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城市许昌,治愈全球人的脱发噩梦,把假发做成世界一流

后厂村·2021-10-09 17:10
朝亦嗟发落,暮亦嗟发落。落尽诚可嗟,尽来亦不恶。

1200多年前,白居易因为脱发的困扰写下了这样一句诗:“朝亦嗟发落,暮亦嗟发落。落尽诚可嗟,尽来亦不恶。”头发从白天掉到晚上,纵然是白居易这样的文豪也忧愁无比,只能通过自我安慰来寻找些许宽慰。

但白居易的这些苦恼早在三国时期就被人体会过,当时的竹林七贤嵇康甚至写过《养生论》来探讨此事,这位文人说了:“春三月,每朝梳头一二百下”。看到没,当时的嵇康就是这样对待脱发这个上古难题的。但恐怕嵇康怎么也想不到,日后他的同乡曹操竟然会跟头发扯上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主要是因为曹操在建安元年定都许昌,而许昌在经过多年发展之后已经成功登顶了全球假发产业链顶端。

如今的许昌不仅拥有着胖东来这样的零售行业传奇企业,更坐拥强大假发产业,要论“造假”恐怕没有能比得过许昌的。

01许昌到底什么来头?

一个三线城市,为何会在假发产业拥有这么大的话语权?这与许昌遍地开花的假发产业有着很大关系。在许昌,437万的人口中有30万人就活跃在假发这条产业链上,而当地的假发作坊就有5000多家,这也就意味着许昌人中每10个大约就有一个在做假发或买假发。这种状况,也极大推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

2018年,中国发制品出口36亿美元,全球发制品份额中中国独占80%,而许昌则贡献了10亿美元。当地因假发而发展起来的跨境电商更是存在不少,大学里最常见的创新创业项目也大都和假发有着很大的关系。依靠着跨境电商,当地每2秒就能卖掉一顶假发,而在全球范围内每10顶假发就有6顶来自许昌,它也成功获得了“假发之都”的称号。

那么,许昌兴盛的假发产业究竟因何而来?

黑人不同于黄种人,他们的头发天生卷曲紧贴头皮,怎么梳都梳不好,而且生长极其缓慢,因此,黑人的一生,就是为头发而斗争的一生,再加上自己掉的头发比长出来的都要多,因此黑人老表们经常为头发发难,这个时候假发就成了救星。戴上一顶做工优质、真假难辨的假发,把妹泡吧都不在话下,男人女人都能重返十八。

在非洲,有钱人的标配不是奔驰宝马普拉达,而是形色各异、造型多变的假发,甚至在大街上有飞车党公然抢劫有钱人家的妇女,为的就是对方头上的“皇冠”。

在非洲大陆解决难题制造骚乱并不是许昌假发的全部成就,许昌的假发产业对美国的时尚圈也颇有贡献。中国生产的假发有39.2%销往了美国,而客户正是那些荧幕里触不可及的巨星。

每年的格莱美都是明星们比美的时候,女明星们更严重,而拿下20多次格莱美奖杯的碧昂丝每年都花费数亿元从中国批发假发。碧昂丝的假发消费清单里形色各异,party款、日常款、夜店款、女王主题款,甚至还有第一夫人定制款。

所有的这些,都来自于河南许昌,一个你不说基本没人知道的地方。

可是,许昌一没资源,二没地理优势,一穷二白的地方为什么能把假发产业做到全球顶尖水平?

一方面,是走街串巷、默默无闻的积累。

虽然没多少人对许昌了解,但肯定对巷子里和自家楼下带有河南口音的收头发口号有所印象。

“收头发辫子~收~头发辫子~”,一声声悠长的呼喊,一圈圈滚滚向前的自行车轮,许昌人跟全世界的假发贸易就是从走街串巷的日子里拼出来的。所以,下次见到你家附近的头发贩子,记得点一根烟、扯一番闲话,或许你也能从他们的口中对这番横跨海洋的生意窥知一二。

许昌假发成功的另一方面,来自岁月变迁却依旧不变的坚守。

从光绪二十八年开始,许昌人就对头发开始打主意了。

1902年,许昌商人白锡和在山东做生意,恰巧撞见德国商人亨特再用钢针换取农村妇女的头发,而这些头发经过层层加价后又被卖到了非洲大陆。白锡和嗅到了商机,许昌人多地少,剪下来的头发大多弃之不用,如果自己收集这些头发再卖出去岂不是能发财?从那个时候起,许昌就经营起了假发这门生意,一直到了今天…

一头黑发对许昌人的意义,不亚于煤炭对山西人的意义,同样都是黑色,同样能支撑自己的生活。和头发打交道的日子里,许昌人也练就了出色的眼力,颜色、光泽、烫染程度、就连湿度也考虑在内,收发人的一双手、一双眼,成了许昌假发产业最重要的一环。一个有经验的头发贩子总能对头发的质量给出公允的判断,而有头脑的贩子,又总能将最好的头发以最低的价钱买到,虽然贩子们有时候也会被顾客痛宰,但总体上是好的。

在市场上,25厘米的原发大概能卖到600元左右,35厘米的原发则能卖到1200+,而价格的表现也代表着这个行业的繁荣。

巅峰时期,许昌收发人近2万人次,一把剪刀、一杆秤,外加一把尺子,许昌成功在全国范围内撑起了一张收发大网,优质头发全部网罗其中。每年有上千吨的头发被运到许昌,经过大小作坊加工之后又卖往世界各地。

从1902年起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许昌搜集原材料、之后加工,完整覆盖了假发生产这条产业链,但生产出来还要销售,可经过八十年的发展,许昌假发在消费市场还是难有话语权。因为它被韩国和日本在销售环节完全卡死,这样的情况对许昌的假发产业并不友好。

商业世界里难以掌握话语权的结果就是被淘汰。许昌虽然做的足够多,但到手的银子却烧的可怜,赚得的钱不及日韩的四分之一。这种情况下,唯有改变。

02做大做强,成为辉煌

能够搞定假发原材料的上游货源并不是全部,只有将下游市场一网打尽才能实现辉煌。但是当日韩国家站在自己身前成为垄断全球的存在时,许昌该作何反应?

许昌假发的扩张计划,从一个名叫郑有全的小商贩开始,1989年他成为许昌县发制品总厂厂长,刚上任的郑有全就雄心勃勃,想挣大钱。但那个时候一没技术二没资金,对望销售的渠道也并没掌握在手中,难题像大山一样压着想要发财的郑有全和许昌人。

但老天不会和一个有志向的人开玩笑,1989年国家扩大出口,巨大的政策利好让许昌县发制品总厂拿到了210万元的资金。钱一到手就意味着有机会攻克技术难关。

当年的许昌人硬生生在外国技术的封锁下其实很难有机会自己解决技术难题,但好在当时有几位从韩国工厂退休的老工人,这些老人凭借着记忆生生的画出了当时的三联机,之后经过反复调试和迭代升级,许昌人忠于自己掌握了高档假发生产技术。

资金有了,技术也有了,但生产出来的东西往哪里卖?这又成为了许昌人的一大难题。当时可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的互联网直播技术,更没有发达的物流体系,生产出来的东西很长时间内只能放在仓库里发烂发臭,但1993年机会来临了。

那一年,许昌发制品和美国新亚公司合资组建了中外合资企业——瑞贝卡公司,凭借着新亚公司在美国的影响力,许昌假发很快就出口到了国外,依靠着自己的质量和价格优势,瑞贝卡在当年实现了530万美元的出口额。

瑞贝卡虽然发展艰难,但也算是功成名就。凭借着自己便宜的加工成本他们成功站了起来,而在全球假发市场的斗争中瑞贝卡也终于获得了主动权和话语权。当年站在自己身前阻挡阳光的日韩终于被瑞贝卡踩在了脚下。

也许日韩的假发企业永远都想不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许昌在生活水平和生产能力都不如自己的情况下是怎么完成超越的。这个问题也许是他们长久以来的迷惑,但已经不重要了,毕竟在假发生产的商业世界里瑞贝卡已经完胜了。

回过头来看,瑞贝卡的假发产业从无到有、从艰难存活到傲视全球、从美洲大陆到非洲大陆,一步步的挣扎和涅槃之后终于实现了梦寐以求的辉煌。2003年,瑞贝卡成为A股市场假发第一股;而当年那个假发厂的小厂长郑有全,也终于在上市5年后成为了河南首富。这已经是瑞贝卡最好的结局了。

03全球一流的许昌,是否幸运?

也许,很多人会将许昌假发产业的兴盛和瑞贝卡的成功归结于幸运,毕竟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天然资源、当地也少了些地理优势。但匮乏的发展条件并不是阻挡许昌成功的障碍,因为当地人更懂得在艰难的境况下寻求最好的出路。

三流城市许昌善于在艰难情况下发觉商机,有耐心在困苦之中找寻出路,更敢于在硕大的对手面前发起冲击,这些品质才是如今许昌的假发产业成功的根本原因。

我们来自同一个深渊,然而人人都在奔向自己的目的地,试图跃出深渊,有的人成功了,见识到了万里星空,有的人失败了,依旧在苦苦挣扎。

许昌,无疑是从深渊中跃出并欣赏到辽阔星野的那一个。

用披荆斩棘这个词用来形容许昌一点都不为过,经过层层阻碍,解决各种难题,一个三流城市终于看到了万里前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字母商业评论”(ID:zimucaijing),作者:字母君,36氪经授权发布。

+1
9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提及的项目

查看项目库

下一篇

开始发力短剧的抖音,同样需要面对内容同质化的问题。

2021-10-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