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届艾美奖:网飞终于大赢,苹果成功上位

一起拍电影·2021-09-21
网飞大赢艾美奖,奥斯卡主奖项终于有望了吗?

北京时间昨天上午,被称为“电视届奥斯卡”的第73届黄金时段艾美奖落幕: 《王冠》横扫奖项,网飞终于大赢,《足球教练》斩获最佳,苹果成功上位。 此外,据最新数据,本届艾美奖的电视收视率惊喜上涨16%,扭转连年下降趋势。 

虽说颁奖结果没有什么特别令人感到意外的地方, 但对于好莱坞媒体平台格局来说,可谓是又一次洗牌和排位。 比如网飞,参与逐鹿多年后终于凭借英国王室题材剧集《王冠》横扫8项大奖,还有《后翼弃兵》的优异成绩为其作锦上添花;比如HBO,统领艾美奖多年后现如今不仅要对阵其他流媒体,还要与自家的HBO Max“自相残杀”;再比如Apple TV+,虽然订阅量长期垫底,但低调砸钱干大事的策略也渐显成效。 

同时,网飞的储备丰厚、HBO的品控保证、Apple TV+的厚积薄发、Disney+的全年龄属性等等,好莱坞各家流媒体平台的特性也在同一竞技场上得到全面展现。 

所以,看艾美奖,我们不仅可以得到一份假期优质追片片单,还可以从分析好莱坞各媒体排位的过程中窥得新一轮行业格局变化。 

网飞需要的不是赢,而是大赢

好莱坞流媒体老大网飞不是第一次斩获艾美奖了。2013年,网飞凭借着《纸牌屋》一炮而红,该剧不仅赢得了艾美奖剧情类最佳剧集提名,其导演大卫·芬奇更是一举斩获最佳导演,令该剧成为首个赢得艾美奖的流媒体作品。 

网飞和《纸牌屋》的成功自是意义非凡,但比单剧单平台成功更为重要的,是网飞破开了流媒体大步进军主流评奖活动的口子。此后,流媒体在艾美奖上群雄逐鹿,逐渐改变美国传统娱乐节目评选格局。 

然而,自大卫·芬奇后网飞在艾美奖最佳剧集类奖项上一直颗粒无收。而在其他流媒体平台快速崛起的日子里,Hulu凭《使女的故事》在2017年斩获剧情类最佳剧集奖,亚马逊Prime Video则凭借着《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和《伦敦生活》分别在2018年和2019年斩获喜剧类最佳剧集奖。 

因此,诚如好莱坞市场分析媒体SeekingAlpha所言, 如今的网飞缺的不是提名或获奖,而是大赢。唯有大赢,才算是对平台自身和平台股东都有所交代。 

▲ 乔什·奥康纳在《王冠》中扮演查尔斯王子,首获剧情类最佳男演员奖(图源路透社) 

SeekingAlpha此言不虚,其背后的逻辑也很简单易懂,那就是 奖项会带来声望、声望会带来投资、投资会带来内容,而所有这些都会带来订阅者。 

所以,投资者和市场分析师不仅会把目光投向各家平台出品方的提名数量,更会把目光聚焦到“剧情类最佳剧集”“喜剧类最佳剧集”“最佳限定剧”这几个关键大奖上面,以预判下一阶段的投资风口。 

好在,网飞今年应该终于没有让华尔街的几十万双眼睛失望了,《王冠》几乎横扫了剧情类的所有奖项,“大女主爽剧”《后翼弃兵》表现亮眼,还有精品限定传记剧《侯斯顿传奇》和电视电影《多莉·帕顿:广场上的圣诞节》收获奖项。 

这样一来,人们至少暂时不用担心《王室》第五季是否会因为演员大换血而丧失掉一部分的吸引力了。 

▲ 《后翼弃兵》主演摩西·英格兰、安雅·泰勒-乔伊和玛丽埃尔·海勒(从左至右)(图源Getty Images) 

惊喜不常有,然失落常在

不过,颁奖嘛,自然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与网飞一同满足的,还有Apple TV+;然而,HBO估计要有点情绪了,迪士尼大概也是。 

与网飞的《王冠》一样,Apple TV+的喜剧《足球教练》也在喜剧类项目中横扫了4个奖项,足以和老牌玩家HBO分庭抗礼。 由此可见,苹果近年来低调制作、陆续砸钱的精品策略又得到了认可; 此后,Apple TV+制作在案的科幻新剧《基地》和院线电影项目《花月杀手》(马丁·斯科塞斯执导、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主演)、《解放黑奴》(安东尼·福奎阿执导、威尔·史密斯主演)应该会更受到关注了。 

看向HBO和HBO Max,“黄暴台” 在本届艾美奖上主打的依旧是其熟悉的配方。首先是由凯特·温斯莱特主演的悬疑犯罪限定剧《东城梦魇》,IMDb评分8.5(豆瓣评分8.9),共收获了三个演技奖项;其次是在喜剧类收获最佳导演和最佳编剧的《绝望写手》(第一季),主打女性题材,又丧又励志;此外还有在限定剧类别最佳编剧一奖上有所收获的《我可以毁掉你》。 

然而,凭借这部性侵题材剧集荣获最佳编剧米凯拉·科尔却是本届艾美奖获奖名单中少有的有色人种;据综艺Variety统计,她的成就不仅成为了该类别史上第三次的黑人获奖,而且她也是首个获此殊荣的黑人女性。 

因此,艾美奖颁奖落幕当天,“#EmmysSoWhite”(艾美奖如此白)的话题在社交媒体上迅速发酵。 

▲ 本届艾 美奖提名中的部分有色人种演员(图源Variety) 

显然,从当下好莱坞的整个文娱生态情况来看,与有色人种相关的议题已变得十分易燃易爆炸了。同时,艾美奖(或许存在)的提名倾向某种程度上也让人种平权领域“优等生”的迪士尼颗粒无收。 

在本届艾美奖主奖项中,Disney+凭借《旺达幻视》《曼达洛人》和《汉密尔顿》共获21项提名排名第三,仅次于网飞的27项提名和HBO的24项提名(不算HBO Max的11项提名),从提名成绩来看也算是不错了。 

可惜的是,超英剧依然不太受到艾美奖待见,《曼达洛人》在关键奖项上不敌《王冠》,而早已在音乐剧界拿奖拿到手软的《汉密尔顿》更像是被拉来凑数的。由此可见,艾美奖或许还真的看不上Disney+的合家欢调性。 

为此,迪士尼会进一步整合Disney+和Hulu吗?如果是单纯为了在艾美奖上获奖,那倒不必,但若是为了优化组织结构、整合旗下资源,还真有这个可能。 届时,何止艾美奖的格局会被更新,连华尔街都得屏息抖擞了。 

看向更深的行业意义

阐述了那么多,最后还是让我们来回归电影吧。 

首先,我们或许终于可以对网飞说一句话:“艾美奖都到手了,奥斯卡主奖项还远吗?” 

在流媒体已成大势的现在,网飞近年也以一骑绝尘的姿态强势“进攻”奥斯卡; 然而,即便网飞今年在奥斯卡上勇夺36项提名和7座小金人,却还是与最佳影片和最佳演技类奖项失之交臂了。 

诚然,这境况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自2014年网飞首次获得奥斯卡提名以来,一方面,越烧越多的制作经费和越来越多的主流竞赛提名数量呈正比关系,但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提名数量则仍带不起暂无收获的奥斯卡大奖。就拿今年奥斯卡颁奖结果来说吧,《无依之地》(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归属探照灯影业、《困在时间里的父亲》(最佳男主角、最佳改编剧本)归属索尼影业、《心灵奇旅》则是皮克斯的作品,它们都和“网生制片厂”关系不大。 

由此可见,即便网飞以7座小金人领跑今年奥斯卡了,仍未实现大奖零突破。同理,凭借《金属之声》在最佳音响奖和最佳影片剪辑奖拿下两座小金人的亚马逊也是如此。 所以,网飞在本届艾美奖上的大赢,对所有好莱坞网生制片厂来说,都可以说是一剂强心针。 

其次,本届艾美奖在电视收视率上的表现,也给好莱坞娱乐从业者们带去了行业复苏的积极信号。 

为什么这么说呢? 

据综艺Variety统计,自2016年之后,好莱坞影视和音乐类大型颁奖活动的收视率和讨论度都经受了断崖式下跌——比如与2016年相比仍有35%降幅艾美奖其实算好的了,与该年相比电视收视率跌幅高达71%的奥斯卡颁奖礼将情何以堪——,说明观众们越发不关心这些奖项了,也即不关心这些娱乐形式了。 

▲ 图源综艺Variety 

所以,近年好莱坞市场分析在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了对音乐播放量、电视收视率以及电影票房的忧虑,如若没有新冠疫情“将错就错”般地养活了流媒体,那些固守传统的主流话语体系或许还不承认新的增长风口将落在哪里。 

那么,在真正接纳网生制片厂进入主流评奖语境这件事上,艾美奖开窍了,奥斯卡还会远吗?顽固如戛纳,或许也将更近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电影情报处”(ID:dianyingqingbaochu),作者:小保,36氪经授权发布。

+1
4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光环之外,互联网折叠

2021-09-2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