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磊斩获400亿市值IPO,终于有钱买周杰伦了

投资界·2021-12-02
网友喊话丁磊:我这辈子还能在网易云音乐听到周杰伦吗?

50岁的丁磊,再次站上了IPO敲钟舞台。

今日(12月2日),网易云音乐正式登陆港交所,成为社交音乐第一股。此次IPO基石投资者拿走了8成发行股份,发行价为每股205港元,首日破发,市值超400亿港元。

时间回到2013年,丁磊凭着一腔情怀杀进在线音乐市场,网易云音乐由此诞生。这是丁磊倾注了许多感情的一款音乐APP,但在那个音乐版权遍地硝烟的年代,网易云音乐面对腾讯音乐、阿里虾米音乐常常处于下风,最后凭借小众而独特社区氛围俘获了一群拥趸。招股书显示,网易云音乐用户达1.84亿,其中超9成活跃用户为90后或00后。

买版权,无疑是网易云音乐最烧钱的地方,为此不得不边走边融资。此次IPO前,网易云音乐累计完成4轮股权融资,身后聚集着包括泛大西洋投资、云锋基金、CMC资本、正心谷资本、BAI资本、厚为资本、百度阿里巴巴、上海海文广传媒集团(SMG)、芒果文创等十余家投资方。追溯他们为何选择投资网易云音乐时,答案的中心不离——原创、社区、年轻人。

跌跌撞撞,丁磊音乐梦上市了,市值400亿港元

网易云音乐的诞生,源于丁磊的音乐情怀。

年轻时,丁磊是个音乐爱好者。他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用录音机听电台音乐,大学毕业后,丁磊热衷于捣鼓发烧唱片,甚至还能从各个渠道弄到不少小众唱片。这些经历都给了他日后创办网易云的灵感。

早年间丁磊的理想是开一家唱片公司,但这一梦想终究未能成形。许多年后,已经带领网易成功登录纳斯达克的丁磊,还是忘不了他的音乐梦。于是,2012年,丁磊向公司提出做音乐;2013年4月,网易云经过网易杭州研究院三个月的孵化正式上线。

在那场网易云的产品发布会上,丁磊说了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话:“年轻时的理想破灭了,现在就做一个音乐产品吧。” 他对网易云的产品定位和愿景十分明确——要成为中国最大的移动音乐社区和开放平台,形成独一无二以用户为核心的音乐生态圈。

此后,丁磊在网易云音乐上倾注颇多,据说这是他唯一一款亲自过问的移动软件,项目成立最初就注资2亿元。就连网易云播放界面中模仿黑胶唱片的UI,都是丁磊亲自定的转速。因为“转快了容易晕,转慢了又可能让人昏昏欲睡”, 丁磊让团队反复调试20多遍。

与其他在线音乐相比,网易云创立之初就有着明显的区别——它是首个推出“歌单”及“分享”功能的音乐软件,同时也是个性化推荐音乐的首波实践者。丁磊曾提出,“有没有方法让发现和分享音乐能够脱离小圈子。” 结合丁磊的音乐社交梦,网易云主打歌单推荐、分享、评论等功能,抓住了泛90后群体,在竞争激烈的在线音乐市场杀出一条血路。

网易云上线时,腾讯音乐与阿里的虾米音乐竞争得如火如荼,但网易云的出现并没有让当时的在线音乐巨头们警惕,丁磊趁机扩张,一年内创建了3200万个高品质歌单,两年攒下1亿多用户。直到腾讯音乐回过神来,才发现难以抑制住网易云音乐的增长速度了。

2016年,网易云音乐以独立方式运营,并发起“石头计划”,着力扶持独立音乐人,掀起了音乐界UGC创作风。那些年,中国在线音乐版权之争轰轰烈烈,而网易大多时候处下风,久而久之也就奠定了“小众潮流”风格。那是丁磊并不痛快的一段岁月。

经历8年沉浮,丁磊终于带着他的音乐梦上市了。其实这算是网易云音乐今年的第二次IPO。早在今年8月,网易云音乐就已通过了港交所聆讯,后基于当时市场整体环境等各方面因素宣布暂停IPO。今日上午,网易云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开盘对应市值达420亿港元。

毫无疑问,丁磊身价再次飙升。但颇为争议的是,网易云音乐此次IPO引入3名基石投资者——网易公司、索尼音乐娱乐及奥比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Orbis,合计认购3.5亿美元股份,占到发行股份的83.15%,这个比例刷新历史记录。这意味着此次发行除去基石投资者份额后,流通市值仅5.5亿港元左右,流动性并不充足。

90后都在听,但依旧不赚钱,丁磊亲自抓版权

网易云音乐何以撑起“音乐社交第一股”?时至今日,网易云音乐早就不只是一个光能听歌的APP,从歌单、乐评到Mlog、直播、K歌,它筑造了一个“社交式听音乐”的理想国。

一群年轻的音乐发烧友涌向这片“云村”。招股书显示,网易云音乐月活用户(MAU)达1.84亿,这其中超9成活跃用户为90后或00后。灼识咨询调查报告也指出,网易云音乐是中国1990年或以后出生人群中最受欢迎的在线音乐平台。而看QQ音乐,迄今已经累积了超8亿的用户。

这不仅得益于网易云音乐独特的产品设计和活跃的社区氛围,也源于聚集在此的才华横溢的新生代独立音乐人。截至2021年上半年,网易云音乐入驻独立音乐人超30万,是中国最大的独立音乐人在线孵化器。长久以来,独立音乐人及其作品已经成为网易云音乐社区和内容的支柱,也让越来越多冷门、小众的优质音乐进入用户的视野中。

新生代消费主力军的簇拥下,网易云音乐的付费率和付费用户增长速度稳居行业第一。招股书显示,在今年前三季度,网易云音乐累计拥有付费用户数2752万、同比增长超93%,付费率达14.9%。这也是网易云音乐由在线音乐服务、社交娱乐服务等组成的营收版图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具体来看,2018至2020年,网易云音乐总营收分别为11亿元、23亿元、49亿元。而在今年的前三季度,其总营收达到51亿元,其中在线音乐板块收入为24.4亿元,而社交娱乐及其他板块收入为26.7亿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52.3%。

不过,丁磊的音乐梦目前还是一个烧钱的生意,网易云音乐的亏损境况依然严峻。招股书显示,网易云音乐2018—2020年同期经调整后净亏损为18.14亿元、15.89亿元、15.68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近50亿元。到了今年上半年亏损面虽有收窄,但仍达到5亿元。这个数字,让云音乐近几年所获得的融资基本所剩无几。

与之利害攸关的还是老生常谈的版权问题。2015年的夏天,国家版权局出台了史上“最严版权令”,掀起了在线音乐的“版权大战”,腾讯音乐为首的平台们相继启动了独家版权模式,微信也堵上了音乐分享的链接口。在这场血雨腥风的江湖纷争中,网易云音乐渐渐失守,不少歌单被迫变灰,用户开始离开云村。

直到今年7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出“解除独家版权令”,网易云音乐得以加快在音乐版权上的开疆拓土。招股书中提到,网易云音乐已经与环球、索尼及华纳全球三大唱片公司达成了直签协议,此外还与摩登天空、英皇娱乐、中国唱片集团、风华秋实达成音乐版权方面的合作。

虽然拥有了6000万歌曲版权,但用户的需求远超于此。在丁磊的网易云音乐个人账号中,每一条动态下都挤满了“版权”二字,其中周杰伦歌曲版权的呼声尤其高。有用户调侃道:“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丁总一发动态,下面评论都是催版权的。”

为此,在近期爆火的《漠河舞厅》歌曲的互动区,丁磊亲自下场回应道:“在搞了在搞了,版权的事情我现在亲自抓,只要独家版权放开,我们就敞开买。最近回来的摩登、英皇、中唱等,大家先听起来,别辜负村长我的一片辛劳。”

今天的00后,到了哪里听歌呢?抖音快手也来了

说到这里,你手机里有几个听歌软件?

一位音乐发烧友说出了他的心声:“用什么软件听歌,取决于这首歌在哪个软件上。买了黑胶又如何,想听周杰伦还是得给QQ音乐开个绿钻......”这也是大多数人的真实写照,QQ音乐、网易云音乐、酷狗音乐、咪咕音乐......一个手机里,总得有那么2-3样。

不过当纯音乐平台还在为存量用户抢破脑袋时,抖音、快手却悄然杀到。现如今,刷抖音已经成为年轻人的日常,几十秒的背景音乐是吸引人观赏的重要元素之一,随之带来的是越来越碎片化的听歌场景,不少爆款歌曲也在这里诞生或再度发酵。就好比,丁磊也爱听的《漠河舞厅》从云村走红后在抖音进一步发酵,也由此被更多大众所熟知。

火热趋势下,抖音快手们动了做音乐的心思。早在三年前,字节跳动就已经开始布局音乐领域,今年开始悄悄筑造自己的音乐生态:先是成立音乐事业部并且将音乐业务升级为P1优先级业务,随后抖音测试“音乐播放器”,近期更是与原创音乐唱片公司摩登天空达成合作解决版权问题,堪称野心勃勃。

无独有偶,2018年,快手就成立了独立的音乐部门,并且投入200亿流量扶持音乐主播,保证音乐内容的供给。去年5月,快手官宣了周杰伦的入驻,一周后便与他的音乐公司杰威尔音乐达成版权授权合作。到了今年,快手不仅上线了音乐APP“小森唱”等应用,还推出“双击音乐计划”,进一步加大对音乐人的扶持力度。

短视频霸主们正虎视眈眈。在今年的网易财报会上,丁磊被问到这样一个问题——现在合作的短视频平台(抖音)是否会变成竞争对手?在表达了欢迎短视频入局音乐行业的同时,他的回答也意味深长:“音乐和短视频最大的不同是,短视频只能消费一次,音乐值得重复消费。优质的音乐内容会让人有很强的共鸣和沉浸感。”

听的不是歌,而是听曲人心中那些与歌契合的往事。情怀使然,还记得去年初有人问丁磊:网易云音乐最大的威胁是什么,他十分感性:怕大家失去了对音乐的热爱。

不同年代的人,听着不同味道的歌曲,戴上耳机,在那片乌托邦里找寻片刻的平静,这已是裹挟着重重压力的现实生活里的难得自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天天IPO”(ID:pedailyIPO),作者:周佳丽 杨文静,36氪经授权发布。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在两家生鲜电商公司的最新财报中,也表明这一商业模式仍处于摸索阶段。

2021-12-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