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求职私教”:课程价格三四万,真经还是割韭菜?

Tech星球·2021-07-20
大厂员工的财富新密码。

不少年轻人的互联网大厂梦,成了一个新职业的温床。

“带小白跨行,让你高薪入职互联网”“大厂offer收割机,手把手带你职场逆袭“。抖音上,一些冠以“职场教练”、“求职私教”等头衔的帐号,正在吸引上万粉丝,借助短视频之风,实现快速的规模扩张。

对于仍身处互联网行业之外,内心蠢蠢欲动但又无从下手的年轻人而言,“大数据、电商、大厂、产品经理”这样的词句,牢牢抓住了他们的眼球。在连续刷完5、6个短视频后,他们迅速关注了博主,如获至宝。而等到他们付完了几千元、甚至几万元的全套费用,“职场私教”博主们也成功完成了流量的变现转化和收割。

“找个工作,或者职场解惑,真的需要花这么多钱吗?”一些用户感到不解,但“包过”、“入职大厂月薪翻倍”的宣传,也让他们心动不已。

而相对应的,一些身处互联网大厂的职场人士也躁动了起来:无论是在抖音还是B站,都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行业在职人士,开始尝试职场培训内容的输出。

这一切也被投资人们看在眼里:K12降温之后,职场教育随之升温。下一个诞生的,不管是职场教育界的薇娅,还是一个崭新的机构平台,都值得关注。

一个新的赛道,正在酝酿之中。

01 网红“求职私教”登场:课程价格三四万

Kenny在6月份开始正式接单迎客。作为一名大厂的在职员工,他为了自己新的“求职私教”副业新开辟了一个微信小号,用以专门和前来咨询的人沟通。凭借前期在知乎微博的粉丝积累,加上两个月的准备,“开业”第一个月,他就收获了5个成功的订单,约2万元的外快收入。

找Kenny咨询的人,主要分四类:应届生、海归、工作经验3年内的职场“萝卜头”,还有完全陌生的外行人。这其中,一种是想清楚做什么的,只需要花时间点拨如何准备面试,如何完善简历的环节;另一种,是搞不清楚自己想做的事究竟是什么的人。

Kenny坦言,这对他的专业度提出了挑战:“前一种人对我来说其实还简单,因为有很多可复制的答案,只需我拿出之前积累的材料和经验。后一种才是挑战更大的,因为每个人适合做的事儿都不一样,帮他们挖掘潜能比预想的要困难。”

他认为,自己要解决的问题表层,是信息的不对称:海归不清楚国内的职业环境,“萝卜头”不知道职业如何发展更快,外行人不了解互联网值不值得转入。而应届生中,不少人对职场的认知几乎为0。

在选择做“求职私教”前,Kenny已经公司中的中层Leader,带过10人左右的团队,也面试过不少年轻人。一个见怪不怪的事实是,在面试过的硕士应届生群体中,不少人并没有很清楚自己硕士就读的专业,是不是有热情的方向,读硕更像是拖延就业的一种方式。

这种矛盾,最终导致了不得不面对就业时的焦虑。而这时若只是草率择业,矛盾会继续蔓延到工作后的第3年,甚至更久。

乔哲是一个本科毕业工作两年的“萝卜头”,在Kenny的帮助下,他想离开传统医疗器械销售的岗位,去往新能源车行业。“如果在学校的时候,我能像现在这样了解行业动态就好了。”

在他的感受里,当前的高等教育,没能让他和身边的同学更好地完成从“学生思维”到“职场人思维”的转化培养。这是造成焦虑和迷茫的源头。“潜意识里还在等着别人告诉我下一步怎么做,要么就随波逐流,没试图搞清楚过自己想要什么。就像《西部世界》里自我意识没觉醒的仿生机器人。”

而在认识Kenny前,他还关注了另外一个在百度、阿里、美团均担任过产品经理的抖音博主“求职私教Zoey”。喜欢看Zoey的内容,是因为“Zoey讲干货而不贩卖焦虑,直接输出具体的信息。”

问及为何没选择Zoey的课程,乔哲的答案是“太贵了,价格在3万-4万之间。”

事实上,Kenny在开始“私教”业务前,也混进过Zoey的抖音直播群和微信群中学习商业模式,他认为,“在对教学品质底气足、高投入的情况下,高昂的价格可以帮Zoey过滤掉低净值用户”,在创业初期,的确不失为一种节省精力成本的方式。

02 新职业的“生财之道”

对于Zoey而言,现有的客户群已占据了不小的精力和时间。

Zoey的抖音直播通常放在晚上,一般计划是从9点到午夜12点,一共3小时左右。而遇到咨询同学比较多的情况,最晚甚至会“拖堂”到凌晨3点,也就是总共6小时的直播。

Kenny观察了她的引流方式:通过优质的抖音短视频内容,吸引用户关注,紧接着通过对话信息引导用户加入抖音群;抖音群内互动很少,作用仅在于每周一、三晚的抖音直播,直播期间Zoey会以1分钟一位的速度,快速识别解答200名左右学员的问题,并引流到微信群中,开启第二次微信群直播;微信群直播的解惑内容会更翔实,单人解答时间更长;结束后可以加群里的销售咨询进一步的付费服务。

“值得点赞的是,销售的动作只发生在群内,学员不会被私信骚扰。但如果不买课程,就很快会被踢出群。”但即使没有被转化,这一干净利落的过程,也对积累品牌口碑产生正面影响。

从2021年4月到7月,Zoey的抖音粉丝量猛增到9.5万,逼近10万大关。在增粉难度更大的B站上,Zoey放出了更多长视频的尝试,包括一些长达1小时的模拟面试实录。

在Kenny的计划中,一旦顺利提价、盈利增长稳定,并且摸准了规模效应的诀窍,他便准备离职出来,全身心投入去做“职场私教”。每个在大厂的人都多少有过“螺丝钉的不甘”,而“职场私教”指明了一条斜杠青年到创业的道路。

在Kenny预设的盈收模型里,假设最终付费项目单价提高到2W,每个月直播9场,每场只完成100个观众中1%的转化,每个季度也能达到54万的收入。当然,这只是一个理想的预估,目前他还主要想着怎么存活和坚持、怎么先积累流量,“这是一个养羽毛的过程。”

Zoey是抖音上“私教”中的后起之秀:同在2021年开始发展的一些号,有些粉丝量还停留在百位数或千位数。

变现模式也各有不同,一些只靠商业广告投放合作,还有一些带货业务甚至和课程无关,换个方式推荐“生活好物”罢了。

而抖音上另一位HR出身的“求职教练明月姐姐”,会直接把求职服务拆解为多个环节,分别明码标价进行售卖。

“真正意义上的职场教练,需要持有三个认证:生涯规划师、盖洛普优势教练、教练技术认证”,一个服务过高管的企业教练解释道。作为兼职,根据个人能力,正规的职场教练月收入可以由几千到上万不等,普通的每小时收费500-900元,资深一点的1000-2000元。

但成为职场私教的全过程,需要投入十几万元、总共三年左右的时间,从学习到实践,来作为资格证书上的获取成本。“这些对于目前新兴的网红‘求职私教’来说,都会是将来市场规范化过程中需要考虑的点。”

她也对能成功借助抖音流量变现的人表达了羡慕。她的另一位朋友,从事教育训练和咨询辅导10至20年,500强企业御用教练,除了训练还开很多演讲,培训课程覆盖面达到国际范围。作为专业人士,他的抖音号目前也只有几百个粉丝,“粉丝量看着高的内容不一定优质,有些是买了十几万粉丝,仔细点一眼就能看出来。”

从“教练资质”上讲,抖音上的“私教”们大致分三类:有些直接从互联网岗位做到管理岗出来,在人才的“选、用、育”上经历过几十上百人的量级,可做偏向某一职能线垂类的辅导;有些经过多年体制内工作,见过无数勾心斗角,卖的是职场中的厚黑之术;还有更多从HR、猎头、培训讲师转型的。“若有好公司背景的,自然会标注出来。若实在没啥亮点可写,还会把‘一年看过几百本书’这一点拿出来标榜。”

03 私教和培训机构,谁先占领下个风口?

求职私教,本质是职业教育板块的一个分支。借助微信、抖音等新兴渠道发展,很多人下海成了职场顾问KOL。面对1.6亿互联网职场人士,资本也看中了这其中的产业机会。

尤其今年高考的第一天,一条重磅消息引人瞩目——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日前初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这是职业教育法施行20多年来的首次大修,其中最主要的亮点是,草案强调了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

7月11日,从慧科拆分出的在线职业教育品牌开课吧,宣布完成6亿元B1轮融资,且单月营收将破2亿元。去年中旬开课吧才完成5.5亿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高榕资本和高瓴创投。

在职业教育的赛道上,除了求职私教,还有专门做“职前教育”的机构,比如实习僧、专注服务技术专业的九章算法、以及专注服务留学生归国的TogoCareer。

在机构扩张的路上,也难免会见到服务参差不齐的情况。有学员抱怨:“交了那么多钱,最后工作还是自己找的,内推从来没有音讯”,其中一些员工存在“欺骗学员、没水平不懂业务、啥也不管、耽误时间”的现象。

而一个离开17 Career(一起求职)的前员工也曾吐槽:17 Career虽然价格相对同类机构较低,但成立时间短,合作企业、合作高校和导师质量均存疑。

“任何求职辅导机构,都不值得花高价报名”,上述前员工总结道。据他介绍,17 Career针对校招和社招两类人群,分别开拓了“职小牛实习生计划”和“求职私教”两类业务,报价分别为3000元+和10000元+。

不管是个人私教,还是职场培训机构,提供的服务覆盖面都基本可被归纳为以下四大领域:求职规划、简历修改、面试谈薪辅导、公司招聘信息。这其中,面试谈薪的辅导准备,是“干货”内容含量最多的部分;而求职规划环节,更考验导师的专业度。

同赛道中的差别,会体现在玩法和培训课程形式上。

比如一些“私教”,会进行付费社群的运营,半年的长周期内,在微信群中定期讲一个职场专题板块。并且在此之外拆解出了“作业点评”“推荐书目”“一对一咨询”“定期答疑”“社群随问随答”等看上去十分丰富的服务项。

而在专业技能的赋能上,今年4月,Tech星球还曾报道过知乎旗下的教育团队,首款面向产品经理培训的“产品练习生”App,这也开拓了以“扇贝编程”为代表、面向代码能力提升之外,另一个互联网职业教育的新产品方向。

仅看国内应届生和留学生群体,对职前教育服务的需求就在上升。据教育部公布数据,2021届高校毕业生总规模达909万人,再创新高。2021年预计将有80万留学生回国求职,较去年暴涨近六成。

“需求是会长期存在的”,对于大平台和机构而言,他们担心的是,新的物种是否会具备后发优势,在行业洗牌中颠覆格局。

而在2021年崛起中的互联网职场教练们,在造风的同时,要如何应对未来巨头的入局、政策监管,更是考验长远的挑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陈桐,36氪经授权发布。

+1
5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是什么给了商家“做贵”的勇气?又是什么点燃了消费者“买贵”的欲望?

2021-07-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