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磊丢掉“理想”,网易云音乐迷上资本市场

鞭牛士·2021-11-17
这支资本市场的“乐曲”终将要奏响。

暂停IPO近三个月后,网易云音乐再次通过了港交所上市聆讯。

不知是有意安排还是巧合,网易恰恰好也是在同日公布2021年Q3财报。网易云音乐再度成为网易在财报中有意凸显的业务之一,网易将创新及其他业务毛利润同比增加归因于“网易云音乐净收入的增加以及成本管控的改善”。

在财报会议上,针对短视频是否会对网易云音乐造成冲击,丁磊回应称,短期内‍,短视频和视频直播‍‍会分散用户一些时间。但丁磊同时强调,优质的音乐内容‍会‍让人有很强烈的‍‍共鸣‍和沉浸感。

在开放问题上,丁磊表示‍‍欢迎任何一家企业‍‍进入‍音乐‍市场,‍帮助‍‍更多的音乐人‍,发掘‍更多更好的作品。

在网易有道遇上了“双减”政策,不得不按下转型键之后,丁磊显然对网易云音乐充满了期待:接连拿下包括摩登天空在内的三家唱片公司版权、重启IPO脚步并顺利通过了港交所上市聆讯。

版权开始回归,周杰伦仍是“心病”

“网易云苦音乐版权久矣。”

这是无数乐迷和乐评人在版权开放后发出的感叹,丁磊对此自然欣然接受。

事实上,早在网易2020年Q1的财报会议上,丁磊就曾直言,“过去网易碰到的版权短板问题,其实是有些公司垄断了版权交易,不进行转售。”

在版权限制解除仅仅三天后,就有消息称,网易云正加紧与包括杰威尔(周杰伦音乐版权所属公司)、摩登天空在内的众多唱片公司洽谈非独家版权合作事宜。次日,网易云回应称:确实正在抓紧推进与多个版权方的合作洽谈。

8月31日晚,腾讯发布《关于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利的声明》,表示已最大限度寻求与相关上游版权方尽快解除独家协议。

巧的是:同天,网易公布了2021年Q2财报。在财报会议上,丁磊对腾讯的声明作出了一个颇有些意味深长的回应,“非常期待这是一个真心实意的,不含任何阳奉阴违的决定。”丁磊同时表示,网易云音乐准备了充足资金,愿意以最大的诚意与版权方开展公平开放的合作。

据报道,有接近网易云的人士透露,在版权开放后一个多月内,网易云在版权上的谈判并不顺利。有版权方表示与腾讯音乐的合同尚未解除,暂时无法开展非独家合作洽谈。

不过,这种现象正在改变。近一个月以来,网易云先后与摩登天空、香港英皇娱乐、中国唱片集团达成合作。

摩登天空旗下艺人包括新裤子、五条人、海龟先生、阿肆等众多知名乐队及音乐人;香港英皇娱乐拥有谢霆锋、容祖儿、李克勤等知名艺人金曲版权;中国唱片集团则涵盖了梅兰芳、韩世昌、李谷一等众多艺术家的经典作品。

尽管网易云在版权方面已经取得足够引人注目的成效,但“周杰伦”的缺失始终是网易云的“心病”。

在成功签下摩登天空后,网易云恐怕还走在试图和杰威尔签约的途中,但能否到达目的地还很难说。毕竟当初,网易云曾经的一番操作可以说既得罪了版权方,也逼走了杰迷们。

2018年3月31日,网易云音乐APP推送即将下架周杰伦内容的系统消息,并推荐用户购买合辑。4月1日凌晨,网易云上架《周杰伦热门歌曲合辑》,包含200首周杰伦热门歌曲,单价2元/首,整张专辑400元。有传言称网易云凭借此项服务获得圈钱4000万。

同日,“周杰伦下架事件”在社交平台平台引发大量讨论。随后,网易云就侵权杰威尔问题发布道歉声明。

网易云表示,因工作失误,导致在周杰伦的歌曲在版权授权到期后7小时内还在进行数字售卖。网易云同时就售卖原因、付费购买、后续补救措施等作出说明。

4月2日,网易云音乐时任VP王诗沐针对此前网传的“圈钱4000万”回应称,下架前共售出了十万首单曲,总营收是20万,并且是按规定与版权的转授权方腾讯音乐进行收费分成的。

不过此次事件并未就此止步,4月5日,腾讯音乐发布声明将暂停与网易云音乐的转授权合作洽谈。杰威尔表示,对腾讯音乐给予维权的大力相助与支持表示感谢,不会漠视、纵容转授权平台的违规与侵权行为。

2019年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民事判决书显示,因周杰伦音乐版权纠纷,网易云需赔偿腾讯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共计85万元。

云村还在壮大,但网易云变了

“七分理想三分生意。”这是丁磊对网易的概括。游戏帮助网易做好了生意,而网易云显然更多地承载的是那七分理想。

2000年,网易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上市之后,有记者问了丁磊这样一个问题,“丁总你现在比较有钱了,最想做什么事情?”“我想做一家唱片公司。”丁磊不假思索地答道。

十余年后,唱片已经没落,百度音乐、酷狗音乐、QQ音乐等一系列在线音乐平台层出不穷。

丁磊没有做唱片公司,但做了一个给用户“唱片”体验的音乐平台:网易云音乐。关于播放界面所使用的黑胶唱片,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光是是针对唱片转速,团队就反复调试了20多遍,才选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

虾米创始人王皓在接受采访时曾对黑胶唱片的价值做出肯定。“对于70后、80后卡口带是一个记忆,对90后来说,黑胶是记忆。”但王皓也提到,网易的黑胶唱机方向是错的。

对网易云的定位和目标,丁磊在启动发布会曾做出如下表述:成为中国最大的移动音乐社区和开放平台,形成独一无二的以用户为中心的音乐生态圈。

在那个版权逐步规范的年代,百度音乐、天天动听、多米音乐一众早期炽手可热的“选手”纷纷遭到或淘汰或卖身的惨淡终局。后来者网易云则借助出色的UI界面、热门的评论互动成为少有的存活选手。

凭借良好的音乐氛围基础,网易云在2018年开始重点打造内容社区建设。

2019年,网易云将原有的“朋友”界面改版成“云村”社区,并推出“Mlog”概念,进一步强化了其音乐社交属性。在当年Q2财报会议上,网易披露称网易云用户已经突破8亿。

网易云良好音乐社区、特有的乐评氛围和平台大量独立音乐人是密不可分的。网易云在招股书中提到,截至2021年6月,入驻原创音乐人超30万。灼识咨询报告显示,网易云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独立音乐人在线孵化器。

但伴随着用户群体的扩大以及网易云对于商业化的迫切需求,网易云赖以生存的社区文化也开始面临“坍塌”风险。

2020年,因评论区抑郁情绪发言过多,“网抑云”现象引发广大讨论。网抑云被《青年文摘》评选为“2020十大网络热词”。

针对这一现象,网易云在当年特别推出“云村评论治愈计划”,主要包括三大举措:一是推出“云村治愈所”,邀请心理专业领域人士加入,为真正有需要的抑郁人群提供专业帮助;二是升级《云村公约》,加大虚假编造、谩骂攻击内容清理力度;三是招募万人乐评团,发起评论征集大赛,鼓励有爱、有趣、有料的乐评。

尽管“网抑云”一度引发了极大争议,但云村的“村民”对此似乎并没有太多反感。一名资深网易云用户对此做出这样的评价,“很有趣哇,相当于一个营销IP。”

不得不说,“营销”二字的评价对网易云来说是十分到位。每隔一段时间,我们总能看到网易云策划的H5刷爆微信朋友圈,从每年一度的年度音乐报告到不定期的心理类测试。

今年5月,“性格主导色”测试活动一经推出就引发了广大“村民”乃至非“村民”的积极参与。用户刘文告诉鞭牛士,自己平时并不是经常用网易云,但看到朋友圈后,出于好奇打开了许久不用的网易云,但却卡在了最后一步,一直跳转不过去。“性格主导色”活动的热度由此可见一斑。

当天下午,“性格主导色”活动即遭到腾讯屏蔽。对此,腾讯的说法是:因包含互动测试内容,被多人投诉,为维护绿色上网环境,已停止访问。

资本市场不相信理想

在经过两轮融资之后,网易云终于走上独立上市的道路。

这意味着,八年的运营过后,它终于还是要面临资本市场的评判。某种意义上,从接受包括阿里、百度在内的外部融资那一刻起,“理想”终于就已经被“现实”打败。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在游戏、教育、电商等板块纷纷有些“流年不利”的情况下,作为网易旗下最大的亮点业务,在未来帮助游戏一起承担起“养家”的重担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但是,网易云何时能够担起这样的重任还遥不可及。网易云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网易云音乐亏损分别为20.06亿元、20.16亿元、29.51亿元。相比之下,2018年-2020年,其竞争对手腾讯分别实现18.3亿、39.8亿元和41.6亿元的净利润。

分析来看,除了因为版权导致的用户流失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腾讯在社交娱乐领域的成熟布局。2020年,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社交娱乐服务和在线音乐服务及其他业务收入比例7:3。相比之下,网易云这一比例还不到1:1。

事实上,网易云也并非筹谋上市之后才开始重视社交娱乐。早在2017年,网易云就开始强调泛娱乐内容,在其更新版本中推出短视频功能。2018年,网易云推出直播业务,上线直播移动应用程序:LOOK直播。

伴随着网易云在泛娱乐领域的布局、5G助推直播兴起,网易云的营收正得到稳步提升。2018年-2020年,网易云社交娱乐服务月付费用户数分别为0.6万人、9.2万人和32.7万人。

国信证券在研报中指出, 腾讯音乐2018年上市,业务模式相对成熟。目前收入逻辑为通过音乐内容吸引用户,靠直播等娱乐内容获得营收增长。随着网易云音乐社交娱乐业务的高速发展,预计其收入占比将继续提高,有望驱动营收继续高增长。

话虽如此,但网易云在直播为代表的娱乐领域布局成效到目前为止尚显稚嫩。

2020年,网易推出K歌APP音街、音乐衍生社交APP心遇,但都没有泛起多少浪花。与之对比,腾讯在2014年就推出的全民K歌借助版权护城河已经稳稳占据了K歌领域的头把交椅。

眼瞅着要上市,想快速改变盈亏情况是不可能的了,那总得给投资者提供点下注的理由。说来也简单,那可不还得是用户和社区。

国信证券在研报中指出,网易云音乐强在社区氛围、垂直用户和推荐能力:90后用户占比约为89%,月活用户中,一二线城市用户占比超过60%,2021年12月,28%的播放量来自于平台推荐。

线上打造社区之外,网易云更是已经开始发力线下的“云村”社交。10月29日,网易云音乐宣布旗下首家酒吧NO.9落地上海,并已正式营业。

据介绍,除举行派对聚会外,NO.9酒吧还将承载线下活动等多项服务,邀请音乐人进行现场Live演出,构建“云村”村民线下交流的全新场所。

不过这种O2O模式的音乐社交目前仍只网易云的“尝鲜”,能否再造线上的辉煌还很难说。

毕竟,对于音乐平台来说,版权才是根基。这或许也是在版权放开限制后,网易云选择暗下上市暂停键的原因。

而如今,在接连拿下多家唱片公司版权的网易云显然有了更足的底气,重启IPO也就不足为怪了。

这一次,乐曲大概率必将奏响,但放弃“理想”的丁磊能否收获果实还需要等待二级市场的检验。

(应采访对象要求,本文人名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鞭牛士”(ID:bianews8),作者:代聪飞,36氪经授权发布。

+1
5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好吃从来不是海底捞菜单的首要考量标准。

2021-11-17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