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表格应用 Airtable,能对抗谷歌、微软和亚马逊的垄断吗?

神译局 · 2020-11-11
为了避免被科技巨头碾压,这个协作和生产力平台可以模仿Slack的策略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企业市场是一片广阔的蓝海。但是,这也是竞争非常激烈的领域,不仅初创企业众多,而且一旦嗅到任何商机,那些科技巨头就可以凭借自己强大的垂直集成能力杀入进来。在这个背景下,靠电子表格协作起家的Airtable如何才能在对手环伺的低代码、无代码市场杀出一条血路?Herbert Lui进行了分析,原文标题是:How Airtable Can Thwart Google, Microsoft, and Amazon

划重点:

开发人员满足不了对app的需求,低代码和无代码成趋势

Airtable的电子表格应用也可以走上低代码的道路

但微软、Google、Amazon等巨头也嗅到了其中的商机

Airtable要靠水平集成破解科技巨头的垂直整合

Airtable产品团队组织结构图示例

根据Lifewire的数据,iOS App Store上约有200万个app。市场情报机构IDC认为这仅仅是个开始,估计到2023年,所有操作系统上面“采用用云原生方法开发和部署的数字app和服务将会超过5亿个。” (职场协作和生产力平台)Airtable CEO Howie Liu在9月14日推广公司的博客文章中引用了这一统计数据,称自己的工具可以帮助开发众多的新app。就在同一日,Airtable宣布以26亿美元的估值募集了1.85亿美元的D轮融资,这个估值比2018年底的11亿美元又翻了一番还多。

2019年时,全球有将近2400万的软件开发人员——但仍不足以满足对这预测的5亿个app的开发需求。尽管可视化的编程界面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但这种差距推动了低代码和无代码软件的兴起:凭借这些工具,让没有常规软件开发经验的人可以用很少或无需代码就能开发出简单的app。无代码app开发平台Unqork最近在C轮融资中亦募集了2.07亿美元。2019年,无代码平台Bubble拿到了600万美元的融资,西门子则以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低代码平台Mendix 。Airtable实在2015年推出的,其目标是提供更简单的,移动设备友好的类似电子表格的数据库。自2018年拿到5200万美元的B轮融资以来,公司意识到自己的电子表格界面也可以帮助更多人不需要写代码即可开发出自己的app。

对于这些初创公司以及像微软和Google这样的科技巨头来说,这块蛋糕足够大,但对于每一家以同样速度增长的公司来说,这块蛋糕是不够大的。

Airtable有很多潜在的竞争对手,这些对手目前各自都在自己的绿地上种植自己的种子。这家公司要角逐的工作场所生产力软件市场里面个个都资金雄厚,其中包括Smartsheet、Monday、ClickUp、Coda、Notion、Zoom、Slack以及Asana等初创企业,大家都跟Airtable一样殊途同归,朝着相同的方向融合。尤其是Zoom和Asana通过上市拿到了更多的资金。就目前俄而言,对于这些初创企业以及像微软和Google这样的科技巨头来说,这块共享的蛋糕是足够大了,但是对于以相同的速度在发展的每一家公司来说,这块蛋糕就不够大了。这个市场是由局限性——就算每一家公司都买生产力软件,他们也可能只会买自己原先喜欢的少数几个,而不会全都买。对于Airtable来说,通过利用科技巨头的惯用伎俩,(也就是跨产品的大规模集成)来对抗他们,让自己发展成为市场的强大领导者,这一点变得更加紧迫了。

科技巨头嗅到了机会

现在有超过20万家公司使用Airtable ,其最新一轮融资引起的投资兴趣可能受到了公司收入增长的推动。据福布斯报道,2018年的时候Airtable就有望实现2000万美元的收入; 据SaaS公司数据库Latka估计,到2020年,Airtable的收入约达3350万美元。但是,跟科技巨头竞争对手相比,这些数字仍然微不足道。微软的生产力软件(包括Office 365和Excel在内)在2020财年第二季度的收入为118亿美元。今年,微软,Google的Area 120以及Amazon均各自推出了Airtable的竞争产品:分别为Lists,Tables以及Honeycode 。

今年的疫情无疑进一步加大了对工作组织和自动化的需求。

要想取得成功,Airtable需要通过自己的产品让公司之间建立联系,从而实现自己与这些重量级竞争对手的差异化。而且,需要尽快做到这一点,因为微软、Amazon和Google正在充分利用自己当前的软件,并将Airtable的每一个竞争对手跟自己(有数百万客户的)现有的软件套件集成到一起。这些巨头还可以利用自家庞大的销售团队,大力推广其Airtable的替代产品,削弱Airtable的定价能力。微软最近就有效地利用了这些策略,使得即使是像Slack这样的高增长公司也减慢了发展势头。Amazon就更不用说了,当年它用类似的策略打击Diapers.com等竞争对手是出了名的:Amazon先是在自己的网站上降价出售尿布,迫使Diaspers.com的母公司跟进,直到撑不住,被前者收购。

今年的疫情加大了对工作组织和自动化的需求。自疫情爆发以来,Airtable称自己已完成了多笔七位数的交易。对于微软,Google和Amazon来说,做出一个Airtable的竞争对手是一个相对不大的赌注,而可能获得的回报是可以阻止自己的众多客户加入数十万愿意给Airtable一个机会的公司行列。

在Airtable的万亿美元级竞争对手里,微软在尝试构建低代码和无代码软件方面拥有最相关的经验。Lists一开始是微软企业内部网产品Sharepoint的功能,但现在已经集成到Teams和Outlook里面。2015年,微软还推出了可以让大家开发公司内部使用的app的PowerApps平台。现在,PowerApps已经与GitHub和Teams集成。2016年,微软发布其工作流自动化软件Flow。其他公司今年纷纷开始迅速跟进——Amazon在今年初推出了AppFlow和QuickSight,然后是Honeycode 。Google则收购了Appsheet,并将其集成到自己的Google Cloud产品套件里面。

这些产品的用户界面跟Airtable的都很相似,但是Google的Tables和Amazon的Honeycode仍处于测试阶段。Forrester高级分析师John Bratincevic在CDO Trends对Honeycode的评价是 ,“我发现Honeycode的开发体验一开始是比较容易理解的,但最终是不够直观,尤其是在UI方面。比方说,绑定UI组件,以便把简单文本时输入数据库的操作在我看来绝对令人困惑——我相信可以做到,但我仍然不知道该怎么做。

Airtable CEO Liu拒绝宣战。在接受《Exponential View》的采访时,他说:“我有一个更好的比喻,我们只是希望在其他的农民(比方说,Amazon、Gooogle、微软等)走出自己的农场以更加压迫性的速度播种之前先走出去,尽可能多地种下我们的种子。” 来自这些科技巨头的竞争使得Airtable的扩张需求变得更加迫切了,他认为,未来的机会更多的不在于现有市场,而是要建立一个新市场。

水平整合是打破垄断的良药

垂直软件集成(通过集成旗下软件,比方说微软就把Teams跟自己的各种产品集成到一起,营造一致的用户体验)是科技巨头对Airtable构成的第一个威胁。2017年3月,微软推出了Slack的竞争对手,Microsoft Teams。虽然Slack有先发优势,但Microsoft Teams在短短两年内就取得了日活用户1300万的成绩,超过了Slack的1000万。这是因为微软有Office 365 8500万的活跃用户,有自己的企业销售团队以及庞大的合作伙伴生态体系。微软一旦要对抗Airtable时很可能会故伎重施。Microsoft Teams跟Office 365以及其他微软生态体系的组成部分能够很好地协作。如果该公司推出的Airtable竞争对手Microsoft Lists能够满足其现有客户的需求,并进行类似的集成的话,客户自然有可能甚至连试都不想试一下Airtable。

如果Google Tables完成了Beta测试并集成到G Suite里面,那么它的20亿用户可能根本就不需要试用Airtable 。但是,Tables有可能没法从Google获得所需的支持,而Google对旗下哪怕是有前途的产品也要大扫除是出了名的——比方说, 2021年1月19日Google就将关闭自己的低代码产品App Maker。在对Airtable构成严重威胁之前,Tables还有障碍要克服; 同样地,Amazon的Honeycode也还没结束beta测试。

除了产品更加成熟,用户体验更加顺畅以外,Airtable现有的模板和app生态体系非常适合希望一炮打响的人。更重要的是,Airtable已经开始在打基础,以应对Google、微软以及Amazon采用过的垂直软件集成策略:用软件的水平集成来应对垂直集成。在本文的背景下,水平集成(通常是指同一行业内进行相似操作的两个组织之间的合并)是指改善同一行业内跨平台的连接和协作。Slack也采取类似的策略,推出了两个改变游戏规则的功能——Slack Connect以及Shared Channels,这些功能使得用户可以通过Slack跟公司外部的人交流与合作,而不需要切换到另一个沟通或协作平台。

Slack不是冒险直接高跟微软硬碰硬,而是把自己的关注重点重新放在开发更好的聊天产品上,同时扩展了每个人可以在Slack的聊天室界面里面进行的操作,让用户不必离开自己。Stratechery的Ben Thompson称之为Slack社交网络。Slack的水平整合已经获得了回报——就像Sameer Singh强调的那样:“共享频道的采用率已从2019年1月付费Slack客户的15%增长到2020年1月的近30%。其最大客户(那些每年付费超过10万美元的客户)共享频道的采样率现在已达到惊人的89%。”

Airtable如何站稳脚跟并开疆拓土

Liu称Airtable的目标是成为公司间协作的工具,同时努力建设成为在线社区(像Slack Connect那样)。Airtable在自己的融资公告里面把焦点放在了三项为水平集成奠定基础的功能上——Apps、Sync以及Automations。尤其是,Sync可以让公司更轻松地共享特定的实时信息,同时又不需要将任何的机密信息或内部信息分享出去。

Airtable的Sync功能使得数据库的实时分片或完整视图可以显示在单独的数据库里面。它可以让信息从“事实的单一来源”流向其他的数据库。为此,Airtable解决了一个大难题——据麦肯锡(McKinsey)估计,知识工作者20%的时间都是用在搜索信息上。查找自己没有访问权限的工作表,要在表格间复制粘贴,或者在电子表格里面进行其他的手工数据录入工作,对于任何了解这些痛点的人来说,Sync会让工作变得更加轻松。

Airtable的一条推文分享了自己对Sync产品的愿景,其中就包括“围绕着组织的数据建立协作网络”,并将不同公司的数据库链接在一起。这让我想到了服务提供商跟客户或战略合作伙伴之间的项目。Sync跟Slack Connect最为相似。这会是Airtable发展的最重要特征,并能让来自不同公司的人员在Airtable里面共同完成更多的工作。

有了Airtable的Automations功能,用户可以创建触发动作工作流,发送自定义通知,分配工作,这一切都是在Airtable内部进行的 。触发器涉及到Airtable里面的记录(record,相当于电子表格里面的一行),以及包括发送电子邮件,创建或更新记录,或者发送Slack消息等动作,这些动作可以抵达Airtable之外的人并把他们带到Airtable的平台上。

Airtable的Apps通过将Airtable与流行的服务集成在一起,扩展了其核心产品的功能——SendGrid app可以将电子邮件发送给表里面的联系人,Jira Cloud可导入Jira任务和史诗,而Gantt app可以帮助将项目时间表进行可视化。在撰写本文时,上面只有55个可用的app,其App Marketplace的规模还相对较小。随着业务的增长,Airtable希望Apps可以帮助用户完全在Airtable电子表格界面内完成更多工作,从而限制他们对Microsoft Office和Google Suite等新的软件生态体系的需求。

Airtable的电子表格设计帮助它早早地吸引了用户,从而可以跃进到更大的无代码和低代码的市场上,但是为了适应,没有什么是神圣不可侵犯的:Liu告诉20 Minute VC,五年后,Airtable看起来将不再像电子表格。如果为了满足用户需求Airtable成功实现了平台的演进,它选择跟现在这些对手公司合作也说不定,就像Slack跟Honeycode合作一样,在用户界面之下,在后台进行自动化操作。对于任何生产力软件公司来说,从长远来看,对自己的约束始终都是有多少用户和公司愿意购买各自的不同平台,并且在像Asana这样的初创公司以及Google和微软这样的巨头的竞争下,Airtable保持用途广泛性的能力,也许要取决于它能不能证明自己可以在规模更大,资金更雄厚的竞争对手的平台上与狼共舞的能力。

译者:boxi。


+1
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