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严重的AI企业首先要克服“博士综合征”

伯凡时间·2021-09-06
AI企业困难重重的背后

7月20日,被誉为国内“AI四小龙”之一的云从科技通过了科创板上市委员会的审议,认为其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对于自2019年起就各种坏消息不断的国内AI(人工智能)创业企业而言,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

尽管如此,等云从敲钟成功后,二级市场会作何反应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论是云从本身的财务数据,还是其他AI企业的财务状况,都很难让人对这个看似光鲜亮丽的行业充满信心。

国内AI创业热潮,兴起于2016年。当年,AlphaGo和李世石的围棋对弈,让“AI”概念被大众熟知。当AI以4:1的优势打败人类围棋冠军、摧毁“人类智慧的最后一道防线”时,所有人都认为属于AI的时代已经到来。

一时间,媒体和公众在悲观地讨论着未来世界的末日景象,而资本则在拼命寻找AI创业企业,想要在新一轮风口中占领先机。投资场景一度疯狂到,有些创业公司可能什么都没有,只要拿出一个写着AI创业的PPT,就能获得不错的估值。在资本的疯狂浇灌下,AI行业增长迅猛。

相关数据显示,自2016年以来,国内人工智能赛道共发生4389起融资,披露融资金额达7961.55亿元,截止今年三月,国内人工智能公司的总量为 5684 家。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那些2016年以前就成立的企业,更容易被资本最先瞄准,获得更高的融资和估值。经过多年的成长与发展,整个AI赛道中跑出了所谓的“AI四小龙”企业,分别是2011年成立的旷视科技(估值300亿)、2012年成立的依图科技(估值140亿)、2014年成立的商汤科技(估值500亿)和2015年成立的云从科技(估值200亿)。

资本的追捧,使得AI企业缺乏一种“过日子”的意识,极少有企业去考虑商业落地的事情,都在比拼算法和专利,看谁家的技术更为深厚。这种方式能够引来资本的青睐,但是却不会让市场眷顾。所以,融资顺利的另一面,是AI企业烧钱也很严重。

据披露的信息显示,旷视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累计营收约为28亿元,亏损97亿元;依图自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累计营收为15亿元,亏损73亿元 ;云从自2017年至2020上半年,累计营收为16亿元,亏损23亿元。

即使是家大业大的互联网巨头,在这种巨额亏损下也抗不了太久,更不用说靠融资立足的AI企业。此外,资本在疯狂投入多年后,也需要见到一些回报,于是,自2019年开始,各AI企业纷纷开启了上市之旅,以期从二级市场获得新的资金支持。尤其是2018年11月科创板成立后,以寒武纪、石头科技等为代表的AI企业成功登陆科创板,使得其他AI企业对上市也充满了信心,纷纷打扮财报,准备上市。只是他们当时都未曾料到,这趟旅程竟会困难重重。

2019年8月份,旷视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但最终未获批准。今年年初,旷视又转战科创板谋求上市,至今没有结果。2020年11月份,依图科技向科创板递交了IPO申请,前不久传出上交所决定终止对其上市的审核,意味着依图的上市计划已经搁浅。

此外,还有诸如云知声格灵深瞳推想科技等AI企业的上市进程都遭遇了挫折。在这种背景下,云从科技这次能够通过审核,也就更显难得。

AI企业上市难的主要原因,是财务数据太过难看。尽管已经发展多年,但是由于对技术的过分偏重,使得企业没有找到太多能够落地的商业场景,让技术孤悬空中,没有与切实的应用场景结合起来,无法实现独立造血。此外,大多数企业都以卖解决方案为主,难以形成差异化。

这些现状的背后,与每家企业都拥有一个履历光鲜亮丽的创始人不无关系。

行业对技术的要求,从一开始就决定了AI行业是一个高门槛行业,启动资金的门槛高,对创业团队的学历水平也有很高的要求。创始人要不是个博士,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搞AI创业的。以“AI四小龙”为例,商汤科技的汤晓鸥是麻省理工的博士,依图的朱珑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博士,云从的周曦是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的博士,旷视的印奇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

这些创始人的学历水平和技术能力是整个行业得以成立的前提,但是,某种程度上,博士这种独特的身份却也成为了行业健康发展的最大羁绊。毋庸置疑,这些企业创始人如果是在科研部门或者大企业的技术部门任职,他们创造的价值和发挥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

但是,突然让他们去主导一家公司的时候,就难免导致各种问题。因为博士和CEO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身份,所有高学历管理者首先要完成的是一个身份上的转变,克服身上原有的“博士综合征”。

“博士综合征”的第一个特点,是习惯于从技术的角度看问题,而不是从市场的角度看问题。但是对于一个CEO而言,首先要学会的就是从市场和客户的角度看问题。客户不在意你的技术有多炫酷,也不关心若干年后会产生多大的作用,他们只关心你现在能不能解决他们遇到的问题,能不能创造客户价值。

“博士综合征”的第二个特点,是没有成本意识。因为在搞科研的时候,经费是政府和社会提供的,他们只需要负责研发和寻求技术突破就行了。但是CEO却必须考虑成本和收益的平衡,要知道利润是保持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

“博士综合征”的第三个特点,是习惯于在技术发明和市场创新之间划等号。但事实上,从技术发明到市场创新之间,还有很大的距离。好的技术发明,必须找到合适的应用场景才有可能形成大的市场创新。因此,一个CEO要习惯于在好技术和好市场之间划不等号。

整体而言,做科研的博士和经营企业的CEO是两种差异很大的身份。做科研要求的是专一和执着,可以埋头拉车,不用抬头看路。而经营企业却必须能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既要考虑技术,更要顾全市场。对于当前困难重重的AI创业者而言,求变的第一步,应该是努力克服自身的“博士综合征”,学着成为一个合格的管理者,在专业维度和市场维度构成的坐标系中,找到一种平衡。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伯凡时间”(ID:bofanstime),作者:伯凡时间,36氪经授权发布。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拿来主义”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居安思危才是屹立不倒的永恒真理。

2021-09-0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