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R,请来一位全球最富90后

投资界·2021-10-08
KKR,请来一位全球最富90后

埃文·斯皮格尔,全球最富90后——年仅31岁,坐拥900亿资产,他的公司火遍欧美Z世代。

KKR来新人了。

投资界获悉,美国私募巨头KKR集团刚刚宣布,已任命Snap联合创始人兼CEO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为独立董事。至此,KKR董事会15个席位中的独立董事人数增至11人。另据KKR向SEC提交的公示文件,斯皮格尔将获得非执行董事9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8万元)的惯常现金聘用费。虽不在KKR内部任职,但其将对公司事务做出独立判断,也有资格获得集团的年度股权奖励。

斯皮格尔大有来头。1990年出生于美国洛杉矶西部富人区,斯皮格尔从小家境殷实,学业也一路高光,顺利被斯坦福大学录取。而早在入读斯坦福之前,这位年轻人就有一个创业梦,一番折腾后在2011年的春天创办了一款“阅后即焚”的图片分享和社交APP——Snapchat,火爆欧美,连腾讯阿里都曾出手投资。2017年,Snap成功上市,引发业界一片轰动,如今总市值121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800亿)。年仅31岁,斯皮格尔净资产已高达13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近900亿),是全球最年轻的亿万美元富翁。

注入90后新鲜血液,素有“华尔街之狼”之称的PE巨头KKR来势汹汹,尤其是今年二季度霸气募资3800亿元,加速了在亚洲的投资布局。出手字节跳动兴盛优选等明星公司,声名显赫的KKR强势扫货中国——就在今年5月还斥巨资买下全亿健康,缔造了中国连锁药店最大一笔Buyout交易。这只猛兽依然野心勃勃,还在继续勾勒着它的中国故事。

KKR董事会来新人,全球最富90后,身家900亿

被KKR挑中,斯皮格尔不平凡。

斯皮格尔与妻子米兰达·可儿

斯皮格尔,1990年出生在洛杉矶西部富人区,是妥妥的富二代,父母也为他提供了优渥的成长条件。二人皆为律师,母亲梅丽莎是哈佛法学院历史上最年轻的女性毕业生,父亲约翰也是一家知名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可以说,斯皮格尔成长于一个有权有势的家庭。尽管挥霍无度,但他在学业上却一直都保持着优异的成绩。

而说起他的创业历程,得追溯到15岁的那一年,他曾专门到周围的社区向企业兜售广告。也就是这个时期,斯皮格尔天赋异禀的商业头脑慢慢展现。当时的辅导老师称,斯皮格尔的实际销售业绩远超他的目标,甚至教给其他孩子怎么管钱。到了高中,他还进入红牛饮料公司做过无薪实习生,学会了一些品牌营销技能,并参与了一些有关电脑和图形的设计项目。高中毕业后,斯皮格尔顺利被斯坦福大学录取。

进入斯坦福大学后,斯皮格尔的创业梦想开始蠢蠢欲动。一天,财捷集团的斯科特·库克在彼得·温德尔的研究生课程《创业与风险资本》上进行客座授课时,被前来旁听的斯皮格尔的回答打动了。库克回忆,“温德尔教授说,‘如果你知道他不是MBA学生,你会感到更加惊讶。他是本科生,是来旁听的。”

于是,库克马上聘请斯皮格尔,二人联手和一位工程师共同启动了一个名叫TxtWeb的项目,旨在以互联网为渠道获取信息,并通过短信发送给无法接入宽带网络的印度人。只是年纪轻轻的斯皮格尔并不愿只做“机器”上的螺丝钉,他还是想自己创造一番事业。

2010年,读大二的斯皮格尔搬到了Kappa Sigma兄弟会宿舍,与过道对面的大四学生鲍比·墨菲相识,两人很快成为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这年夏天,他和墨菲开发了一个新的项目FutureFreshman.com,教给学生、父母和辅导员如何申请大学。不过斯皮格尔看到软件有限的用户,坚信应该还有更好的创业机会。

就在这时,Kappa Sigma兄弟会另一位成员弗兰克·雷金纳德·布朗,无意间和斯皮格尔说起了一张不该发出的照片,“我希望有款应用可以使发出的照片自动消失”。这句话让斯皮格尔看到了商机,那天晚上三位年轻人一拍即合——创造一个“阅后即焚”型的图片分享软件。

2011年4月,斯皮格尔在斯坦福大学的产品设计课上进一步完善了这个创意,Snapchat由此诞生,第一个版本在同年7月登陆iOS应用商店。最起初,三人分工明确:墨菲担任首席技术官,斯皮格尔担任CEO,布朗则负责营销工作。

很快,Snapchat成为硅谷最受关注的企业之一,也是全球最受用户欢迎的APP之一。伴随着Snapchat的成功,幕后掌门人斯皮格尔也声名鹊起,身家也水涨船高——2014年,年仅24岁的他,就已取代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成为世界最年轻亿万富翁。现今才31岁的斯皮格尔,依然霸占同龄人财富之榜首。帅气有才还多金,斯皮格尔在娱乐圈也颇有话题度,他的妻子正是世界顶级超模——米兰达·可儿。

首一路走来,这位年轻的90后曾感叹:“我是个年轻白人,还受过良好的教育。我的梦想远比积累财富更伟大,必须要通过融入消费社会和创办企业才能实现。”但创业路上坎坷多,“生活并不公平。既然生活不公平,那么关键就不是努力工作,而是要学会操弄制度。”

Facebook最强对手,腾讯阿里都投了,Snap市值7800亿

 一个小小的图片APP,竟然撑起了千亿美金市值。

在Snapchat,所有照片都有一个1到10秒的生命期,用户拍了照片发送给好友后,这些照片会根据用户所预先设定的时间按时自动销毁。这种此前未曾有过的功能很快引起了网友们、尤其是青少年的追捧,Snapchat像病毒一样蔓延——这种独特的分享方式深受年轻用户喜爱,因为他们喜欢偶尔“放纵一下”,发布一些“重口味”的内容。

投资人也很快抛来橄榄枝。2012年4月,在Snapchat陷入服务器费用昂贵的困扰之时,光速创投迅速向这支年轻团队投出了一笔钱,成为Snapchat第一个机构投资方。“那是我有生以来感觉最美好的时刻。”斯皮格尔曾说,当钱出现在账户里的时候,尽管还有几周就能毕业,但他还是从斯坦福大学退学专心创业。

越来越多VC/PE接踵而至,甚至还出现了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和阿里的身影。2015年5月,Snapchat曾从阿里处获得了2亿美元的E轮融资,此时这家成立仅4年的年轻公司,估值已经高达160亿美元。据当时记载,哪怕拿到的只是普通股,阿里也毅然决然要投。

彼时,Snapchat的月活跃用户已经达到2亿,且用户年龄中位数在18岁左右,其受欢迎程度甚至快要超过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除阿里以外,腾讯也是Snapchat少有的中国投资者之一,甚至曾意图对其发起收购。

在Snapchat崛起历程中,还有更为人津津乐道的故事。2013年的秋天,Snapchat势头渐猛,扎克伯格曾给斯皮尔克发了一封私人邮件:“到门洛帕克(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Facebook办公园)来,我们彼此认识一下。”斯皮格尔不以为意地回复:“我很乐意与你见面……前提是你来Snapchat总部见我。”随后,扎克伯格带着一纸收购邀约单来到了洛杉矶,但却遭到了斯皮格尔的拒绝。

很快,斯皮格尔又拿着Facebook的收购邀约单找到了谷歌,谷歌在研究后给出了40亿美元的收购方案。不过最终,斯皮格尔选择了继续等待,并筹备进行新一轮融资——获得来自KPCB、雅虎等投资方的4.86亿美元的融资,创下了美国有史以来第十大风险投资交易。

2017年3月,Snapchat母公司Snap成功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作为最受瞩目的IPO之一,斯皮格尔曾在公司的文件上写道:“在我们刚起步的时候,许多人不明白Snapchat是什么,说它就是个色情应用,但我们从开始就知道它不止于此”。

综合来看,Snap是一家相机公司,同时也是一家娱乐公司。而Snapchat不仅是一家社交公司,更是一个内容及媒体平台,涵盖了相机、通讯及广告等核心业务。此外,公司还开发了更多的硬件产品,如音箱或AR等可穿戴设备等。2021Q2财报显示,Snapchat在第二季度营收达9.8亿美元。

同时,Snapchat的日活跃用户也在快速增长,并创下了四年来的最高纪录,今年夏天更是以一款卡通3D滤镜再度走红。目前,Snapchat 拥有2.93亿日活跃用户,自去年以来增长了23%。数据显示,在美国、法国、英国、澳大利亚和荷兰,Snap已经覆盖了90%的13至24岁的人群和75%的13至34岁的人群。换句话说,北美以及欧洲的Z世代们基本都是Snapchat的用户。

斯皮格尔也曾公布过一个数据:Snapchat 能够触达的美国用户超过Twitter和TikTok两个产品加起来的总和。截止今日,Snapchat总市值已高达121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超7800亿元。

华尔街之狼KKR,三个月募了3800亿,正在扫货中国

KKR正呼啸而来。

成立于1976年,KKR总部设在纽约,是全球历史最悠久、经验最丰富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之一,有“华尔街之狼”之称,声名显赫的KKR与黑石、凯雷、德州太平洋并称“全球四大PE巨头”,如今也是中国乃至亚洲地区最活跃的国际PE巨头之一。

这同样体现在它令人叹服的成绩单上。不久前的8月,KKR公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业绩。财报显示,KKR二季度营收31.36亿美元,同比增长136%;净利润12.78亿美元,同比增长83%;高于市场预期。

与此同时,这只PE巨兽正以惊人的速度补充弹药。财报显示,由于最新且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北美收购基金,以及全球基础设施基金和核心私募股权基金的凑建初步完成,在二季度,KKR筹集了约59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超3800亿)。这一数字超过了去年全年440亿美元的纪录,也超过了2020年第二季度164亿美元的同期最高水平。

千亿规模下,KKR将枪口对准了亚洲。今年4月,KKR完成了旗下亚洲四期基金的募集,募资总额高达150亿美元,这是当时投资于亚太地区规模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更早之前的1月,KKR曾在四天内先后募集完成了规模达17亿美元的首个亚洲房地产基金,和总额达39亿美元的亚洲基础设施基金。

而一直以来,KKR都对中国虎视眈眈。KKR的“中国故事”始于2005年。这一年,KKR 在中国香港建立办公室,随后又相继在北京和上海设立办公室。十多年里,KKR在大中华地区密集布局,总共已经投了超50亿美元,40余家企业,涵盖了从私募股权到房地产的多个投资领域,包括消费、医疗健康以及科技等,投资了南孚电池蒙牛乳业、青岛海尔、优信集团、雷士照明等一系列行业巨头。

这其中,其对青岛海尔的出手堪称圈内的一笔经典投资案例——2014年,KKR对青岛海尔投资近34亿人民币,创下了其在中国最大规模的一笔投资。3年后,经过先后3次减持,KKR共计实现退出50亿人民币,赚得盆满钵满。

在中国,这家PE巨头还投出了一个个明星公司。字节跳动,就是KKR轰动中国的一笔投资。2018年10月,KKR参与了字节跳动40亿美元的Pre-IPO轮融资。2020年12月,双方又再度传出火花。据当时路透社报道,红杉资本和KKR正牵头字节跳动最新一轮融资,不过这一信息并未得到证实。还有,曾在2019-2020年连续两次大手笔投资社区团购独角兽——兴盛优选,以及在今年斥巨资买下的连锁药房公司“全亿健康”,缔造了近年来中国连锁药店最大并购交易案

扫货中国,KKR是认真的。KKR董事总经理季臻曾表示:“过去十年我们一直致力于重仓亚洲,但是现在,不光我们KKR在这里,我们还带动我们的LP一起共同重仓亚洲,中国又是我们整个亚洲战略的重中之重,其结果就是我们拥有最大的亚洲基金。”

资本的嗅觉,往往最为敏锐。弹药在手,这只PE巨无霸的中国故事才刚刚开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周佳丽,36氪经授权发布。

+1
14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中国创业与投资专业门户
特邀作者

中国创业与投资专业门户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对于蜜雪冰城而言,似乎万事俱备,只等风来。

2021-10-0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