和支撑位了。但我可以模拟下当时的情景。

假设我交易AMD这支股票,看好50这个突破点位。之前2~3天内,它都有一个比较稳定的涨幅,来到了50这个关键点位。

今天它涨到了50.5时,我就认为它突破50,然后果断入场看涨。可是,入场之后,它出现了一定回落,我的期权价格快速下跌50%。由于我觉得自己之前的判断没有问题,之前走势很好,今天走势也很强,按道理今天就该突破这个点位,当时非常不甘心。

所以,我在损失50%之后,进一步加大仓位,想要拉低买入的平均成本。并且,随着股票下跌,我很难接受自己亏损的事实,就是有点不信邪,开始反复低位补仓,结果投入得越来越多。最后,股价也没有像我希望的出现任何反弹,没有任何奇迹。

这样一笔完全情绪化的交易,就会亏很多钱。按照我最初的冷静判断,交易目标是突破50,一旦突破失败了,就不应该再进行交易。实际上,这个上涨的突破点位,很有可能也是阻力位,不该执着。

在交易期权的早期,大幅亏损,快速亏损,或者实际走势和自己预期不一致时,我都会比较容易产生情绪化的想法,想要力挽狂澜,等待奇迹发生。

现在,我一直强调稳定盈利,不能把盈利寄托于一些特殊或者小概率事件上。

Q: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下,那您怎么保持交易时情绪足够稳定?

Randy的交易守则

最重要的还是靠自己严格地遵守操作守则和纪律吧。我会拿便利签写上这些交易法则,贴在电脑两边,时刻提醒自己。

比方说,前一天的交易展望中,我列了5个交易标的。我会告诉自己,尽量将交易范围集中在这5个标的里。因为我在盘后不交易,情绪肯定更稳定,要相信自己情绪平静时的思考和选择。

心态失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当一笔交易失败之后,会心里有不甘心,或者对这笔损失过于执着,想反复尝试继续。比如,你看涨失败了,就会反复地尝试看涨它。这种情绪化操作是可以通过一些规则来限制自己的,比如现在如果一笔交易失败了,我就不允许自己今日再交易这个标的。

再比如我现在任何情况都不会低位补仓。举个例子来说,亚马逊突破3550,考虑看涨入场,如果入场之后失败了,我就会果断地止损离场,判定这笔交易失败,再去等待下一个我关注到的那些交易机会是否会触发,而不是在这一个交易机会上反复地买卖。

要时刻提醒自己,要跳出来看待亏损或者失败这个问题。每周我都会进行5-10笔交易,这一笔交易的成败并不会决定我这个周,甚至这个月的成败。

即使这笔交易亏了50%,我仍然有很多机会去弥补,而不是在这一笔交易里浪费资本。一笔甚至连续几笔交易失败,并不会影响我的账户收益的长期走势。真正让自己亏到无法接受的是,一些不冷静的报复性的交易,或者过度交易。

第一年交易时,我就有这些认知。可是,在交易的前三到四年里,同样的错误我还是犯了很多次。动不动一两笔交易,两三月的努力就白费了。这也曾一度导致我的账户收益没能实现稳定增长。

不过,正是这些失败和打击,让我自己长了教训,学会慢慢克服这些不冷静的操作。

最冒险的一次交易

Q:年初,散户逼空对冲基金时,您和您的团队做了一笔备兑交易,直到平仓发现实际收益超过理论值很多。实际收益超过算出来的利润值百分多少?您能展开讲讲当时是怎么发现这个机会,从入场到平仓期间发生了什么?

当时,我们交易的是GME(游戏驿站)这支股票,入场还是因为发现了一个关键阻力位。拿5%的仓位交易期权;拿15%的仓位交易正股。

从一些技术指标来看,这的确也是一次逼空。而逼空行情是一个以小博大的机会。我只要投入一个比正常交易仓位还低的仓位,就可能出现很大的盈利。

但这种交易的风险比我平时的日内交易期权风险还要更高一些。

比如,这支股票一天暴涨30%,期权的权利金也会暴涨。这主要看隐含波动率。正常情况下,GME当周到期的隐含波动率可能只有20%-30%左右。

我当时入场,这支股票的当周到期的隐含波动率已经窜到了100%-130%,是正常值的6-7倍。这时,你买入GME看涨期权,一旦它出现股价的冲高回落,或者一些微型反转,那你的账户可能会瞬间归零。

Randy交易GME记录

当时,股票短期内大幅上涨,股价移动过快,连期权价格变化速度都跟不上。这就造成计算盈利和实际不大一样,实际盈利竟然比计算值多了90%。

比方说,它的股价是300块,此时目标价格200块的看涨期权价格应该至少是100块。可期权的移动速度滞后,目标价格200的看涨期权价格居然低于100块。

这种特殊的逼空行情,它一定会不断地发生,而每次交易机会的风险是递增的。因为看空机构也好,对冲基金也好,它们会不断有应对策略。所以,第一次和第二次逼空时,我们参与了,到后来就没继续了,因为这种非理性的行为很难预测。

这件事说起来非常有意思,但非常非常少见。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算是我最冒险的一次交易了。

Q:您是如何逐步形成属于自己的风格的?

总结起来,可能就是不断地尝试。有些自己可能掌握不了,有些可能自己并不适合。

刚开始,我看书本的东西更多,书上谈到组合策略比较多,就觉得这个比较好。这些策略讲的是,比如同时买两个不同目标价格的看涨期权,或者同时买一看涨一看跌。

可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我发现,自己要同时操作多个期权,很难掌握细微的差别,不太适合纯手工交易,也不太适合我们这个级别的仓位。

虽然我现在总体是做右侧交易,但左侧交易,我也不是没有尝试过。左侧交易我个人理解,就是搏反弹或者冲高回落,交易频率会很高,单日可能就会进行10笔以上的交易。但我个人不大喜欢一天之内进行那么高频次的交易,压力会比较大。

而右侧交易需要我比较耐心地去等一个更好的股票走势,捕捉一些关键的突破点位。这比较符合我不那么愿意冒险的个性,以及耐心稳妥的操作习惯。

Q:我粗略理解右侧交易的买卖策略是追涨杀跌。对么?

倒也不一定是说,追的是涨,或者是杀的是跌。即使这支股票横盘了一段时间,我也可能会在捕捉到盘整结束标志后入场。但你这么大致理解,没有问题。

Q:那我想问的是,人们总吐槽散户热衷追涨杀跌。在期权交易的世界里,它有什么不同?

不同在于,我买入期权并不是单纯的因为这个股票涨,而是它涨并且突破了一些关键的阻力位。

比如,我认为它的关键阻力位在80,它今年从60涨到了70,我也不会入场,我会耐心地等待它到达80,并且观察它在80这个价格时的表现。

又比如,这个股票可能连跌了5天,从80块跌到60块,那这个时候它涨,也跟我没什么关系。因为我觉得它这种连续的跌幅已经打破了它上涨的趋势,它需要一个进行盘整或者有一个更大的刺激,才能有一个比较好的上涨趋势。

另外,当股价暴涨或者暴跌时,也不该盲目追高或者抄底。因为期权交易多是当周或者次周到期,时间价值损失很快。如果遇到追高后或抄底后的横盘或窄幅震荡,期权价格也会有很大损失。

最好的情况是,我们买入看涨期权后,马上就能在十几分钟甚至几分钟内有一个较大的涨幅。

对于期权来说,股价有一个比较大幅、快速的移动,才能帮助在日内交易中最好的获利。

这种时候股票需要比较强的动能,前期可能指好的版块整体表现,日/周线图的蓄力,当日可能指日内移动速度、幅度以及交易量。反之,没有人去愿意去交易它。

Q:您为什么偏爱美股科技股?以及,看您交易中概股比较少,为什么?

一是,科技股是美股门面担当,也是美国最拿得出手的东西;二是,我学工程出身,也的确更懂一些。

至于中概股,我感觉更多延续了A股的股票移动特点。

阿里巴巴来说,从股价历史走势来看,它在上升过程中,常出现每天都进行高开,然后小幅低走。换句话说,它主要靠连续几天的高开,让股价持续拉升,而不是在日内突破一些关键点位,然后产生一些持续的移动。

这对期权日内交易非常不利,又和我的策略格格不入。

以上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自行判断风险。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新乳业以低温奶产品为主,对奶源要求很高。而澳亚投资管理的牧场的奶质好、运营效率高,二者合作有助于新乳业管控生产成本,更好地保障上游奶源品质和稳定性。

2021-09-1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