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改编电影,好莱坞屡败屡战

神译局2021-05-27
好莱坞一直尝试把游戏拍成热门电影,但大都以失败告终。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好莱坞一直在尝试将热门电子游戏,转变成热门电影,但大都以失败告终。但随着游戏业本身的进化,好莱坞也开始找到制作既能满足观众,又能满足影评人的游戏电影的方法了。本文译自The New York Times,作者是Brooks Barnes,原标题为" Scrounging for Hits, Hollywood Goes Back to the Video Game Well ",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洛杉矶——28年前,自从《超级马里奥兄弟》(Super Mario Bros.)以“这不是游戏”的广告语登陆影院以来,好莱坞一直在尝试将热门电子游戏,转变成热门电影,但大都以失败告终。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曾凭借2001年的《古墓丽影》(Lara Croft: Tomb Raider)一跃成为一线动作明星,而相比之下,如2008年的《英雄本色》(Max Payne)、2010年的《波斯王子》(Prince of Persia)和2016年的《魔兽争霸》(Warcraft)都令人很失望。

如果电子游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漫画书,那么好莱坞为什么不能相应地深入挖掘它们呢?

这可能最终是会发生的,部分是由于流媒体服务的激增,以及他们需要利用知识产权。去年,曾担任亚马逊工作室(Amazon Studios)战略主管的风险投资人马修·鲍尔(Matthew Ball)在一篇名为《游戏IP最终在电影/电视领域崛起的7个原因》(7 Reasons Why gaming ip Is Finally Taking Off in Film/TV)的文章中写道,“对成熟的、具有全球吸引力的IP的需求,自然催生了对游戏的转化。”

例如,在多年的无所作为和失败的尝试之后,索尼影视娱乐公司(Sony Pictures Entertainment)及其支持PlayStation的兄弟公司索尼互动(Sony Interactive)终于开始合作了,将PlayStation上的游戏,改编成吸引大众的电影和电视节目。索尼影业(Sony Pictures)正在筹备10款改编游戏,相比2018年几乎没有游戏改编的项目,这是一个巨大的飞跃。其中包括《神秘海域》(Uncharted),这是一款耗资1.2亿美元的冒险游戏,基于14年前的PlayStation游戏机(销量超过4000万份)。《神秘海域》由当红的蜘蛛侠汤姆·赫兰德(Tom Holland)饰演游戏核心的寻宝者内森·德雷克(Nathan Drake)。该片将于2月18日上映。

索尼公司开始制作《最后生还者》(The Last of Us),这部电视剧将在HBO播出,改编自同名的末日类型游戏。主演是《曼达洛人》(The Mandalorian)中的佩德罗·帕斯卡(Pedro Pascal),制片人是获得艾美奖的迷你剧《切尔诺贝利》(Chernobyl)的编剧克雷格·马津(Craig Mazin)。执行制片人包括《权力的游戏》背后的骨干力量之一卡罗琳·施特劳斯(Carolyn Strauss),以及《最后生还者》游戏的创始人尼尔·德鲁克曼(Neil Druckmann)。

索尼公司的游戏如“扭曲的金属”(Twisted Metal)和“对岛鬼魂”(Ghost of Tsushima),也会在电视和电影中出现。(与大众猜测相反,索尼的发言人说“战神”(God of War)暂时不会出现,至少在短期内不会。)

在过去,索尼影视公司和索尼互动公司就像各自单独的领地,——这是我的;不,这是我的——在创作控制权的争夺,阻碍了企业市场化的发展。吉田贤一郎(Kenichiro Yoshida)在2018年接任索尼首席执行官时,曾要求两家公司合作。最终目标是更好地利用索尼的在线PlayStation Network,将索尼的电影、节目和音乐直接提供给消费者。PlayStation Network于2006年推出,每月活跃用户超过1.14亿。

“我见证了公司不同部门之间合作的本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索尼电影部门总裁桑福德·帕尼奇(Sanford Panitch)说。

游戏改编热潮远远超出了索尼公司。

《光晕》(Halo)是根据Xbox系列游戏改编的一部,关于人类和外星人联盟之间战争的系列电影(销量超过8000万份),将于明年初登陆派拉蒙+(Paramount+)流媒体服务平台,史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是执行制片人。狮门影业(Lionsgate)正在将《无主之地》(Borderlands)系列游戏(约售出6000万部)改编成一部科幻电影,由凯特·布兰切特(Cate Blanchett)、凯文·哈特(Kevin Hart)和杰米·李·柯蒂斯(Jamie Lee Curtis)主演。

受《巫师》(The Witcher)成功的鼓舞,网飞公司Netflix正在制作基于《刺客信条》(Assassin’s Creed)、《生化危机》(Resident Evil)、《分裂细胞》(Splinter Cell)和《杯子头》(Cuphead)游戏的电视剧。《巫师》是一部改编自游戏和小说的奇幻剧。HBO电视剧《西部世界》(Westworld)的编剧乔纳森·诺兰(Jonathan Nolan)和丽莎·乔伊(Lisa Joy),正在为亚马逊开发一部基于电子游戏《辐射》(Fallout)系列的科幻剧。

任天堂(Nintendo)和环球影业(Universal Pictures)旗下《卑鄙的我》(Despicable Me)系列的照明娱乐公司(Illumination Entertainment),明年将推出一部动画电影《马里奥》(Mario),这是游戏发行商和电影公司之间的又一项新合作。

尽管如此,好莱坞的游戏改编记录仍然很糟糕。凭什么接下来的项目应该有所不同呢?

首先,游戏业本身已经在进化了,变得更加复杂和电影化。 “游戏中的故事,已经比过去更加完善和先进了。”帕尼奇说。

还有迹象表明,好莱坞已经找到了制作既能满足观众,又能满足影评人的游戏电影的方法。2019年,华纳兄弟(Warner Bros.)和传奇娱乐(Legendary Entertainment)联合出品的《Pokémon皮卡丘侦探》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4.33亿美元的票房——这是30年来第一部被影评网站烂番茄(Rotten Tomatoes)评为“新鲜”(fresh)的改编游戏。在那以后,另外两部改编电影——派拉蒙(Paramount)的《刺猬索尼克》(Sonic the Hedgehog)和索尼(Sony)的《愤怒的小鸟2》(the Angry Birds Movie 2)——在评论界和商业上都取得了成功。

 “游戏质量确实在不断提高。”游戏行业盛会Game Awards的创始人Geoff Keighley表示。

华纳兄弟(Warner Bros.)出品的最新的游戏改编电影《真人快打》(Mortal Kombat,收到的评价褒奖不一,但自上月上映以来,它在美国获得了4120万美元的票房收入。考虑到它同时在HBO Max上映,而且影院仍在按照新冠疫情安全协议运营,这个收入高得惊人。

帕尼奇承认,“电子游戏改编电影有着曲折的历史。”但他补充道,“失败是成功之母。”

例如,游戏改编往往因为试图严格复制粉丝知道和喜欢的动作和故事情节而失败。因为这种方法会引起比较,而电影(即使有复杂的视觉效果)几乎总是达不到标准。与此同时,这种“为粉丝服务”会让非游戏玩家感到厌烦,从而导致电影无法与任何特定观众产生联系。

“这不仅仅是改编故事,”迈克尔·乔纳森·史密斯(Michael Jonathan Smith)说,他正在领导索尼公司把1995年的车辆战斗游戏《扭曲的金属》(Twisted Metal)改编成电视剧。“这可以调整你在玩游戏时的感觉。”

Asad Qizilbash是索尼互动公司的一名高管,他还负责PlayStation Productions的运营。他说,现在已经不像过去,索尼影业和索尼互动承诺合作但最终却没有,现在双方的合作“很有分量,因为每个人都能赢”。他补充称,“我们有三个目标:增加游戏的用户规模、给索尼影业带来优质产品、展示合作的诚意。”

但是这种合作的赌注很高。因为电影版的失败,很可能会伤害到这款游戏。

“这是有风险的,”Qizilbash表示同意,“但我认为我们能做到。”

译者:TeresaChen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火山岩到底是不是火山上弄下来的?

2021-05-2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