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看《脱口秀大会》的时候,到底在看什么?

娱乐产业·2021-10-13
今天,你有被“冒犯”到吗

杨蒙恩求婚刷屏朋友圈好像还在昨天,国庆期间被太多结婚消息刷屏的娱sir,还以为是又有哪位朋友好事将近。但万万没想到,就在今晚《脱口秀大会4》总决赛拉开大幕。

随着李诞在运动员进行曲中激情介绍完所有的选手后,陪伴《脱口秀大会》走过四年的初代大王庞博、搭档缺席,隔空表演漫才的肉食动物、坚持“暴力丑学”互cue的广智、志胜、以及稳定输出的热搜固定位杨笠、依然需要听两遍的呼兰、跟Siri吵架的周奇墨,在明日角逐出大王之后,本季《脱口秀大会》就将迎来收官。

这一季,以“每个人都可以当五分钟脱口秀演员”作为节目理念,《脱口秀大会》继续拓宽边界。更多的职业走上了舞台,更多跟人们生活相关的段子带来了欢笑,还有更多非一线城市,开起了线下的脱口秀演出。

或许,对于喜欢脱口秀的年轻一代来说,《脱口秀大会》早已不仅仅是一档综艺那么简单了。

1脱口秀是一场“从头再来”的艺术

熟人法则适用于所有的综艺,但相对于其他竞赛,《脱口秀大会》的竞争看上去更为残酷——哪怕上一季的冠军,在新的一季也很可能提前滑档。

作为一档倡导“从头再来”的节目,新一季意味着新的开始,无论之前的成绩如何,在上节目之前线下的成绩怎样,登上舞台时,新人老人就要以当下为重——具体到现在进行时,这一场好不好笑,有没有人拍灯,才能决定你能不能走下去。

一个段子在聚光灯下讲出来之后,一场脱口秀是否成功的选择权就全部交给观众,笑声和嘘声都是观众的主观选择,这让脱口秀本身就带有一些残酷色彩。无论是新人或老人,无论是否曾经带来过欢笑,在当下,你都只能被重新选择

一方面,《脱口秀大会》的确给到了新人机会——南广智北志胜在这一季风生水起,尝试漫才本土化的肉食动物,北大才女鸟鸟……更多不熟悉的名字伴随节目登上热搜。同时,这种新老同台的赛制,演员们必须不断思考如何生产更优质的内容。

毋庸置疑,综艺《脱口秀大会》成为脱口秀演员实现商业价值和反哺线下演出的最佳通道。李诞曾凡尔赛地调侃过“笑果线下演出的门票成了硬通货,能当钞票使。”

在前几季中崭露头角的演员们,如呼兰、杨笠等,线下演出门票从过去的几十元、上百元迅速被炒高至几百元甚至上千元。不仅是一线演员们,在今年国庆期间,这一季《脱口秀大会》的新人演员们在各地的演出也出现了满场的情况。不得不说《脱口秀大会》让脱口秀这种原本小众的演出形式,有了更多的可能。

但具体到更广阔的角度,脱口秀依旧是一档稍显小众的表演形式。脱口秀行业的业内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普遍情况下,大多数的新人脱口秀演员,一个月至少需要讲上30场才刚刚能够养活自己。

也许这才是《脱口秀大会》需要不断保持“从头再来”的原因——行业仍在野蛮生长中。但不仅是选手,节目的赞助情况也在不断“从头再来”。

在《吐槽大会》的影响下,《脱口秀大会》的第一季就有高达7位赞助商。但随着节目常态化,赞助商的数量趋于平均。第二季与第三季的赞助商分别为5个和6个,但在第三季的“暴力输出”下,第四季《脱口秀大会》的赞助商创下新纪录,达到了10个品牌。

尽管赞助商不少,但《脱口秀大会》并没有固定的金主,每一季节目的开播,都是从头再来。而从类别来看,赞助商品牌基本以饮品、日用品等大众消费品为主,也不乏快手小红书等互联网平台与各种新兴汽车品牌对节目伸出橄榄枝。

2我们为什么需要语言类节目

当一档节目走到第四季,除了节目本身的能量之外,人们津津乐道的也许早就超出了节目。当大众看《脱口秀大会》的时候,或许期待的会更多?

从《奇葩说》到《吐槽大会》到《脱口秀大会》,语言类节目不断收到追捧的背后,或许并不只是年轻人的社交、情感需求在作祟。这些看似小众的语言类综艺背后,有着一把把当代社会话题标尺,让语言能像子弹一样,精准打击到大众的情绪触点。

得益于“每个人都可以是5分钟的脱口秀演员”,各行各业新人的加入也让段子的适配程度更广,这一季的《脱口秀大会》的段子脱胎于普通人的日常,经过加工、凝练之后再变成舞台上的包袱,人们在听脱口秀时更能共情。

结束繁忙的工作之后,年轻人打开《脱口秀大会》能听到“画辅助线求房屋面积”、“三角形卫生间”的北漂段子或是职场中的抠门老板笑话;在段子里,面对社交牛逼症们沉迷的剧本杀,对打工人来说“就像换了一个地方开会”,配方过多的奶茶就像“过于浓稠的奶茶就像兑了水的粽子”……《脱口秀大会》离年轻人的生活越来越近。

职场、性别、外貌、流行文化……《脱口秀大会》把生活中所有能转化为焦虑的一切,都变成包袱抖响了,再用现场和屏幕前观众的笑声化解掉。长相并不出众的徐志胜被赞“为喜剧而生”,“杨笠杀疯了”也总能准时在热搜上线,杨蒙恩的求婚更是引起了朋友圈的刷屏,越来越多的脱口秀演员通过节目得到关注。

而面对潮流文化的变迁,脱口秀演员通过一次又一次创作,表达自己的态度,也构建出自己的人设,形成自己独特的符号。就像杨笠所代表的性别平等,徐志胜、何广智所反对的外貌焦虑,这些有着鲜明态度的表达更能掀起社会思考的浪潮,撬动年轻人们表达的欲望。

幽默,态度,新潮,流行,在脱口秀被年轻人追捧,《脱口秀大会》热播的背后,是这届年轻人对于自我表达的追求。对于观众来说,我们需要一些可以讨论的话题,能够代表自身态度的观点,以及足够“流行”又足够“小众”的文化来支撑我们的社交需求,而语言类节目就像拼图一样,正好能够符合这些需求。

尽管从题材上来说,这类语言类综艺难免也面临着综N代的一些瓶颈,例如模式化,热度、口碑都不如前几季。但仍然,在慢综艺、快综艺等各种题材都开始内卷的综艺市场上,脱口秀这样的语言类综艺,在尝试为线下脱口秀培养更多受众的同时,也在为综艺市场增添更多的丰富性。而对于一直喜欢《脱口秀大会》观众来说,通过选手的表演或表达,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共鸣与出口,在千篇一律的日常生活中找到属于平凡人自己的时刻,也有一直存在下去的意义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产业”(ID:yulechanye),作者:娱乐产业编辑部,36氪经授权发布。

+1
1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