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导演事业版图:新老导演混战,老将与黑马并存

骨朵网络影视·2021-12-28 16:30
导演江湖,各擅胜场。

转眼一年到头,虽然这一年大家都在期待爆款,但明显能感受到今年的观众更加“雨露均沾”了,目前为止,并没有一部能适配所有观众审美或点燃社会性话题的爆款出现。

虽然爆款缺失,但幸运的是,在今年的头部剧集中并未看到明显的模板化和套路化,随着类型的多元化发展,剧集市场反而呈现出了百花齐放的峥嵘景象。而根据观众今年频繁讨论的话题来看,“服化道、场景调度、剪辑、滤镜、打戏……”包含的内容和视角不一而足,其所关注的剧集话题早已超出了“演员、剧本、编剧”的老三样。也因此,对于宏观把控剧集制作的导演而言,能否进行多维度精细打磨,成为了剧集能否收割更多“自来水”的关键。

比如点燃今年剧集话题热度的《觉醒年代》,从故事基础的夯实程度、细节把控的精巧到位、立体丰满的人物形象塑造、大事件的重点攫取、值得细嚼的台词、多巧思的画面镜头语言、考究的置景打光服化道,到还原历史人物形象的演员选择,从宏观到细节,无一不体现了导演和创作团队的用心。导演张永新曾经在和骨朵的对谈中提到,他做导演的态度是“不止在满足视觉快感的基础上审视历史,也总能让观众看到什么、想到什么。”

除了剧本本身的质量,观众对剧集的细节要求也在不断提高,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那么,在今年的导演出圈战中,领跑的行业先锋们又呈现出了怎样的竞争力呢?

2021年剧集导演,谁在突围?

今年的国产剧市场依然热闹,首先,深耕剧集创作多年的大导仍在领跑:张永新的《觉醒年代》、张晓波的《小舍得》、汪俊的《小敏家》等持续夯实剧集大盘。一些因创作风格受到争议的导演也在今年通过惊喜的发挥,在一定程度上扭转了口碑。

比如向来被诟病“废镜头”“节奏慢”的张开宙,今年凭借写实的家庭故事《乔家的儿女》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这两个负面标签。同样被“废镜头”话题围绕的李木戈也在今年携新作《司藤》回归,其在美感风格的打造上独树一帜,继《东宫》后,《司藤》于“美人”“美景”的呈现方面再次获得成功。但同时,李木戈也被观众指出了剧集“高潮缺失”“冲突点不够极致”等问题。

其次,臧溪川、邓科两位导演虽然在出圈程度上略有差异,但二人的创作和执导能力却通过今年的作品再次得到了证明。导演臧溪川先有第一季迷雾剧场的《十日游戏》奠定口碑,继而于今年推出《沉睡花园》这部打着偶像剧标签,却以悬疑感带来惊喜的浪漫爱情悬疑剧,在两部热门作品的加持之下,臧溪川的“悬疑+爱情”创作风格得到关注。

在执导了一众小成本网剧之后,邓科于今年推出了男频古装大剧《赘婿》,成为了继《庆余年》后又一部成功的男频作品,其在爱奇艺的站内热度成功破万,直超2019年的爆款《延禧攻略》。纵览邓科之前的作品,《我的奇妙男友》《人不彪悍枉少年》《外星女生柴小七》等豆瓣评分都不低且类型多元,可见《赘婿》有此质量和高热度非导演一蹴而就。

此外,还有一些导演是早有高分代表作,但直到今年才凭借作品实现真人破圈,成为了备受观众推崇和期待的导演。比如近期刚收官的《谁是凶手》的导演孙皓,2018年就曾推出过热门代表作《庆余年》,但当时观众对《庆余年》的关注多在编剧王倦身上,直到今年的《谁是凶手》,大家才关注到了孙皓作为导演的才华。在硬核推凶和冷幽默相结合的故事中,孙皓对于节奏的把控及内容的融合能力值得肯定。

“小而美”剧集中也冲出了两位导演。一位是导演楼健,在正剧中打转多年,所创作的剧集几乎都维持在豆瓣评分7.5左右,但因为早些年正剧的传播力度有限,所以鲜为人知。直到《御赐小仵作》凭借口碑逆袭,楼健才得以以扎实的导演功底一战成名,成为以小博大的标杆。一位是导演周楠,《我的巴比伦恋人》凭借极具喜感的故事、对爱情的走心探讨及两性话题,跻身今年的黑马剧之列。

电影导演:新锐频出,大导“下凡”

电影方面,今年的国产电影市场也涌现出了一些专业素质较高的新人导演。

年初的《你好,李焕英》以亲情向领跑春节档,温情故事、反转内容、以情动人,在电影拿下春节档票房第一的同时,小品演员贾玲一跃成为潜力无限的新人导演。

后半年各类型电影接踵而来,近期正在热映中、由新人导演邵艺辉执导的电影《爱情神话》口碑表现不俗。除了有徐峥、马伊琍等实力派演员坐镇之外,电影中关于两性情感的拉扯,以及对人物爱情观、情感特点的挖掘韵味十足,使影片的艺术感与烟火气并存,既梦幻又俏皮,镜头语言和台词都值得回味。

虽然今年才因两部电影较为正式地在电影市场中亮相,但在此之前,魏书钧便已凭借独具“野性”风格特点的影片受到国内电影节和影人的关注。虽然从整体呈现来看,作为新人导演,魏书钧的创作略显青涩,但两部作品中,《永安镇故事集》豆瓣评分高达8.0,《野马分鬃》的豆瓣评分也有6.6,口碑整体向好。

演员转型导演的刘循子墨和戴墨,一位推出了剧本杀式戏中戏悬疑故事《扬名立万》,以连续反转、笑点频出、现实反讽等特点准确拿捏当下观众的兴趣点,成为后半年的票房黑马;另一位则在高口碑前作《误杀》的基础上讲了一个新故事,没有硬核的悬疑推理和缜密的破案过程,而是呈现了一场人性与强权的博弈。《误杀2》虽然跟观众的期待值有所偏差,情节也过于抒情,但作为新人导演,在前作的压力之下,电影依然可以取得现在的口碑已是难得。

另外,电影大导“下凡”拍剧依然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今年走上拍剧之路的大导们,所执导的作品口碑表现各异。

已经有多部成功网剧奠定口碑的陈正道今年发挥依然稳定,女性群像题材剧集《爱很美味》拷问两性关系,以喜感形式解构深沉话题,内容深度和故事可看性并存;冯小刚的女性群像剧《北辙南辕》个人风格明显,虽口碑两极分化,但“悬浮与否”的话题也引起了广泛讨论;王小帅的家庭式悬疑剧《八角亭谜雾》,画面、置景、场面调度、镜头语言过硬,且家庭式悬疑类型新颖,但明显与观众的口味还有待调和;柯汶利的《女心理师》杂糅多重元素,整体呈现略有割裂感,但导演对悬疑感的操作熟稔,整体来看仍有一定惊喜。

“求稳派”VS“系列派”,明年有哪些作品值得期待?

从导演们的项目存量来看,部分导演会选择在擅长的故事类型中进行创作。比如张永新的待播作《阳明传》属于他拿手的历史题材,该剧从立项以来便广受观众和演员粉丝的期待。

12月22日,网剧《如月》在官博发出官方剧照,同李木戈执导的前两部剧《东宫》《司藤》一样,观众讨论的焦点依然对准了画面质感和演员形象。而民国奇幻剧《如月》既有时代沟壑,又有奇幻想象,相比于当代爱情故事,擅长将绮丽想象影像化,呈现自然和人物美感的李木戈在这部剧中的发挥备受期待。

今天上午,网剧《爱很美味》官方正式官宣,表示《爱很美味》将拍电影版。在电影和网剧市场“两栖”的陈正道,能否依靠剧集IP带动影版票房尚未可知,但作为较为少数的剧集IP电影化作品,这一原创剧集IP的转化率究竟如何,值得观望。

如果说《庆余年》第一季是以嬉笑怒骂为男频与生俱来的“杰克苏”解腻,那么,在同样的笑点铺设、金手指和“关系户”的套路中,《雪中悍刀行》面对的则是已经“免疫”的观众,如同《长安十二时辰》之后的《风起洛阳》一样,同样的玩法观众已经领教过一次,那么,当新作没有足够亮眼的创新时,观众难免会觉得索然无味。在此基础上,《庆余年2》将面对的挑战自然可窥。同样的导演、编剧和阵容,能否在男频剧口碑略有滑落之际扭转局势,对导演孙皓来说是一次不小的挑战。

除了孙皓之外,部分导演也走上了系列剧开发的道路。比如汪俊的《小欢喜2022》,在延续《小欢喜》故事基础的同时,展开青年一代的情感故事,逐步拓宽家庭教育剧集的话题讨论维度。

在2022鹅厂片单中,腾讯视频公布了《赘婿》第二季将开发的消息,同为男频文改编,《赘婿》第二季带给导演邓科的问题和挑战难度不输孙皓。而从某一角度来看,男频剧的创作困境也代表了其他剧集的创作困境,观众难以接受的并非是某一种类型,而是在某一种类型被反复创作后,如何能再给他们带来惊喜和创新,这是无论新导演和成熟导演都应该考虑的问题。

2021年即将过去,2022年还将有哪些影视剧导演表现亮眼,有哪些剧集和电影类型成为主流,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骨朵网络影视”(ID:guduowlj),作者:疯兔子,36氪经授权发布。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曾高调宣布“造芯”的格力,又投了一只半导体基金。

2021-12-2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