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打假人,打假还是打劫?

电商在线·2021-12-01
谁知道下单的是人是“鬼”。

谁知道下单的是人是“鬼”。

“上车吗?两单回本。”

老A连续三天劝我拜他为师,前提是要缴纳学费。“教‘吃货’288元,教赔偿388元,两个一起学,只要588元。”

老A做职业打假人两年半,拥有一个100多人的打假群。他每天“工作”2-4个小时,靠在淘宝、拼多多京东等平台下单,再通过“只退款、不退货(即吃货)”、“捞淘宝优惠券”、“获取卖家赔偿金”等方式“赚钱”,收入比正职工资高出几倍。

在某社交平台上,老A这样的人数以万计。刚刚过去的双11,有人趁商家做活动,钻空子,日收入是平时的两倍。

一个打假人展示他打假用的手机

一个多月来,我们潜伏在十几个打假群里,发现近两年,职业打假人团队出现了新的变化:

1、00后成打假人主力;

2、打假人行动更谨慎、专业;

3、“打假战场”扩大了,已蔓延到淘宝、京东、拼多多等多个购物平台,区块链也是他们“钻空子”的领域。

“我们在为民除害。”一个群公告里写着。尽管这种“正义”背后,是打假人扭曲的道德自洽,浸染了无数卖家的血泪。

灰色产业链

老A除了管理自己的群,也会混迹在别的群里,包括在圈内小有名气的“神秘人。”

网名叫“神秘人”的男孩今年才19岁,他创建了8个群。群人数多的近2000,少的也有几百人。每天下午,是群最活跃的时候,在线人数能超过1500人。

有的群专门提供能“攻克”的淘宝链接,有的群教大家怎么让卖家乖乖赔钱,有些群供大家交流经验,分享“战利品”。他还有一个“组织群”,里面都是他的团队成员,成员大多和“神秘人”年纪差不多,要么早早辍学,要么还在念书。

在群里待了一个多月,我们发现,不同组织的打假群,都已形成闭环。团队各司其职,提供了一套完整的打假链路。

以“神秘人”的群为例,有人负责搜集法律知识,整理打假技巧与话术。然后发到群文件供大家学习,从《打假小白必看》、《赔偿思路与协商技巧》,到《广告法培训资料》、《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食品安全法》等,几十个文件,足以让一个小白“成功入门”。

担心有人看不懂文字版攻略,“神秘人”定期会在群里直播,用具体的“成功案例”,手把手教群员面对不同的状况,要如何解决,不同店铺应该怎么“下车”。

搞懂基础知识后,团队还有人负责在淘宝搜罗链接,涵盖食品、服装、化妆品、电子产品等类目。每天1-2次,成员将100多个产品链接,一次性甩到各个群里。一个链接,背后便是一家淘宝店,同时在线的几千人饿狼扑食般蜂拥而上,对淘宝店的影响犹如蝗虫过境。

“几十个人一个链接,店铺死定了。”群里的“枪神”提醒我,“链接发出来别傻了,要赶紧上,等大家都上了,你再上就晚了。”

“上手只需要几天时间。”枪神说,他在饭店厨房工作,上个月,他第一次尝试利用群里的方法,在淘宝“捞”到了几件衣服。“挺简单的,要不是没钱,谁想干这个。”

尝到了甜头之后,他每天在群里蹲守链接。“内裤、袜子、秋衣秋裤、保暖靴,这个冬天不怕冷了。”

剩余用不着的东西,枪神卖给了群里的一个回收商。打假人“吃”掉的货,大多不是为了自己用,而是为了转手套现。

我联系上回收商时,他表示最近在大量收购男装,“你去淘宝捞几件棒球服,一件我出80-120元。其他质量好的货,按原价的4折收。”

他并不是职业打假人,只常年混迹在打假群,收购别人打假得来的产品。

他有自己的一套收购规则:口红最不值钱,标价100多元的口红,他只出20-30元;服装以质量定价,羽绒服最贵,T恤最便宜;品牌不重要,因为大多是假货;他还强调,“这是我和你之间的转让交易,你的‘吃货’过程,与我无关”。

被问到收购的货品将流向何处时,他冷漠地回应道:“别管。”

冰山之下

3年前,《卖家》曾发布打假人调查系列文章。分析过职业打假人的人群特性及打假思路。当时,每个打假群里,都有大量活跃群员,高峰时一分钟不进群,就会错过99+消息。

资深“老鸟”在群里狂刷收徒信息,还有人以伪造鉴定书为生,不论是正规商品,还是假货、违规商品,他们豪言都能“成功下车”。

群员热衷炫耀自己的“成果”:晒自己收获的商品、支付宝进账截图、淘宝卖家求放过的聊天记录……

打假群像个热闹的集市,挤满了一群肾上腺素飙升的亡命之徒,其显露的一切,都能用嚣张、疯狂来形容,足以刷新三观。很多打假群的群头像里,都写着“退遍全网,淘宝是我家”、“让淘宝卖家掉眼泪”等字样。

切格瓦拉:跟我没关系

三年后,我们曾经潜入的大部分打假群,都已解散。当时圈内的90后打假名人“阿太”、“小董”也早已不见踪影。

原因无从得知,但从近期的调查来看,大部分1000人以上的打假群,00后群员占比都超过了50%。这和该社交平台的用户人群有关,但不可否认,职业打假人正在年轻化。

并且,大多群员都被禁止发言,群头像不再明目张胆的要让淘宝卖家掉眼泪,只有群主定期发放的链接,提醒大家“有问题私信”。单独成立的交流群里,也不见四处张贴的鉴定书制作广告、收徒信息。

打假群看起来更“干净”了,然而冰山之下,却暗流涌动。

我以拜师为由,联系上了几个“老鸟”。和老A聊了一段时间后,我询问他是否能“打真货”,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我打回来自己用的,都是真货,这两年,打真货需要冒险,也要本金。”

其实,打假人很多时候针对的,恰恰就是真货。

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规定,化妆品、食品包装必须标注全成分,进口化妆品、食品必须贴上中文标签。然而也存在一些品牌,在标注成分上有缺漏,尤其是食品为甚。那些将国外药店、商场当做进货渠道的化妆品卖家,则经常以没有中文标签为由,被打假人盯上。

“赔偿”仍然是最受欢迎,但也有难度大、需要付出时间和精力的“项目”。枪神跟着他的师傅找人“造”了一份鉴定书,将拼多多一家卖家具柜子的商家投诉了,“轻轻松松赚了2000。”他很得意,“厨房上班才多少钱。”

他们在惩恶扬善吗?

第一次行动前,枪神曾花了88元,拜了一个师傅,对方教他基础操作,并帮他找好了链接。成功“下车”后,枪神觉得这88元花得挺值的,“自己琢磨可能要花好多天。”

他准备等自己摸熟了,也去收徒,这是大部分打假“老鸟“都会做的事情。

老A一共带过十几个徒弟,单算学费,他就赚了大几千元。混在打假圈,只要是勤快的人,都不会缺钱。他声称带过一个16岁的高中生,对方“上手快,挣了4000多块钱,完了去旅游了。”他觉得这是个吹牛的模板。

有一次,一个打假人分享了他的支付宝进账截图,这是他为打假专门设置的账户。账户显示月入10多万,这或许还不包括他“吃”到的货。他平时在群里收徒,也会给群员提供淘宝账号,以此来赚钱。

也有人用“分成“的形式赚钱。一个叫”祖师爷“的人,在打假圈的名气也不小。几个打假群里,甚至出现了和他一样头像、网名差不多的山寨“祖师爷”。

他不仅办了线上培训班,还可以免费带徒弟,等徒弟拿到了赔偿金,他抽取50%的提成。

“祖师爷”自认是正直的打假人,经常在QQ空间转发打假人伸张正义的新闻。有事没事,还会和朋友坐在一起,畅谈打假市场的前景。

但是,他的行为,真的是在惩恶行善吗?我们找到了淘宝教育认证讲师、电商行业律师刘奕岑,了解国家在职业打假上的相关法规。

刘奕岑律师

职业打假,是指以营利为目的购买商品,以商品存在瑕疵,或违反法律法规、产品质量标准等为理由,对商家进行投诉、举报、起诉,最终进行牟利。

“从判例来看,如果认为打假人并非真实消费者,起诉是为了牟利,就无法获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保护。”刘律师说,也有相关法规规定,会逐渐限制,除食品药品外的职业打假人。“如果不是因为生活消费需要而购买的,市场监督管理局不受理其投诉。”

资深打假人王海曾在他的微博里,鄙视那些对合法或瑕疵商家进行群体攻击的打假人。

恶意打假人则是以虚假投诉、故意栽赃、敲诈勒索作为牟利手段,这类行为则有可能触碰法律的底线,构成犯罪。

“实在不知道怎么办”

和枪神闲聊时,手机消息提示音突然响个不停,足足有十多秒,这是群里在开始发放链接了。管理员一口气扔了100多个淘宝链接,“神秘人”最后@全体成员,言简意赅道:“冲!”

果然,枪神这时候没空理我,他快速挑好链接下了单,几分钟后劝我赶紧“上车”。我随机挑选了几个链接,发现大多是淘宝C店,店铺等级从爱心到皇冠不等。

一个等级两颗钻,销售卡西欧手表的店铺也在列。老板陈祥(化名)从香港进货,他表示,最近确实有3-4个人,在店里下单后,申请了仅退款,理由是“售假”。

陈祥甩出了供货商的正品资质,以及他的采购单。“我的产品可以在卡西欧官网检测,他们也拿不出假货鉴定报告,因为卡西欧拥有自己的鉴定机构,如果是造价的鉴定报告,可以查得到。”

得知这3-4个人皆来自同一个团体,并且,接下来还会有大量投诉订单涌来。陈祥头疼,但表示不怕他们。他大学专业是司法系,虽然是第一次遇到打假人,但也足够自信,“他们就是想白拿产品,我已经备好相关凭证,人来得越多,我的证据越充足。”

但有的店铺就没这么幸运,陆续询问了几家店铺后,店主都苦恼地说申诉耗费的时间太久,已经给之前几位打假人退款了,息事宁人。几位店主得知,群里有一群人可能会蜂拥而上,都表示不能再忍了。“多麻烦都要申诉。”

一个卖饼干的卖家连连抱怨,他的产品被打假人发现SC证书过期了半个月。“我不是故意的,申请的延期还没批下来。”这是他的食品工厂在淘宝开店的第一年,也是第一次遇到打假人,“完全不知道怎么办。”

我寻找几天前发在群里的链接,发现有些已经失效,个别店铺里所有链接都消失了,还有一个店铺都消失了。

刘律师提醒大家,在双11、双12这类大促节点,职业打假人的行动,相比平时会更集中。商家在大促节点,做的链接调整,也可能成为打假人的“筹码”。在买家下单前,其实有办法分辨其是否为职业打假人。“是否有大量的同类维权历史记录,购买商品是否明显超出合理消费数量,是否多次进行投诉。”

大家可以到“反恶联盟”查询对方是否是可疑ID,也可以及时向平台投诉、举报,如果审核成功,正规平台都会剔除店铺相应指标,且对恶意账号作出处置。

“从预防角度来说,建议商家在上架前自检自查,确保商品符合法律规定。碰上恶意打假,要及时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卖家”(ID:maijiakan),作者:郑亚文,编辑:范婷婷,36氪经授权发布。原标题:《卧底多个打假群,发现00后月入10万成主力,摧毁多个店铺链接》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