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公司只剩年终没有奖?

席地乱谈·2022-01-24 08:50
今年你有年终奖吗?

游戏公司的2021年过得究竟怎么样?

随着年关将至,游戏公司的年终奖也刺痛了不少打工人的神经。除了各大机构的报告和数据具有说服力之外,年终奖也是游戏公司对于过去一年公司运营情况最直接的总结。游戏公司也会将对于未来的预测、喜与忧投射到员工的身上。

随着互联网新一轮寒冬的到来,游戏公司是否还能保持长青、成为年轻人距离实现财富自由最近的地方?

有喜有忧

事实上,游戏公司的年终奖向来不缺话题性。但不同于以往的“集体内卷”,今年游戏公司员工的年终奖,也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趋势。

与往年一样,确实有不少游戏企业再次发出了巨额年终奖。

提起高额年终奖,最先想到的一定是腾讯、网易两家企业。事实上,今年两家企业的年终奖,同样没有让人失望。《英雄联盟手游》、《哈利波特:魔法觉醒》两大游戏的推出,也是今年两家游戏企业项目组今年的里程碑项目。从两个游戏的表现来看,10月,英雄联盟手游成为中国手游市场日活第二的游戏产品。《哈利波特:魔法觉醒》的首月流水实现了23亿元,有分析师预测,《哈利波特:魔法觉醒》前12月的流水预计将达到50-60亿元。

而从游戏的总体业务来看,游戏的收入依然在两家公司的总营收中占比最高。腾讯第三季度游戏业务收入共449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为32%;网易在线游戏服务收入为159亿元,占总营收比例达到71.6%。

相应地作为回馈,据脉脉职言网友透露,网易《哈利波特·魔法觉醒》项目组年终奖高达888888元;而腾讯《英雄联盟》项目团队在每人120万元现金的年终奖上,再叠加阳光普照奖与股票。

但对于另外一些游戏公司的员工而言,“热闹都是他们的”。

月流水曾高达10亿的《贪玩蓝月》(“传奇”发行方),员工爆料称该公司在大规模裁员,“九月份开始取消了下午茶,没有任何通知,这两个月陆续在裁员,今年的年终奖和双薪已经确定不予发放。不仅砍掉了数据不佳的项目组,而且双休变单休,还要整体降薪,明摆着逼员工主动离职。”

和贪玩蓝月有一样困扰的,还有字节跳动的Ohayoo项目组。2021年10月,字节跳动旗下Ohayoo被爆大规模裁员,涉事员工被要求在未来一个月内离职或进行内部转岗。Ohayoo一共有350名正式员工,此次人员调整涉及79人,包括30名校招生。有当事人称,自己在被约谈当日就被要求签下离职协议。多位被裁员工均被告知,此次人员调整与绩效无关。一位人力资源部门人士称,主要原因是 “大环境不好,业务调整。”

现实的情况是,外界只看到了游戏厂商巨头的明星项目得到了高额年终奖,但忽略了还有更多处于腰部以下的公司,还挣扎在年底考核的泥潭。

一位在游戏公司的员工曾在社交平台表示:“一个爆款游戏月流水就能达到上亿元,向核心人员发送高额年终奖并不新奇,因为他们才是供养整个公司运转的核心力量,公司更愿意通过高额年终奖、分红等形式留住核心员工。”但对于普通员工而言,他们的年终奖并不如外界想象中丰厚,甚至长时间没有爆款产品产生还面临着解散、裁员的风险。多数没有参与爆款游戏员工的年终奖,被劳动合同中的具体条款所限制,还要面对严格的业绩考核,最高额度通常是4个月的工资。

年终奖都去哪了

从此前令人羡慕的天价年终奖,到现在关于游戏公司年终奖的消息越来越少,游戏公司的年终奖都去哪了?

总体来看,游戏公司年终奖口碑“扑街”是游戏公司与整体产业环境“内外交织”、互相影响,进而导致游戏公司“底气不充足”的结果。

首先,游戏版号的审批停滞之下对于游戏公司而言,最首先要考虑的问题是如何盈利并且生存下去。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超30万家注册资本在1000万元以下的游戏相关企业。2021年7月份至今,共有1.4万家游戏相关公司注销。需要注意的是,在2020年全年,仅有1.8万家游戏相关公司注销。

对于独立开发者和游戏中小型企业而言,在版号审批停滞之前,拿到申请版号相对应的资质通常就要消耗企业大量的精力,而排队等待版号发放的周期也相对长,这对于现金流更为紧张的中小厂商和独立游戏研发团队而言,本身就是较重的负担。不少游戏领域从业者表态,近两个月小游戏厂商频频裁员、经营困难,专注依靠老产品。

其次,随着版号收紧、监管趋严,留给每个游戏项目组的试错时间确实更少了,并且随着游戏行业竞争的激烈,游戏厂商内部赛马机制变得更加残酷。

此外,从另一方面看,玩家的游戏购买心理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游戏公司对于市场的信心。国内玩家群体对于买断制游戏存在先天性的抵触,与斥资购买一款游戏单独游玩相比,玩家更倾向于“社交型”的游戏体验。氪金网游虽然可能有着每日上线的需求,但往往不需要太长时间就可以完成每日的任务或者可以通过氪金快速完成,网游中的手游更是有着便携的优势。但游戏的内购又与版号的审批息息相关,加之越来越多的玩家对于氪金的态度越来越理智,自然相比从前游戏公司更加“穷”。

最后,面临着更严苛的监管、更复杂的竞争环境,游戏公司也需要进一步提高游戏的吸引力和竞争力,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进行游戏的精品化研发之中;并且随着国内市场的寒冬期到来,游戏公司也开始进行海外布局,也进一步导致了现金流的收紧,而年终奖则是最为理想的压缩对象。

结语

游戏行业自在国内诞生以来,已经如同过山车一般经历了数个发展周期。企业关于年终奖的收紧,并不意味着游戏行业的生存空间已经临近天花板。

腾讯广告行业销售运营总经理黄磊,曾用“VUCA”一词形容当下的时代特性,即Volatility (易变性)、Uncertainty (不确定性)、Complexity (复杂性)、Ambiguity (模糊性)。在他看来,这样的大环境下,游戏想要取得成功已经不能靠过往“单一长板撬动市场”的模式,而必须全方位提升能力,否则势必会在激烈的存量竞争中处于劣势。

事实上,近两年的新游也体现出高品质、新科技、高质量美工的趋势。米哈游的《原神》、莉莉丝的《万国觉醒》《剑与远征》等,以及腾讯的《英雄联盟手游》都是各自赛道上的典型。

简单来说,利用品质带动增量已经成为了游戏行业的新趋势。眼前游戏公司的现金流紧缩,也只是在为日后新的竞争格局进行铺垫和必要的准备。

与此同时,随着版号审批的恢复,运营思路的重新调整,精品游戏的打磨和推出,游戏行业的发展或将重回正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席地乱谈”(ID:xd-lt-),作者:席地,36氪经授权发布。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