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真的“不作恶”?前员工起诉:它早已亲手打破座右铭

CSDN·2021-12-02
你认为谁会胜诉?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不作恶(Don’t be evil)”一直是谷歌非常著名的非官方座右铭。

这一理念最早诞生于上世纪 90 年代末,彼时有一些商业人士加盟技术驱动的谷歌,其创始人之一的 Amit Patel 及部分早期员工对此感到担忧:他们担心未来谷歌会在客户的要求下,做一些不好的事,例如更改搜索结果排名、被迫开发一些产品。

为此,Amit Patel 曾在与客户会面时,在一个白板中明确地写了一句“永不作恶”。后来 2004 年谷歌首次公开的募股招股书,即谷歌创始人的一封信中,也提到了“不作恶”:“不要作恶。我们坚信,作为一个为世界做好事的公司,从长远来看,我们会得到更好的回馈——即便我们需要放弃一些短期收益。”

但近日,据三位前谷歌员工起诉:“不作恶”这个座右铭,早已被谷歌自己打破了!

1 检举“作恶”行为,反被辞退

这三位前谷歌员工均为软件工程师,分别是 Rebecca Rivers、Sophie Waldman 和 Paul Duke。他们强调,在入职时都签署了一份谷歌的行为准则,其中就包括了一条“不作恶”的规定:“记住…不要作恶,如果你看到一些你认为不对的事情,一定要说出来!”

基于这一规定,2019 年在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向云服务提供商合作的请求后,这三位软件工程师写了一份请愿书并在全公司进行分发,要求谷歌确认不会向 CBP 以及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出售云计算软件(注:当时 CBP 被指控侵犯人权,关押移民并将父母与子女分开),即拒绝成为“同谋”:

“我们要求谷歌公开承诺不会直接或间接地向 CBP、ICE 和 ORR(难民重新安置办公室)提供任何基础设施、资金或工程资源,直到他们停止侵犯人权。现在是时候说不,我们拒绝同谋。”

但不曾想,三个月后这三位软件工程师突然收到了谷歌的解雇通知,理由是“明显且屡次违反公司的数据安全政策”,“向媒体泄露了机密信息”,并且对“工作范围之外的信息进行了系统搜索”。

这个大而空的解雇理由他们并不接受,联想到之前那封请愿书,他们一致认为是因为曾抗议谷歌向 CBP 提供云计算软件而被解雇,也因此在近期起诉谷歌违反了自己的行为准则和加州公共政策。

据法庭文件称,谷歌在解雇这三位工程师时,从未明确指出他们以何种方式违反了公司的“数据安全政策”,“对工作范围外的信息进行系统搜索”也纯属污蔑:他们声称只访问过所有谷歌员工都可以找到的文件。反之,谷歌因他们曾抗议公司与 CBP 进行“邪恶”合作而解雇了他们的行为,显然打破了其自身定下的“不作恶”行为准则。

截止目前,谷歌尚未对此事做出回应。

2 从“不作恶”到“做正确的事”

其实就算没有这次的诉讼,谷歌“不作恶”的口号也早已被多次质疑。如开头所说,在“Don’t be evil”这一理念刚提出时,谷歌可能的确是怀着一颗“不作恶”的初心,但它始终是一家商业公司,在利益与道德面前,“不作恶”的座右铭逐渐被遗忘,甚至在 2015 年谷歌宣布重组、成立 Alphabet 总公司时,直接将 Slogan 更换成了:“Do the right thing”。

  • 投放虚假医疗广告

2003 年,美国相关委员会就谷歌的网络药品广告问题进行调查质询,随后谷歌声称设立了一些筛选机制,但虚假医疗广告依旧存在。

到了 2009 年,FBI 钓鱼执法,派了个假药贩子去找谷歌投放虚假医疗广告,以每个月 2 万美金的广告费获得了一位谷歌专属客服,手把手教他如何规避谷歌的自动屏蔽政策。结果最后谷歌被罚 5 亿美元,承认了虚假医疗广告的问题。

  • 非法搜集用户 Wi-Fi 数据

谷歌地图建立在庞大数据和设备支持的基础之上,其中很重要的一环就是遍布各地的街景车——这些街景车装有 Wi-Fi 传输设备以及摄像头,在接入当地无线网络后实时记录周边路况并上传,用户通过谷歌地图便可查看。

但问题在于,2010 前许多公共无线网络都没有对其中的数据传输进行加密,也就是说,具备信息读取和收集功能的谷歌街景车是一个再好不过的“窃听工具”。而这在谷歌早已是个公开的秘密,甚至有调查显示当时谷歌工程师每天会在窃听等工作上用近 20% 的工作时间。事情败露后,谷歌对此供认不讳,但其强调所获数据并未被使用并保证会删除。

  • 包庇公司高管性骚扰行为

2018 年有关谷歌包庇公司高管性骚扰行为的新闻也闹得沸沸扬扬。彼时据纽约时报报道,谷歌前明星高管、被称为“安卓之父”的 Andy Rubin 在被内部员工指控性骚扰并查实后,仍获得了谷歌给予的 9000 万美元离职金,同时对其他涉案高管也没有严肃处理。由此引发了同年 11 月多达 20000 名谷歌员工的全球性罢工,抗议对女性不安全的职场文化。(注:谷歌 CEO Sundar Pichai 之后回应称,谷歌在两年内解雇了受到骚扰指控的 48 人,这些人从未收到过离职金。)

许多谷歌女性员工当时指出,即便与公司人事报告此类现象,最终也是不了了之,甚至还会受到惩罚:降低职级、负面的绩效考核、被踢出项目组等等。而最令人无奈的是,她们还要与那些骚扰者继续合作。

这类事件与曾经谷歌一直坚持的“不作恶”理念完全相悖,或许也是意识到了很难在利益面前继续维持这一座右铭,在 2018 年 5 月初左右,谷歌在其行为准则页面将原先文本中反复提及的“Don’t be evil”全部删除,只在最后提了一句:“记住……不要作恶,如果你看到一些你认为不正确的事情——大声说出来!”

那三位前谷歌员工正是遵从了最后的这一句话,将其认为“不正确”的事大声说了出来,结果却反被莫名辞退,因此不服上诉。

对于这场诉讼,网友对其结果都不太看好:

“问题在于谷歌‘不作恶’的含义太模糊了,虽然这个起诉理由有点道理,但这并不能确保他们就能起诉成功。”

“主要这不属于真正的合同,这只是谷歌的行为准则,并没有强制谷歌做事的权利。”

“除了被立即赶出法庭,还会发生什么吗?他们想让法院裁决哪些行为是“善”,哪些行为是“恶”吗?”

那么,你认为这场案件谁会胜诉?“不作恶”还适合加在谷歌的行为准则里吗?

参考链接:

  • https://www.vice.com/en/article/epxxb4/fired-employees-sue-google-for-breaching-dont-be-evil-part-of-contract

  • https://news.ycombinator.com/item?id=29386239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CSDN”(ID:CSDNnews),整理:郑丽媛,36氪经授权发布。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雷蛇认为,尽管其在2021年上半年的财务表现颇为稳健,但股份的交易量持续低迷且股价表现仍然相对较弱,未能达成为未来增长吸引投资的上市目标。

2021-12-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