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手游6.4亿港元买《仙剑》IP和软星,能继承台湾游戏的曾经的辉煌吗?

剁椒娱投·2021-08-23
在IP的争抢中,中手游一直是其中的“大户”

8月5日,中手游宣布以6.4亿港元的价格,收购《仙剑奇侠传》IP中国大陆地区所有权益,以及大宇旗下软星科技的剩余49%股份,完成对软星的全资收购。

至此,大宇旗下最重要的两个资产,仙剑IP,以及曾经代表国产研发能力最顶尖水平的软星科技全部出售,大宇则获得了相当于自身市值一半的收入。

其实早在今年4月,大宇的出售计划就曾有港媒报导,大宇表示由于在大陆游戏版号取得困难,决定以交易总价不低于新台币22亿元(约人民币5亿元)出售旗下子公司软星科技(北京)剩余的49%股份及仙剑奇侠传IP,此前51%的股份已经由中手游在2018年收购。

最终中手游成为了《仙剑》IP与软星的所有者。

也不免让人感叹,曾经给80、90后创造了诸多情怀的大宇,最终也走到了江山易主的结局。

很多如今的玩家都知道《仙剑奇侠传》是当年的国产之光,但很多玩家现在不知道的是,对80、90后游戏情怀影响最深的,是一批来自台湾的游戏公司。

大宇是其中的代表,旗下的软星创造了《仙剑》系列,DOMO工作室创作了《轩辕剑》系列,“国产三剑”两大剑都来自大宇。

类似的名字还有很多,创造了《圣女之歌》的风雷时代(现唯晶科技);创造了《天地劫》三部曲和《炎龙骑士团》的汉堂;还有制作了《三国群英传》和《幻世录》系列的宇峻奥汀。

发售至今正好满20年的汉堂经典《幽城幻剑录》

这些台湾公司,在80、90后的玩家心中有重要的地位,至今他们手中的IP,仍然是很多人放不下的情怀。

8月19号,《轩辕剑叁外传:天之痕》上架Steam,这款仅售价27元的游戏仍然获得了“特别好评”,尽管这款移植作品仍有不少bug和问题,但玩家们依然补票的补票,感动的感动,投出了一致的好评。

依然有大量玩家怀念《天之痕》

《轩辕剑叁外传:天之痕》就是大宇旗下DOMO工作室的作品。

如今,这些台湾公司或是像大宇一样抛售资产,或者在网游和手游化的浪潮中像风雷时代一样转型网游制作和外包,或者就像汉堂一样,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手握如此之多的经典IP,到底是什么拦住了大宇复兴的道路?大宇的案例,能代表台湾游戏公司的没落吗?

大宇和台湾的游戏黄金年代:IP制造机

从这次中手游全资收购软星科技附带的IP来看,软星科技还持有《仙剑奇侠传三》、《仙剑奇侠传四》、《大富翁10》、《仙剑奇侠传七》、《轩辕剑6》、《阿猫阿狗2》、《轩辕剑3外传之天之痕》、《天使帝国4手机端》、《天之痕Online》、《轩辕剑手机游戏》等数十款游戏的软件著作权。

《阿猫阿狗》、《天使帝国》、《大富翁》在90年代都是令人惊艳的作品,由DOMO工作室制作的《阿猫阿狗》于1998年发售,这款最初只能运作于Win95/Win98系统下的游戏,时至今日,也仍然有玩家在贴吧开发模拟器或是手机端运行版本,魅力可见一斑。

这也侧面证明了大宇旗下工作室在不同品类上的强大研发能力,像DOMO工作室一方面能够驾驭《轩辕剑》系列庞大的世界观,创造一个横跨欧亚、贯穿隋唐几个朝代的神魔世界;又能够创造《阿猫阿狗》中温馨可爱,以动物、人、环境为主题的小镇生活。软星科技同样擅长驾驭不同的题材,比如《仙剑》中复杂的爱恨情仇,或是《大富翁》中搞笑诙谐的乱斗。

DOMO在各种题材上都能熟练驾驭

当时,这些工作室也都颇具个性,比如DOMO工作室的一大特色就是特别喜欢将自己隐藏在游戏的角落,在《阿猫阿狗》中,DOMO工作室的全部成员都隐藏在小镇的电影院里,在每代《轩辕剑》里,找DOMO工作室已经成为玩家和制作者心照不宣的乐趣。

《天之痕》中的DOMO工作室

这种行为在当时看其实是超前的,类似于玩家现在在TapTap上与开发者的对话或沟通,只不过当时开发者与玩家基本上是没有交集的,更喜欢在游戏里设置一些这样的彩蛋等待玩家挑战。通过这样的方式,大宇的DOMO,汉唐的两百块、宇峻奥汀的疯人院都成为了当时玩家会心一笑的回忆。

玩家们多少都记得当年台湾工作室在游戏里留下的彩蛋

在此之中,自然也诞生了各个工作室的灵魂人物,比如DOMO里被称为“蔡魔王”的蔡明宏和软星的“仙剑之父”姚壮宪,他们在玩家中也获得了极高的呼声。

DOMO工作室的名字取自日语的“谢谢”,因为蔡明宏非常强调团队成员之间是平等的,没有高低等级之分,后来也塑造了DOMO的金字招聘;姚壮宪在《仙剑1》成功后转型管理,力举成立上海软星,来避免母公司的决策影响《仙剑》系列的开发。

这种热爱是当时大多数台湾知名工作室的写照,风雷时代的两个创始人就非常崇拜姚壮宪,为了学习制作游戏长期以低薪在游戏公司打工。成名后也非常珍惜自己的招牌,《圣女之歌1》的成功在当时引来了许多大陆发行商的注意,希望获得授权开发网游版本,但风雷时代拒绝“搭顺风车,依然潜心制作。

风雷时代的经典《圣女之歌》

但可惜的是,坚持高昂成本开发的《圣女之歌2》却赶上了网游崛起、单机没落的大潮,加上盗版猖獗,最终微薄的回报让风雷视为珍宝的系列,一沉寂就是十几年之久。

可以说,当时台湾游戏的崛起,留下如此之多的经典IP,几乎都是得益于一批热爱游戏、有情怀的制作人撑起来的,甚至当时一个风气就是会不计成本的去制作游戏,比如风雷时代,还有汉堂——只重游戏质量不重销量,做最优秀的游戏剧本但只却只靠口碑宣传。

在现在看来,这些做法匪夷所思,至少在上一个网游和页游时代,玩家们习惯的是铺天盖地的广告和成本低廉的游戏内容。

而大宇的光辉时代,很快也即将迎来落幕。

大宇的没落:悲剧的上海软星与单机时代

大宇作为被收购的公司,在当时比起一众玩家出身,更多靠热血和激情做起来的公司更有实力,但内部也更复杂,姚壮宪当初倡议在上海成立上海软星,就是为了保证《仙剑》IP可以排除一切其它外部干扰因素。

但是外部环境的困难,加上《仙剑2》制作人突然离职,给整个上海软星笼罩了一层阴霾。

当时盗版环境猖獗,这些知名IP,当时大多还是高中生、大学生的8090后,几乎都是从盗版入手,盗版的问题也劝退了不少当时的海外发行商,开发单机的成本和风险越来越高。

外交内困下,汉堂、风雷时代重成本开发的作品没能实现理想回报,一个接一个都倒下,网游化是当时看起来避免风险的唯一途径。

大宇内部也起了争执,高层有意向避开风险,向网游化进军;但上海软星成立以来,就致力于单机、《仙剑》系列的研发,包括到最后矛盾爆发后,姚壮宪都曾经表示,他对当时的上软团队,一样对大宇有过不满。

当时《仙剑2》的开发方向一直在《仙剑1》的两个核心人物姚壮宪和谢崇辉中间摇摆,最后谢崇辉负责《仙剑2》的开发,但开发尚未完成,谢崇辉就离职了,姚壮宪被火速调回来补完《仙剑2》,但已经无力挽回发售后口碑的崩盘。

而此时刚刚成立的上海软星,拿着并不充裕的开发资金,准备着《仙剑3》的开发,《仙剑2》的崩盘,让才成立的上海软星一下子压力巨大,肩负《仙剑》的招牌,《仙剑3》是一款只许成功,不能失败的作品。

压力重重下的《仙剑3》,逼出了当时上软的决心和韧性,靠着热情和超长工作时间,《仙剑3》在当时卖出了约50万套,赚回了几千万。

但另一个可怕的数字是,《仙剑3》的盗版在当时卖出了300~500万套。

尽管上海软星在稳定《剑仙》口碑上是功臣,也得到了大宇内部的认可,但事实上的开发环境依然没有得到大幅改善,一方面单机的隐患犹在,另一方面大宇内部也很复杂,比如《仙剑3》大获成功后,大宇表示台湾地区的收入归大宇所有,大陆地区的收入归属上海软星。

国内当时的主流厂商开始凭借网游崛起,大宇也在此时开始投入网游市场,同时还投入资金研发3D网络引擎,留给上海软星的资源并没有多多少,而《仙剑4》已经在路上了,开发环境和市场环境却没有改善多少。

当时,负责上海软星的张毅君在采访中也表示过对整个市场环境及资金压力的担忧,顶着种种担忧和压力,上海软星还是如期做出了《仙剑4》,并且获得空前成功,在市场上获得了巨大反响。

来自知乎答主@鱼缸里的沫沫鱼

但接下来就是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消息,上海软星宣布解散,制作人张毅君与团队集体离职。

来自知乎答主@鱼缸里的沫沫鱼

尽管事后张孝全在采访中表示,由自己出发的话,更多是由于压力、瓶颈和盗版环境最后才做的选择。但其实回顾上海软星自成立以来在大宇内部承担都的压力、付出以及回报,想必当时也与总部有种种矛盾冲突,不然也不止于在《仙剑4》刚发售一个月就集体离职。

当时台湾公司普遍在游戏制作上的理念是超前的,但是在经营管理上却问题重重,玩家出身的制作人不重视营销,资本控制下的制作人营收压力过大,要知道,作为“仙剑之父“的姚壮宪,虽然在大宇担任副总经理,但持股却不足1%,而重组后的上海软星总经理,也参与了《仙剑》三部曲开发的张孝全在大宇的持股数为0。

这与如今莉莉丝动辄给员工1.9亿的分红、网 传天美工作室120个月的年终奖、游戏厂商用分红、奖金、股份稳定团队的做法完全相反,在经营管理上,大陆的公司反而避免了更多如上海软星一样的悲剧。

当然,归根究底还是当时的盗版环境太疯狂,《仙剑》系列截至《仙剑3》,每代的盗版销售数量都远超正版几十倍,加上开发周期的空档,网游绝对是当时的赚钱利器,就如同现在的手游一样。

之后的大宇,多次将《仙剑》IP授权给手游厂商,腾讯、昆仑、畅游中手游、几乎开发过相关手游,对软星旗下的多款IP也几乎没有得到实质性开发,反而由于过度商业化,导致了一些玩家的反对。

软星科技后来也成为了大宇的商品之一,在资本市场上几经转手,昆仑万曾经维战略性增资2.13亿元并持有北京软星(及子公司上海软星) 51%股权,随后一年中手游又以同样加个入股软星并持股51%,再到如今全资并购。

那么,高价买下大宇几乎全部优质IP的中手游,买的划算吗?对于中手游而言,被过度商业化开发的《仙剑》以及其它IP,又能产生哪些价值?

中手游的IP持久战与生命力强大的经典IP

其实在现在的游戏市场,盯上经典老IP的并不只有中手游一家。

像紫龙游戏,先后研发和发行了《梦幻模拟战》手游和《天地劫:幽城再临》两款依据经典IP授权改编的手游,前者在出海市场,尤其日本、欧美等地都实现了成功;《天地劫:幽城再临》则是根据汉堂的《天地劫》三部曲授权改编,每次有新活动时都能保持在七麦数据的畅销榜前30之列。

七麦上《天地劫:幽城再临》大部分时间依然在游戏畅销榜靠前位置

其实一些敏锐的厂商都有意识到,有情怀的经典IP,正在越来越多的被争抢,而正统授权作品,依然有市场。

而且在营收上,腾讯、阿里等大厂,已经验证了IP的变现能力。

比如近年来不断向国内厂商抛出IP橄榄枝的日本游戏大厂光荣特库摩,授权的《三国志·战略版》成为国内流水最高的手游之一,今年也接连向腾讯释放了《大航海时代》、《信长之野望》的IP授权,而《真·三国无双》手游版《真·三国无双霸》也由中手游和天戏互娱联合制作。

在IP的争抢中,中手游一直是其中的“大户”。

根据2020年中期业绩公告的消息,截至去年年中,中手游在IP涵盖了动漫、知名端游、武侠、奇幻网文、女性向等多个方面拥有39个授权IP及68个自有IP,共计107个IP,除腾讯之外,能够追上这一数字的国内厂商并不多。

并且在IP授权、采购、二次授权和IP变现上,中手游本身已经做的非常成熟,有一条基于IP衍生、IP授权的成熟变现链条,在IP储量上也一直不断积累。

所以全资收购《仙剑》IP和软星科技,在中手游基于IP的战略上,也就顺理成章。一方面中手游虽然很早之前就和软星有很多合作,但《仙剑》的IP过于分散和细碎,以至于拿不到最核心的授权IP,很容易踩雷,比如中手游开发的《仙剑奇侠传九野》,就反响平平,作为一家有研发能力,也同样具备IP运营和经纪能力的公司,IP的自主权决定了未来能够拥有多大的发展空间,所以斥巨资拿下《仙剑》IP及软星,本身也符合中手游对自身的定位。

软星科技拥有的部分IP一览

而且软星旗下的IP,其实很多适合做手游化,比如强调社交和互动的《大富翁》,本身就有同人完美移植到手机版的《阿猫阿狗》,战旗类型的天使帝国,都很适合创作手游化产品,却一直被搁置多年。

走过了2014~2017年整个行业浮躁的年代,如今摆在游戏厂商的面前有两条路:一种是《原神》、《明日方舟》式的打法,凭借经验和内容能力,赌一款产品的成功;还有一种更稳妥的,是找到那些至今仍在被期盼续作的经典IP,做手游化处理,既满足粉丝的情怀诉求,也能够实现稳健的营收来回收成本。

对于那些曾经留下感动,却又永无出头之日的经典IP来说,这其实也是一件好事,在Steam上为《天之痕》付费的玩家,不少人已经年过40,孩子也上了小学,但仍然想补足自己当初的情怀。

对于曾经一腔热血却被市场环境湮没的台湾游戏制作人,他们的心血也理应不该被遗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剁椒娱投”(ID:ylwanjia),作者:麋鹿,36氪经授权发布。

+1
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年轻人的“破冰”呈现了更多新趋势。

2021-08-23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