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退货”的郑爽们:代孕不是代购

36氪的朋友们 · 2021-01-20
细思极恐的是,那些被“退货”的代孕宝宝去哪儿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Vista世界派”(ID:dailyvista),作者:世界派,36氪经授权发布。

从昨天开始,郑爽代孕弃子风波持续发酵,堪称“开年第一大瓜”。

郑爽一家与张恒家人关于如何处理代孕宝宝的录音流出,内容让人背脊发凉。

先是当事人打不掉孩子气急败坏的表态:

随后又是当事人父母要求弃养的言论:

在他们眼里,代孕来的孩子如同商品一般按标价交易,不要想或者不满意,就可以“退货”。

遗憾的是,不少寻求代孕的人,都持有类似的想法。

像郑爽一样,在代母怀孕后反悔,要求对方堕胎,甚至弃养婴儿的,并不罕见。

尽管美国寻求代孕的做法在当地合法,但如果郑爽六个月不见孩子,不提供经济支持,构成弃养行为,法院可以判定“弃养罪”。

但在执行层面,如果国外亲生父母都坚持不去美国认领孩子,TA只能被送到孤儿院。

“为什么不能流产?”

郑爽一家的言论,某种程度撕开了代孕产业中的黑暗一面:不仅代母的子宫被视作可租借的商品,她肚子里的小生命也如货架上的商品一般“待价而沽”。

如果胎儿的性别、质量甚至数量不达标,不少生物学上的父母会理直气壮选择“退货”。

这个逻辑,就和你网购了一件衣服,试过后发现不合适,就有权申请退货那么简单。

加拿大生物伦理学家贝里斯(Baylis)在过去十年里追踪过不少代孕宝宝的“退货”纠纷。

他感叹道,这些案子显示了人命在代孕交易中变得如同商品一般:“委托代孕的亲生父母将孩子视为商品,如果有基因缺陷这种意外,那这个孩子就属于不合格产品。”

这对不孕不育的美国夫妇前往乌克兰代孕,儿子迈克尔出生后,他们发现这个孩子并不健康。庆幸的是,他们没有抛弃这个孩子

来源:微天下

洛杉矶代孕律师沃齐默(W. Vorzimer)从自己多年从业经验来看,代孕之所以产生纠纷,大多数情况下并不是因为代母舍不得孩子,问题常常出在郑爽这样的“客户”身上。

其中,既有想法反复的客户,因为感情破裂,或是单纯想法改变这样的主观因素,不想要孩子;也有孩子健康、性别或是数量不合客户要求这类客观因素。

他见过与郑爽案相似的情况。比如,一对美国夫妇离婚后,要求代母堕胎,表示自己愿意提供流产的费用。

我们在2018年时采访过一位到乌克兰代孕的同志,他也目睹过一起类似的纠纷:胎儿出生前,一对中国夫妇离婚,医院让代母流产。

由于乌克兰规定,旅游代孕的委托人必须有结婚证明,于是,医院让代母流产,合同自动终止。中国爸爸为此到医院闹过几次,也没什么结果。

沃齐默还见过一名美国女性,在代母怀孕后,自己也有了怀孕计划,于是代母肚子里的宝宝在她眼里变得多余起来。

代母容易对腹中的孩子有较强的情感联结

来源:BBC纪录片《代孕者》

婴儿的质量,顾名思义就是孩子因为基因缺陷,患有某些先天性疾病,比如唐氏综合征、兔唇、脑发育不完全等。

大多数客户都不会想要这种“残缺”的孩子。

如果提前筛查出来,他们会要求代母流产;要是产检疏忽,孩子诞生后才发现问题,中介机构往往会同意协助买家“合法弃婴”,“处理”掉这些宝宝。

许多海外代孕者,对不合自己要求的孩子,最常见的做法就是直接遗弃在出生地

图源:网络

在美国,有的代母会因为宗教信仰、与胎儿产生情感联结,或是某些州禁止孕后期堕胎,把残疾的孩子生下来。

堕胎与否,代母有选择的权利和自由;但代孕合同中往往会写明条款,其中“胎儿发育异常应当流产”是常见的一项,这与法律相悖。

二者产生冲突时,客户可以对执意生下残疾胎儿的代母提起民事诉讼,向对方索赔违约金。

比如2013年美国的“凯利案”,代母凯利怀孕21周时产检,发现胎儿有兔唇,脑囊肿,心脏异常的症状。

医生说,这个婴儿生下来后可以存活,但只有25%的概率能像普通人一样“正常生活”,而且需要进行多次心脏手术。

代母凯利和代孕诞下的女孩

来源:CNN

婴儿的亲生父母向凯利哭诉,自己不想让这个孩子在世间受苦,提出支付她1万美元的补偿,让她流产。

但虔诚的凯利认为,孩子并非完全没救,对这对“毫无爱心”的夫妇感到不满。

亲生父母的律师随即向凯利发出警告:如果你不终止妊娠,不仅要返还8000美元代孕费用,还要自行承担医药和诉讼费用。

虽然最终双方和解,把婴儿送去了愿意抚养她的领养家庭,但在其他一些相似的案子里,哪怕是法律制度相对完善、保护代母权利的美国,代母常常面对的是堕胎、被诉讼甚至向客户支付赔偿的结局。

代母往往是主要的风险承担者

来源:BBC纪录片《代孕者》

一些中国买家往往会对婴儿性别提出要求,让中介机构“保男婴”,并在合同中写明:如果是女婴,代孕机构须退回所有费用。

数量的问题,指的是胎儿比计划中的多。

这种情况并不罕见。

由于追求更高的怀孕概率,医生通常会在一个代母体内一次性植入多个胚胎,这也导致代母怀上双胞胎、三胞胎甚至更多。

而这个追求成功率做法,还会导致胎儿畸形率的上升。

但并不是所有的客户都欢迎这么多孩子一次性到来。在一些代孕合同里会写明,如果胎儿超出计划,代母应当堕掉多余的胎儿。

不少医生,甚至会在不通知代母的情况下,按照客户的要求,有选择地终止某个胎儿的发育。

但这个做法并非万无一失。据《纽约时报》报道,有位代母在接受“选择性流产”的时候,意外失去了肚子里所有的孩子。

孕肚里的胎儿,仿佛一枚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给代母带来风险和纠纷。

被“退货”的孩子

世界各地对待代孕的态度,大致可以分为三种:合法的商业代孕、合法的非商业代孕(商业违法)以及禁止一切形式的代孕。

目前,合法的商业代孕只存在于俄罗斯,乌克兰以及美国的一些州。

曾经的代孕大国,泰国、印度等,都在前几年前后禁止了外国商业代孕。

非商业性质的代孕,被视作“利他”行为,不能收取合理费用外的报酬,否则非法。这在英国、丹麦等国是可以接受的。

像法国、德国、意大利等欧洲国家,则是禁止一切形式的代孕。

几年前,泰国曾发生过一起弃养事件,掀起舆论炸锅,也间接促成了“商业代孕”在该国的非法化。

那是一对来自澳大利亚的夫妻,通过泰国一家代孕中介,他们找到了21岁的孕母巴塔拉蒙(Pattaramon Chanbua)。

巴塔拉蒙

图源:CNN

尽管那时才21岁,巴塔拉蒙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一个3岁,一个6岁。她平时经营着一家卖零食的摊铺,为了让自己孩子过得更好,最终走上代孕这条路贴补家用。

超出这对澳洲夫妻预料,巴塔拉蒙怀了一对“龙凤胎”,更出乎他们意料,在巴塔拉蒙怀孕7个月时,肚子里的男婴被查出患有唐氏综合征。

尽管被告知医院可以通过医疗手段“定向杀死”患病男婴,巴塔拉蒙还是拒绝了打掉孩子的请求。

她认为这是种罪孽,同时也对澳洲夫妇怀有一丝期待,希望他们还有一点人性。

可是,孩子出生后的种种迹象让巴塔拉蒙开始担心。

男婴的名字叫Gammy

图源:CNN

每当这对澳洲夫妻来医院探望孩子们时,他们只给健康的女婴买礼物,甚至都不怎么正眼瞧男婴——哪怕两个婴儿床紧紧摆在一起。

后来更过分,直到男婴的尿不湿用完了,排泄物弄到哪里都是,这对父母也视之不见,仿佛这名婴儿与自己没有任何瓜葛。

最终,不是很意外地,这对夫妻只把健康的女婴带回到了澳大利亚。

这件事情震惊了泰国,人们看清了部分寻求代孕夫妻的心态。

整个代孕过程就像是购买一项服务,稍微不符自己心愿就想随时按下暂停键(要求巴塔拉蒙打胎);而孩子也像是一个商品,质量有问题当然要“退货”,毕竟也没有体验10月怀胎之痛,没有深刻的感情。

这一切在以佛教为主要宗教的泰国来说,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现在已有公益组织为Gammy提供资金支持

图源:《卫报》

但有些情况更加诡谲,并且很难通过孕检发现。比如这对美国白人夫妻的遭遇。

这位父亲在社交网站Reddit上表达了自己的困惑。由于妻子的易流产体质,两人最终选择通过代孕拥有爱的结晶。

孕母看起来十分友善,对自己身体照料有加,孩子最终也顺利诞生。但当这对夫妇探访刚出生的孩子时,发现闹出了个大乌龙。

两人明明都是金发蓝眼的白人,但孩子看起来却有着亚裔血统,比如黑色的头发和棕色的眼睛。

经过DNA检查,最终发现是医院用错了精子。孩子是母亲的,却和父亲没有任何瓜葛。

虽然医院最终答应给予相应经济赔偿,但这名父亲依然很纠结,因为他有了“退货”的想法。

只是孩子并不是真的商品,没法轻易替换或者销毁。

遭到“退货”的代孕宝宝,最常见的命运是被被遗弃,进入收养程序。

也有的直接被代母收养。但选择代孕的,从不会是经济实力强大的女性,多出的这个孩子,对于代母来说,是一份巨大的经济压力。

商品有好坏,生命呢?

都说孩子是生命的奇迹,可是在代孕产业里,孩子从头到尾就是被制造出来的商品。

既然是商品,自然就有好坏之分。

代孕中介作为这个“商品”的“生产厂家”,对于“不合格”的“残次品”可以做到狠心处理。

而孩子的生物学父母也能将他完完全全地视为一件没有生命的商品,说打掉就打掉,说遗弃就遗弃。

这,才是代孕中最为可怕的。

在一些代孕合法化的国家和地区,这本应该是一件给无法孕育孩子的家庭带去希望的好事。

图源:BBC

然而,将一个和你我无异的生命如此商品化,已经完全背离了代孕的初衷。

代孕这件事对于郑爽这类“有需求”的人群和以此为生的机构来说,本质上不过是一次买卖行为。

在这场交易中,孩子作为百分百的商品,优劣程度决定了他们的去向。

身体健康、性别OK,符合了他们的要求,那就是合格的商品,可以被留下来。

可是既然是一个人类,他就是拥有自由意志的。

却从来没有人问过一个孩子,他到底愿不愿意以这样的方式来到这个世界。

在古代史书中所记载的最可怕的[易子而食]时期,顶着天灾和战乱,古人尚且知道不忍。

怎么到了现代我们连做人最基础的底线和人性都丧失了呢?

买得起1.5亿的豪宅,养不起遗传了自己所有基因的亲生孩子。

生命不应该如此低贱啊。

即使我国明令禁止代孕行为,却挡不住郑爽之流对于“毫不费力要个孩子”的追求。

这场所谓的交易看似是钱的问题,却又远远不止是钱能解决和说清楚的问题。

表面上是你情我愿的对等交易,暗地里游走在法律照射不到的灰色地带。

很多人天真地以为越抑制越猖獗,只要合法化之后买卖双方的权益都能得到保障,就不会产生太多的肮脏和黑暗。

说这种话的人可能忘记了,代孕的本质就是出卖子宫,合法化之后只会是合法和非法两条线并行。

图源:Star Tribune

如今现有的代孕合同中,无一例外保护的都是“雇主”的利益。

只要他们愿意,可以随时让代母终止妊娠,收到孩子也可以有无数个理由“退货”。

而代母却是那个承担着最大风险,同时无法为自己身体做主的弱势群体。

你以为你会是那个购买服务的人,却不知道多少比你更有权势的人正虎视眈眈把你和你的子宫视为可以买卖的商品。

代孕终究不是代购。

即使有法律约束不到的地方,这个世界上还有伦理道德和公序良俗。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即将到来的春节档,将是全面拉动电影市场的关键时段。

2021-01-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