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一个月,金山云过得好吗?

BT财经2020-06-09
你看多还是看空?

6月3日,金山云(NASDAQ:KC)发布了2020年一季度业绩报告。这也是金山云上市后发布的首份业绩报告。

同之前的趋势相类似,金山云营业收入同比保持了高速增长,涨幅达64.5%,总营收13.91亿元。其毛利润连续三个季度为正,但净亏损依然呈下降趋势。

本报告期内,金山云净亏损3.32亿元,同比扩大64.65%。

市场分歧

顶着“美股市场纯云概念第一股”、“瑞幸事件后美股上市第一中概股”头衔的金山云,很难不被市场关注。

5月8日上市大涨40.24%后,金山云也未能逃过《外商投资法案》、NASDAQ交易所修改规则带来的中概股系统性危机,半个月差点跌破发行价。因此,金山云首秀就格外引人关注。

季报公布日,因其营业收入达到业绩指引上线,金山云盘前涨2.8%,但开盘后加速下跌,仅十余分钟,便跌超5%。虽然紧接着在多方追捧下。曾经涨幅超过3%,但金山云最终还是慢慢下跌,当日收跌3.67%。

显然,面对金山云首秀,市场观点出现了较大分歧。

多方认为,作为一个成长中的互联网公司,金山云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位列前五,且客户结构逐渐优化,对关联方的依赖越来越小,发展势头良好。

空方则认为,在马太效应下,金山云的发展空间被头部梯队压缩,实现盈利遥遥无期。

随后两个交易日,金山云延续了发报日的下跌趋势,并且成交量萎缩。

代表有能力影响股价趋势的主力大单,虽然在3日有约25万美元的买入净额,但随后两个交易日均为净卖出。

在多空双方的对抗中,空方暂时获胜。

云竞赛的马拉松

5月31日,美团云服务对外运营了59个月后,正式停运。

官方说法是“战略性撤退”,说到底,其实就是不想再在这个看不到何时才能盈利的领域浪费集团的资金和精力。

之前金山云“all in向死而生”、阿里云“3年再投2000亿”的口号让人们热血沸腾,差点忘记了对于云服务来说,高投入、周期长、技术要求高等都是绕不过的门槛。

世界第一云服务商亚马逊在云计算领域从开始投资到实现盈利,用了几乎20年。国内第一云服务商阿里云尚未实现盈利。

金山云在成立初期,巧妙地利用差异化市场定位和在游戏及办公垂直领域的先发优势,降低了初期的成本需求,在市场份额方面得以四两拨千斤。

但是,随着竞争的激烈,金山云无论想要继续深耕现有垂直领域,还是像扩大行业覆盖面,都需要加大对基础设施和研发的投入。

2017年至2019年,金山云营业成本始终高居不下。尽管2019年全年及2020年第一季度,营业成本终于低于收入,但依然占据了收入的近95%。


营业成本中,IDC(互联网数据中心)开销同比增长36.1%,主要由购买新服务器或其他固定资产带来的折旧与摊销同比增长51.3%。这些都是随着业务扩张不可避免的支出。

研发费用自然也是一路走高。由于营收增长率高,研发费用率逐渐下降,但依然在10%以上。研发费用的同比增速则直线上升,本报告期内升至57.3%。

不得不慨叹,云竞赛的马拉松不仅入场费奇高,要需要极好的“体力”持续奔跑,不然此前的投入几乎就打了水漂。

一个季度总投入16.8亿,金山云的奔跑速度和竞争对手相比又如何?

阿里云在截至2020年3月的财年收入同比增长62%至400.16亿元;腾讯云2019年的云服务收入已超过人民币170亿元;华为云全球IaaS市场排名上升至第六,增速高达222.2%,全球增速最快。

金山云的业绩单独看来不错,但放在同行中对比还不算跑得快。

除了阿里云加大投入外,华为云于今年5月发布政企战略,并宣布华为云Stack系列新品上市,进一步抢夺市场,金山云也于6月4日正式入驻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北京网络游戏新技术应用中心。

中国的云服务商们都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变强。有人认为这场马拉松已到后半程,但其实它可能远比人们想象的要长。

结局无定论

金山云CEO王育林表示:“自疫情暴发以来,许多客户向我们寻求更加高效灵活的云服务部署和技术支持,这让公司对中长期市场声誉的提升和业务发展更具信心。”

虽然金山云身处激烈战场,面临的是不知是能盈利还是丢盔卸甲的未来,但这信心来的也并非全无道理。

信心首先来源于中国广阔的市场。

中国信通院2019年发布的《云计算发展白皮书》预测,2020至2022年全球云计算市场将保持16%以上的增速,同期国内公有云市场将保持33%以上的增速,私有云市场将保持20%以上的增速,高于全球增速。

调研机构Gartner则预计,虽然现在云服务在中国IT支出中仅占8%,低于全球平均水平,但在2023年之后,中国有可能跃升至全球头部梯队。

(Gartner认为中国在公有云服务方面支出的增速全球最高)

中国互联网云市场2019年价值75亿美元,预计到2024年将上升至306亿美元;服务于传统企业和公共服务组织的云市场2019年价值152亿美元,预计到2024年将上升至487亿美元。

在市场整体迅速扩张,各行各业都在实现数字化、“云化”的过程中,云服务商整体必然是获利的。

金山云作为中国云服务商第二梯队的队员,没有理由享受不到市场红利。

其次,虽然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但云服务大概率不会出现“赢者通吃”的局面。

出于防止服务器意外和保护数据等目的,现在云服务较为发达的国家的企业通常会同时选择两个以上的云服务商。

在这样的背景下,即便阿里云、腾讯云这样第一梯队的云服务商有巨大的优势,众多企业也可能同时与其他服务商合作。

特别是在金山云有优势的游戏和办公领域,由于腾讯和阿里都有自己相应的部门和业务,金山云的“独立云”、“纯云”定位就显得尤其有竞争力。

只要能活过野蛮生长的年代,扛过相互厮杀的时候,金山云就能获得喘息之机,在深耕原垂直领域的同时,慢慢在其他领域寻找新的机会。

当然,8年脚踏实地的研发使金山云有自己的技术优势、金山云个性化的付费方案等,也是其获得信心的源泉

IPO一个月,放在云服务的马拉松进程中太短,还不足以改变什么。

金山云还是有机会在这个行业的黄金年代发展、成熟,有机会变为一个强大的科技企业,走出一个慢牛走势。

但市场也还是那个对中概股缺乏信任、资金短缺的市场,上市首日和次日的暴涨并不代表从此对金山云的认可。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金山云想要继续参赛需要钱,而这钱得从市场来。所以金山云既要做实事,又要讲故事。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靠实力说话。

金山云是重蹈美团云的覆辙,半途退赛;还是闯到终点,登台领奖,还真不好说。

+1
5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0,终于拿下了金融帝国的最后一块拼图!

2020-06-09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