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推广秃头美学了

塔门·2021-11-04
我们主张,秃头应该是一种人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一个人容貌的最佳夸奖,已经从“你皮肤真好”,变成了“你头发真多”;996打工人最担心的不是猝死,而是又有一块头皮裸露了;打开微博,被推送的广告变成了“植发后,她得了自拍病!”是不是自拍病不知道,想出这句广告的人指定有大病。

但事实如此,归咎于一个广告上,似乎也显得过于偏狭。当代青年苦脱发由来已久。

国家卫健委发布的脱发人群调查数据,中国已经有超过 2.5 亿人正饱受脱发的困扰。也就是说,平均每 6 人里就有 1 人有头秃问题。根据Mob研究院出品的2021年90后脱发调研报告,脱发人里,39%的人是90后,北上广成为占比最高的城市。男性最担心发际线后移,女性担心发缝越来越宽。爱豆可以是“人间水蜜桃”“人间四月天”,而90后已经成为“人间蒲公英”了,都不用风吹,走两步就秃得摧枯拉朽。——又或者,爱豆也在背地里看了微博广告,偷偷植发。

人类社会的虚伪可见一斑。同样是毛发,阴毛腋毛腿毛都有因美观而被除尽的风险,头发被推干净,却在美学上无法普遍成立。然而也有例外:秃头帕特里克·斯图尔特曾被人类所知的最色情刊物《电视指南》评为“电视上最性感的男人” ;秃头郭达/杰森·斯坦森也在表情包里受万人景仰,风光无限;秃头埼玉老师若不是掉光了头发也无法成为一拳超人;秃头X博士因大脑运转过速,头顶一片焦土,却搭上了smart is the new sexy的快车道。

脱发问题是个全球性历史遗留问题。目前解决脱发的办法全都鸡肋又艰难:植发费用高昂又痛苦、各路防脱洗发水约等于心理安慰、各色膏药激光疗法也都收效甚微、至于早早自我阉割来抵挡雄性激素对头发的荼毒也要莫大的勇气。

即便许多医疗专家都在苦口婆心地劝诫:“治疗脱发的最佳办法,就是坦然接受它。”仍然没法撼动庞大的脱发产业,即便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产业里的智商税浓度爆表。

脱发圈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故事里把没有毛发的人视为天选之人,拥有很高的社会地位,先知伊莱沙(Elisha)便是其中一位。

《旧约全书》记载,伊莱沙有一回走在路上,一群顽劣的小孩嘲笑他的秃顶。先知很懊恼,向上 帝求助。全能全知的上 帝是怎么帮助伊莱沙的呢,他没有给伊莱沙一头浓密的头发,而是召唤出两头熊咬死了那帮嘲笑人的孩子。虽然以暴制暴不好,但按照如今的医疗水平来看,很可能上 帝的办法也适用于整个21世纪。

因此,为了减少当代年轻人对毛发脱落的焦虑和恐惧,为了降低对秃头和泛秃头人士的容貌歧视,为了抵抗各路生发智商税产品的荼毒,为了让贫穷的年轻人不用为筹集高昂的植发费用而变得更加贫穷。我们呼吁:让秃头成为年度时尚,迫在眉睫。我们特此撰写了本篇《秃头也很好主义宣言》。

我们的态度:治疗秃头,就是治疗我们对秃头的看法

1.1 我们认为,秃头可以是一种带有反省和历史感的民族文化活动。

古今多少事,付之秃头中。苏格拉底、恺撒、拿破仑、亚里斯多德、甘地、达尔文、丘吉尔、莎士比亚和希波克拉底——这些伟大的名字都在秃头名人堂中位列仙班。秃头,不仅是个人的一次蜕变与成长,更是为了世界大同。

改变社会对秃头的观念,需要所有年龄段人士的共同努力。强烈呼吁,有更多的秃头、脱发学者走进B站、走进微博,走进年轻人,出演爱情偶像剧,为当代青年树立更多秃头即正义的榜样。也呼吁,明年的万圣节和儿童节,有更多cos琦玉老师、一休哥的10后出现。

1.2 发型在大部分的时候是一种消费主义宣传。

十几年前流行的杀马特,如今看来恍若隔世;今人推崇的空气刘海或脏辫、奶奶灰或闷青,也将在十几年后被视为丑绝人寰。光头是唯一不会过时的发型,能够有效抵御资本对当代人身体的商品化改造。宣传秃头也很好,是从资本主义内部进行的一次内爆,促进社会形态的快速转型。

商业是推动观念变革的强大推力。完全抹杀头发产业无异于把强大盟友拒之门外。因此,我们呼吁:希望商业能在正视秃头的前提下,提供更多美丽选择。因此,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俊男美女偶像们可以拍摄脱下摘下假发的画面,消除假发污名。希望有更多专业靠谱的商家,大力推广造型美观的假发,适用所有头型脸型,秃头不可怕,头发不是一定得自己长的才可以。那么多医美、化妆品都是在遮掩我们脸部天然的“缺陷”,为什么头发不行?

一顶光柔顺滑的假发,得省多少洗发水、护发素、吹风机和生姜液。一个月八个发型,再也不用为托尼老师的手法捏一把汗。让秃头秃头,戴假发更美

我们对环境的担忧:如果脱发不可阻挡,那么该阻挡的就是脱发的焦虑

2.1 我们担心社会的偏见。

在这个社会当个秃头并不容易,时常要承担各种形式的歧视与压力。90后人群中,认为脱发十分影响颜值的占44.3%,十分影响自信的占31.4%,十分影响脱单的占31.3%,此外,对于心理健康、人际社交和就业分别有不同程度的影响。在这样的大形势下,我们更有必要呼吁秃头也很好,倡导秃头平权。

2.2 我们担心商业的误导。

秃头容易,生发难。但总有各种各样的智商税产品,紧盯着当代人的焦虑心理,诱使可爱的秃头人放弃自己珍贵的品质。据估计,男性防脱业的消费者每年多达数百万,全球年产值至少15亿美元,从业者对于说服男性乖乖掏钱也越来越驾轻就熟。

在网上随便一搜,就会出现:草药疗法、外科手术、神奇泡沫膏、假发、生发洗发水、给脱发区域着色的纳米纤维喷雾,它们全都保证能帮秃顶男性减轻痛苦。不仅如此,产品营销还将秃头污名化成了一桩需要极力遮掩的羞耻,以便卖出假刘海、时尚头巾和渔夫帽。并非假刘海、时尚头巾和渔夫帽不对,而是商业上有意无意地让消费者觉得,这是一种“遮秃”的办法。会让人对脱发有更大的负面印象,认为它就是不对的,需要遮蔽的。

在信息社会的大数据控制下,更有必要坚持秃头也很好的方针,肯定自己,避免荼毒。

2.3 我们担心力量的薄弱。

脱发是一个在全球范围内,都如此普遍,又如此不愿被人看见的事。有发人群在主流话语权中仍然具有绝对的主导力,但在数量上将会越来越不占优势。据调查,大约30%的白人在30岁的时候就已经受到了脱发的影响,50岁人群中受到影响的人数则占50%,而70岁年龄段则高达80%。

对此,我们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秃头人站出来,展现自己的发际线后移、地中海或是斑秃,只要团结起来,总有一天,有发人群也将加入我们的队伍,主动秃头,爱上秃头。

我们期待的改变:脱发的苦恼不应该是每一个个人来承担,该由社会来解决

3.1 我们要求明确支持秃头文化的政策,开启社会变革。

我们要求取缔声称具有生发功能的低劣保健产品,要求整治带有虚假宣传性质的广告,要求为秃头正名,立法禁止对秃头人群的歧视,还秃头人群以他们所应有的一切正常权利。

3.2 我们要求在文化上改善秃头的处境,彰显秃头人群的多元美。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秃头其实并非一场引人注目的进化事故。人们往往认为秃头男士更睿智、强势、地位更高。

秃头不只意味着肌肉壮汉、中年危机和化疗病人,秃头人群是多元的。我们要求在影视剧中出现更多种多样的秃头人形象,展现秃头人的真实生活状态。总有一天,偶像剧主角可以秃,男团女团C位也可以秃,春晚主持人也可以秃——甚至,必须秃。

3.3 我们要求时尚界反省自己对秃头的态度。

清朝人追求发际线的后退半脑,幕府时代的日本人追求半月形秃的月代头,当代英国男人普遍以秃头作为人生的必经之路。然而,当代的时尚评论家却对秃头未能持有应有的尊重。倘若进行深度研究,会发现秃头拥有时尚的无限可能。男性脱发,从“M”型到“U”型不一而足,女性从顶端变得稀疏,也分三六九等。即便同是秃顶,也可以找到自己的风格。

我们的决心:让“可以秃头”成为一种不会被judge的自由

除了我们所期待的改变以外,我们尚在此表达我们的决心。我们相信秃头有很多可能的作为,我们要争取另一种头发观念存在的空间;为了这件事,我们在本宣言中同其它有相同信念的人站在一起,也将在未来的时刻,从自己的角度继续支持秃头文化。看到秃头人士,既不会指指点点,也不会惊讶感叹你好勇敢。

题图:ins @ orangejuicefordinner

谈谈

你为秃头焦虑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塔门”(ID:DT-Tamen),作者:夏明浩,36氪经授权发布。

+1
1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