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动物演员,从推动侧拍记录开始

一起拍电影·2021-12-02
“虐猫”风波给影视行业的警醒

 

《当家主母》的小白猫到底在哪里? 疑云久未散,现在事情却越发令人迷惑了。 

实际上,关于影视剧组应该如何对待和训练动物演员这个问题,《当家主母》小白猫事件并非首例也并非个例。而在今年,从快递宠物盲盒事件、《禁止虐待动物法》的立法争议,到“血猫”“血狗”黑色产业链被曝光、疫情防控隔离期间宠物狗被“无害化处理”等事,也都显示出了在人们保护动物意识日益增长的同时,还有着很多令人发指的残酷事实。 

对此,专业动物演员导演就向拍Sir分享:“当前国内影视剧组在对待动物演员的态度上确实还存在着较大差距。具体而言,有的剧组会高价聘请专业团队保驾护航,有的剧组会给予动物演员最大的尊重,但有的剧组却仍将动物演员作道具处理。” 

那么, 在对“虐猫”风波保持关注、盼求涉事小猫平安无事的同时,我们是否更应思考 如何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进一步来说,在全社会文明向前、生命教育日益受到重视的现在,作为文化展现窗口之一的 影视行业离正视动物演员又还有多远? 

动物演员=地位低下?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直到2015年至2017年期间电视剧《神犬小七》播出、电影《一条狗的使命》登上国内大银幕并获得较好的市场反响,国内动物演员才算是迎来了脱离“道具组”的转机。但再往前数,因剧组工作程序不完善、剧组人员疏忽操作而导致的动物牺牲事故在我国也是真实发生过的,尤其出现在对马匹演员的使用上面。 

比如,据《青年周末》2009年的报道,新版《三国》导演高希希就曾有过“在拍戏中一共牺牲了六匹(马),疯了八匹(马)”的不当言论。随后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用举办沙龙的形式加以回应,向媒体直斥新版《三国》剧组,而且还剑指中国影视行业中的诸多“虐待动物”行为。 

到了今年,除《当家主母》白猫事件外,观众们还翻出了《延禧攻略》和尚鹦鹉事件、《孤城闭》逸马杀犬事件、《犬王》炸军犬事件等与动物演员不当待遇相关的案例。其中,上映于1993年的老片《犬王》则更因导演“用真炸弹来炸死一条军犬”的过往言论而跌至口碑谷底。 

由此可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动物演员在剧组中的地位确实不高。然与此相对,剧组和剧情对动物演员的需求却十分庞大,有时甚至达到了接近刚需的情况。 

关于这一点,专业动物演员导演便向拍Sir分享了三方面的“供给”情况。 

其一,剧组和剧情对动物演员提出了更复杂的要求,动物演员的能力边际在被不断突破。 比方说,以往可能只需要动物演员做一些简单扭头转眼、直立捡球的动作,现在则进化成了需要它们来做更为复杂的细微情感表达。 

其二,需求带动供给,动物表演训练团队的业务范围在被不断向外拓展。 从最初的表演训练、剧本策划到随后的经纪业务、医疗配套和动物安置,动物表演培训团队早已不被“表演培训”四个字所局限。而对很多剧组来说,自身也确实是没有资质和能力来承担动物演员的训练和善后工作的。 

第三,动物演员的种类在被不断丰富。 从训练难度系数最低的宠物型演员(猫猫、狗狗、仓鼠等等)到训练难度系数稍高的场面型演员(马匹、羊群等等),再到训练难度系数登顶的猛兽型演员(虎、熊、狼、狮等等),编剧和导演都愈发地想通过动物演员来完成更丰富、更有趣的影视表达。 

▲ 《战马》剧照 

不过,训练动物演员绝非易事;若无对时间成本、金钱成本、能力资质、风险系数、法律保障等因素的充足考量和充分准备,动物演员的权益很难得到完整保障。也正是因为这些沉疴痼疾的存在,影视剧组才成为了观众心中“虐待动物”的事发高地。 

年轻观众vs“传统”剧组

那么,为什么像《犬王》和《当家主母》这样陷入“虐待动物演员”争议的作品会在“当下”这个时间点引起这么大的舆情风波呢? 

业内人士认为, 最主要是因为观众的眼睛不仅是雪亮的,而且还是专业的,所以当观众掌握了更大的话语权的时候,像过往常用的不了了之的处理方法便不再有效、甚至还遭受反噬。 同时,“这届观众”也越来越偏年轻化了,看待动物和生命的方式与视角与上一辈相比已有了更多的反思和进步。 

“你看啊,近些年陷入舆情漩涡的剧组实际上对动物演员的刚性需求不高,小猫小狗所需出镜的也只有那么一两个镜头或一两段情节,从叙事上来说轻轻一带便就过去了。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些在剧组眼里微不足道的镜头,一不小心就能被喜爱小动物的观众给挖出来。而且这些观众当中有很多专业人士,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做出很详细的分析,”该位业内人士补充道。 

这样的因果推断所言不虚。拍Sir就此查看年轻人较为集中的社交网站,便发现了诸如“疑似角弓反张”“没有腹部起伏”“猫猫性别不一”等显微镜式的拉片分析,更有观众将相关片段导入特效软件逐帧查看或用自家爱猫亲测来做现身说法。 

▲ 部分网 友分析视频 

更进一步来说,不少年轻观众还从既有印象出发,把矛头指向了影视剧组“老龄化严重”“江湖气太盛”“不舍得花钱保护动物演员”等问题,认为大多数剧组掌权人的处事态度都是以结果为导向的,并不注重过程和安全规范。 落到实处,观众们就表达出了对“剧组为什么不使用特效代替”的不理解。 

比方说,虽然十年前的特效技术还不尽成熟,但《甄嬛传》还是使用了特效来代替难度系数较高的猫猫戏份。在中外电影领域,特效老虎之于《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仿生机械马之于《绣春刀》、物理道具猴子之于《疯狂的外星人》等应用案例也是不胜枚举。 

而在纵观多部涉及动物戏份的电影幕后花絮之后,我们更是发现了没有哪种动物能一而贯之地、百分百地参与影片实拍,替身、绿幕、特效、仿生机械道具……在一个银幕动物角色的背后,相关科技支撑不可或缺。 

对此,业内人士坦言:“现阶段对很多剧组来说特效仍是一笔天文数字般的花销,很多中小型剧组更是没有做复杂特效的时间预算。”具体而言,无论是物理视效中所使用的仿生机械、发泡乳胶还是数字视效中所使用的三维建模、动画渲染,都非平价选项,而对于像捕捉动物细微表情这样的镜头,实拍真动物确为性价比更高的选项。 

所以,在讨论影视剧组是否虐待动物演员这一点上,与其说是年轻观众话语权上升而加速的舆论发酵,还不如说是我国影视工业化进程不完善的必然结果之一。 

▲ 纪录片《间谍动物》,机械仿生动物出镜的集大成之作 

完善侧拍记录,增强信息透明

有了负面案例,有了舆论倒逼,与动物演员相关的问题是时候该彻底重视起来了。 而尽管我国影视行业整体从意识到实践的进步空间还有很多,业内人士认为至少可以从完善侧拍记录和增强信息透明这两点开始做起。 譬如此次处在舆论漩涡中心的剧组,只需公开拍摄花絮就能自证清白、化解危机。 

详细来说,根据国内某专业动物演员训练团队介绍,他们在拍摄期间都会自带两至三个侧拍纪录人员,全程记录动物演员进组、训练、拍摄、运输、善后各环节。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有时候导演要求做出一些真实但危险的效果,纪录片也能证明相关操作环节的安全性,同时还能佐证相关动物演员训练团队的规范性和专业性。 

落实这项举措,欧美团队还会做得更加细致和彻底。以购买和使用动物标本为例,假设在某场戏中需要使用到一个动物的尸体,欧美剧组通常会要求查看供应方的购买资料,从而证明这个尸体是从正规渠道获得的。同时,规范和专业的团队更是不允许通过杀害一个动物来获得尸体或标本这样的行为的,假若真的需要使用相关道具,或用物理替身模型来以假乱真,又或用CG特效来进行后期处理。 

▲ 电影《阳光劫匪》花絮侧拍 

长远来看,有了侧拍和记录,我国影视行业在处理动物演员相关争议的时候也才有了参考依据和锚定目标。在这之上,我们也才更能讨论与动物演员相关的伦理问题和社会价值。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国现在各代际群体对动物演员的认知还是比较参差的,譬如老一辈还有很多将小猫小狗等同牲畜、将豺狼虎豹等同凶象的观念,而年轻一代也才正开始思考小猫小狗的伴侣作用以及豺狼虎豹的文化意义。 

同时,像这样的观念和文化认知也渗透进了不少影视作品的表达里。比如《疯狂的外星人》中的耿浩(黄渤 饰),可以一边对着菩萨烧香一边挂念“西南猴王”的名号是否会断在自己手上;又比如《狼图腾》中的包顺贵书记(尹铸胜 饰),更是视狼如敌、赶尽杀绝。 

所以,勿以善小而不为,从完善侧拍记录和增强信息透明开始,我们可以为动物演员做得更多。舆论倒逼是推动行业进步的路径之一,好莱坞为此付出过代价,相信我国在影视工业化的道路上也能做到,更能做好。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一起拍电影”(ID:yiqipaidianying),作者:小保,36氪经授权发布。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不过,对国内电动汽车市场而言,特斯拉并非全是“噩耗”。

2021-12-02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