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智能手机抢了医生的饭碗……

boxi2013-09-15
几年前移居美国的巴西人Vitor Pamplona不是医生,他不能告诉你该买什么眼镜,甚至也不是卖眼镜的。但是他依然对颠覆750亿美元规模的全球眼睛保健市场相当有信心。 他的利器是Netra-G。这是用3D打印出来的塑料眼球状诊断设备,把这款设备附着在智能手机上,1、2分钟就能告诉你应该戴什么样的眼镜。


几年前移居美国的巴西人Vitor Pamplona不是医生,他不能告诉你该买什么眼镜,甚至也不是卖眼镜的。但是他依然对颠覆750亿美元规模的全球眼睛保健市场相当有信心。

他的利器是Netra-G。这是用3D打印出来的塑料眼球状诊断设备,把这款设备附着在智能手机上,1、2分钟就能告诉你应该戴什么样的眼镜。


Netra-G由一幅塑料望远镜构成,利用智能手机屏幕和Pamplona想出的软件,这个成本只有几美元的小设备就能完成高达5000美元的自动屈光计的工作。

更重要的是,这种平民价格和便携性令几乎所有人都能用上它。它的颠覆性就在这里,当然,麻烦的也是这一点。因为目前只有医生和验光师才能配镜。但是Pamplona认为情况不能一直如此,用户有权自己测自己,医生更多是辅导的角色(EyeNetra未来的愿景是建立一个由医生和验光师组成的网络来为用户提供建议)。

智能手机为此类新型夹式诊断设备的崛起提供了机会,医生对疾病诊断的垄断地位开始受到挑战,这种挑战不仅仅局限于眼睛问题的诊断。

EyeNetra已经从硅谷投资人Vinod Khosla处筹得了200多万美元的资金。这位投资人十分看好未来10年医疗保健领域的发展,去年他公然与医生对抗,称后者做的事情是“巫术”,并预测医生80%的诊断及开处方工作可以由机器完成。

所以Khosla投资了好几个类似的初创企业,包括借助iPhone外壳形式的心电传感器测量心率的AliveCor,可让父母利用手机配合诊断儿童耳部感染的Cellscope


Pamplona是在麻省理工学院实验室研究计算机摄影学时发明了Netra的。他开发的这种原型设备能够测量人眼的对光线的对焦情况。把它夹在智能手机屏幕上,用户自己可以旋转一个转盘来对齐绿线和红线,通过用户看到的位置和光线实际位置的差别,应用就能计算出人眼的对光误差。

用户可以用这款设备及应用来配镜,然后也可以用这个应用从Warby Parker这类的眼镜网上商店订购眼镜。每进行一次眼镜检查及配镜的价格大约是50-150美元(这个价格显然暂时没法在国内推广)。验光师也能从卖眼镜中赚钱。

验光师Dominick Maino在去年的一次会议上遇到Pamplona后给同行写了一封邮件说,大家得当心了。Maino认为Netra大多数时候都能开出好的配镜建议。但是他也认为配镜不仅仅是对屈光度进行客观测量这么简单,不同的人有各种复杂的情况,完全把医生排除在外是不可能的。

Khosla Ventures 的合伙人Euan Thomson则认为,从事移动保健创新的公司必须面对的困难是,目前(美国)的现状是医生靠看病来赚钱,而现在的移动医疗保健做的事情却是帮助病人规避去看医生。

因为这些阻力,Khosla的公司建议这些创业公司不要直接面对消费者,至少一开始不要这么做,而是跟医生密切配合。EyeNetra在印度试验自己的设备。因为在这里更容易找到市场。因为缺乏眼科检查或未配镜,印度大约有1.33亿人失明或视力不好。此外,这里对验光的监管也没有美国那么严。

不过,Thomson说所有Khosla投资的移动诊断公司,包括EyeNetra AliveCor在内,最终都得直接面对消费者,因为这样能够让他们拿到数百万乃至数十亿的心电图或眼镜配方,而这些能够为医药和营销打开新的机会之门。

Thomson说,所有这一切的核心是信息而非设备。应该由谁来解释这些信息的争执会结束的。

+1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众所周知,黑莓正在寻找一个合适的买家,但现在的情况却越来越扑朔迷离,似乎市场上有兴趣的买家们更倾向于瓜分黑莓。而黑莓最大的股东,加拿大的Fairfax Financial Holdings,却有意将黑莓私有化。

2013-09-15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