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电竞圈集中爆发“讨薪门”为哪般?

读娱·2022-01-07 18:16
对于游戏的开发商、赛事的授权方来说,俱乐部欠薪以及赛事奖金拖欠等必须加强监管。

都说农民工工资不能拖欠,但对于吃青春饭的电竞选手们而言,工资和奖金也都是他们应该得到的回报,希望俱乐部尤其是平台,能够优化“流程”,奖金和工资都按时足量发放。 

刚刚过去的2021年,电竞行业风景独好。外战成绩不俗,最大亮点就是国内的电竞俱乐部拿下lol世界赛的冠军;国内来看,度过了游戏是精神鸦片的舆情危机,电竞也正式成为亚运会的比赛项目——可以说是充满着向上的劲头。 

电竞行业的繁荣使得之前被忽视的灰色地带也开始被曝光。电竞从业者参与博彩被抓,被媒体曝光,电竞“毒瘤”从年头到年尾屡禁不止,还有就是 “讨薪”这个看起来和财大气粗的电竞行业没有关联的词,竟然在这个年底频频出现在电竞行业的新闻中。 

或许,既有闪光时刻也有灰色轨迹,才是电竞行业的真实写照; 

作为电竞行业的观察者,读娱君不仅想让更多的人见证到电竞的荣光,还要让更多的想要进入电竞行业的未成年人认识到荣光背后的艰辛。 

1

近日,斗鱼平台DNF主播一阵雨在直播中吐槽,之前平台赞助的比赛奖金一直没有发放;在直播中他提到,其在线下活动遇到斗鱼的相关负责人,只说在走流程,就是不发。 

据了解,DNF作为一款横版的老游戏,赛事影响力和规模确实不能和lol、王者荣耀以及和平精英等相比,赛事奖金也不算高。 

无独有偶,在2021年12月初,DNF第一大主播也是全网最大的游戏主播,旭旭宝宝在直播中提到了DNF官方主办的赛事奖金迟迟没有发放。 

“暗黑少女”是一位颇有名气的DNF选手,也是TCH战队的队长,多次参加DPL的PVE组别赛事,2018年和2019年,连续2年拿下PVE竞速冠军。但是,让队长“暗黑少女”郁闷的是,2020年的比赛奖金,已经拖了1年多了,还没有任何消息,每次询问都是:“还在走流程”,万般无奈之下,找到旭旭宝宝帮忙。 

旭旭宝宝在直播间谈到此事, “呼吁DNF官方尽快处理,2021年的DPL结果都出来了,老仇都又拿冠军了,你上一年比赛的奖金,还在走流程,这真不应该。什么流程要走这么久?” 

他还吐槽说, “DNF官方赛事,拖延发奖已经是老传统了,快的时候半年,慢的时候一年多,无力吐槽”! 旭旭宝宝在直播间发声,引发了水友热议,当事人“暗黑少女”也在视频下方留言,对旭旭宝宝的仗义执言表示感谢,希望DNF官方的发奖流程能够快一点,为DNF官方赛事塑造正面积极的形象。 

从斗鱼到DNF官方,都以“走流程”为理由拖欠赛事奖金,很多网友想必和读娱君一样,都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流程会走的这么慢? 是不是DNF官方手头不宽绰? 毕竟,DNF玩家现在确实不多了。 

DNF是可以时不时霸占端游全球收入榜首位的一款老游戏,DNF官方不差钱。虽然DNF这款游戏早已经日薄西山,但透过其母公司财报可以看到,坚守的氪金玩家们仍然使得DNF的开发商赚的盆满钵满:在之前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中显示,其季度整体收入为 750 亿日元(42.5 亿人民币),净收入为 380 亿日元(21.5 亿人民币),主要发生营收的游戏为《地下城与勇士》《冒险岛》《FIFA Online 4》以及《风之王国:Yeon》,尤其是《地下城与勇士》更是靠中国玩家支撑。 

DNF,也就是《地下城与勇士》,是一款相当氪金的游戏,其人均游戏支出远远高于端游lol和手游王者荣耀,知名的选手和玩家都是动辄年充值百万以上。或许就是看中了DNF的超强吸金能力,这款游戏也早早被腾讯拿下国内的代理权——不知道,旭旭宝宝和其他DNF玩家提到的拖欠赛事奖金的官方指的是企鹅还是韩国Nexon公司? 

2

一阵雨爆料拖欠赛事奖金的平台是斗鱼,斗鱼的一生之敌虎牙平台,在年底同样被爆料拖欠赛事奖金。 

2021年12月,知名电 竞职业战队Tianba选手LinShu发微博讨薪 。他在微博中提到,其所在俱乐部参加的虎牙天命杯pubg,两年过去了赛事奖金还没有发放,每次问都说在走流程。 

据读娱君了解,Tianba战队(包括其前身蛇队)在天命杯的成绩很抢眼,多次夺得这项赛事的冠军,此次被拖欠的s4,Tianba获得了第三名,奖金大概有数万元——有前pubg电竞选手告诉读娱君,天命杯以及其他赛事的奖金一般都是半年之后发放,但基本上不会超过一年,所以此次两年没有发奖金,那就不仅仅是流程的问题。 

会是什么问题?Tianba俱乐部前身是蛇队,老板是明星陈赫,直播签约的是企鹅电竞。目前不清楚天命杯其他奖金的发放情况,所以很难说是直播平台之间是否存在矛盾? 

斗鱼的流程走的慢,虎牙流程也不快,游戏直播行业的两强在这一点还是保持着一致。 

如果说一阵雨和linshu的讨薪分别是两个平台的事情,那另外一位知名pubg选手公开讨薪,则是让斗鱼和虎牙这对冤家凑在了一起。 

2022年新年伊始,知名pubg电竞选手J1aoyang发微博讨薪,控诉其前俱乐部IFTY欠薪。1月1日,J1aoyang发布其和IFTY俱乐部老板a+的聊天记录,记录显示,其问a+讨要半年的底薪18000元,a+打给其后被返还——之后,其签约的新俱乐部tyloo的工作人员也发布微博跟进此事。 

根据多方微博验证,J1aoyang发微博讨薪针对的是其直播合同的底薪。 IFTY签约的虎牙平台,J1aoyang的直播合同自然也是虎牙平台; 但其转会之后的俱乐部签约的是斗鱼——所以,本来网友们认为的是简单的拖欠薪水事件,结果又和第三方也就是直播平台关联,就变得更复杂和话题性更强。 

因涉及到转会以及直播平台签约的问题,这件事相对复杂。与此同时,pcl赛事官方给予tyloo俱乐部以警告一次,希望其后续在微博的言论可以更谨慎。目前,J1aoyang等各方发布的微博都还未删除,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围观。 

3

在虎扑等相关论坛可以看到,很多网友会提出,为什么电竞选手或主播讨要奖金都会首选发微博,而不是去劳动部门申诉? 

这是一个好问题。我们常见的民工讨薪、工薪阶层讨薪,在协商未果后,最常见的就是先找劳动监察部门,如果没效果还可以选择起诉等法律手段——但这都意味着漫长的流程以及过程中的心力交瘁。 

电竞选手多多少少是有着一定的知名度的,通过公开渠道讨薪,可以给俱乐部、平台舆论压力,确实可以更快的解决问题。据了解,Tianba俱乐部的奖金问题已经解决,J1aoyang的直播合同正在积极交涉,甚至更早之前爆出的pubg的kx俱乐部解散后薪资问题,在微博讨薪后也得到了解决——可见,微博小作文在电竞圈成为行之有效的讨薪手段。 

换一个角度来说,类似事件在电竞圈集中爆发,能够看出很多电竞俱乐部在薪资体系的不规范。以J1aoyang的事件为例,说明IFTY俱乐部并没有专职的人事、财务来处理选手的解约问题,这才导致后续围绕直播合同的纠纷——相信这并不是孤例,对于多数中小电竞俱乐部而言,合规的合约和财务流程也意味着成本的增加,朝不保夕的他们或许还没有到“合规”这一步。 

不过合规一定是对电竞俱乐部的硬要求。以a+直接给J1aoyang转账为例,就完全不合规甚至是涉嫌违法的行为,个人之间转账就会涉及到个税流失等问题,选手的收入是必须通过公户支付的。 

有律师朋友告诉读娱君,类似拖欠工资和奖金的事情,在职业体育中并不罕见,以风口浪尖的中国足球为例,欠薪和不发奖金等事件比比皆是,但这些行为都是违法的,都可以付诸法律手段。 

同时,律师朋友认为虽然法律手段维权的成本高昂,微博讨薪目前来看屡屡成功,但也不能成为常态,所以需要强有力的监管手段——就是说,对于游戏的开发商、赛事的授权方来说,俱乐部欠薪以及赛事奖金拖欠等必须加强监管。 

此前dota2的开发商v社就亲自上阵讨要赛事奖金。据外媒报道,举办了2018年《DOTA2》两个Minor赛事——GESC印度尼西亚和GESC泰国的举办方Global Electronic Sports Championship(GESC),被V社起诉,理由是GESC没有给赢得比赛的队伍发放奖金,也没有给舞台承包商和解说支付费用,欠款共计75万美元。 

而在国内,赛事奖金处理比较好的lpl赛事、王者荣耀的赛事,赛事主办方以及腾讯公司的监管功不可没。 

小结: 

透过“讨薪门”,可以看到电竞选手们也有柴米油盐的苦恼,面对俱乐部和平台,还要捡起“微博小作文”的技能。都说农民工工资不能拖欠,但对于吃青春饭的电竞选手们而言,工资和奖金都是他们应该得到的回报,希望俱乐部尤其是平台,能够优化“流程”,发奖金和发工资都按时足量。 

合规合法、合情合理的电竞薪资体系,才是该走的道路。也希望2022年,电竞选手讨薪的微博小作文可以少一些,少一些。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读娱”(ID:yiqiduyu),作者:赵二把刀,36氪经授权发布。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2022 年,我们拭目以待。

2022-01-0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