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球,段永平的新江湖

首席人物观2021-08-16
段师傅有三宝:腾讯、茅台和苹果

段永平不在江湖已经很久。

但他的存在,很难被真正忽略。最近,《王者荣耀》被官媒批为“精神鸦片”,腾讯股价跌到年内最低,段永平却逆势而为,抄底腾讯,他还在雪球上称,再跌再多买些。

雪球,是段永平的新江湖。他几乎每两天就会发布一条信息,或分享自己对投资的理解,或回答网友的提问。他的言论合集,也被整理成册,流传在网易博客、微信读书等平台。

有人说,段永平是摩西。

不管是当年带领步步高走出发不出工资的窘境,还是培养出黄铮、陈明永、沈炜等门 徒,以及在雪球分享投资理念,他都如同圣 经《出埃及记》里的摩西,放弃法老王宫里的荣华富贵,带领被奴役的希伯来族群,挥杖在红海中辟出生路。

以段永平的性格,他大概是要拒绝的。毕竟,在雪球上,当有人夸他像巴菲特时,他都会正色答道:我不是巴菲特,也不想做巴菲特。

原因很简单,“我胸无大志”。——这并非推托的套话。在商业世界里,有人低调,是为了躲避风头,更好地去生存,有人是因为天性如此。段永平,显然是后者。

01

段永平的雪球昵称为“大道无形我有型”,以前网友叫他“阿段”,现在更多叫他“大道”。有人称他“段老师”,他便说,叫“大道”更好些,不行就“段师傅”。

诸多称呼,段永平都接受,除了“段总”。毕竟,这是一个暗含着身份差异和距离感的尊称。

更多时候,他演绎的是大道若简。

有人问:为什么大道更喜欢巴菲特,而不是芒格?他答:因为芒格不好读懂,我也不是芒格说的成功人士,不爱读书。

有人说:请段师傅指点一下炒股。他答:非要指点一下的话,那就是远离股市。

他说,投资只是爱好,跟他喜欢打高尔夫一样,而且,高尔夫比投资难。他还说,“我懂的生意非常少”——倒也是,作为名声在外的投资人,他目前重仓和看好的股票也仅仅只有苹果、茅台与腾讯。

段永平第一次广为人知的投资案例,是网易,这也是他投资理念的第一次全面展示。

2001年9月,丁磊接近穷途末路。头一年,网易风光上市,但随即惨遭互联网泡沫破灭,股价跌掉97%,次年第二季度,又因为涉嫌会计造假,股票被纳斯达克暂停交易。

担心网易就此退市,专业投资者们纷纷抛售股票。丁磊想卖掉公司,但无人接盘,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做。考虑转型做游戏,他去找了曾经做小霸王游戏机的段永平聊天。

事后看来,这位求助者,送来的是一次绝佳的投资机会。

段永平决定重仓网易。原因主要包括:看好网易做游戏的前景;网易股票被严重低估,但公司现金流充沛;网易所犯错误,并不致命。

他大量吃进网易股票,第一次投入200万美元,后来又陆续建仓——尽管因为“丁磊是个大孩子,把那么多钱放在他手里不放心”,他在2003年就开始撤出,但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获利2亿美金。

事后有人问他,当初怎么有勇气买进网易?段永平云淡风轻:

“有人非要把金子按铜的价钱卖给你时,你是不需要勇气的。”

十几年后,当被问到“价值投资最重要的是什么?”,他回答:对的生意、对的人、对的价格。显然,2002年出现在他面前的丁磊和网易,符合所有条件。

但这样的机会,总是难得。

在雪球上,当网友向他询问自己准备投资的公司,他总是回答得很果断:不知道,完全不懂。“我和很多人的区别在于,我承认我懂得少,所以一切都变得简单了。”

这样的谨慎,可能造成错过。

视频会议平台 zoom 是去年疫情中的一支“妖股”,高点时股价突破400美元。段永平在它股价没到100美元时,就开始关注。他在雪球上说,自己很喜欢zoom的企业文化,也很欣赏zoom的CEO——但他最终也没有下手,因为无法理解zoom的估值,更没有想透,十年后zoom是什么样子。

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段永平看YY、陌陌这两家公司的时候。“很久以前试过YY的语音,不得要领。陌陌没用过,也没时间去看。”

买股票就是买公司,是段永平在雪球上重复最多的一句话。这句话来自巴菲特的老生常谈,也是段永平信奉的投资准则,无论是此前买苹果、茅台还是此次加仓腾讯,皆是如此。

段永平也是在2018年才开始下注腾讯的, 不过彼时只是“少量买入”,因为当时他“似乎更懂苹果些”。而到去年,腾讯被段永平列为“不卖品”,今年更是“再跌就再买”——因为想明白了腾讯的护城河:通过社交媒体将流量货币化,他由此判定,10年后腾讯应该强大。

“想不通的我不碰,肯定会错失很多好机会,但是保证抓住的都是对的”。

02

很多大佬都有过活跃的自留地。有人是为了塑造某种公共人格,有人是为了在商业世界中保留最后一部分真我,也有人,就是为了跟更多人产生更真实的交流。

王兴在饭否呓语般的表达,直到三个月前才中止。他在其中表达的,大多与商业无关,而是呈现自己丰富的好奇心、强烈的求知欲和分享欲。

活跃于雪球之前,段永平已经在网易博客发表了近600篇文章——考虑到他与丁磊的私交,你也可以将它理解为一种商业捧场。他努力分享着生活里的段子,将博客当成了微博,偶尔写下的电影观看感,只有寥寥数语,"蛮好","值得一看"。

他显然在很认真地对待“文字交流”这件事情,尽管因为网易博客的用户基数太少,他的博文,评论区的留言,大多保持在两三位数的水平,但这似乎并没有妨碍他在评论区展示真诚。尤其关于苹果公司、茅台,他总愿意参与交流。

1.0 版本的社区大佬,初具雏形。真诚、接地气、自由表达,成为这位隐秘富豪的另一面。

自由,搁在现在,大概是段永平最被后来者羡慕的财富——甚至远超银行账户的余额。

因为要兑现陪妻子在美国生活的承诺,他在38岁退休,放下功与名;他花费62万美金,拍下“巴菲特”的午餐,只因为对方的书曾经给自己指明方向,想要当面感谢。

金钱为自由提供了底气,但段永平的自由,又并非单单因金钱而来。

他生性如此。

1977年,他成为国家恢复高考的第一届考生,500位参考考生里,只有1人能考上。他成为了幸运数字里的分子。他在浙大读了四年无线电工程,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电子管厂——这一家老牌国资企业,同时是中国电子工业和国防工业的骨干企业。

国企加上铁饭碗,很多人抢破头都想进去。但大三时就明确自己不喜欢本专业的段永平,感到越发迷惘,待了不久,他就裸辞考研,最终在1986年,考入人大攻读经济学。

不过,至此,投资大神还没有拿到属于自己的剧本。

研究生毕业后,段永平来到了佛山无线电八厂,这家明星企业,制造的音响在当时是国礼。而这次,段永平依旧只呆了几个月,因为无法忍受拉帮结伙,到处都是厂长亲戚,他再次辞职。

这些如今看来稀松寻常的举动,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充满了叛逆的意味。

他后来将这些行为凝结成一个短句“stop doing list”,不论是在人生选择、公司经营还是投资上,他都不断重复这个理念——做对的事就是不做错事,只要发现错误,立即刹车,不论此前付出了多大代价,都是最小的代价。

“错了一定要停,要抵抗住短期的诱惑。很多人放不下眼前的诱惑,30年后还在那儿。”

在广东日华电子厂,段永平终于找到了对的事情。他年纪轻轻就出任厂长,但看似光鲜的名分之下,是苍夷满地——日化电子厂的主业是大型电视游戏机,已被市场淘汰,厂里欠债200万元,现金仅3000元。

后面的故事,大家就很熟悉了。他开启工厂改革,效仿当时流行的任天堂红白机,生产售价仅为其四分之一的游戏机,又创造性地加入键盘,包装成学习机,找来成龙代言,满世界铺广告,“同是天下父母心,望子成龙小霸王”,就此成为一代人的记忆。

很快,小霸王的市场份额逼近80%。到1995年时,这家5年前还发不出工资的小工厂,收入超过10亿元,年底给员工发奖金时,包钱的报纸就用了十几摞。

03

“因为我是经营者,所以我成为了成功的投资人;因为我是投资人,所以我成了成功的经营者。”巴菲特广为人知的这句话,放在段永平身上,同样适用。

在小霸王推行股份制改革受阻后,段永平转身离开,创立步步高。

“so easy,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铺天盖地的广告攻势之下,妈妈们打开了自己的钱包。产品之外,段永平在步步高实现了更多的愿景:完成了小霸王时期未竟的心愿,落实员工股份制;培养出几位可靠门 徒,即后来的 OPPO 创始人陈明永、vivo 创始人沈炜,以及打造了“小天才”儿童手表的金志江。

这些在经营中积累的经验和财富,让他成为了更好的投资人,继而拥有了在38岁退休,去美国安静生活的自由。

当罗振宇用“时间的朋友”收割中产韭菜时,段永平早早成为了时间的好朋友。左手苹果,右手茅台,他无需再多做什么,财富便可实现逐年增长。

2012年5月,苹果市值突破8000亿美元,大V“潘九堂”在微博里提到:

2012年底和OV一位高层私下聊天,当时苹果市值约3千亿美元,酷派约60亿港币,他说相比酷派,苹果股票还有很大上涨空间。那时OV很多员工和段永平一起,抄底重仓了苹果和茅台。不必羡慕妒忌人家现在赚了很多钱,无论做企业还是炒股,人家都是坚守的价值投资者。

关于OV员工们跟着段永平赚了多少钱,坊间并无统计数据。但段永平的获利,清清楚楚:2012年,他以每股180元的价格买入茅台,茅台的最新股价是1695元;2011年1月,他买入苹果,股价在47美元左右,苹果的最新股价是145美元——它在中途还进行过拆股。

这两支股票,段永平都没有卖过。

原因很简单,在过去十年里,他没有发现值得卖掉苹果和茅台去兑换入场券的公司。“躺在苹果身上很舒服哈”,在雪球,他不止一次如此感慨。

从注意到苹果,到重仓苹果,段永平也花了9年时间。

2002年左右,段永平关注到了苹果公司,但并不是太看好。受美国管理学著作《基业长青》影响,段永平判断乔布斯属于“报时人”——即找到时机,推出了高瞻远瞩的产品构想,利用一次优秀产品成长曲线和生命周期发展起来的企业家。这类企业家以及他所带领的企业,通常后劲不足,产品到了生命的末期,企业也会随之消亡。

而好的投资,是需要找到“造钟人”的,即建立一家公司,使公司在任何一位领袖身后很久、经历许多产品生命周期,仍然欣欣向荣。

9年后,段永平终于理解到,乔布斯是一个恰好会“报时”的“造钟人”。而接班人库克,是更理性的CEO。

尽管当时苹果市值已从50亿涨至3000亿,并且面临着乔布斯病危、库克尚未接任、接手后未知数太多等问题,段永平还是决然入局。无论苹果股价如何震荡,周围人如何套现出局,他都岿然不动。相反,每次下跌,他都会加码。

有人恐惧,就有人贪婪。

多年之后,他在雪球上分享了一个真实的故事:

“有个朋友卖了一万多股(分股前,已经赚了很多)苹果买了一套房子。我当时说,最好不要这样想,不然你会觉得房子很贵的。后来他告诉我当时没明白,后来发现房子确实很贵。”

这样的故事,在雪球很有共鸣。太多人在错误的时机离场,就此错过财务自由的机会——从某种程度上,这比从未上车,更让人懊恼。

在公共社交平台,参差从来都是常态。段永平被封神的雪球,亦是如此。多数个人投资者,期待大神给出具体的操作建议,买还是不买,段师傅更愿意分享的,却是投资理念,比如告诉提问者,“真正的投资者是目中无人的,他不看周围有没有人买,而且最好希望别人都不买。”

从经营成就和投资战果来看,段永平确实是属于上一个时代的成功者。

尽管他的理念深度影响了后来的OV,以及拼多多,尽管时至今日,早年的价值投资还在为他持续创造财富,但这种 old money 式的沉稳,在投资者中,终归是稀缺品。

更多的投资者,会每天9点打开雪球、富途牛牛等炒股软件,关注当天的股价变化,决定买入或者卖出——连雷军都未能免俗地每天关注股价,这样的煎熬,直到小米股价爬出低谷才结束。他第一时间卸载了所有的炒股软件,畅快淋漓。

上个时代的印记,还体现在他极少买入互联网公司的股票。

他曾经评价阿里巴巴,“虽然我很钦佩马云,也觉得他们怎么看都有些在长长的坡上,但有些业务,已经超过我这种早已退出江湖的人的理解范围了。”

只有腾讯是例外。

“马化腾人不错,而且年轻,微信及微信支付的影响非常大且深远。”他在2010年就觉得腾讯不错,但一直没等到好价格。2018年,游戏行业跌入低谷,腾讯股价受到波及,他买入了一些。今年,受政策等多重因素影响,腾讯股价相比高点一度下跌近40%,段永平立刻入手,并将它列为跟茅台、苹果一样的非卖品。

他的判断是,腾讯的护城河,在十年内不会被超越。——当然,国内互联网行业重新进入变革期,反对这个观点的人,也不在少数。

在雪球上,段永平有了48万粉丝。很多人花200块在雪球提问,只是为了感谢段永平,如同段永平当年拍下饭局,只是为了感谢巴菲特一样。

现实生活中的他,与妻儿住在美国加州的帕洛阿尔托,过着接近隐居的生活。这里距苹果的新总部并不远。但于他而言,这也没有太多意义。他与苹果公司的联系,存在,且仅仅存在于股市之中。

2006年与巴菲特吃完饭后,段永平与他走到门口,看到司机开着一辆类似卡车的汽车来接他,那是美国蓝领工人最常开的车,70岁的巴菲特,身手矫捷爬了进去。尽管早就知道巴菲特生活简朴,但这一幕,还是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如今,段永平也过着这样的朴素生活。在雪球上,他始终标榜自己就是普通人。

这个话题,一度引发过讨论。有雪球网友感慨,自己理解了,段永平确实是一个普通人。不少网友展开了反驳,“从第一届高考中脱颖而出,又考上研究生,在80年代以一己之力扭转200万亏损的小厂,创造小霸王、步步高,从何而谈普通?”

最后,段永平也下场了。他回复道:

“大道只是一个普通人,高考和研究生的时候,并没有取得很好的成绩,而大道也不绝顶聪明。”

“大道能有今天,是因为一些其他因素,比如,理性,想长远,stop doing list……"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作者:大雨,编辑:江岳,36氪经授权发布。

+1
13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容联云已经完成从CPaas基本盘向CC业务的过渡,但没有解决核心问题,即客户群体的第二曲线。

2021-08-16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