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7亿美元,是暴雪的落幕还是重生?

全天候科技·2022-01-21 08:00
“王权没有永恒,孩子。”

被维旺迪控制下的暴雪,曾寄希望于被动视“拯救”。而在与动视完成并购,独立出来不到10年的今天,动视暴雪又开始寄希望于微软的“天价”并购,寻找进入新时代的机会。

暴雪有今天,似乎在2018年那场嘉年华的“闹剧”上,就有了苗头。

在那一天,暴雪的创始人麦克·莫汉(Mike Morhaime)宣布将卸任CEO。

而玩家们也没有等来期待已久的《暗黑破坏神4》,以及继2016年推出《守望先锋》之后的暴雪新网游。只等来了一款暴雪联合开发,带有网易logo的手游——《暗黑破坏神:不朽》。

对于暴雪,玩家们曾经坚信“暴雪出品,必属精品”,因此愿意用数年等待那个精品。但对因为网游而爱上暴雪的玩家来说,他们并不能接受暴雪向手游“降级”。

彼时的发言人不解地问:“你们没有手机吗?”

一位玩家愤而起身:“这是一个过季的愚人节玩笑吗?”

一位玩家在嘉年华上质问暴雪 

而这款新手游,也在Youtube上迅速收获大量点“踩“。玩家们不能接受的不仅是暴雪的“堕落”,更是这家公司对游戏与粉丝的傲慢。

作为《魔兽》系列、《星际争霸》、《暗黑破坏神》等经典游戏的缔造者,暴雪在游戏行业的地位不言而喻。但在资本的裹挟之下,那个曾经会耗费7年时间重金打造精品游戏,用游戏NPC形式纪念癌症玩家的暴雪,正在一步步陷入创意的停滞。在2016年之后,除了更新老牌游戏的资料卡,暴雪再没有推出新游。

在创意停滞的同时,原暴雪团队的游戏设计师、项目负责人,甚至是最初的创始人也在陆续离开。

对暴雪而言,祸不单行的还有自2021年下半年开始的“性骚扰”丑闻的持续发酵。过去的一年里,暴雪的股价下跌了23%。

“王权没有永恒,孩子”,在嘉年华“闹剧”之后,一位粉丝用了《巫妖王之努》里这句经典台词讽刺暴雪。

而在如今,暴雪687亿美元卖身微软。对于这场并购,那些依然对暴雪怀有期待的玩家们,也在期盼强强联合之下,暴雪能够重回荣光。

但真的会如愿吗?

1、并购,暴雪摆脱不了的“命运”

暴雪从诞生开始,便在被“收购”、“并购”的命运中转辗反侧。其中,不得不提与动视的故事,这要从1991年开始说起。

这一年,3个毕业生一起成立了一个游戏公司,命名为Silicon & Synapse,即:硅与神经键。这实在不是一个好名字,后来就改名成了Blizzard,翻译过来就是“暴雪娱乐”。

也是在这一年,已经混迹游戏圈数年的鲍比·科蒂克与好友完成了对Mediagenic(美国动视)25%股份的收购。这是世界上第一个第三方游戏发行商,在收购完成后,科蒂克成功担任了Mediagenic的CEO。

在而后的十数年里,暴雪与动视都是游戏行业里的两条不相交平行线。

作为游戏制作公司,暴雪凭借1994年圣诞节推出的网游《魔兽争霸》异军突起,自此开启了其在网游领域的征程。而后收购“秃鹫”工作室,这个工作室打造的RPG游戏《暗黑破坏神》也成为了继《魔兽争霸》之后,暴雪旗下另一个大IP,“秃鹫”也自此改名为“北方暴雪”。

在《暗黑破坏神》推出的同期,暴雪的另一款新游戏《星际争霸》也正在缔造另一个“神话”。它的出现拉开了电子竞技的序幕,韩国最早就以《星际争霸》建立了一套完整的职业体系,而这套体系直到如今也在各个电竞比赛中沿用。

将暴雪推向顶峰的,或许当属《魔兽世界》。在以往的游戏中,暴雪能够轻松创造百万销量,而这款大型多人在线游戏(MMO)在发布一年之后,就已拥有500万付费用户,三年后超过1000万。在业绩口碑上,《魔兽世界》也以绝对的技术优势与设计优势,成为了当时网游界的天花板。

暴雪的产量虽然不多,但每次出产,都在重新定义游戏。这也是为什么玩家曾经相信“暴雪出品,必属精品”的缘由所在。

在暴雪开始驰骋全球游戏市场时,刚刚入驻Mediagenic的科蒂克还在艰难翻盘,先后进行了大规模重组,改名为Activision(动视),迁了公司地址,启动破产保护程序等等。终于在1997年才开始扭亏为盈。

科蒂克的确是眼光不错的商人,在游戏行业的发展初期,他就押中了“游戏发行”。在而后十年间,动视收购了25个游戏工作室,并推出《使命召唤》、《吉他英雄》等经典作品。

在2006年,科蒂克盯上了《魔兽世界》,并找到了暴雪的母公司维旺迪,表达出自己希望取得《魔兽世界》发行权的意愿。

一个事实是,暴雪从来不是一家独立的游戏公司。早在1993年,暴雪便被Davidson & Associates收购,但其收购的前提,是要给暴雪完全的自主权。也是在这个期间,暴雪做出了《魔兽争霸》、《星际争霸》等好作品。

不过后来Davidson & Associates被法国游戏公司维旺迪收购,暴雪的控制权也落到了维旺迪手中。

在这个时期,维旺迪多次干涉暴雪的游戏研发,使得暴雪与维旺迪之间产生了许多矛盾。一个著名的事件是,《暗黑破坏神》系列的制作者“北方暴雪”的4位核心成员,曾以辞职要挟维旺迪不再干涉具体游戏研发。但最终并未成功,4人离开后,“北方暴雪”也在2005年正式解散。

在2007年,动视正式与维旺迪合并,并成立动视暴雪,科蒂克为新公司CEO兼总裁。由于维旺迪口碑并不好,许多人都希望科蒂克能够拯救暴雪于“水火”。

科蒂克也的确做到了,在2013年,累计到了足够资金的动视暴雪以58.3亿美元的价格正式从维旺迪手中赎身,成为了一家独立的游戏公司。

在完成股权交后,动视暴雪先是2014年推出了风靡一时的卡牌游戏《炉石传说》,又在两年后再接再厉做出了《守望先锋》,颠覆了传统FPS的玩法,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2、“王权”没落的6年

但蜜月期终将过去,重商业运作的动视与重精雕细琢的暴雪,终究也开始了排异反应。

坚持“慢工出细活”的暴雪,在过去往往会用数年,不计成本和回报来研发一款精品游戏。

以科幻题材游戏《泰坦》为例,它启动于2007年,开发团队超过百人,被暴雪称之为“我们的下一代MMO”,“你所能想象的最雄心勃勃的事”,也被看作是有希望接棒《魔兽世界》的游戏。

但在2014年,麦克·莫汉对外宣布项目已被取消,原因在于为了捍卫暴雪精品游戏创造者的头衔,而不论从资金、人力还是时间层面考量,《泰坦》无法实现起初设立的愿景。 

早年流传的《泰坦》设定图

夭折腹中,暴雪为《泰坦》付出了多少成本、精力不得而知。但外界认为,《泰坦》的研发一定程度上拖累了那几年暴雪的盈利情况。

在科蒂克领导的动视暴雪时代,无论从企业的收益,还是市值上出发,科蒂克都不会允许暴雪再来一个失败《泰坦》。

而在缺乏了“精雕细琢”的重磅投入之后,暴雪也再没能出品一款能够比肩《魔兽世界》的游戏。无论是《炉石传说》还是《守望先锋》,都算不上是“接棒者”,它们虽然一度火爆网游市场,但无论是玩家口碑,还是游戏评分,都有明显的下行趋势。

更让玩家们失望的是在《守望先锋》之后,暴雪已经六年没有推出新网游,唯一大动作就是不停更新《魔兽世界》的资料片,以及重制自己曾经的经典IP。六年,对于更新换代极快的游戏行业来说,已经太久了。

也是在这6年,手游时代来临。腾讯、网易等游戏公司通过对手游的开发和运营,后来居上,迅速跻身全球收益最高游戏公司行列。

而手游具备的持续消费属性,也使得做“一次性买卖”的网游、主机游戏公司十分羡艳。作为商人,科蒂克显然不愿放弃这块利润。

于是便有了2018年暴雪嘉年华上那戏剧性一幕。

玩家们接受不了暴雪做“手游”,认为它已经缺失了对游戏的敬畏和对用户的关怀。而想要通过手游赚钱的动视暴雪,似乎至今未能摸清手游的玩法,那款改编自《暗黑破坏神》IP的手游,并没有掀起动视暴雪想要的浪潮。

而在目前,动视暴雪旗下最畅销的手游,实际上来自于其收购的子公司KING开发的《糖果粉碎传奇》。

据动视暴雪2021财年半年报显示,动视出版、暴雪娱乐和King三家公司分别贡献16.8亿美元、8.7亿美元、12.4亿美元。相比2020年期,动视与King的收入都有增长,暴雪有所下滑,且在2020年、2021年都是公司中收入垫底的那个。

很难说动视团队与暴雪团队是否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但一个很明显的事实是,在动视暴雪完成并购后,科蒂克将动视的员工安排到了暴雪的业务线中。

在2019年暴雪联合创始人麦克·莫汉离职之后,动视暴雪裁员了8%,其中大半来自暴雪。

在2021年,暴雪原核心人员的离职更为频繁。

《星际争霸2》、《暗黑破坏神4》、《魔兽世界》等项目的重要参与者大卫·金,《守望先锋》首席设计师杰夫·卡普兰先后离职。在8月,暴雪娱乐副总裁、首席法务也宣布离职。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整个2021年下半年,暴雪都陷入了性骚扰丑闻事件。

DFEH(加州公平就业及住房部)起诉暴雪,指责暴雪有严重的性别歧视问题,并指出暴雪内部存在一种“兄弟会文化”,在雇佣规定上就歧视女性员工。更严重的对公司高管普遍的性骚扰起诉,直接指控暴雪内部存在大量对女性员工不尊重的行为。

过去的一年里,受业绩与该事件的影响,动视暴雪股价下跌23%。这些纠纷也进一步影响到了新品的开发,原定于2022年出的暴雪嘉年华已经宣布取消,《暗黑破坏神4》和《守望先锋2》将大幅度延期。

科蒂克表示,在对抗强大竞争对手,比如腾讯、网易、Facebook、索尼等公司时感到力不从心。而为了对抗竞争对手,并入微软便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了。

3、“微软暴雪”还会是那个暴雪吗?

对于暴雪来说,687亿美元的收购金额,可能不失为一个体面的收场。

这不仅是游戏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收购案,也是一个能够影响游戏市场格局的举动。

对微软而言,在这起交易完成后,它将成为仅次于腾讯和索尼,按营业收入计算的全球第三大游戏公司。同时,也将获得获得包括《魔兽》、《星际争霸》、《暗黑破坏神》、《守望先锋》、《炉石传说》、《使命召唤》等诸多游戏产品的特许经营权。

“收购完成后,我们将在XGP和PC Game Pass中提供大量动视暴雪出品的游戏,包括动视暴雪游戏库中的全新作品及游戏。”微软游戏CEO菲尔・斯宾塞表示,而这也将增强微软Xbox Game Pass(以下简称XGP)的产品组合。

这起收购案宣布后,一度影响到了微软最大的竞争对手索尼的股价,也侧面说明了资本市场对收购案的看好。

不仅如此,暴雪并入微软也戴上了“元宇宙”帽子。

在此前的电话会议上,微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表示,“与动视暴雪一起,我们能够加速推进数字世界跟物理世界融合,让元宇宙早日落地。”

他认为,在游戏中元宇宙即社区跟虚拟身份的集合。它是以游戏IP为基础,可跨平台访问。并强调收购动视暴雪,目的就是将游戏、新技术、社区跟商业模式进行结合,以推动元宇宙发展。

在“微软+暴雪”的联合下,微软或许能够将元宇宙率先落地。

对暴雪而言,与财大气粗的微软并购,那些已经迟到了许久游戏新品,或许能够在资金的推动下快速上市。微软也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新品在自己的平台上发行。

而玩家们也期待夭折的《泰坦》可以重启,或者是另外一款能够接棒“魔兽世界”的暴雪游戏出现。

但这只是最美好的期待。很难说微软在后续的运营中,在资金上会对暴雪有多少扶持,毕竟资本的世界,很难容下慢动作的“精雕细琢”。

到如今,暴雪曾经的创始人、主创团队、优秀的设计师等等都已经离开。

在2020年,麦克·莫汉宣布自己创立了一个全新的游戏公司Dreamhaven,且旗下已经成立了两个游戏工作室。许多员工也都是暴雪曾经的核心人员,比如曾经《星际争霸2》和《炉石传说》的首席开发人,《星际争霸2》、风暴英雄首席设计师和前炉石的创意总监等等。

这群老将们以“Dream”为名,依然在追逐理想的游戏,不少玩家也希望能够在Dreamhaven找到“老暴雪”的样子。

而暴雪未来会如何,那就是微软该操心的事情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全天候科技”(ID:iawtmt),作者:全天候科技,36氪经授权发布。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深度原创见长的科技商业新媒体,帮助投资者理解科技。
特邀作者

深度原创见长的科技商业新媒体,帮助投资者理解科技。

提及的项目

查看项目库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