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充电站“带桩入网”,加盟充电应用平台能否“躺赢”?

懂懂笔记2021-09-18
,利用“一分钱充电”的噱头吸引车主充值,以此留住充电客户的手段,渐渐不好使了。

第三方充电服务APP是不是个新机遇?

相信许多纯电动汽车的车主,都曾有过类似的经历:

为了方便爱车日常充电,及时获知充电优惠信息,在手机里下载了好几个连锁充电品牌的APP、关注了十几个充电站的公众号、收藏了几十个充电小程序。

本以为足够覆盖大部分充电站,可当出行到了陌生的地方充电时,却发现仍要下载一些新的品牌APP,仍要下载、授权新的充电小程序,让充电的过程变得十分繁琐。

因此,纯电动车主对于“全国一张网”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尽管目前“全国一张网”仍是车主们的梦想,但是有“几张网”——滴滴旗下的“小桔充电”、朗新科技旗下的“新电途”、恒大旗下的“星络充电通”、能链旗下的“快电”等充电服务平台,也正在全国各地“跑马圈地”。

这些整合了加盟充电桩、充电站的服务平台,看似实现了不同品牌充电桩之间的相互通用,换句话说,只需下载一个充电服务平台APP、收藏一个小程序,就能在加盟的充电桩上实现扫码、充电、支付等一系列的流程。但实际效果,又是如何?

当前充电服务平台大战正酣,经常推出“一分钱充电”、“免服务费”等优惠活动,更是俘获了大量新用户、纯电动车主的青睐。部分民营充电站也在诱惑下陆续选择“带桩入网”——加盟主流充电服务平台,而这番辗转腾挪又会带来怎样的局面?

“一分钱充电”留不住客户

“目前公司正在和两家(充电)服务平台谈充电桩、充电站合作的事。”

聊及民营充电站“带桩入网”加盟充电服务平台的话题,广州番禺一家新能源设备投资机构的运营经理“山猫”(化名)显得既兴奋,又无奈。他透露,此次准备加盟充电服务平台的充电桩、充电站,都是位于黄埔区、南沙区的偏远区域。

这些桩站的经营者希望能通过与充电服务平台合作,维系偏远充电站的经营。毕竟,充电桩、充电站“涝的涝死,旱的旱死”,正打算要“带桩入网”加盟充电服务平台的充电站,恰恰属于前者。

“在投建充电站时,公司同时开发了专属的充电APP。但三年了,也没运营好。”山猫告诉懂懂笔记,由于充电站周边住宅稀少,人流量低,平时只能做“应急”生意,即途经附近的有纯电动汽车刚好电量低,只能勉为其难到充电站里充电。

由于车子刚好没电,即便发现该充电站并非属于主流平台,甚至在充值、充电时,需要下载新的充电APP,急于充电的车主,也都只能勉为其难成为APP新注册的用户,“站点的同事曾经说过,车主一看要下载APP,要预付充值,再看了下续航还能坚持,立马跳上车开着就跑了。”

为了将市区、近郊的纯电动车主吸引到部分偏远的充电站充电,公司也煞费苦心,从去年下半年起,也陆续推出充电“免服务费”的优惠活动,到了今年的四、五月份,更是推出了“一分钱充电”,完全是赔钱赚吆喝。

“活动的确吸引了许多精打细算的车主,不惜驱车十几公里,到充电站里充电。”但让山猫无语的是,只要活动力度稍稍减弱,充电车主便会减少,一旦取消优惠活动,客流立马打回原形。

与此同时,利用“一分钱充电”的噱头吸引车主充值,以此留住充电客户的手段,也渐渐不好使。尽管“一分钱充电”对于车主而言很吸引,但盘算着要先充值100元,之后也不经常到偏远的充电站充电,于是放弃了优惠权益

“原本公司高层坚持要运营自家APP保留品牌调性,但看着部分偏远的充电站,每天充电车辆仅个位数,经营陆续陷入困难,再加上周边的电站也开始寻求平台加盟,于是乎也开始坐不住了。”

山猫告诉懂懂笔记,充电服务平台并不投资、建设自由的充电桩、充电站,但得益强大的资金、资源实力,手握了大量的用户资源。尽管加盟平台之后,品牌的APP完全形同虚设,但取而代之的是充电服务平台友好的用户兼容性与体验,以及推广、流量资源的倾斜。

民营充电站也需要“服务”?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底,纯电动汽车保有量493万辆。

滴滴旗下的“小桔充电”目前拥有超过134万用户;而恒大旗下的“星络充电通”也曾于今年三月份创下单日新增注册用户17万人的纪录。这些服务平台庞大的用户流量,是任何民营充电站的APP都望尘莫及的。

“之所以计划加盟充电(服务)平台,其实是看中了平台规模巨大的用户群。”周阳(化名)所在的企业,在深圳宝安区、坪山区运营着六座小规模的新能源充电站,通过近三个月的磋商洽谈,六座充电站将分批入驻两家主流的充电服务平台。

目前谈好的合作方案,是充电站入驻充电服务平台之后,在前三个月会给充电站,优先倾斜附近的用户流量,培养一部分用户到站充电的习惯,后续还会有活动的支持,“大平台做折扣充电活动,效果肯定是要比自营APP好得多。”

更关键的一点是,充电服务平台是将大量充电站“打包”一块策划相关推广活动,在资金、资源投入上,也是单打独斗的民营充电品牌,所望尘莫及的。除了推广以外,平台大都与导航APP合作,大大方便了附近车主通过平台找到充电站。

与此同时,充电站再也无需担心车主因为需要下载APP、注册会员等繁琐的操作,而放弃充电了。同时,充电服务平台当中的储值,通用于所有入驻的充电桩、充电站,用户不再需要为了充电时向陌生的小程序预付费,最终余额无法退回而烦恼。

“反正充电站是和充电服务平台结算费用的,即便车主储值的余额不够、未付费,平台会在T+1工作日向充电站所属账户垫付钱款,就算先充电后付款也不怕跑单了。”周阳告诉懂懂笔记,为了吸引更多客户到站充电,公司推出先充电后付费的结算手段,可结果仍有将近1%的车主跑单,让人大跌眼镜。

只是,以上的一切服务,也并非毫无代价。作为回报,充电站需向充电服务平台,支付20~25%不等的服务费作为单笔充电佣金。极大压缩了“薄利”充电站的利润空间,“但如果不甘被平台抽佣,就没有用户流量的倾斜,站点也赚不到钱,何苦呢?”

他坦言,倘若入驻平台之后,充电站点的客流量能够提升至合作方案宣称的80~120%,那么除去支付平台的服务佣金,利润仍比充电站自营APP、自建推广、活动策划时期,高出1到1.5倍。

可见,充电站与充电服务平台合作的模式,类似以前的网约车。充电站“带桩入网”后,平台提供相对应的流量、推广甚至是金融服务,同时抽取一定的佣金。令人疑惑的是,对普通民营充电站而言,加盟主流充电服务平台真的百利而无一害吗?

被平台“卡脖子”怎么办?

“如果有办法的话,谁(充电站)会选择与充电服务平台合作?”

今年三月份,在金宇(化名)的主导下,公司旗下位于广州花都的三座新能源充电站,正式签订了“卖身契”加盟一家主流的充电服务平台,他告诉懂懂笔记,但平台的结算系统写入了充电桩时,预示着充电站将失去部分充电站数据的管理权限。

每当结算周期来临时,充电站只会收到平台一份冷冰冰的营收数据,只罗列充电站当月的用电量、用户数量、营收服务费,以及需要扣除的平台服务佣金,至于充电用户的资料、群体画像,一律无从得知。

“加盟平台后,充电站的营收翻了整整一倍。所以只能自我安慰,有得必有失。”对于充电站的运营者而言,营收增加毕竟是好事。但金宇仍觉得充电站成了服务平台、平台背后企业的敛财工具,心里有说不清的别扭。

然而,五月份充电服务平台佣金政策的调整,恰恰验证了他内心不安。他解释说,一开始合作时,平台承诺收取充电站20%的佣金,但到了五月份比例突然涨到了25%,“由于客流量增加了,充电站对于平台依赖性大,也没有办法Say no。”

而同时被要求到充电服务平台总部开会,商讨佣金比例上调的其它加盟的充电站,也向金宇透露,有种被人“卡脖子”的感觉,尤其当充电桩接入了平台的结算系统后,只能任人宰割,丝毫没有议价权力。

“我是觉得加盟平台的充电站,很像当年的网约车的司机,一开始冲着优厚补贴,加入了网约车平台,之后随着平台坐拥流量越来越大,甚至可以左右加盟司机的收入,平台便开始去补贴、涨佣金,我怕充电(服务)平台,也是一样的模式。”

即便充电站发现平台佣金越涨越高,准备要离场,也会因为自有APP长期不运营,导致原有用户流失,缺乏新流量的沉淀,最终只能在平台的规则和框架下,一走到底,“能经营的充电站,还是坚持自己经营,实在不行再考虑所谓的服务平台。”

可见,充电服务平台有些类似当年的网约车平台,通过“优厚”的条件吸引民营充电站放弃自有品牌、自运营APP的模式,转而加入平台,实现“躺着赚钱”的盈利。可结果是,充电站虽然无需投入精力做运营,但也渐渐丧失了对用户资源的掌控。

一旦完全依赖平台引流,平台可随时卡住充电站的“脖子”要求兑现不合理规则、条款,所谓的充电服务佣金,自然也是说调就调。因此,对于部分民营的充电站而言,充电服务平台可谓是双刃剑。

这种两难境地,暂时无解。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懂懂笔记”(ID:dongdong_note),36氪经授权发布。

+1
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小桔

朗新科技

惠信

活动力

惠权益

微信

下一篇

手机这条赛道,已经越来越不香了

2021-09-18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