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预亏6亿的猫眼,靠“保底”《李焕英》或成最大赢家?

娱乐独角兽2021-03-03
《李焕英》与猫眼的2021年。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周锐,36氪经授权发布。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资本场上电影公司们的成与败,相隔的或许仅仅是一部电影。

近日,猫眼娱乐发布了2020年年度预计报告。报告显示,猫眼娱乐2020财年预计收入达到13.5亿元-14亿元,相比2019年42.68亿元下降67.2%-68.4%;公司拥有人应占净亏损为6亿元-6.5亿元。这是猫眼在2019年宣布首次盈利4.63亿元之后,再次转入亏损。

而猫眼这次由盈转亏也并不让人意外。一方面,2020年疫情黑天鹅冲击,影视行业停摆近半年,各大影视公司财报这一年都尤为凄惨,猫眼作为互联网内容平台,连接行业上下游,也面临来自上下游的双向冲击。2020年上半年猫眼就对外“坦诚”,上半年净亏额达到4.3亿元,在线娱乐票务业务与娱乐内容服务收入同比下滑超过90%,而广告服务和其他业务也下滑超过60%。

行业复苏需要时间,虽然2020年下半年电影市场上也出现了《八佰》《我和我的家乡》等热门影片,但是公众早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影视公司们还需要一段时间修养生息。

另一方面,虽然2020年的“旧创”还未完全复原,但是猫眼娱乐2021年开年交出了不错的成绩单。今年春节档《你好,李焕英》(以下简称《李焕英》)意外成为最大爆款,一部中小成本喜剧电影累计票房冲破了48亿,而这部电影背后的实际赢家,不是担任着主要出品方名号的北京文化,而是对电影采取保底发行的儒意影视(恒腾网络全资收购)与猫眼娱乐。

消息一出,港股市场上猫眼娱乐股价一路高走。港股开市当天(2月16日),猫眼娱乐股价涨幅一度超过20%,此后一个星期内保持上涨态势,2月23日猫眼股价涨幅扩大至12.8%,总市值超200亿港元,多家机构对猫眼给出“买入”“增持”评级。

猫眼2020年的预计亏损是行业共同困境下的失败,而猫眼2021年押中《李焕英》,则是集体境遇里个体的胜利。

猫眼再次陷入亏损,2021年何时能够扭亏为盈?

对于自身2020年亏损的原因,猫眼作出了官方解释。一方面,疫情冲击下电影院关闭、线下大型演出及赛事取消,猫眼在线娱乐票务等服务收入大幅减少。2020上半年,猫眼在线娱乐票务业务收入仅1.04亿元,而去年同期该收入超过了10亿元。这其中有一部分演出退票带来的后续资金影响。据了解,2020年春节档取消之后,三天内猫眼的退票金额达到了2亿元,这其中大部分需要猫眼预先垫付。

而影视行业的停摆与电影院的关闭,各大影片撤档延期,猫眼的娱乐内容服务业务收入也自然不会好看。2020年猫眼参与出品、发行的电影达到了18部,而上半年电影市场停摆,猫眼内容服务收入仅1560千万。

而下半年猫眼出品的电影集中爆发,高频上映,从文艺片《风平浪静》《一秒钟》,到IP电影《紧急救援》《晴雅集》,包括跨年元旦爆发的黑马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虽然2020年下半年猫眼的内容服务收入具体金额尚未公布,但相比上半年,肯定有大幅增长。

而猫眼的广告业务及其他收入,随着影视行业的整体缩水、广告商紧缩广告预算,即便猫眼保持营销平台和资金服务平台的运营,维持流量入口(微信、QQ、美团、大众点评、猫眼、格瓦拉)活跃,但是广告投放减少不可避免。

虽然一直以来,行业期待猫眼在在线票务与内容服务之外,能找到新的业务发力点,也将猫眼的娱乐电商与广告收入等视为新的增长空间,但是显然行业大动荡里,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财报中,猫眼对若干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余额一次性计提了减值拨备,在考虑了预期信贷损失后预计2020财年全年确认的减值拨备总额将介乎3.50亿元至4.20亿元之间。

疫情的冲击已经成为既定事实,于是值得思考的问题是,猫眼需要多久能够再次回到盈利状态?

2019年猫眼首次盈利之时,行业里就有人发出了警惕的声音,猫眼的盈利不是因为收入迅速增长了,而是因为成本得到了控制。2019年猫眼销售和营销开支为15.5亿元,2018年的19.4亿元减少20.2%,但是同年猫眼的在线娱乐票务服务业务收入仅增加了1%。

这种模式让一部分担忧猫眼的盈利是否真正可持续。毕竟在线票务市场上“淘猫拉锯战”依旧风起云涌,虽然票补大战在官方重拳之下偃旗息鼓,但是随着电影宣发模式的多样化,各类隐形票补层出不穷。

今年春节档《李焕英》等电影被诟病票价过高,就有业内人士认为,春节档之后为了吸引观众再次走进影院,院线、片方、互联网平台等或许还将进行一定规模的票补。显然,2021年的在线票务平台的运营成本不会再次下降。

而猫眼也早早明白不能将自己局限在票务市场,2019年就提出了全文娱战略,并与腾讯形成“腾猫联盟”达成外部合作,从内容出品发行到大数据宣发进行全面合作,同时在电影宣发上则陆续联手抖音、百度等搭建宣发渠道。但是疫情显然延缓了猫眼的全文娱步伐,而2021年猫眼的全文娱战略或许会进一步加速,而加速意味着更多的成本投入。

这种局面下,猫眼再次靠控制成本完成盈利的可能性并不大,于是2021年公司想要回到盈利状态,就只能增加收入,那么收入能从哪里获得呢?

《李焕英》带来1-2亿元盈利?猫眼的“开门红”

在在线票务市场上,猫眼与淘票票的双雄对立格局短时间不会变化,在该业务增速放缓的情况下,猫眼的娱乐内容服务收入就更加显眼。在今年春节档,猫眼作为《李焕英》的主要出品方与保底发行方之一,就展现了不错的成绩。

截至写稿时间,《李焕英》累计票房达到48.82亿元,完成票房领跑,而猫眼对其预估总票房达到52亿。春节档后北京文化一纸收入公告表示,《李焕英》彼时27亿的票房,北京文化仅收入6000万-6500万,公众这时才真正意识到,《李焕英》背后最大的赢家其实是保底发行的儒意影视和猫眼。

《李焕英》的保底发行金额达到15亿,而15亿之外的票房,猫眼是大头获利者。到目前,儒意影视与猫眼也没对外透露具体的保底分账比例,但是《李焕英》在保底之外已经产生了33亿的额外票房,猫眼的获利可想而知。

大摩发布报告指出,猫眼作为《李焕英》的龙头分销商与主要制作商,盈利表现应可提升。该行调升猫眼今年盈利预测为1.68亿元,最新料达7.54亿元,而《李焕英》可额外贡献1亿元-2亿元的盈利。

《李焕英》的意外逆袭对于猫眼而言,无疑是一个振奋。这个振奋是大多数电影市场期待的“回血”时刻。因为大家都有预感,虽然国内疫情已经基本稳定,市场恢复运营,但是疫情时期停摆造成的延迟依旧存在,2021年电影行业依旧举步维艰。

以目前电影市场的局面而言,春节档《李焕英》《唐人街探案3》《人潮汹涌》等电影依旧掌控市场,缺乏新片搅动格局。3月份电影市场没有大体量的国产电影入场,进口片市场由于海外疫情影响也没能及时补位,春节后的票房冷淡期尤为冷淡。

如何让票房市场尽快进入到正常日常状态,是现在需要处理的问题,而丰富电影储备则是2021年所有电影公司的关键。

2021年猫眼作为主要出品方,已经对外公布定档日期的电影包括3月中旬上映的小成本爱情片《合法伴侣》,4月初上映的文艺片《我的姐姐》《第十一回》,以及7月的献礼大片《1921》,也联合出品了《怒火·重案》《西游记之再世妖王》等电影,而《起跑》《平原上的摩西》《天才游戏》等电影都在推进中。

猫眼这类互联网平台已经成为电影市场上不可缺失的一环,虽然上游内容市场依旧被光线传媒、华谊兄弟、博纳等传统电影公司把持,但是互联网平台利用自己的票务系统、数据优势、营销渠道、资金储备、媒体流量推广资源等成为传统公司之外的辅助力量,通过电影宣发手段影响着上游电影公司与下游电影院。

猫眼何时能够再实现盈利不能预计,但是市场上像猫眼保底《李焕英》这样的惊喜案例或许会越来越多,在传统公司权衡利弊、分摊风险让渡电影投资比例之后,带着资源入局的互联网平台将成为新一轮的获利者。

+1
4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猫眼娱乐

微信

腾讯

百度

恒腾网络

淘票票

大众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