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大裁员内幕:全员会上宣布,直播业务或被裁90%,高管曹晓冬将离职

36氪的朋友们·2021-12-24 08:55
不少员工接到被裁消息后,次日就能出去找工作。

昨日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MEG)被曝裁员,后有百度人士向媒体表示“此次裁员为小规模调整”。

不过,从多位MEG员工和百度员工处获悉,此次裁员绝非“小规模”,甚至不少人直言“2018年以来从未见过如此大规模的裁员”。

与以往裁员不同的是,此前涉及业务变化和组织架构调整的员工可以申请内部转岗,而此次是直接裁员。甚至于,不少员工接到被裁消息后,次日就能出去找工作。

另有被裁员工透露,此次裁员是在12月22日上午11点的全员大会上宣布的。结合多位MEG员工和百度员工的信息,此次裁员的大致情况是:

1、百度将商业化提为业务的首要目标,花钱多、商业化能力(效果)越差的业务裁员越多,核心目标是在商业化能力弱的业务上节约人力成本,预算收缩。

2、游戏部门300多人几乎全部被裁,直播业务被裁员90%,即使是商业化能力较好的财经垂类直播,也有人被裁掉;教育等业务也有裁员,具体比例不详。不排除MEG其他业务还有继续裁员的可能。

3、在内部传了一年多要离职后,百度副总裁、移动生态用户增长部总负责人、互动文娱平台总负责人曹晓冬的确要从百度离开。曹晓冬是百度的老兵,今年2月百度在完成对YY的收购后,他被任命为YY的负责人。为此还为他在广州设立了一间办公室。此外,他还负责百度的直播、好看视频等产品和业务。

关于此次裁员,百度官方尚未有具体回应。 

“此轮裁员一年前就有端倪”

根据公开资料,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MEG)包括了手机百度App、智能小程序、百家号、百度直播、短视频、游戏、百度知识等。

百度游戏是裁员重灾区之一,“那是因为游戏业务真的很垃圾,自研游戏没有任何成果,代理的都是一些不知名的网页小游戏。”一位离职不久的百度游戏员工说。

同样,在社交平台上,当有人询问“百度游戏业务是否值得入职”时,有认证为“百度员工”的账号回应道:“天坑”。

早在2013年,百度便曾以19亿美元收购了网龙旗下移动互联网平台“91无线”,并将其与自家负责游戏联运的多酷游戏整合为百度移动游戏,发力游戏业务,但由于产品自研能力没有跟上,91无线在腾讯应用宝等产品的围攻下逐渐败下阵来,最终百度游戏也被迫出售。

今年7月28日,百度召开发布会宣布推出百度游戏新品牌,重组业务团队,由原触控游戏总经理徐建任总经理,巴别时代COO王慧任副总经理,发布会上一举公布了23款游戏,其中重度游戏占9款,大部分为自研。但不到半年时间,百度游戏就几乎在这一轮裁员中全军覆没。

一位MEG员工回忆,百度MEG的这一轮裁员在2020年底就已经有端倪。

2020年底,百度开始谈员工的绩效,当时要求每个部门都要有M-(意为不合格)的员工。在绩效结果出来后,MEG是出现M-绩效最多的事业群。“几乎每年MEG的M-绩效都要比其他业务群要多”,前述员工说,如果一个业务团队的商业化能力不够出色,ROI(投资回报率)拉不平,很容易被砍掉。

但令很多人都感到意外的是,以往百度会在砍掉这些业务后,内部消化员工,即使有裁员也不会太多。“这一次是决定直接砍掉业务,然后如此规模的裁员,还是非常令人意外的。”

另有业内人士评价称,“游戏项目一般是需要长期的研发时间,从立项到项目上线往往需要很长的时间,重度游戏则更久。互联网公司资金流普遍不稳定,投几个不同的项目后资金就容易出现变动,百度大力发展AI和汽车后,资金流不够稳定,今年的投资也没太好的收益,真的拖不起重度游戏的研发了,所以裁员也在预料之中。”

“MEG管理层热衷向上管理”

除游戏业务外,直播业务也是此次裁员的重灾区,这一切可能还要归因于李彦宏。

2020年5月,李彦宏和樊登读书创始人樊登在百度App进行了一场直播对话,李彦宏还在直播中带货卖书、卖知识。这也被看成是百度直播中台业务的起点。从那之后,直播中台业务从百家号中独立出去,拥有自主品牌,独立运营。

最早独立出去的百度直播中台,员工还是百家号的人,项目经费也来自于百家号。“在百度就是这样,高层的爱好能影响到很多业务。但可能又对未来缺少判断,导致百度对市场的变化缺乏前瞻性,很多热点(项目)退潮了才开始跟进。”一位前百度员工说。

在百度直播和百家号完成切割后,2020年6月,百度找来了原虎牙直播的创始人之一陈罗金(花名:古丰),让其负责直播业务,最初他向百度副总裁、百度App总经理平晓黎汇报。同年11月,百度在官宣收购YY之后,对MEG的组织架构进行了一轮调整,由曹晓冬统一负责泛知识、泛服务、泛娱乐直播业务。由此,古丰的汇报关系也转向曹晓冬。

“古丰这个人性格比较温和,但在百度处处碰壁,很多事情不好推进。后来,曹晓冬找来了杨淑玉,原来手游直播平台触手的CMO。”一位百度直播员工说,杨淑玉到了之后,主要负责百度直播的运营,也是她开始规划百度直播的垂类运营,借此进行直播的商业化。

在百度内部,触碰健康业务是一件比较敏感的事,所以最早百度直播在垂类运营中不包含健康,而是把这一块业务归到了大百度的健康运营事业部。百度直播选择比较轻的垂类来做商业化,比如旅游、美食、职业教育、财经等,之后又增加了情感垂类,但因为商业化不太成功,随后被否掉了。“所以百度直播到最后,就是依靠财经垂类做的商业化。”前述百度直播员工说。

2021年2月,古丰以家庭为由从百度离职。百度直播的实际负责人变成杨淑玉,但没多久,她也从百度离职了,百度直播业务又交到了前花椒直播COO、原百度全民小视频负责人余果手上,余果直接向曹晓冬汇报。

“曹晓冬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整合好YY和百度直播,两者没有平衡到位”,一位百度直播的前员工说,两块业务都归曹晓冬负责,但经常掐架,百度直播抢YY的资源,YY后来也对百度直播毫不客气,毕竟两者一个在百度总部,一个远在千里之外的广州,协调事宜遇阻。

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百度MEG很多中、高层都热衷于做向上管理,而非贴近业务。

一个曾经发生在百度直播的事情是,沈抖曾提出要自媒体“回形针”入驻百度直播,曹晓冬应承下来,并让下面的BD团队去执行,但后来入驻不成功。于是有人就让技术团队做了一个“回形针”的马甲号,然后再做内容搬运。

有部门年终绩效被推迟

除裁员风波外,Q4的百度并不太平。

12月初,新浪科技曾报道,百度投资的爱奇艺大面积裁员,收缩业务。持股超过50%的百度,并没有支援危难之中的爱奇艺。

几天前,另有报道称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织架构及高层人事变动,相关业务部员工与资产已陆续由百度集团相关主体公司,转入百度全资子公司。其中,一些商业化部门开始需要制定并完成年度营收指标。这意味着,在进行多年投入后,百度对自动驾驶、智能汽车部门业务赚钱能力的要求也正在提高。

另有百度内部人士透露,目前百度内部的年终打绩效也被推迟。“确定有部门人员绩效被推迟了,会被补偿0.5个月,但不清楚是否涉及全员”。但也有业内人士评价称,“借助年终绩效优化一下人员结构,也是每家管理惯用的手段。”

据百度第三季度财报,第三季度百度营收319亿元,同比增长13%,其中百度智能云三季度营收同比增长73%;归属百度的净利润(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50.9亿元,同比下降27%,在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百度净亏损165.59亿元。

每日话题

评论留言

你如何看待百度裁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ID:techsina),作者:花子健 周文猛,36氪经授权发布。

+1
3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知乎关联公司发生工商变更,腾讯搜狗等退出。

2021-12-24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