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奢侈品牌将工艺视为命脉,那……对工匠呢?

36氪的朋友们 · 2020-05-25
那些声称工艺是奢侈品命脉的品牌高管,应该将工人福利视为一种道德责任,与他们的战略商业利益保持一致。但是,保护印度工匠的宝贵技能并不等于品牌也重视这些工匠本身。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oF时装商业评论”(ID:Business_of_Fashion),作者 BoF博赋社,36氪经授权发布。

那些声称工艺是奢侈品命脉的品牌高管,应该将工人福利视为一种道德责任,与他们的战略商业利益保持一致。但是,保护印度工匠的宝贵技能并不等于品牌也重视这些工匠本身。

印度德里——大师级工匠Rajab Khan来自印度北方邦(Uttar Pradesh),这个城邦坐落于印度北方,离首都不远。Rajab Khan说:“如果我的儿子成为像我一样的工匠,他赚的钱和受到的尊重甚至没有一个机修工多。”每个月,他都会把钱寄回家给年迈的父母、妻子和9到15岁不等的孩子们。

20多年来,Khan一直在制作一些极尽精致的作品,这些作品为全球奢侈品牌的时装秀和精品店都增色不少。他用了一辈子的时间磨练自己的高超技艺,但他所获得的所有珍贵技艺都可能消失,而不是为下一代所传习。

他补充道:“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应该让儿子成为像我一样的工匠。我从来没有机会好好学习。我希望他能说英语,接受良好的教育。”

尽管印度各地有数百万工厂工人为国际快时尚品牌雇用的公司辛苦劳作,但也有像Khan这样的时装级工匠,他们对欧洲奢侈品牌至关重要,奢侈品牌通过本地出口工作室间接雇用这群人。

这说明,尽管手工艺在印度被尊崇为民族自豪感的象征,但印度的工匠仍然被社会边缘化,收入微薄。

工艺复兴信托(Craft Revivation Trust)成立于1999年,是一个非营利性非政府组织。该组织的主席Ritu Sethi问道:“许多年轻人不想追随父母的脚步,他们认为手工艺的地位和社会流动性不如……优步司机。为什么这么多熟练技术工人会想离开,除非他们的工作本身缺乏认可和尊重?”

低估手工艺者价值的问题不仅限于印度,但是由于其世袭的种姓制度,这个问题在该国很普遍,而其庞大的穆斯林群体则被恶意地边缘化,其中许多人从事服装和纺织业,也加剧了这种情况。

Karishma Swali是家族企业Chanakya的总经理,这家企业为Dior、Gucci和Valentino等品牌生产产品。她提醒了我们为什么其位于孟买的出口公司,其工匠一开始要为这些西方品牌工作。她说:“欧洲具有很高的创造力,但如今拥有手工艺知识的人越来越少了。”

当然,印度的劳动力成本远低于欧洲,这也有助于保持奢侈品牌在印度生产的积极性。据估计,如果把印度的奢侈刺绣业务移到欧洲,生产成本将高出10至15倍。鉴于他们越来越依赖印度提供刺绣和装饰等服务,因此对于品牌来说,保护这一重要行业商业意义也很重要,它们需要吸引新一代的工匠。

●Chanakya刺绣学校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法国埃塞克高等商学院(ESSEC)教授兼EMILUX项目全球战略总监Ashok Som说:“(奢侈品品牌)有三个激励因素:供应链多样化、奢侈品牌面临的全球可持续性问题带来的品牌(想要)代表的高度道德考量以及全球高技能工匠短缺。”

无论他们的动机是什么——个人的开明兴趣、来自消费者和股东的压力,还是无情的成本效益分析——奢侈品行业的领导者都致力于在支持印度工匠方面取得一些进展。然而,他们的倡议是否足够公平和有效,则是另一回事。

试错

尽管奢侈品牌多年来一直在使用工匠们的珍贵技能,但直到最近,供应链中的印度工匠们才被完全出来。但在BoF于今年1月曝光该现象后,《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在3月份的一份调查报告中揭露了隐匿在这个行业中更多已固化的问题。

后者揭露了一个名为Utthan(梵语,意为“提升”)的秘密协议,其创始成员包括开云集团(Kering)和LVMH。该协议于2016年启动,意图通过实施最低标准工资、健康和安全措施、最长工作时间以及强制性公积金和雇员国家保险(ESIC)缴款来规范刺绣工人的雇用条件。

签约了的品牌承诺在第二年前只与符合Utthan标准的工厂合作,几家位于孟买的印度出口工作室也参与其中,这些公司是奢侈品牌的供应商和生产经理。总部设在英国的咨询公司Impactt被请来执行并监督其建议的措施。

然而,根据该报告,在最初阶段的三年中,该协议的实际执行过程是不成体系的,没有足够的资源和监管来确保其彻底落实。各大品牌没有为实施该协议中列明的健康和安全措施而为工厂翻新掏出一分钱,供应商甚至自己掏钱也无法保证未来的生意。该报告的结论是,分包合同、低工资、恶劣的工作条件,甚至对工人集体组织的打击,仍是普遍现象。

在回应BoF的置评请求时,开云集团和LVMH都承认在执行该协议方面存在问题,并强调他们正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开云集团的一位发言人还重申了该公司先前对印度工匠的承诺以及其在印度开设自己的刺绣车间的计划,但强调这是一个“长期计划”。

该集团的声明部分写道:“我们的目标不是100%覆盖开云旗下品牌的手工刺绣品,而是从业务和技术的角度,直接而具体地了解手工刺绣知识,并能够在工作条件、工资、价格和合同承诺等方面与外部供应商更好地合作。”

LVMH则提供了一份声明作为回应。该声明重申了自己的意图,并承认还有改进的空间。声明的一部分写道:“两年多来,LVMH一直致力于不断支持驻孟买的刺绣工匠,使他们受益于更好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更好地认可他们的优秀工艺。这就是我们对Utthan项目进行投资的意义。我们还有很多工作需要一起做,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加强对这个项目的投入,以加快这些变化。”

该集团辩称,他们目前正在探索几种方案,以期通过收紧和加强对其供应链的控制来兑现对其印度工匠的承诺,例如建立自己的车间或入股一家供应商。

LVMH还解释了其对印度新冠病毒疫情爆发的立场:“我们目前正在与所有Utthan成员合作,继续支付报酬,为刺绣工人提供经济支持,直至复工。”

●印度政府下令封锁后,印度百姓逃回家乡的场景 | 图片来源:BBC新闻

在这方面,一些高技能工匠的处境似乎比技术水平较低的同胞要好。他们中的数百万人在工作机会枯竭后面临贫困,或者在印度总理Narendra Modi于3月23日宣布封锁,并仅提前四个小时预警后,被迫大规模逃亡,返回家乡。

然而,即使对于那些相对幸运的人来说,当前的危机也令人痛苦。奢侈品刺绣师Rajab Khan说:“现在所有事情都很困难。每个人都非常非常害怕。”出于对工作安全的担忧,他要求不要透露自己为哪家出口工作室或品牌工作。

“离家太远了(他住的村庄在1500公里外)。当封锁发生时,我们以为只会持续两个星期,所以我决定留在孟买。我们提前拿到了4月份的工资,但我认识许多在其他工厂工作的刺绣工人,他们没有拿到工资。很多人已经回到自己的村庄。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他补充道:“我每天都和家人在WhatsApp上聊天。我的孩子们哭着想我,告诉我一定要戴口罩,要小心。我和孟买的其他刺绣工人住在一个小地方。我们被关在里面,除了等待和担心,没有什么事可做。心烦意乱地打发时间。我们一起祈祷。”

Khan终于在5月的第一周重返工作岗位。“有很多恐惧,但我们很高兴再次工作。现在那里的人少了,我们都担心会发生什么;我们希望今年有足够的工作。”

对于像Khan这样的工匠来说,长期的未来仍然非常不确定。鉴于预计今年奢侈品行业的销售额将下降,各品牌不可能委托印度供应商生产像往常一样多的复杂刺绣品。对于那些被选中下岗的不幸工匠来说,后果将十分可怕。

先把当前的危机放在一边,奢侈品行业最近为改善其工匠的福利而采取的措施当然大受欢迎。但是,Utthan早期的失败和印度社会根深蒂固的结构性不平等表明,取得进展并非易事。更重要的是,奢侈品牌必须记住,如果它们想清理供应链,还有许多其他复杂问题需要解决。

误导性的产地

由于原产国法律的漏洞,欧洲品牌能够用“法国制造”或“意大利制造”来误导消费者时尚品的产地,而实际上这些商品只是在欧洲组装的。

正如Sethi所说:“在保护有关供应商来源的信息与谎报产地之间有着至关重要的区别。”

对装饰品的产地保持透明,甚至可能创建一个特殊标记来标出在印度完成的刺绣,这将逐渐在国际奢侈品消费者中树立意识,并使印度工匠得到应有的更多认可和尊重。

来自埃塞克高等商学院的Som警告说,使商业动机与社会意识保持一致并不总是那么简单。他解释道:“这些条件必须与品牌故事联系起来,必须与品牌DNA融为一体。真正的问题是,法国和意大利的奢侈品牌是否准备好推广(来自欧洲以外的工匠在印度等采购国的工作)。”

● 纪录片《Dries》中拍摄了Dries Van Noten的印度刺绣工坊 | 图片来源:纪录片《Dries》片段

有些品牌愿意比其他品牌更透明。自2007年以来,Hermès在Les Exceptionneles系列刺绣丝巾和格纹羊绒披肩上贴上了“印度制造”的标签。在发现印度精湛工艺与自身DNA之间的契合度之后,这个奢侈品牌现在每季都会发布新的“印度制造”单品。而比利时设计师Dries Van Noten也在公开场合屡屡表示印度刺绣给予其的灵感,他还一直坚持在印度这个原产地的工坊中,完成他作品上的那些刺绣工艺。

开云集团3月份的新闻稿首次公开承认了印度工匠的作用。报道写道:“世界上大多数奢侈品牌都依赖印度的手工刺绣技术。”

即使是为了庆祝欧洲奢侈品牌产品在印度的部分传承而采取的轻干涉措施也受到了欢迎。在与Maria Grazia Chiuri和Dior的合作中,Chanakya开办了一所女子刺绣学校,尽管大多数人认为这是一项企业社会责任倡议。巴黎时装周期间,最新的Dior秀上出现了由女刺绣师装饰的横幅,这对一个需要更诚实地对待其与印度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工匠关系的行业来说,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2020年时尚透明度指数》最透明的品牌排行榜(点击放大) | 图片来源:Fashion Revolution

值得注意的是,与快时尚相比,奢侈品牌普遍仍然非常不透明。根据Fashion Revolution发布的《2020年时尚透明度指数》(Fashion Transparency Index),将品牌按照百分比打分,“快品牌在透明度方面领先,但奢侈品牌也在进步”。

事实上,得分最高的是H&M(73%)和C&A(70%),其次是运动服装品牌Adidas和Reebok。虽然像Calvin Klein和Tommy Hilfiger这类的平价奢侈品确实达到了51%-60%,但纯奢侈品品牌的得分都在48%或更低。

在透明度方面取得进一步进展是很重要的事情,因为这与公平薪酬密不可分。透明化为实践奠定了基础,并建立了承认印度工匠为供应链中重要价值者所必需的文化价值。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缺乏透明度意味着许多品牌能够利用印度工艺固有的结构性不平等,将自己的产品冒充为欧洲产品。 

不平等现状

印度社会的结构性不平等首先影响了工匠们的早期职业生涯,远早于他们前往大城市寻求更好的生活之前。工匠们通常是通过乡村的“guru-shishya parampara”(北印地语,意为师生传承的传统)进入这个行业的,他们在只有五六个人的小作坊里学习刺绣。有才华的人会搬到附近城镇的大型作坊,而其中最优秀的人才最终会被孟买等中心城市的出口工作室聘用。

但由于这些工匠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因此即使他们拥有奢侈品供应链必不可少的优秀技术,他们也只能成为日薪劳动者。事实上,业内人士表示,这些印度工匠的手艺往往与欧洲同行不相上下,但欧洲同行的薪水至少比他们高出10倍。

来自Chanakya公司的Swali说:“这是我在这行的第23年。每次和工匠们在一起,我都可以学习到新东西。一针可以有七百种变化。他们的技术是(一切的)基础。”其他印度出口公司的创始人,如Milaaya和Aditiany,也同样赞扬了其工匠的工作水平。

● 学生们在卡哈斯(Kalhath)研究所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但要想让工匠们获得与欧洲同行类似的认可,他们需要更正式的教育结构、资格认证计划和整个工作生涯中的持续技能发展。认可是迈向更高价值的第一步,这是获得更高薪水和更好工作条件的关键。

为此,孟买一家专业奢侈品刺绣和纺织公司Les Ateliers 2M的创始人兼董事Max Modesti于2016年在印度北部的勒克瑙(Lucknow)创建了卡哈斯刺绣学院(Kalhath School of Embroidery),该地区以精致而复杂的奇坎卡里(Chikankari)刺绣而闻名。

Modesti说:“只有通过教育才能创造工艺的价值——增强男女工匠的能力至关重要。”他解释说,创办该学院的目的是给那些从未有过求学机会的工匠提供专业教育。

他补充说:“我们认为,开设这门为期一年的强化教育课程至关重要,因为刺绣等手工艺品企业缺乏能够协调工人团队、了解设计和营销、或许还能被培养成为企业家的中层管理人员。”

通过培训新的领导者角色,一些工匠将有机会晋升,并能够在更丰富的职业道路上寻求新的选择。目前,学生人数很少,但卡哈斯刺绣学院的职业发展方法似乎是品牌学习的典范。 

力争到底

Utthan对高技能工匠最低生活工资的阐释加剧了更广泛的结构性不平等。它同其他印度出口商一样根据马哈拉施特拉邦(包括孟买)的熟练技术工人类别向刺绣商支付报酬。政府没有为熟练的高端刺绣师指定官方名称,而是将他们划分在一个宽泛定义的技术工人类别中。

因此Utthan将月工资定在16000卢比(合计约209美元),而考虑到生活成本和孟买相对较高的房租,这是一份很低的工资。但由于这笔钱还包含了保险费和两小时的法定加班费,Utthan刺绣师最终只能带着13000卢币(合170美元)回家,有时甚至更少。

而结果是,一些刺绣师认为他们的处境因为无法再通过加班来正式提高工资变得甚至更加糟糕。即便在私下里,一些工匠仍因为迫切想要赚到更多的钱而拼命加班,加班时长也远远超过了法定限度。

鉴于奢侈品牌创造的巨大利润,有人士断言,工匠们的工资还有提高的空间,这样他们就可以有更好的生活水平,不必为了养家糊口而被迫每天工作16个小时。然而,管理工匠的当地出口工坊报告称,奢侈品牌代表继续压低价格,这使提高工匠的工资变得困难。

Modesti拒绝了加入Utthan的邀请,他认为Utthan是试图在不对工匠们做出任何真正承诺的情况下提升奢侈集团的声誉。他说,他付给工匠的薪水比Utthan规定的多50%,并称这可能实现的部分原因是他的客户不管季节性波动或趋势如何都能保证正常提供工作,且始终如一公平合理地支付生产成本。

“很明显,我已经有了这些稳定的客户并与他们签署了生产协议,”Modesti解释道,并提及了一些长期合作并承包其刺绣工作的品牌,如Hermès、Chanel和Isabel Marant。

●卡哈斯(Kalhath)刺绣研究所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如今,我们与周围这些制造商的处境完全不同了,因为我们基本上不需要与价格竞争,我们不需要与订单竞争,我们不需要试图通过降低同一件产品的价格来抢夺客户。其他奢侈品牌现在也是这么个情况,”他声称。

考虑到奢侈品牌的声望定位和高利润率,积极压低供应商价格是一种与快时尚而非奢侈品牌联系更紧密的采购行为。但据Modesti (以及BoF在本文保密条件下采访的其他出口工坊老板)所言,从孟买的许多专业出口工坊采购绣花和表面装饰生产的奢侈品牌中,只有少数品牌坚持更合乎道德的商业行为。

然而,所有奢侈品牌,而非只有一些,都有潜力真正改变工匠的生活。品牌要想走在正确的方向上,一个微妙但重要的方法是,从根本上重新考虑全世界工匠在企业组织中的地位。

奢侈品牌的“尊重赤字”

正如Sethi所说,“认可和尊重是改变工匠目前条件的基石。”而她补充说道,尽管这乍一看似乎无关紧要,但在工匠的日常工作生活中给予他们应得的尊重并不是随处可见的。事实上,许多奢侈品牌仍然存在“尊重不足”的问题。

不过,Jean-Francois Lesage与其商业伙伴Patrick Savouret、Malavika Shivakumar和Sandeep Rao在印度南部钦奈成立了一家名为Vastrakala的刺绣公司,而尊重的确是那里的指导原则。Vastrakala的母公司Lesage现在已经成为Chanel旗下Parpassion公司的一部分,该公司是法国奢侈品巨头Chanel旗下的高定工坊。

Lesage解释说:“(我们)公司致力于创造卓越,并让工匠成为公司中最重要的人。”

在Vastrakala观察Lesage和工匠们是非常具有启发意义的。当印度绣花师穿着一件白大褂以表明他们的工匠地位并做着各式各样刺绣时,Lesage与他们交谈,带来书籍以讨论特定的技术或鼓励他们停下来看看彼此的工作,同时对于如何能更好或大放异彩地工作分享各自的见解。

似乎无形的尊重是更为切实的尊重的基础,比如提供更公平的工资和医疗保险,以及其他一些与公司SA8000认证 (一个在1997年为工厂与组织设立的全球社会责任认证标准)相关的东西。

但对于Modesti来说,为了能够公平对待及补偿工匠,奢侈品行业需要在印度规划一个更可持续的未来,这意味着需要清理其供应链。他说,要做到这一点的唯一方法就是买下它。

“我预计在未来的20年,奢侈品集团将慢慢地、慢慢地学会印度的美德(和)工艺。他们必须对其进行整合,因为这将是他们真正做到合乎道德和可持续发展的唯一途径。”他断言。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利益披露:LVMH集团是BoF众多投资者中的一员,这些投资者共同持有BoF的少数股权。所有投资者都签署了股东文件,以保证 BoF编辑内容完全独立。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你的解药,可能是他的毒药。

2020-05-2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