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出行融资38亿背后,车企们的网约车生意怎么样了?

连线出行2021-09-08
前有吉利上汽、后有小鹏新特,这些车企抢到网约车多少蛋糕?

随着一轮融资的宣布,网约车赛道再次热闹起来。 

本周一晚,据21世纪经济报道,吉利控股旗下曹操出行宣布完成了价值38亿元的B轮融资,这笔融资不仅成为今年网约车行业中的首笔国内股权融资,也是自去年以来网约车行业获得的国内最大额度单笔投资。 

曹操出行,成立于2015年,是由吉利科技集团旗下的杭州优行科技有限公司打造的一个网约车出行品牌,其模式主要吉利提供车辆,然后放到曹操出行上运营。 

这也意味着,曹操出行不同于滴滴出行嘀嗒出行等互联网平台,主要以车企来作为业务的支持,采用B2C模式来运营。 

而像吉利这样的传统车企下场来做网约车生意,也已不是新鲜事。 

如果打开手机的应用商店,输入“网约车”搜索,就可以看到琳琅满目的各种打车软件,其中除了曹操出行之外,不乏还有享道出行、T3出行和首汽约车等软件,而这些平台后面同样站着车企的身影。 

就在曹操出行成立的同一年,首汽集团推出了其旗下网约车平台“首汽约车”;到了2018年,上汽集团推出了其旗下的网约车平台享道出行;再到一年后,背靠一汽、东风和长安三大车企及腾讯阿里巴巴的网约车平台T3出行正式上线。 

除了传统车企,新能源车企同样也想来分一杯羹。

2019年5月,小鹏汽车正式宣布进军网约车出行业务,并发布了“有鹏出行”网约车平台,首站上线的城市就是小鹏总部所在的广州;一个月后,同为新能源车企的新特汽车也发布了旗下的共享出行平台“新电出行”。 

一时间,传统车企与新能源车企们纷纷看向了网约车赛道,这不仅是因为看中了这个赛道的增长趋势,同时也是为了在各自的颓势之中找到新的增长点。 

众所周知,2018年开始整个国内汽车行业,都陷入“寒冬”之中,各车企的产销量都有大幅的下滑;而新能源车企,在2019年也遇到了困境,当时蔚来CEO李斌一度被称为“2019年最惨的人”。 

车企们为了自救,踏入了网约车这个赛道,自然不可避免地会与滴滴、嘀嗒等互联网平台相竞争。那么,这些已发展2-6年的网约车平台,抢走了行业多少蛋糕? 

“弹药”补充后,新一轮大战开启 

曹操出行拿到了新的“弹药”。 

据其介绍,本轮价值38亿元的融资,主要的投资方包括苏州市相城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苏州高铁新城国有资产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苏州城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农银国际投资(苏州)有限公司和东吴创新资本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从投资方的名单中就可看出这轮对于曹操出行的投资,主要是以苏州市政府作为主导。而作为回报,曹操出行在宣布之后的一些战略后,表示将其总部正式落户于苏州市相城区。

曹操出行融资信息,截图自天眼查 

曹操出行的本次融资也是其自2018年A轮融资后,再次博得资本的青睐。据曹操出行CEO龚昕表示,B轮融资将帮助企业在技术研发、业务扩展、服务品质提升、司机群体保障等关键工作上加大力度,从而进一步提升企业竞争力,扩大市场份额。 

近期受到资本青睐的,不只有曹操出行。

上月初,享道出行对外宣布,首个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享道1号”成功发行,融资规模为5亿元,获得中国工商银行、中信银行在内的多家知名机构超额认购,优先级认购倍数达3.05倍。 

据享道出行表示,这轮融资主要被用于企业级出行业务的规模扩张,产研升级和创新项目落地等方面。与曹操出行相同的是,本轮融资也是享道出行自去年底A轮融资后的又一次融资事件。 

无独有偶,T3出行在今年也有了相关的融资计划。今年3月,T3出行CEO崔大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T3出行正在进行新一轮的融资,“融资不限于原来的股东,我们也欢迎外部资本进入。” 

网约车市场硝烟弥漫,各家都在争夺网约车市场的流量。 

率先行动起来的是T3出行。 

7月初,一张疑似T3出行的内部动员截图被流传出来,其内容表示当前正面临着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决定在一个月内连开15城,日均单量突破百万单,牢固树立国内网约车第二的地位。 

为了实现目标,T3出行在7月5日向用户推出了100元的礼包及优惠券,数量也从之前的7张增至10张左右。并推出了邀请1人,就可以获得20元立减券的活动。

T3出行开头之后,曹操出行和享道出行随即跟进。 

曹操出行在7月8日推出了旗下的拉新活动,只要邀请2位新人注册成单,最高提现60元,另外还可以获得24元立减券;享道出行也宣布,每成功邀请1名新用户完成注册,可立即获得10元无门槛优惠券;首汽约车也推出了最高66元的出行礼包。

车企网约车平台们的拉新活动,连线出行制图 

除了向消费者赠送优惠券之外,各平台对于司机端也有着诸多奖励。 

据IT时报报道,享道出行在近两个月里也向众多司机增加了诸多奖励活动,如果参加这些奖励活动,会比此前多赚100-200元左右。“为了拿到更多奖励,司机们每天都忙着开更多的单。”一位司机如此对IT时报表示。 

与此同时,曹操出行和T3出行也在做着同样的动作。前者除了会像享道出行一样,向司机发布众多冲单奖励任务之外,还会免除早晚高峰期时段的佣金,并且每单会给予订单金额40%的奖励。 

在向消费者和司机的补贴动作之下,效果是明显的。 

据交通运输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相较于今年6月,7月的网约车订单量有了大幅提升,其中曹操出行订单量上涨了十几万单,T3出行近期也宣布其7月订单量超一倍以上。 

连线出行通过在七麦数据中对于曹操出行、享道出行等平台搜索,可以看到这些平台的下载量均在7月初得到了大幅的上涨。 

“7-8月份本身就是暑期,国内旅游出行的需求自然会大幅提高,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这些背靠车企的网约车平台推出的补贴必然会产生一些效果。”某头部车企网约车业务负责人孙凯对连线出行表示。 

为了可以让这样的效果持续下去,各平台对于消费者的补贴也在继续着。通过下载曹操出行、享道出行、首汽约车和T3出行等APP后,连线出行发现这些平台均给新用户准备了8.5-12元的每单优惠券,有效期仅限9月内使用。

各车企网约车平台推出的优惠券补贴,连线出行制图

通过简单设置路线,连线出行发现在使用这些优惠券后,原本需要15-18元的路程,仅需要不到5元左右就可以完成。 

“最近上下班,我都是轮着使用这些网约车APP来打车,每单费用基本可以控制在10元不到,知道这个消息后,我也告诉了我的朋友,真的很划算。”网约车用户周文对连线出行表示。 

无论是向消费者大力赠送补贴,还是向司机给予奖励任务,既是曹操出行、享道出行等网约车平台为了争夺更多市场份额的一系列动作,也是站在这些平台身后的车企为了解决各自的颓势,而做出的选择。

车企为何要做网约车生意? 

吉利汽车,率先盯上网约车这块蛋糕。 

2015年5月,吉利内部孵化的一个新项目——曹操专车(曹操出行前身)正式成立。这一项目成立之初,就成了吉利内部的重点项目,据创业邦报道,彼时曹操专车的项目组被安排到了杭州吉利大厦的顶层,寓意可见明显。 

彼时,滴滴已结束了与快的的大战、并收购了Uber中国,一举成了国内网约车行业内的头部玩家。曹操专车的进场虽然并不算晚,但与滴滴相比,还是慢了一些,由此曹操专车就选择了与滴滴不同的模式。 

不同于滴滴的C2C模式,曹操专车一开始就定下了“公车公营+认证司机”的B2C模式。要做到这点,对于曹操专车并不困难,因为它身后站着吉利。 

在曹操专车之后,同年9月,首汽集团旗下的网约车平台——首汽约车成立。与曹操专车相同的是,首汽约车使用的也是B2C模式,首汽提供车辆,招聘司机来实现运营。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曹操专车和首汽约车选择的B2C模式由于既要管理车,又要管理人,被业内认为是重资产模式。但随着较为合规的运力,也为它们打开了一些市场。 

据官方数据,2018年曹操专车已在国内25个城市完成上线运营,共投入了2.7万辆纯电动汽车,APP用户量也已达到了2000万人。首汽约车在2018年的车队规模也达到了50万辆。 

而就是那一年,曹操专车和首汽约车也发现在网约车赛道上,它们不再是由车企创办的唯二网约车品牌。 

2018年开始,全球汽车行业遇冷,国内整个汽车行业也随之进入“寒冬”中。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2018年国内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780.9万辆和2808.1万辆,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4.2%和2.8%。 

这也是连续增长28年后,迎来的首次同比下滑,为1990年来首次。由于受到大环境的影响,各车企寸步难行,只能通过降价优惠折扣和降价销售来促进销量。连线出行之前曾在多篇报道中描述过这一现象。 

销量的低迷,让各车企库存积压严重,因此,一些车企也开始布局网约车业务,并纷纷选择B2C模式、把积压库存的车辆放到平台上运营,来解放一定的库存压力。 

2018年12月,上汽集团宣布旗下网约车平台“享道出行”正式上市,为了在已是拥挤的赛道上顺利迈出第一步,享道出行将首城选在了上海进行开城,“上海有着上汽的地域优势,有利于业务开展。”享道出行CEO吴冰曾这样对媒体表示。

图源享道出行官微 

到了2019年,汽车行业的“寒冬”并没有解冻。于是,在当年7月,由一汽集团、东风集团和长安汽车联合苏宁、腾讯和阿里共同成立的T3出行正式在南京上线。 

在传统车企扎推布局网约车之时,新能源车企也来凑热闹。 

2019年5月,小鹏汽车宣布正式进军网约车出行业务,成立“有鹏出行”出行平台。据小鹏官方介绍,投入运营的车辆是于2018年上市的小鹏G3,司机同样是专职司机。 

几乎前后脚,同为新能源车企的新特汽车也推出了旗下网约车平台“新电出行”,虽然也选的是B2C模式,但在具体操作上,10%的车辆由新特提供,剩余90%的车辆由美团打车等合作伙伴提供。 

小鹏、新特会在2019年布局网约车业务也不意外。自2017年开始,国家对于新能源政策补贴开始降坡,这对于还未形成规模优势的新能源车企们打击是巨大的,再加上当年的车市“寒冬”,以至于让蔚来、小鹏都陷入至增长困境中。

吉利、首汽和上汽等传统车企虽然并不太会遭遇蔚来、小鹏这样的问题,但它们的新能源汽车业务近些年发展得也并不顺利。 

吉利算是国内传统车企中尝试新能源汽车业务较早的车企之一,自2014年开始,吉利先后推出了帝豪、几何和极星等新能源子品牌,但仅有帝豪EV表现尚可之外,其他品牌并无亮眼的表现。 

连线出行曾在《百度救得了吉利新能源吗?》一文中对于这一情况进行过详细阐述,这里不再赘述。 

上汽集团也早已布局新能源汽车业务,并推出了荣威+名爵两大品牌,但也在近些年遭遇产品力不足、缺少明星爆款产品等困局中,以至在新能源汽车车型销量榜中,基本看不到这两个品牌车型出现。 

图源曹操出行官方公众号 

在业内看来,从吉利、上汽等传统车企,到小鹏、新特这样的新能源车企,纷纷布局网约车业务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在行业颓势和自身业务增长遇阻下,通过转移车辆库存等方式来保证自身的生存。 

事实也正是如此,现在看曹操出行、享道出行等平台运营的车辆,前者基本都是几何、帝豪等品牌车型,后者也大多都是荣威。 

虽然这些网约车在一线城市中已随处可见,并通过烧钱补贴获得了订单的部分增长。但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些车企推出的网约车平台,就能顺利从滴滴手中抢蛋糕。 

曹操出行们抢走了多少蛋糕? 

上线两年,有鹏出行还没打开多少市场。 

上月初,连线出行偶然在杭州街边看到了一些搭配了黑绿撞色拉花外观的小鹏G3,通过仔细辨认后发现这些车型是有鹏出行旗下的网约车车型。这或许意味着,有鹏出行的运营城市已拓展至杭州。 

为了验证这一猜测,连线出行下载了有鹏出行APP尝试进行打车,打开APP界面后可以选择快车和专车服务,而专车服务中也分为了舒适型、豪华型和商务型三种选择。 

有鹏出行打车界面,连线出行制图 

与其他一些平台不同的是,使用有鹏出行打车,需要先向平台预付部分车费,平台对此的解释是多退少补,这一反常的操作无疑会对用惯其他平台直接打车的消费者造成不适的体验。 

但在打车后,无论是选择专车服务、还是快车服务,连线出行基本都用了5-20分钟等待后均未成功打到车。随后,连线出行向小鹏方面求证,对方表示目前有鹏出行网约车服务只在广州和东莞运营,其他城市还未拓展。 

而在广州,有鹏出行也并不被消费者所熟知。 

“有鹏出行在广州基本没做过什么宣传,我也是最近听朋友说起才知道这个平台的,打了一次乘坐体验还行,但并没有其介绍的一些定制化服务。”广州网约车用户刘雯对连线出行这样说道。 

但刘雯也表示,之后并不会选择这个平台来打车。原因有两点,一是因为相比于其他平台,有鹏出行并没有便宜多少,有时甚至还会贵一些;此外,在目前各大平台都在给予消费者优惠券的同时,有鹏出行并没有这样做,丝毫没有给消费者优惠。 

比如从广州天河客运站到广州站,滴滴快车的预估价格为41.4元,享道出行的预估价格为47.59元,有鹏出行的预估价格也达到了40.8元,相比之下,确实没有便宜很多。 

同一路程不同平台价格对比(左为有鹏出行),

连线出行制图 

有鹏出行虽然在2019年就已在广州开始试运营,但或许在赛道的竞争和自身品牌力薄弱等因素的影响下,截至目前,该平台依然没有走出广州。 

相比之下,新电出行如今的命运更加悲惨一些。 

连线出行通过在小米、苹果的应用商店对“新电出行”进行搜索,前者可以搜到应用但被告知“暂不提供下载”,而在苹果的App Store中更是无法搜索到相关应用。 

另据七麦数据显示,目前仅支持下载新电出行APP的手机品牌仅有华为和vivo两家。 

连线出行通过试用新电出行APP后发现,其界面与有鹏出行相似,而且定位导航已然无法工作,比如连线出行身处杭州使用,但界面依旧停留在北京,等待许久依然无法进行转换。

虽然新电出行并未官宣下架APP,但就现象来看,新电出行的发展已然走向落寞。

与有鹏出行和新电出行对比,曹操出行、首汽约车和享道出行等平台状况好一些,但并不代表车企旗下的这些网约车平台就抢到了多少蛋糕。 

据易观千帆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2月国内网约车APP活跃用户数据规模中,滴滴出行以6847.4万的活跃用户规模稳坐第一,嘀嗒出行、花小猪打车分别以1572.6万和1160.4万分居二,三位。 

T3出行、首汽约车、曹操出行和享道出行排名虽然紧随其后,分别为272.7万、254.7万、171.3万和92.2万。可见在活跃用户规模方面,这些平台与前三名相差几乎是5倍的差距。 

2021年2月国内网约车APP活跃用户数据规模,

数据来源于易观千帆,连线出行制图 

到了今年7月,行业的整体趋势并没有发生改变。 

据交通运输部发布的7月网约车行业运行情况显示,滴滴订单比前一月上涨 13.1%,超过行业平均水平 10.7%。另据极光数据显示,在今年7月部分网约车APP日均活跃用户规模方面,嘀嗒出行和花小猪打车以290.8万和192.0万远超曹操出行和T3出行。 

“目前国内网约车市场已然进入到了存量市场的阶段,通过烧钱补贴争夺市场的草莽时代已经过去了,虽然像曹操出行这样的平台背后站着的车企有钱,还能继续烧钱,但事实上已很难威胁到滴滴、嘀嗒这些平台了。”孙凯分析道。 

从消费者角度上,同样可以看到这一现实。 

连线出行采访了几位网约车用户,他们均表示,对于打车这个动作,其实也有习惯性的选择,比如之前一直用滴滴或者嘀嗒,之后就很难选择其他平台了。 

“由于现在曹操出行、享道出行给了用户很多优惠券,最近打车都是用这些平台,但之后如果没有优惠券了,我还是会重新选择滴滴的,毕竟已经用习惯了。”刘雯这样表示。 

除了这些,曹操出行们还面临着合规性方面的监管和审视。 

本月1日,交通运输部联合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对T3出行、美团出行、曹操出行、高德、滴滴出行、首汽约车、嘀嗒出行、享道出行、如祺出行、阳光出行、万顺叫车等11家网约车平台公司进行联合约谈。 

约谈指出,近期,部分平台公司通过多种营销手段,恶性竞争,并招募或诱导未取得许可的驾驶员和车辆“带车加盟”,开展非法营运,扰乱公平竞争市场秩序,影响行业安全稳定,损害司乘人员合法权益。要求各平台公司要检视自身存在的问题,立即整改不合规行为,共同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共同营造网约车行业规范健康发展的良好环境。

五部门约谈网约车平台公告,

图源交通运输部官方公众号 

在孙凯看来,网约车已成为目前众多消费者出行交通工具的主要选择之一,对于其合规性、安全性上的布局应该是各网约车平台首要考量的指标。但这也不可避免的会增加平台们的运营成本,如何调整合规和成本两方面的平衡将成为各平台面临的问题。 

现在来看,随着行业格局的逐渐固化、消费者已成习惯的使用体验,再加上日渐严格的监管,曹操出行、享道出行等车企网约车平台已很难从滴滴、嘀嗒手中抢到更多的蛋糕。 

尽管如此,面对巨大的流量入口,它们依然会奋力一搏,随着弹药的补充,新一波混战不会那么快结束。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孙凯、周文、刘雯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连线出行”(ID:lianxianchuxing),作者:周雄飞,编辑:子夜 ,36氪经授权发布。

+1
7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