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首富,无「家」可归

冯仑风马牛·2021-12-21 09:56
无家可归是假的,有利可图才是真的。

01他们的选择

2021年底,两个不同维度的首富,或主动或被动地,成为「无家可归」之人。

第一个是世界首富马斯克。

受益于特斯拉股价飙涨,马斯克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身家超过3000亿美元的富豪。和其他享受香车宝马豪宅的富豪不同,马斯克早就说过,自己会把名下的房子都卖掉,投入到他的火星殖民计划中。

据美国媒体报道,12月初,马斯克名下的最后一座豪宅,终于以3000万美元的价格出手了,他本人从SpaceX租了一处价值5万美元的房子暂住。值得一提的是,马斯克于2017年花2700万美元买下这套豪宅,4年时间升值了300万美元。而他仅在2020年一年间卖出的房产价值,就累积超过了1亿美元。

按照马斯克本人的说法,目前除了公司的股票外,他基本上没有任何具备货币价值的财产。

这个已经站上全球财富巅峰的男人,一心向往火星,卖掉所有象征「家」的房产,主动选择「无家可归」。

第二个是被一篇报道造出来的华人新首富赵长鹏。

11月30日,据《财经》杂志报道,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币安的联合创始人、CEO赵长鹏身家已达到900亿美元 (约合人民币5733亿元) ,超过农夫山泉董事长钟晱晱的4244亿元,成为华人新首富。按照这篇报道的说法,赵长鹏的大部分财富和币安有关,这家公司虽然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但并未上市,对币安的估值来自于「内部人士」透露。基于这篇报道,有「币圈人士」表示,赵长鹏手中还持有大量加密货币,按市价换算一下,在世界富豪榜上也能排到前列。

尴尬的是,哪怕戴上了首富的「高帽子」,大多数人也不知道赵长鹏是何许人也。在国内主流搜索网站上搜索「币安」,只会得到一个连广告都没有的干净页面,昭示着这个平台被禁的事实。

币安确实诞生在中国。2014年,加拿大华人赵长鹏卖掉自己在上海的房子,把钱全部投入比特币,3年后,他建立起一个名为Bianance (币安) 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在首次代币发行 (ICO) 中筹集了1500万美元。仅用了不到8个月,币安就成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但币安一直不被待见。2017年9月4日,币安成立不到2个月,国内相关部门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比特币市场恐慌开始,人人自危,各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先后撤出中国。随后各项整治活动开始,加密货币交易在中国被彻底打入地下。此后,因为决定不申请注册成为受监管的平台,币安又受到了来自加拿大、英国、日本政府的「围剿」,在这些地方,币安要么难以合法开展业务,要么就已经宣布退出。

就在12月13日,因为同样的原因,币安宣布关闭其在新加坡的业务。在此之前,因为新加坡政府对加密货币相对开放的态度,币安在新加坡下了重注,赵长鹏也常驻新加坡坐镇指挥。如今,币安仍然是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却没有一个固定的总部,甚至因为监管原因,没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市场。

这个华人新首富,因为事业与加密货币深度捆绑,如今和币安一样,随监管动向而漂流,被动陷入了「无家可归」的境地。

02时代风口上的男人

抛开最近的新闻,其实马斯克和赵长鹏有不少相似之处。

两人都是70后。

马斯克出生于1971年的南非,母亲是加拿大人,父亲是南非人。17岁时,为了逃避兵役,他移居加拿大,在皇后大学念书。2年后,他又转到宾夕法尼亚大学,拿下了经济学和物理学学士学位。

赵长鹏比马斯克小6岁,出生于中国江苏,父亲是一名大学教授,12岁时他随父母移民加拿大,考入麦吉尔大学,拿下计算机科学学位。麦吉尔大学是加拿大入学分数最高的大学,曾培养出12位诺贝尔奖得主、147位罗德学者、15位加拿大最高法院法官、3位加拿大总理以及8位外国领导人。

高智商、具有移民经历、与加拿大缘分颇深,这些都是马斯克和赵长鹏少时经历的共同点,但他们更为相似的,是创业踩上风口后的突飞猛进。

马斯克的创业历程广为人知:在斯坦福大学读研究生时开了家软件公司,转手卖掉,卖了3.07亿美元。和别人一起创立网上银行X.com,和另一家公司一合并,就成了Paypal,又卖了15亿美元。之后创立SpaceX、加入Tesla(特斯拉)、开发脑机,每一件事都做到了领域内的第一。

他似乎是一个创业天才,但随着他提出的目标越来越宏大,创业的难度也指数级上升。

2017年7月,特斯拉开始销售Model 3,这是特斯拉的第四款车型,因为面向大众市场,价格更便宜,所以预定量大增。但公司的生产能力却远远落后于订单增长的速度。一直到2018年4月,特斯拉仍然处于这种危机状态中,这个月的大部分时间,马斯克都睡在工厂车间,他每天醒来后就开始看墙上的显示器,一遍一遍地检查系统,自己重写代码。他脾气非常不好,员工常常被警告不要从他办公桌前路过,因为他随时都在「疯狂开火」,还有员工控诉他太过于偏执,已经达到病态的程度。

而关于马斯克的这些指控,在特斯拉成为全球新能源汽车领导者开始向全球扩张后,变得无足轻重。

特斯拉股价走势

2020年,前所未有的股市震荡中,特斯拉股价扶摇直上,马斯克身家飙升,他在直播中的种种奇葩表现,也被各国网友视为「真性情」。今年10月,美国汽车租赁巨头公司赫兹一笔价值44亿美元的订单,让特斯拉股价再度猛涨,马斯克超越贝索斯,登顶全球首富。1个月后,他在外国社交平台推特上发布的中文七步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火遍全网,一天之内4次登上微博热搜。

几乎同一时间,赵长鹏也在孤注一掷创业。

币安创立于2017年,但在3年前,赵长鹏就把上海的房子卖了,全部投进比特币。他对比特币的认知和信心,全部建立于2013年,他第一次从一个做风险投资的牌友那里听说比特币。

因为这种奇特的信心,他开始接触加密货币项目,甚至改变自己的职业路径,加入Blockchain.info,成为这个加密货币钱包团队的第三位成员,此后他还在一家法定货币和数字货币之间的交易平台当了一段时间首席技术官。在这期间,上海房价大幅上涨,而比特币价格却长期低迷,国内外出现了大量看衰比特币的言论。即便如此,赵长鹏仍然没有回到自己原本的「康庄大道」。

在接触比特币之前,赵长鹏是个典型的技术派。他大学一毕业,就在东京证券所的分包商处工作,专门开发匹配交易订单的软件。因为技术过硬,很快他又跳槽到了彭博交易平台,为全球110多个国家开发期货交易软件。2005年,他搬到上海,自己创业,开发出「最快的高频交易系统」在业界扬名。技术上的事情对他来说过于简单,遇到新概念、新玩法的加密货币,他就被完全吸引了。

对赵长鹏来说,创业做币安,技术不是最大的难题,最难的是市场。2017年9月4日之后,国内对加密货币交易管理很严,全球加密货币市场情绪悲观。赵长鹏利用早期在海外工作的优势,把币安的工作重心从国内转向海外,当国内发布更严厉的监管命令后,币安反而成为同行里受损最小的一家。

比特币价格走势,和特斯拉一样,都在2020年猛涨

2020年,比特币逆势疯涨,从年初的7千多美元涨到3万多美元,即便监管力度严厉,仍有无数人涌向比特币市场,币安因为早前布局全球主要国家,成为这波比特币暴涨中获益最大的交易所,但却非常低调。因为这一年,币安的同行——美国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上市了,盘中市值突破千亿美元,就连马斯克也开始公开表示,自己在用Coinbase加仓比特币。

马斯克和赵长鹏,两个同样踩到时代风口的人,最终相逢在赌风四起的加密货币市场。

03太阳底下无新事

加密货币不止比特币一种,币安自己也发行了两种,其中BNB已经成为币圈第三大加密货币。但不管是哪种货币,持有人都希望比特币的行情能重复出现,因此在加密货币市场上,欺骗、炒作、哄抢、投机、暴富与爆仓只是最常见的操作。

在这里,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但不管发生什么,都是为了一个目的,钱。

11月23日,因为不满币安暂停狗狗币的提现,马斯克在推特上直接质问赵长鹏,要对狗狗币用户做什么?赵长鹏随即回复,「确定是狗狗币钱包出了问题,正在沟通」,客套话说完,马上挂了英国《卫报》一则特斯拉因故障召回1.2万辆车的新闻,反问马斯克,「这又是发生了什么?」

首富们的嘴仗打得很热闹,这背后是两人在加密货币市场上的利益交集明显增多。

马斯克在2020年举起了加密货币的大旗,先是爆料自己加仓比特币,允许特斯拉购车人用比特币结算,随后又开始吹捧狗狗币,认为这种无限发行的狗狗币比比特币更适合作为货币使用,比特币更像是一种资产。在他极强的影响力下,狗狗币价格一路上涨,币圈人士给他取了个绰号——狗狗币之父。

赵长鹏则一直执掌币安,在这个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上,有超过150种加密货币可以交易,每秒可处理超过140万个订单,每天交易量达到20亿笔。要知道,在加密货币交易所,没有任何政策监管,也没有任何税收抽水,不管买卖双方是赚是赔,平台方都会从每一笔交易中得到手续费。

一个有莫大的影响力,几句话就能造就加密货币的财富神话,另一个则稳坐钓鱼台,影响着无数人的加密货币交易。难怪币圈有段子这么说:世界首富马斯克,华人新首富赵长鹏,他们都是币圈代表人物。

回到最开始讨论过的故事:马斯克卖掉所有房产,租住在公司名下的房子里,这个举动一方面呼应了他说过的要把钱投入到火星殖民计划上,另一方面,有人替他计算过,卖掉房产只持有股票,可以免去多达数十亿美元的资产利得税。而赵长鹏因为执意不让币安在某一国家经过注册,成为受监管的平台,也不过是方便把加密货币「去中心化」这一特质发挥到极致,币安越是遭受各国「围剿」,越是显得「无家可归」,真正想在加密货币市场上浑水摸鱼的人便越会信赖这个平台。

对这两个首富来说,无家可归是假的,有利可图才是真的。

资料来源:

[1]Michael del Castillo:《专访 |比特币暴涨暴跌,币安赵长鹏重返全球亿万富豪榜》,福布斯中国

[2]Pamela Ambler:《币安创始人赵长鹏:一年内从零到亿万财富的神秘中国人》,福布斯中国

[3]夏雨辰:《新加坡也不要!华人新首富「无处容身」?》,华尔街见闻

[4]Tim Levin: Elon Musk, once again the world's richest person, is selling all his possessions so people know he's serious about colonizing Mars, Business Insider

[5]Ben Bartenstein and Yueqi Yang: Binance in Talks With Dubai, Abu Dhabi on Headquarters Plan, Bloomberg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冯仑风马牛”(ID:fengluntalk),作者:冯仑风马牛,36氪经授权发布。

+1
7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国内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令人眼前一亮的陌生人社交APP,上一个称得上爆款的还是2016年推出的soul,此后六年,陌生人社交赛道都几乎少有亮眼的产品。

2021-12-2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