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骚扰暗河里的溺水者:老板Pua又骚扰,同事劝我格局大

财经故事荟·2021-08-10 07:11
被侮辱和被损害的七成职场女性

花名曲一的阿里前男员工王成文,涉嫌性侵女同事的新闻,已经刷屏刷网了数天。

汹涌的愤怒之情不仅来自外部,内部员工的质疑也如滔滔江水。内外舆情如此火热,不仅仅在于施害人的嚣张和无耻,还在于阿里组织体系的冷漠与迟钝。

被忽视的职场性侵与性骚扰可能不止于阿里,大多数受害者可能因为自身的胆怯最终息事宁人,或者因为公司的冷漠不得不忍气吞声。

074职场女性法律热线曾在2018年发布了《中国职场性骚扰调查报告》,报告显示,超过七成的女性和超过两成的男性,经历过职场性骚扰。而在遭遇过职场性骚扰的人数中,最近一年内有此遭遇的人数逼近八成。

其中,职场性骚扰的实施者八成都是男性。女性遭遇的职场性骚扰82%也都是来自男性。

职场性骚扰如此普遍,是因为权力和欲望苟合在了一起,《纸牌屋》里Frank潜规则Zoe时说过一句话:Everything is about sex except sex itself. Actually, sex is about power。

但反性骚扰机制却普遍缺失,前述调查报告中,九成受访者表示单位没有建立专门的反性骚扰机制,此次阿里巴巴事件中,女员工再向公司举报之后,迟迟没有得到反馈,也与此有关。

涉嫌被猥亵被性侵的阿里女员工,不是第一个受害者,可能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受害者——阿里已经亡羊补牢,处理了当事人,配合警方调查,并筹划建立反骚扰机制,但职场性骚扰的暗河不止流经阿里,如何搭建完整的救济保护机制,这一命题还没有答案。

《财经故事荟》采访了所谓遭遇性骚扰的职场人士,以及参与处理性骚扰案子的相关Hr,来展示这个隐蔽角落的冰山一角。

老板边PUA边骚扰,同事劝我“格局大点”

90后 北京 广告公司白领

被老板骚扰之后,我第一次有点恨自己是个女生,如果我是个男性,是不是就可以潇洒自如,可以在职场把酒言欢?

当时我刚来公司没多久,跟老板一块去出差,最初觉得他很亲切,问我年轻人是不是爱追星,然后就貌似很随意地说他很喜欢某个女明星,“你长得很像她。”

我心里一阵不适,然后有意透露我有男朋友,对他也冷淡了不少,尽量绕远一点。

这趟出差回来之后,他找我谈话,批评我是不成熟没有主见的小女生,不堪重任,随后,我就被边缘化了,虽然不被重用有点失落,但觉得保持安全距离也不错。

两个月后,老板突然指示我,一周后要和他一块出差。出差前,老板找我谈话,指出了我工作中的问题和个人能力的短板。

我当时觉得老板说得都很有道理,作为一个新人,我确实不够专业不够老练。老板毫不留情的批评,也让我深陷严重的自我否定和自我怀疑之中。

谈话的最后,老板看似很贴心的安慰我,“你可以信任我,我可以带你往前走”。

出差当天,在机场值机时,老板突然提议要给我升商务舱,和他坐一起。

当时我心里很惶恐,下意识拒绝了。

老板坚持说,他一个人坐商务舱太无聊,我推辞不过只好同意了。

接下来的几天,他一直表现得和我很亲密,吃饭时要帮我擦嘴,还在我面前讲黄色段子。

最开始我唯唯诺诺,最后实在忍不了了,就很委婉地提示老板,“您别这样,我很尴尬”。

一听此话,老板生气了,批评我心思太敏感,太胆小不大方,做不成大事,并且说我有心理疾病。

本来我以为忍到回国就没事了。结果到了第三天,还是出事了。

当天,老板带我和合作伙伴一起吃饭喝酒。喝到后半夜,合作伙伴几乎都喝多了不省人事,老板似醉非醉,又开始毛手毛脚,一直试图搂我,我挣脱了几次,又被拉了回去,还伺机摸我胸部。

我当时又怕又气,使劲推开老板,大叫了一声,“你要干什么?!”然后立刻离开了酒局。

随后他疯狂给我打电话,我很害怕就接了。

电话中老板变了脸,对骚扰一事儿压根不承认,还声称他对我关爱有加,带我出差是为了培养我,帮我快速成长,指责我心理有问题。

听到老板的“振振有词”,我气得直发抖,告诉他回去我就离职。

后来我复盘了一下,发现前老板的惯用手法就是先Pua,打击受害者的自尊,让其产生自我怀疑,被拒绝后就边缘化受害者,过一段时间,再度表示热情,给点甜头,暗示顺从有好处,频繁性暗示,来试探目标人的底线,再利用出差在外等比较私密场合动手。

回去之后,我就提了离职,接下来交接工作的那大半个月,感觉呆得生不如死。

离职后,我跟一位还算相熟的老员工打听老板,她说我过于单纯,“虽然有原则是好事,但在职场上,不妨格局大一点”。

听到她的说法,我很震惊,完全无法接受,也许正是因为存在“大格局”女性,才让老板这么多年劣性不改。

虽然我守住了底线,但有时候也后悔自己太过懦弱,没胆量把这件事儿公开,因为我还身在这个行业,圈子不大,我担心公开后,自己在这个行业会不会做不下去了?!

看到那位阿里女员工选择发大字报,来维护自己的尊严,我特别敬佩也特别感动。再重来一次,我可能没有她那般的勇敢,现在想到前老板,我的感觉是又恐惧又厌恶。

副总骚扰女员工,赔了三月工资,依然做高管

晴天 80后 人力资源

当了多年Hr,我主导处理过两起性骚扰案件,结局大不相同。

第一次遇到的案例受害者,是市场部一位女员工,施害者是负责公司市场营销的副总裁。

这位副总裁是位中年已婚男性,平时就爱讲黄段子,热衷口嗨,一向风评不好。

副总裁主动加了女孩微信,聊天时很是暧昧,女孩作为职场新人,最初不敢撕破脸。导致副总裁胆子越来越大,口吻越来越露骨,还发送了不雅图片。

两个月后,女孩拿着手机来了人力资源部,向我出示了聊天记录。

“我被性骚扰了”,女孩看起来有所准备,“我打算离职,但公司要赔偿半年工资,不然就在网上曝光,或者报警。

我一向鄙夷这位副总裁,也挺佩服女孩的果断,把女孩稳住之后,我就找到这位副总裁核实。

最开始副总裁坚决不承认,后来我委婉提示他女孩手里有聊天记录,他又辩称都是朋友间开玩笑,并无恶意。

最后,这个事情上报到CEO,公司赔了三个月工资给女孩,与她签订了保密协议。

但那位施害者并没受到严肃处理,依然担任公司高管,虽然我很看不下去,但也没有办法,这是CEO的决定。在CEO看来,市场副总裁工作很给力,性骚扰也不是什么大事,而且也没造成严重后果。

这位女孩还算机智,保留了证据,也敢于争取自己的权益,相比而下,另一位女孩就比较懦弱了。

这位女孩的身份是实习生,岗位是销售部门助理。

平时销售部门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也会拉上女实习生。其中一位公司销售大拿,每次饭局都对实习生劝酒灌酒,言语也很轻浮孟浪,明里暗里提醒实习生,做销售就是要能放得开才行,还会趁机对她搂搂抱抱。

一个月后,实习生不堪其扰,以“性格太内向”为由,主动提了离职。细问之下,我才发现女实习生被性骚扰了还不自知。

我随即找到销售总监沟通,他不以为然,还说那位销售大拿一个人完成部门一半的业绩,要求我别处理他,“就是一起唱个歌,拉个手,大家起个哄,开个玩笑,有啥大不了的,你别大惊小怪了!”

我虽然对销售总监的敷衍十分不满,可是当事女孩只想息事宁人尽快离岗,不愿意配合追究这位销售大拿。

我私下很想劝告女孩主动维护自己的权益,但一方面这不符合公司利益,另一方面女孩也没有实锤证据,我只好为她办理了离职手续,提醒她以后要学会保护自己。

经过我的观察,发现职场性骚扰的受害者,多是刚入社会的职场萌新,比较单纯,也不懂得保护自己。

我的建议是女孩子被骚扰后,一定要大声说出自己被性骚扰的事实,注意留存证据,索要合理补偿,必要时可以报警,或者网上曝光。

我呆过的公司,没有一家足够重视职场性骚扰,公司大老板判定性骚扰是否严重,不是看具体的骚扰行为,是看后果,要是受害人报警了或者网 曝了,可能才会引起公司重视。

因此,大部分时候,施害者没受到应有的惩戒,受害者也没获得应得的补偿。

保留实锤证据,骚扰我的副总被公司除名

卡卡 90后 房地产行业员工

我的性格大大咧咧,从来没想到,自己也会成为性骚扰的受害者。

骚扰我的是我所在分公司的副总裁。

本来我和他交集很少,后来因为对接一个项目,接触才多了起来。副总四十多岁,平时看起来很有亲和力,也从不摆架子,我最初对他印象还不错。

那天晚上,公司大部分人已经下班了,我的活儿没干完,继续留在公司加班。

然后就被这位副总叫到办公室,说要对齐一下方案。

我打开电脑给他讲方案时,他挪到了我身后,弯下腰和我一起看PPT。他的脸就在我身后右上方,离我很近,我着急搞定方案,也没怎么在意。

过了一会,他突然把手搭在我肩膀上,我身体一激灵,还没想好怎么应对,他的手就滑了下来。

我一点没迟疑,站起来打开他的手,就走出了办公室,然后心里盘算,不能放过这个人。

当晚回家后,我几乎熬了个通宵,查询了关于性骚扰和猥亵的法律条文。

第二天,我先在微信上试探副总,描述了他对我的骚扰行为,然后说“X总,您昨晚吓到我了”。

不出所料,这位副总开始辩解说自己不小心触碰到我,表示抱歉等等。

有了微信聊天,我直接发投诉邮件给分公司老大,然后声称我准备报警,并保留好了衣服,准备去让警方验指纹——但其实,我心里没底儿,不知道衣服上能不能验出来指纹,这么说也是给自己壮胆。

当天下午,分公司老大和副总裁就过来找我谈话,问我能否私了,谈话过程我也偷偷录了音,成了我的又一项证据。

然后,我把事件的前因后果,以及微信聊天截图、谈话录音,汇报给了总公司的监察部门,并提出了两点诉求,要么直接辞退这个副总,要么把其骚扰行为向全集团全员实名通报——我们集团有好几十个分公司,有好几万员工,我就是想让这个副总身败名裂,让他再也没机会下手。

总公司看我态度坚决,还握有实锤证据,就给分公司施压,分公司处理得也很快,副总很快走人了。

虽然那位副总是走人了,但今天看到王成文的案例,我又很不开心,他还没被辞退前,就开始找下家了,还去面试了字节跳动,如果不是事情不公开曝光,他是不是又毫无障碍的跳槽升迁涨薪,继续围猎下一位姐妹了?那位副总,我现在也不了解他是不是再就业了。

虽然我一向觉得自己心很大,但出了这件事儿,我真的不愿意再呆在这家公司了,感觉有点心理障碍了,一走进办公室,那种屈辱感就涌上心头,对工作也很排斥,没法沉下心干活,后来没多久,我就离职了。

我现在想提醒遭遇性骚扰的姐妹,既不要当包子,也不要太冲动,先把证据攒好,就能一举拿下,和公司谈判时要拿好录音笔,公司的法务一般很强大,没有证据很难维护自己的权益。

作为公司唯一的女员工,我被带到夜总会

魔笛 90后 小贷公司Hr

职场女性被骚扰了可以去找Hr维权,但我身为公司Hr,我也差一点中套。

那是家位于重庆的小贷公司,公司老板曾是某商业银行支行行长,规模也不大,只有不到100人。

我入职之后,发现公司只有两位女性,一位是招聘我来的副总,一位就是我。一个月后,副总辞职,我就成了唯一的女员工。

工作三个月,临到春节前最后一天工作日,公司全员开年会,晚宴之后,老板点名了一部分优秀员工去K歌,当时已经很晚了,我就推迟不想去。

结果我的包包和手机都被同事藏了起来,还跟我说去了就有惊喜,我推迟不过,被迫上了车,到了地方才知道,去的是一家夜总会。

穿着恨天高和短裙的姑娘们,浓妆艳抹,站成一排,露着白花花的大腿,有的姑娘看起来很小,可能年龄还没我大。

我当时穿着羽绒背心和高领毛衣,觉得自己和这里的氛围很不搭,也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场合,躲在角落里很尴尬,还有男同事开玩笑问我要不要点个“少爷”。

同事们开始还比较腼腆,几杯酒下肚,几首歌唱完,就嗨了起来,和姑娘们搂搂抱抱,男女对唱情歌,我坐在门口的沙发处,正准备瞅准机会离开,被一位男同事看到,就上来抱住了我,阻止我离开,我挣脱了很久,那位男同事依然不放手,其他围观者也嘻嘻哈哈。

旁边的几位陪酒姑娘看到,过来帮我解了围,把他拉开了。

我赶紧跑了出去,然后躲到了洗手间,等到一位姑娘过来,我让她帮我把包和手机拿出来,然后赶紧离开了。

春节后上班第一天,我就提出了辞职。

后来一位私交还不错的前同事告诉我,之前大家一直以为我是女副总招聘过来的,可能是副总亲戚,就对我客客气气,所以以前攒酒局,就不会拖上我,但女副总离职了,他们就没有顾忌了。

我辞职后通常和前同事保持不错的关系。但是那家公司的所有同事,我都拉黑了,不想有任何联系,现在,每次看到职场骚扰的案例,我依然会恐惧和恶心。

(文中受访者皆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故事荟”(ID:cjgshui),作者:万天南、陈纪英,36氪经授权发布。

+1
1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似乎在新能源车的领域里,站着的多,倒下的多,倒下又站起来的也多。

2021-08-1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