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三个指标筛选“用技术做好事”的科技公司

巴伦周刊 · 2020-07-29
隐私问题给科技公司蒙上阴影,投资者可以选择一些能够避开这类问题的公司。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巴伦周刊”(ID:barronschina),36氪经授权发布。

文 | 《巴伦周刊》撰稿人罗伯·赛尔尼克

编辑 | 郭力群

以各种使命为发展驱动力的科技公司是投资者的一个好选择。在影响力投资这个领域,投资者认为那些致力于应对当下环保和社会挑战等紧迫问题的公司的利润能够成倍增长。

围绕个人数据和隐私问题的担忧给备受投资者欢迎的科技公司蒙上了一层阴影。

从Facebook与Cambridge Analytica分享多达8700万用户的个人数据这样的失当行为,到雇主因安全担忧要求员工从工作手机中删除TikTok视频应用程序这样的做法,最近曝出的这些争议性事件可能会让投资者提出这样一个疑问:在投资科技股时,有没有一些避免遇到这类隐私和道德问题的办法?

那些以各种使命为发展驱动力的科技公司就是一个好选择。在影响力投资这个领域,投资者认为那些致力于应对当下环保和社会挑战等紧迫问题的公司的利润能够成倍增长,这其中包括世界各地提供医疗保健解决方案、清洁能源、教育技术和金融服务等各类服务的公司。

多伦多影响力风投基金Amplify Capital执行合伙人凯瑟琳·沃斯曼(Kathryn Wortsman)专注于这些把技术用于做好事的公司,她还记得几年前要想寻找这样的公司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实际上,Amplify Capital当时拒绝了不少公司,因为它们缺乏“使命驱动”这一要素。

“五年过去了,这样的公司越来越多,至少增加了10倍,”沃斯曼说。

但整体而言,投资者还没有跟上这一趋势,过去投资者认为这类投资往往回报不高,但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Global Impact Investing Network) 2020年的调查显示,88%的影响力投资者达到或超过了他们的财务预期,69%的受访者认为影响力投资市场正在稳步增长。沃斯曼希望这种增长势头能够为投资者带来他们所需的回报,并在股市上不断涌现的这类机会中持续获利。

虽然这类公司的知名度不高,但它们的资产负债状况非常健康。沃斯曼称,她早期和后期投资的私人公司都成功将利润翻了一番,无论公司的结构是什么样的,投资者都可以找到一些值得投资的“使命驱动”型公司。

说服那些没有参与影响力投资领域的投资者还存在一个挑战,那就是让他们转变传统上获得财富的方式和来源的观念。

沃斯曼说:“我认为这是一种心理上的大转变,因为这些投资者只关心利润,他们可能很难理解客户、员工或供应商为什么还要讨论利润之外的其他问题。”

在开始投资那些把技术用于做好事的公司时,沃斯曼给出了一下建议:

关注人才

沃斯曼说,投资者应该关注人才都爱在哪里聚集,以此作为投资的一个指标。她称,投资者可以通过与朋友、孩子和同事交谈来了解顶尖人才的去向。

“20年前,最优秀的人才可能会涌向高盛(Goldman Sachs)、麦肯锡(McKinsey)、贝恩(Bain)这样的公司,”她说。“10年前,最优秀的人才流向了谷歌(Google)、Facebook或者Salesforce。而如今,我敢打赌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优秀毕业生会进入一些清洁技术、创新或医疗保健技术公司。”

被纳入Amplify Capital投资组合中的公司也吸引了那些曾在Shopify或优步(Uber)等公司工作过的人,或者在其他初创公司工作过的人。“在这些公司工作了几年以后,这些人希望能做更多的事,于是来到了一家有使命感的公司。”

沃斯曼称,这些公司能够留住生产效率很高的人才,有利于公司的盈利。

“能够吸引顶尖人才的公司的业务会超过无法吸引顶尖人才的公司,”她说。

在客户向往的领域进行投资

沃斯曼称,在决定投资哪家公司时,提出一些客户和用户经常问到的问题是必不可少的。这不仅仅关系到个别客户是如何评估他们的购买决定的。

“客户可能是贝莱德(BlackRock)这样的公司,也就是说,我们对支持没有社会使命的公司不感兴趣。”

沃斯曼表示,即使客户群看起来很小,重要的是要注意现在和未来做出重大财务决策群体——尤其是千禧一代和女性——与过去的群体有不同的优先考虑。她说,使命驱动型的客户粘性往往很高,因此他们非常宝贵。

在客户寻找应对疫情的策略之际,当前的形势带来了一个跟随客户的机会。沃斯曼以教育为例指出,在不久的将来,投资者将会关注像纽约州教育部(New York State Education Department)这样的主要机构所采用的学习技术。

她说:“作为影响力投资者,我们在投资提高医疗效率和改善教育成果方面走在了疫情发展曲线的前面,现在对这些领域感兴趣的投资者比疫情前要多。”

利用非稀释性资本

清洁能源、教育和医疗等行业拥有可观的研发税收抵免和非稀释性资本——这些资金不占用公司的股份——比如低息或可免除贷款或赠款,这些资金不会侵蚀公司的股权。

“政府没有投资送餐或营销应用程序,但他们对帮助提高医疗效率、改善教育成果和大规模提供清洁能源非常感兴趣,”沃斯曼说。

例如,Sustainable Durable Technology Canada已经向400家公司投资了超过11.5亿加元(约合8.3亿美元) ,创造了13000个就业机会。

她还称,使命驱动型公司“在疫情暴发前就能获得非稀释性资本,现在更是如此”。

“因此,如果我持有一家这类公司5%的股份,这家公司不必稀释我的股权来筹集更多的股权资本。相反,他们寻求帮助获得拨款,这些款项就可以被计在利润里。”

沃斯曼注意到,这类融资成功的公司(包括 Amplify Capital投资组合中的一些公司)可以筹集到的资金几乎是普通公司的两倍,其中一半来自非稀释性资金来源。

翻译 | 小彩

版权声明:

《巴伦周刊》(barronschina)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20年7月14日报道“Future Returns: Investing in Tech for Good”。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周刊》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1
3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