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饺大逃杀,三全思念湾仔码头饺子江湖争霸史

IC实验室·2021-03-12 19:52
好吃不如饺子?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C实验室”(ID:InsightPlusClub),作者:IC 实验室,36氪经授权发布。

小小的汤圆和饺子,是联系我们民族的纽带——他们代表了家。

最近,陌陌创始人唐岩因为一条吐槽饺子的微博,被各路大V集体围攻。 

他的原文是这么写的: 一个北方人民很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是,南方工业化生产的速冻水饺,像湾仔码头这种,已经比绝大多数自家手工水饺要好吃了。

我当时看完第一反应是,唐岩这是没吃过手工包的饺子吗? 

暂且不说他的结是否正确,这个表述完全可以说成「其实现在工业化生产的速冻水饺,已经比绝大多数自家手工水饺好吃了」,非要扯上南北地域问题,唐老板也是引得一手好战。 

不过这句话倒是引起了我对速冻米面食品的兴趣。在这个战场上,水饺和汤圆两个品类,占据了7成的市场。

有趣的是,水饺作为北方传统食物,速冻水饺的市场,最早却是由南方企业,香港的湾仔码头和台湾的龙凤打开的。 

而汤圆,作为南方传统食物,速冻汤圆的两强,三全和思念的诞生地,却是饮食文化上更偏北方的河南。 

所以,本期内容我们就来聊聊三全、思念、湾仔码头和龙凤,这四家速冻食品企业相互厮杀的故事。

 

01

除了是中部人口大省之外,河南也是名副其实的速食之都,以一己之力生产了全国85%的速冻水饺、75%的汤圆、50%的火腿肠和33%的方便面。 

现在问题来了。如果我在家煮了一份速冻水饺,又泡了一包方便面加一根火腿肠,最后又加了一份汤圆。 

这其中至少一个产品产自河南的几率有多大?请把答案打在评论里! 

河南之所以能成为速冻之都,主要依附于三个条件:

第一,河南是中国的粮仓和米面大本营之一。 中国每10碗米饭,就有一碗来自于河南,每4个馒头,就有一个用的是河南面粉。 

第二,河南是养猪大省。 数据显示去年存栏量第一,有3887万头,而猪肉是饺子的重要馅料。猪肉白菜饺子就是最好吃的饺子,此处不接受反驳。 

第三,河南地处中部,交通方便,冷链运输发达。

这是其他同样原料优势突出的北方城市难以企及的。有这样的天时地利支撑,河南也诞生了数家全国知名的食品龙头。 

思念、三全、双汇、牧原股份都发家于河南,为中国人民的饭桌,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而其中三全的创始人,陈泽民,是公认的中国速冻之父。

他的故事,还要从一颗小小的汤圆说起。即使放在中国众多企业家中,陈泽民的经历也堪称传奇,因为他是从50岁才开始创业的。 

考虑到那个年代的婚育和退休年龄,大部分人在这个年纪基本就是考虑养老在家抱孙子了。 

在此之前,陈泽民是郑州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在普通人眼中已经算事业蓬勃了。 

在医院任职的陈泽民(左一)

在80年代末,这样的高知本应活得很好,但陈泽民当时却面临一个重要问题:缺钱。 我仿佛看到了和创业成功人士共有的品质。 

虽然是执刀28年的外科医生,但当年社会上流行一句话: 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搞原子弹的还不如卖茶叶蛋的。 

那时改革开放十年,个体户兴起,陈泽民的邻居卖水果卖成了万元户,而他的工资只有130块。想给两个儿子买房的陈泽民于是跟妻子商量,光靠工资,这钱得攒到猴年马月,必须下海。

一开始他找邻居借了一万五,自己又拿了一万二 (等等,这叫缺钱?) ,他拿着钱买了个冰淇淋机,在商场搞了个柜台,成立了「三全冷饮部」。取名三全,是为了感谢党的三中全会。 

陈泽民的成功,一来是真的有商业头脑。干了短短三个月,就把钱连本带息还清了。二来有很强的动手能力。当时上海有种冷狗牌夹心冰淇淋很畅销,郑州没有,单是设备就要十几万。 

陈泽民弄懂原理以后,发明了二次速冻法。这个技术最后应用到了速冻汤圆上。 

1990年,重庆电视台正好在播《凌汤圆》。 

凌恰好有冰冻的意思,于是陈泽民跑去注册了「凌」字,后来又注册了「三全」,中国第一颗速冻汤圆,三全凌汤圆,正式诞生。

速冻汤圆甫一面世,就征服了消费者。此时的郑州还没有冷冻行业,陈泽民就拿着汤圆去水产专柜卖,短时间内就推动了郑州速冻食品行业的发展。即使如此,新兴产品的生产量依然填补不了市场需求。 

为了扩大产量,陈泽民就像过去做冰淇淋一样,故技重施,自己搭了一条生产线。

当时德国的速冻双螺旋隧道要一千多万,陈泽民的土造速冻生产线则只花了30万,就让汤圆的生产量达到了每天60吨。 

我在过去的内容里曾经讲过广告界泥石流,洗脑文案鼻祖叶茂中的故事。但叶茂中也不是只会重复重复重复的。 

1995年,陈泽民便请来了叶茂中做广告,然后斥巨资在央视投放。经典广告语「三全凌汤圆,味美香甜甜」自此诞生,三全如日中天。 

 

02

在陈泽民全身心投入到速冻汤圆事业中时,离郑州900多公里的上海,迎来了另一位速冻行业的重量级玩家,龙凤的创始人:叶惠德。

叶惠德大学电脑系毕业后,本来可以去研究所工作,但觉得5000新台币工资太低,于是决定创业。 

这点上,跟陈泽民可以说是一模一样,所以说缺钱,才是创业的源动力。 

叶惠德大学期间,就在台南的姐夫家学会了水饺的制作工艺,于是做起了阿德水饺。10年后,就在陈泽民还在为给儿子买房发愁的1989年,叶惠德的冷冻水饺已经远销日本和美国。 

90年代后,台湾市场趋于饱和,食品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 

大部分台商选择去了东南亚华人聚集地,但叶惠德却选择了大陆。1989年叶惠德第一次来大陆考察,去广州看广交会,就发现两岸在语言、饮食、文化上毫无区别,沟通起来非常顺畅 (这不废话嘛) 。 

1991年,叶惠德去了上海,第二年就赶上了总工程师南巡讲话。当时上海正在宣传「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整个中国都沉浸在「发展才是硬道理」的经济思想中。 

于是叶惠德当机立断,带着330万美元在上海建立了第一个工厂,创办了上海国福龙凤食品有限公司。 

事实证明,叶惠德非常有远见,第一个月销售额就达到35万,第二个月100万,第三年就达到了4000万。

而之前叶惠德和上海签订意向合同时,分析下来也只敢预期五年后达到4000万销售额。 

于是1994年,叶惠德把产品卖到了北京,发现也卖的不错,就在天津建了第二个工厂,正式攻入北方地区。 

1992年,对于中国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年份,南巡讲话为中国经济掀开了新的篇章。陈泽民因为这次讲话,正式辞去医院职务,下海经商; 而叶惠德则因此全仓押宝大陆。 

三全和龙凤,一南一北两大速冻巨头在内地的起步,仿佛就如那个时代的一个注脚,而他们终究会在速冻食品的战场上,迎来正面对决。

叶惠德刚在内地站稳脚跟,就发现另一个速冻品类,汤圆,已经扩张到整个北方市场,并且隐隐有攻向上海的趋势。于是,叶惠德转头也做起了速冻汤圆的生意。 

凭借着雄厚的财力,买来了日本的生产线,在产量上压倒了三全。 

此时的三全毫无办法,陈泽民在小市场积累出的土套路,那时还无法应对叶惠德娴熟的资本运作。 

上海的大型商超,只认龙凤,不认三全。不拿下上海,就突破不了广阔的南方市场。龙凤同样对河南这块难啃的骨头毫无办法,但不攻破中原,速冻市场就变数太多,终究寝食难安。 于是双方陷入了僵局。 

03

南巡讲话催生了三全和龙凤,而香港回归,则带来了思念和湾仔码头。

1997年,就在龙凤挖空心思做汤圆,试图一统江湖时,虎视已久的湾仔码头,带着自己的速冻饺子攻入上海,杀了龙凤一个措手不及。 

湾仔码头的国际背景、产品定位与资本玩法丝毫不输龙凤,而草根出身的三全只能被按在地上摩擦。 

湾仔码头创始人臧健和是地地道道的山东姑娘。

1977年,臧健和被自己的泰国丈夫抛弃,一气之下带着两个女儿踏上了香港的土地。 

在香港,臧健和吃尽了苦。但是生活并没有压倒这位山东女人。因为朋友无意间的一句赞扬: 你做的饺子这么好吃,出去卖一定能挣钱。

臧健和在湾仔码头支起了水饺摊,也支起了自己新的人生。 

到了1983年,湾仔码头已经是香港速冻食品的第一品牌,而1996年以她为原型上映的《水饺女王》更是让其名声大噪,最终引来了哈根达斯母公司,美国品食乐公司的合作。 

速冻食品的关键点,好吃是基础,但冷链决定了它能走多远。 陈泽民是靠做冰淇淋琢磨出了二次速冻法,思念的创始人李伟,早年也是靠联合利华旗下的和路雪发家。 

湾仔码头也不例外,品食乐的生产线和冷链技术,终于让她有了走出香港的资本。 

中国人朴素的乡土情结,令臧健和从未忘记自己的家乡。1997年香港回归时,身边有朋友移民欧洲,问她为什么不走,她的回答是, 因为吃饺子的人在中国。

而此时,时间上香港回归,空间上,潜在对手龙凤一心做汤圆,使其腹地暴露,湾仔码头又有强大的冷链技术和充足的资金,可谓兵强马壮,粮草丰沛。 

一切条件业已成熟,是时候回家了。湾仔码头以迅雷之势在广州和龙凤的老巢上海开厂,并以「臧姑娘」这个形象进行宣传,主打「像妈妈一样用心做美食」的品牌理念,很快就获得了内地市场的认可。 

短短两年时间,水饺的销售额就达到5亿元,攻下了华东市场的半壁江山。 

2001年,品食乐被通用磨坊合并,更让湾仔码头实力倍增,迅速铺货到全国市场。 

04

等到叶惠德反应过来,悔恨已晚。不得不说,在四家速冻巨头中,龙凤最初占据的条件是最好的。过于眼红三全的市场,让叶惠德放弃了自己的优势项目水饺,去做汤圆,以至于丢掉了大片江山。 

其实在中国,饺子是比汤圆有市场的。因为人们很少将汤圆当主食吃,但饺子是可以天天上餐桌的。

后来事实证明,从市场占比来看,速冻水饺确实是速冻食品中,当之无愧的老大。 

但这还并不是龙凤最致命的决定。两面受敌之下,急于求成的龙凤接受了另一家想攻入内地市场的美国食品巨头亨氏的合作。 

亨氏的助力,一度让龙凤稳住了上海,但也正是亨氏,最终导致龙凤的「灭亡」。

腹背受敌的不止龙凤,还有三全。1997年,内地不仅多了一个湾仔码头,还多了一个思念。 

我前面说过,李伟早年靠着和路雪发了家,还积累了很好的冷链资源。 

但跟老乡陈泽民一样,他意识到冰淇淋生意过于季节性,一到冬天,手上的资源就闲置。 

于是他转头把目光放在了速冻汤圆上。在29岁的李伟准备做速冻汤圆的生意时,陈泽民已经是汤圆大王了。 

并且,三全的崛起带动了整个河南速冻产业的发展,连龙凤都打不进来。 

不夸张的说,当时在郑州创业做速冻汤圆,就像今天在杭州做电商,强敌环伺,危险与机遇并存。 

为了取经,李伟专门跑去三全打工,主动和员工们套近乎。 

要说李伟这人确实很有手段,他甚至和陈泽民的儿子,三全第二代掌门人陈南成了好朋友。 

关系好到什么程度呢? 有一年春节,李伟专门跑去找陈南玩,一聊就聊到半夜,干脆在陈南家客厅打地铺睡。 

陈泽民曾说自己很重视广告,但跟郑州大学新闻系毕业,记者出身的李伟相比,可能还要略逊一筹。 思念的崛起,总结起来就一个字: 骚。  

1997年,李伟成立思念,这个名字一是纪念香港回归,二是表达汤圆寓意。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思念的厂房就开在了三全的对面。 

同是河南老乡,岁数上相差一个辈分,记者属性的李伟,就和技术属性的陈泽民,打法完全不同。李伟不懂技术,但是懂市场。 

他知道三全的产品好,于是在一开始,所有的产品全都模仿三全。三全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但这并不能解决销路问题。 

于是在1998年,李伟在《大河报》刊登了一版寻人启事,寻找最会做汤圆的人,奖励50万,引起业内轰动,最终招来了一批速冻专家。

这批专家也没令李伟失望。当时市面上的汤圆,都是以三全为模板的大汤圆。思念转而开发了小汤圆,走差异化路线,相反市场大热。 

随后又借鉴河南灌汤包的工艺,推出了灌汤饺子,一举在两个品类里,奠定了自己的地位。 

李伟从未掩盖自己的野心,甚至直接在厂里挂上了标语:食泽民生。 

表面上看起来,这句话意思是民以食为天。 

但真实含义是:吃掉陈泽民,才能生存。 

不过年轻人终究是嫩了点。在1999年靠产品创新突袭三全抢下市场两年后,李伟想要故技重施,推出了秀才系列水饺。 

这次有备而来的三全推出了状元系列予以还击,并且开发了多个品类狙击思念,让思念好不难受。 

直到李伟托人给陈泽民带话,祝老爷子身体健康,此事才算暂告了一个段落。 

不过在营销方面,思念确实有两把刷子。当年思念要推出虾饺,但市场普遍认为内陆的河南能有什么好虾,天生更信任在水边的湾仔码头。结果思念用了一句文案实现突围:我们在饺子里放了一只整虾。

虽然同在河南的两家企业是竞争对手,但两家从未闹到不可开交过。 

相反,李伟不仅和陈南私交甚好,后来跟陈泽民关系也不错,陈泽民开会,甚至偶尔会叫李伟来旁听。 

正是这种良好的关系,让两家河南企业有了结盟的基础,最终联手对抗外敌,掐灭了龙凤的野心。

此时上海依然是具有国际集团背景的龙凤和湾仔两位玩家的战场,三全和思念都很难在大型商超里建立自己的专柜。 

于是,陈泽民走出了人生中最精彩的一步棋,在中国商战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面对上海的封锁,三全和思念联手,另辟蹊径,转而开始卖散装汤圆。

散装汤圆的优势是,顾客想称多少称多少,并且价格比包装汤圆便宜不少。这种降价策略,颇有成效,汤圆一下就卖断了货。 

这招打得龙凤和湾仔措手不及。好在两者反应果断,也迅速加入到战场中。 

没想到,这中了三全的计谋。就在龙凤大量铺货散装汤圆时,三全却悄悄退出了散装市场。 

陈泽民联合李伟,起草了一份关于汤圆的行业标准,前往了北京。 

随后,商务部推出《汤圆新国标》,规定柜台不允许出售没有预包装的散装速冻食品,导致龙凤被迫大量退货,产生了巨大的库存压力,上海市场最终失守。 

所谓,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作为台湾人的叶惠德,终究是比土生土长的河南人陈泽民,略逊了一筹。 

05

2009年,六十多岁的陈泽民退位,三全的第二棒,交到了大儿子陈南手上。 

这一仗的失利,是龙凤衰败的开始。也就是我之前所说,与亨氏的合作,最终 导致了龙凤的灭亡。 

为什么同样是接受了国际资本的入驻,湾仔码头却没碰到这个情况呢?我觉得和创始人的理念不无关系。 

臧健和的理念有点类似老干妈,本身把产品和自主权看的非常重要。湾仔还是路边摊贩时,就引起了香港大丸百货的注意。这是一家日本百货,在香港具有很雄厚的实力。 

但是在接到大丸百货的邀约后,臧健和选择了拒绝。大丸提出让她在大丸的工厂里生产水饺,在大丸的商场里,以大丸的名义进行售卖。 

而臧健和认为,如果这么做,自己精心打造出来的品牌,就成了日本人的牌子。 

一旦他们掌握了自己的技术,自己的利益就无法保障了。

可见,臧健和对于湾仔的品牌,湾仔的主营业务有着明晰的认知。到后来与品食乐合作,再到品食乐被通用磨坊合并,湾仔一直专注于自己的速冻食品产业。 

但亨氏不同。在亨氏眼里,龙凤不过是用来打入内地市场的一颗棋子,他们对于龙凤的速冻食品兴趣并不大,更希望通过龙凤这个品牌,去做他们擅长的酱料生意。 

于是,在上海市场被三全攻破后,龙凤的话语权已经完全丧失。之后,龙凤被迫推出一系列龙凤酱料,分散了速冻食品业务的精力,市场快速萎缩,已经逐渐和三全、思念、湾仔,不是一个牌桌上的玩家了。 

2013年,巴菲特收购亨氏,却对龙凤弃之如敝履。

也许在爱吃汉堡喝可乐的股神眼里,速冻饺子和汤圆,又能有什么价值呢? 

相反是老对手三全的陈南对此非常激动,表示:巴菲特不要的资产,就没有价值吗? 

确实,自从被亨氏接管以来,节节败退的龙凤,在财务数据上已经一片狼藉。这在一向重视现金流的巴菲特眼中,自然是毫无价值。 

而对三全来说,龙凤并未完全死去,在中国深耕多年,品牌知名度、销售网络、市场占有率都还有价值。 

尤其在湾仔占据高端市场的情况下,与湾仔缠斗数年的龙凤,或许是未来速冻战争中,一支奇兵,也犹未可知。 

最终,三全以2亿元接盘龙凤,并承诺两个品牌独立运营,算是给了龙凤一个最体面的结局。 

或许,只有你的对手,才是最敬重你的人。又或许,只有中国人,才明白中国人。

这场速冻战争,以三全、思念和湾仔的三足鼎立,落下帷幕。 

但在疫情期间,人们对速冻食品的需求直线上升,越来越多的品牌加入到高端战场,速冻食品的口味,也变得越来越丰富。 新的速冻战争,大概也不远了吧。 

之所以这场战争跨越如此之大,能从南到北,囊括两岸三地,归根结底,是因为小小的汤圆和饺子,却是联系我们民族的纽带——他们代表了家。

无论是有人说南方速冻水饺好吃过北方手包,还是北方速冻汤圆好吃过南方手包,作为两种地域性明显的食物,饺子和汤圆分南北,可是国分南北吗。 

而对我来讲,在我心中,最好吃的饺子永远还是过年回到家里,与爸妈围坐在桌前,一起擀面、拌馅做出来的饺子。那是在外漂泊的人,梦寐以求的家的味道,是安全感的最大来源。

祝愿正在看本期内容的各位小伙伴,也能多吃上几顿这样的饺子,有一桌陪你一起吃饺子的人! 

参考资料:

1.一只饺子引发的 “冷” 战 路胜贞 

2.腾讯财经-汤圆里的美丽人生 

3.新豫商访谈录-专访三全食品创始人 

4.湾仔码头失去创始人 

5.思念食品李伟:八年挑战,一路狂奔 

6.巴菲特:放弃龙凤食品背后 

7.三全 VS 思念:交替称霸的冷战 

8.叶惠德:从 "阿德饺子" 到 "龙凤集团" 

9.台湾 “龙凤” 创始人叶惠德:“登陆” 的 21 年 

 

+1
1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特邀作者

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下一篇

美股上市16年后,百度于今日再次站在了上市的当口。

2021-03-1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