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毁掉好演员?

犀牛娱乐·2021-08-26
被演戏耽误的“综艺咖”们

《扫黑风暴》最近火到什么程度呢?每天上一次热搜是基操,各式话题五花八门,有分析剧情细节的 #孙兴的爸爸到底是谁# ,有挖掘剧后真实案件的 #扫黑风暴现实版# ,有谈论表演的 #孙红雷说演员为角色而生# ……

作为该剧国民度担当,孙红雷此番却陷入口碑两极:有人认为他拿出了“黑老大专业户”一贯稳定的演技输出;有人却觉得,剧中他频繁眨眼、刻意假笑、表情浮夸,易令人联想起他的综艺形象,弹幕一句“傻雷雷”飘过,观众瞬间破防出戏。

“综艺毁演员”的说法在市面上盛行已久。频繁在综艺里露面致演员“综艺人设”过于深入人心,使观众看其演正剧时难以“入戏”,这样的案例确实很多,如电影《影》里的邓超、《悬崖之上》里的沙溢都曾遭到观众吐槽“他越严肃我越想笑”。

面对“综艺毁演员”的魔咒,业界通常会给出“演员少上综艺”的建议,这建议本身相当中肯。但细细想来,一刀切地去堵演员的综艺出路、倡导所有演员走“苦行僧”路线,在当下是否是一种保守、落后的演员培养观?

关于综艺是否“毁”演员,其实有太多问题未被厘清:频上综艺必然导致演员演技flop吗?演员可否借技术化处理、尽量消减正剧表演时的综艺痕迹?“表演艺术”和“娱乐事业”就注定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

孙红雷还是“孙漂亮”?

“在你的选择中,说明了你的才能”,这是美国现实主义表演大师斯特拉·阿德勒的一句经典表述。演员能否通过“选择”表演的“动作”和“潜台词”,以使人物逻辑自洽、情绪到位、令观众信服,是谓甄别演技的一种标准。

犀牛君专业水平有限,但如若细究《扫黑风暴》里孙红雷的表演,有些问题可能连业余人士也能品鉴得出来,在此我们可以开放讨论。

比如,他为人物设计频繁的假笑、挤眉弄眼动作,该“选择”会否影响到观众体悟角色的复杂内心?毕竟他所饰演的李成阳,十四年前被人构陷受贿被开除出警队,师傅林汉莫名死亡至今真相难觅,内心的积怨可想而知。

再比如,孙“选择”的外放式演法,在面对王志飞、宁理内敛式演法互飙“对手戏”时,似乎反倒更成全了高明远的阴冷狡诈、突出了马帅对自己的狠辣,相较之下,观众很难get到李成阳的性格特质。

毋庸置疑,亦正亦邪的李成阳是全剧表演难度之最,犀牛君其实很认可孙红雷对人物情绪张力的把控,如第2集威胁项天时突然砸下的那个酒瓶,成就了该剧的一大名场面。

但他针对李成阳这一角色“选择”的很多演法、动作细节塑造,仍暴露出他人物分析能力、表演与镜头建立对话能力的退步,以至于让部分观众难以信服人物。

可以说,李成阳角色的争议,既有观众受孙综艺人设影响而出戏的因素,也有孙红雷“演技”(演技包含上述所提所有能力)退步的影响。换言之,犀牛君认为,如果孙红雷拿出巅峰期的技术处理水平,他是能够做到抹去综艺感让观众不出戏的。

当年《潜伏》里的余则成,孙红雷是可以做到细节表演“出乎观众意料之外”的,例如与翠平机场告别名场面里,他为角色诠释了多重笑容的层次感、每处笑饱含不同情绪能量、跳出制式表演框架,这一场戏便能令观众领略到何为“演技”。

15年开播的国综之光《极限挑战》成功塑造出孙红雷的“综艺人格”——孙漂亮。他在节目里以“极限三傻之首”、“颜王”自居,变身有点傻、爱捣乱、爱臭美的“傻雷雷”,彻底颠覆其过往在正剧里的冷面形象。

随后几年他“沉迷综艺无法自拔”确实影响到观众对他所演剧集角色的评价,尤以《带着爸爸去留学》和《新世界》为代表。特别是前者,几乎是“消费”其综艺人设去表演,这种略不尊重表演的行为给他演艺生涯添上了一抹污点。

不过,同为“极挑时期”,16年他出演《好先生》打造的陆远一角就较为成功,并获得观众认可。故对比来看,频上综艺未必就一定会“毁演员”,或许有时候这只是掩饰演员不敬业和演技下滑的一个借口罢了。

被演戏耽误的“综艺咖”们

就在李成阳被群嘲之际,很多网友或许都忘了,孙红雷演绎过至少3个能载入国产电视剧史的角色:B站“这瓜保熟梗”的出处《征服》里的刘华强、国产谍战剧yyds《潜伏》里的余则成,高口碑战争历史剧《人间正道是沧桑》里的杨立青。

有经典角色打底,贵为“三大奖大满贯视帝”,孙红雷的演技是经过人民和业界双重检验过的。此次对表演难度较高的李成阳诠释不佳,并不代表他就真的“晚节不保”了,犀牛君期待他找回状态的那一天。

除了孙红雷,要真的盘点“被综艺毁掉的演员们”,其实他们被“毁”的状况也是千差万别。有的是“接不到好剧本上综艺过渡”,有的是“演技派的刻意转型”,有的是“演技不够,综艺来凑”,有的是纯粹“被演戏耽误了的天生综艺咖”。

邓超是盘点这类演员时不得不提的存在,他的状况最复杂。一方面,他确实因经典国综“跑男”给观众心里种下不可抹灭的逗比人设,但他在“跑男大热时期”仍贡献出15年《烈日灼心》里的影帝级表演,19年《银河补习班》塑造的父亲形象也比较深入人心。

另一方面,他干脆借用其综艺人设刻意走起“喜剧路线”,与好友俞白眉打造了《分手大师》《恶棍天使》等院线电影、出演星爷的《美人鱼》,虽然口碑不尽如人意,票房上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到去年他还参与了《我和我的家乡》这一大项目,严格来说其演艺事业并没有被“毁掉”。

同为“跑男系演员”,李晨的flop是更为明显的。早年他曾出演过《士兵突击》《唐山大地震》《北京爱情故事》等经典作品,早期发展顺风顺水,但凭借“跑男大黑牛”形象出圈后,他反倒再也没拿出像样的代表作,观众谈论他最多的也不是演技,而是他身为“范冰冰男友”的八卦。

陈赫、沙溢、王耀庆则是可放一起讨论的“被毁演员”类型,三者皆属于综艺形象深入人心后,观众看他们已无法控制不发笑了。以至于,作为演员的他们,接到影视剧组的邀约越来越少,综艺邀约却应接不暇。或许,综艺咖本就是他们的宿命。

陈赫自“跑男”后几乎扎根于综艺生态,即便参演剧集评分皆与《爱情公寓》相去甚远;沙溢今年有幸参演张艺谋的《悬崖之上》,却被网友喊话“看到他就想笑”,他再不是那个曾出演《上错花轿嫁对郎》《三国》等经典剧集的“小生”了;曾经的“霸道总裁专业户”王耀庆,自去年《怪你过分美丽》后已很久没新作品出炉,搞笑天赋异禀的他如今最大的作品是各类综艺、是直播带货。

如何破除“综艺上身”的诅咒?

综艺一时爽,一直综艺一直爽。实际上,在当下的泛娱乐时代,如陈赫、沙溢这样的演员选择运用自身性格优势“深度跨界”综艺圈,本质上已是在向“全职综艺咖”转型,而这何尝不是他们的一种明智之选。

在日本娱乐圈,有一类纯粹只活跃于综艺场合、靠搞笑艺能过活的“谐星”、“搞笑艺人”群体,他们的圈里地位和话语权完全不输给演艺明星。换至如今的内娱生态,对陈赫、沙溢们而言,与其说他们“被毁”,不如说是时代赋予了他们另一番职业天地。

而对于想专注于精进表演的演员群体来说,犀牛君并不觉得“上综艺”会成为他们的负累,在当下任何艺人都可以赚综艺赛道的钱,真正的好演员也不会被综艺带跑偏,他们完全可以破除掉“综艺上身”的诅咒。

同深度参与过《极限挑战》,黄渤就好似从未被质疑过“被综艺影响”。这或与他在综艺里的人设选择有关,他在“极挑”里展现的是高智商、高情商一面,而不是过分卖弄搞笑,回来演电影观众并不会有“出戏感”。可见,演员上综艺进行“人设管理”是一大破解法。

好演员也是可以有效平衡起影视表演和综艺表现的份量。如常驻《向往的生活》的青年演员张子枫,一来她懂得与适合自己性格调性的综艺合作,二来她深知知道自己的本职是演员,不会在综艺里“硬拗人设”,而她日益精进的演技可以做到“演什么像什么”,观众看她演戏绝不会想到什么综艺人设。

“演员少上综艺”确实是一句善意、有建设性的提醒,但并不代表综艺就是“洪水猛兽”。表演艺术和娱乐事业不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一来,好演员确实能够平衡好二者的关系;二来,他们或可动用各类表演体系、表演方法,或可修炼出强烈的表演信念感,让观众进入到任何他们所诠释的角色之中。

请别再把“综艺上多了”当作掩饰演员演技退步的借口,真正的好演员并不会那么轻易就被“毁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犀牛娱乐”(ID:piaofangtoushijing),作者:方正,36氪经授权发布。

+1
2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近年来,中国品牌处于“出海”新风口,品牌出海越来越火。据统计,2020年出口总额约占GDP的15%,而且这个比例每年都在增长。

2021-08-2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