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料 | 职场性侵犯:不分国籍、地域、文化的商业恶习

连然·2021-08-09 18:36
当女员工投诉主管性骚扰后,“谷歌就从一个顶级工作场所变成了其他任何公司:它最先做的事就是保护自己”。

文 | 连然  编辑 | 张信宇

阿里一员工涉嫌侵犯女同事的事件仍未平息。

8月8日凌晨,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在阿里内网发帖回应此事,表示感到“震惊、气愤、羞愧”;8日晚间,“Aliren help Aliren”发布了《6000名阿里人关于807事件的联合倡议》;9日凌晨,张勇在内网公布了关于此事阶段性内部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和HRG徐昆引咎辞职;阿里巴巴首席人力资源官童文红记过处分;涉嫌男员工被辞退,永不录用,其是否存在违法行为,警方正在调查取证。

日光下无新事。事实上,职场性骚扰、性侵犯以及一系列性别不公正的情况,在全世界范围内,不同文化背景、商业发达程度的社会里都是沉疴。

在暴雪:"cube crawls"经常存在

跟阿里的酒桌文化类似,以暴雪为代表的一些公司,也有所谓的“兄弟会文化”。

去年底,暴雪娱乐公司(Blizzard)高层Alex Afrasiabi被爆出存在性骚扰女性员工等行为。而在今年7月,美国加州公平就业和住房部(DEFH)在为期两年调查后宣布起诉动视暴雪,认为在公司发展过程中违反了10项州就业法,存在着性别就业歧视、薪酬不平等、性骚扰以及“兄弟会文化”等情况。

DFEH的诉讼被告包括子公司动视出版公司(Activision Publishing)与暴雪娱乐(Blizzard Entertainment),以及它们的母公司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不过多数具体指控都涉及暴雪娱乐。

正是在研发全球知名网络游戏《魔兽世界》的暴雪,DEFH发现其公司高管养成了一种名为“兄弟会”的非正常企业文化,表现为女性员工在薪酬、分配、晋升和解雇等诸多方面被男性员工刻意为难,甚至遭受骚扰,"cube crawls"经常存在,即一种美国流行的办公室派对游戏,男性员工会在大量饮酒的同时流窜在办公室的隔间里,并对女性员工做出不当行为。

与在阿里事件里同理心缺乏的HR类似,DFEH诉讼中还提到一点,女性员工们不愿投诉的部分原因正是因为“HR部门的员工与那些被指控的骚扰者们关系密切,经常站在他们的立场”,HR部门的不当作为是导致暴雪出现该问题的一部分。

随后暴雪声明DEFH的指控存在歪曲与虚假描述,而员工对暴雪如此声明的反应是——超2600名现员工与前员工签署公开信,反对官方回应,称管理层损害了对平等的持续追求,呼吁其纠正错误,并举行了一次罢工。

资本市场看起来站在了员工一侧,暴雪股价遭遇暴跌。

日前,暴雪总裁艾伦·布莱克(J.Allen Brack)已离职,而据The Verge报道,该公司的全球HR主管Jesse Meschuk(杰西·梅斯丘克)也已离职;另外,员工联盟ABK已经结成,该联盟将为员工争取工获得安全和公平工作场所的权利。联盟成员来自包括动视、Beenox、暴雪娱乐、High Moon工作室等多个工作室。

而动视暴雪联络的WilmerHale律师事务所团队则并没能得到员工们的认可,这家事务所曾被亚马逊雇佣来阻止工会组织。据游戏媒体IGN报道,员工联盟ABK向动视暴雪的高层提出了包括取消就业协议中的强制仲裁、包容地招聘与雇佣员工、借助薪酬指标提高薪酬透明度等诉求,高层正在针对这些诉求做出讨论。

另外,由于事件导致股价暴跌,华尔街也对暴雪发起了进攻。8月3日,多位投资人已向暴雪提起集体诉讼,控诉动视暴雪及高层隐瞒职场歧视问题,导致他们在这次的股价暴跌中遭受惨重损失。

在微软:被集体指控的“兄弟文化”

类似的“兄弟文化”指控也曾出现在女员工对超级巨头微软的指控中。

今年6月,因为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偷情、出轨等不当行为曝光,微软面临了员工更广泛的指控,包括性别歧视和性骚扰。

早在2015年,微软就曾被前员工发起集体诉讼,指控在微软遭遇不公正对待。当时,计算机安全研究员凯瑟琳·穆苏里斯(Katherine Moussouris)和另外两名女性员工向西雅图联邦法院提起了238起内部投诉。

在这些发生在2010年至2016年间的238起投诉里,约108名女性技术员工投诉性骚扰,118名员工投诉性别歧视。她们投诉称,在微软,女员工“被忽视、虐待和贬低”,微软的工作场所的"兄弟文化"对女性来说很难融入。

这些女性的律师们发起了集体诉讼,共涉及8600多名女性,并要求微软赔偿损失。然而据《纽约邮报》报道,该动议先是遭遇否决,之后原告提起上诉,但最终仍败诉。

2019年,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在致员工信中宣布,将改变公司处理人力资源纠纷的方式,承诺为员工提供更多支持,并提高工作场所调查结果透明度,并将从2020财年开始发布年度报告,向员工提供有关违规行为等纪律类型的信息。

今年5月,面对外界针对盖茨的指控和对公司文化的质疑,纳德拉表示对他和微软的所有人来说,对文化、多样性以及包容性的关注,特别是员工日常体验的关注至关重要,是“绝对的优先事项”。

而在6月,微软股东、投资公司Arjua Capita在股东决议中呼吁微软发布年度透明度报告,公布对不当行为指控的独立调查结果,说明其性骚扰政策以及调查的性骚扰案件数量,以“为了避免法律和声誉风险,维护股东价值”后,微软拒绝了就股东决议置评。

离开谷歌,她说“我再也不会爱上一份工作”

今年4月,一名曾经在Google工作的女工程师Emi Nietfeld向《纽约时报》投稿,分享了自己为何离开谷歌的故事。

她曾经相信谷歌梦,在谷歌最初的日子像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但自从她被技术主管性骚扰,在她向人力部门投诉后,她发现,“谷歌就从一个顶级工作场所变成了其他任何公司:它最先做的事就是保护自己”。

关于投诉的调查处理持续了三个月,她发现了谷歌对待性别与种族歧视议题的消极态度,以及甚至不愿意保护受害者。最终她知道,人力甚至不会让那位技术主管更换工位,更别提别的处罚。她最终选择辞职离开,“任何上市公司都不可能成为什么大家庭,我再也不会爱上一份工作。“

谷歌此前有多次被曝光公司内文化混乱。2019年,45名谷歌员工在一份文件中联合声称,他们在公司遭受了性别歧视、心理虐待、晋升落空、骚扰和报复等不公平对待。

2018年,《纽约时报》报道称在之前10年间,谷歌至少有3名高管遭遇过性骚扰指控,包括“安卓之父”安迪·鲁宾(Andy Rubin)。但谷歌要么选择用大笔资金送走,要么让其继续工作,而为了维护公司形象,谷歌对这三名高管的性骚扰指控都进行了封口。

在《纽约时报》报道之后,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表示,之前两年谷歌已经开除了48名存在性骚扰的员工,其中至少有13名属于高级经理以上的中高层人员,都没有获得离职补偿。

但引起谷歌股东反对以及数千名Google员工的集体罢工抗议的,还是谷歌对“安卓之父”安迪·鲁宾性骚扰的包庇。据Fortune杂志2019年报道,拉里·佩奇(Larry Page)曾在没有得到董事会批准的情况下,向安迪·鲁宾授予了一笔1.5亿美元的股票奖励,并帮他掩盖了性丑闻。

此后股东集体起诉谷歌,指控谷歌向离职高管支付巨额薪酬时董事会予以批准并掩盖细节,认为谷歌董事会多年来对高管的纵容,导致性骚扰和其它不当行为未能及时得到遏制。此后谷歌表示希望调解诉讼。

去年9月,谷歌母公司Alphabet就股东诉讼达成和解,宣布了与和解相关的政策变化,包括承诺将投入3.1亿美元,用于资助和建立一个由外部专家组成的多样性、公平和包容性咨询委员会。

参与和解协商事宜的伦尼公共律师事务所(Renne Public Law Group)律师芮维尔(Ann Ravel)表示:“此案和解后不仅将改变与改善Google文化,也将为硅谷各科技公司的文化改革立下标竿。”

即便是在硅谷,公正的,无性骚扰与性别歧视的平权职场文化,也远未健全。更早之前,在2017年2月,特斯拉一位女工程师控诉称自己在特斯拉工厂里遭到了男性的骚扰,并遭到公司歧视,随后特斯拉发布声明否认公司存在性别歧视问题。这件事的最终结果是以这位女工程师被特斯拉解雇告终。

也是在2月,Uber的一位女网站工程师在个人博客上写出了她与其他女性工程师在Uber所面临的性别歧视、骚扰和报复等情况。她的文章促使了针对优步的调查,调查结果最终致使20多人被解雇。当年6月,Uber创始人兼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 (Travis Kalanich) 在一系列不当言行后离职。

+1
2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下一篇

好走的路都被堵死了

2021-08-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