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头盔热”即将迎来梦醒时分

财经无忌 · 2020-05-21
小小的头盔承载不了淘金梦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无忌”(ID:caijwj),作者:十三叔,36氪经授权发布。

疫情期间,炒口罩、倒腾熔喷布的“倒爷”们捞了一笔大钱。这让原本就怀揣着一夜暴富梦的人们变得更为眼红。

在交通部交管局发布实施“一盔一带”政策之后,头盔替代了口罩的热度,成为新的“硬通货”。

朋友圈里随处可见卖头盔的人。另一方面,是头盔价格上涨、工厂订单爆单、头盔工厂遭遇围堵……

头盔真的能成为成为下一个“口罩”吗?

必然不可能。

头盔老板的烦躁与窃喜

这几天,温州乐清做头盔生产的小老板陆明索性把常用的那部手机设置成静音状态。这样的话,即使是有电话打进来或者有微信消息,他也听不到,心里也不用烦。

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也消停不下来。因为工厂里每天都有人等着拿货,“生产出来不用装箱,装进蛇皮袋子就有人背走”。

有赚钱的机会,陆明当然不愿意丢掉,只是连续多日没有睡过囫囵觉的他,疲于在配件和原料供应商与来自全国各地的采购商之间的斡旋。

厂子里的工人们两班倒,最早的一班,早上5点钟就开工,第二班从中午一直干到深夜。陆明和他的家人也加入到生产和打包的队伍中。为了让工人们干活更卖力,他每天不仅从外面的饭店叫餐,还答应给工人一笔额外的奖金。

“忙成这样,还是不行,要货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不熟悉的人或者不是全款定金的单子,我们现在已经不接了。”这个情形,与之前,客户动不动就压价、货款回款难的老问题形成强烈反差。陆明突然从原来的被动角色突然反转到主位。车间里生产的头盔想卖给谁,得看谁对他有“诚意”。

一个多月前,陆明还在发愁,头盔的销量。“之前是疫情影响,疫情缓解之后,当地环保查的严,再加上当地环境整治,很多小厂子都停了,头盔生意挺难做的。”而现在,他发愁的是,怎么能让头盔的产能提高。

“仓库里现在是空的。存货都被人买走了,就连残次品也被抢的一个不剩。”陆明说,现在很多关停的小工厂如死灰复燃般热闹起来。

陆明回忆,抢头盔的苗头大概在一个月前,最先联系他的江苏南京的一位客户。这位客户给他打电话,让他准备三万个头盔。对方在电话中还叮嘱他,备货一定要快。定金在电话挂掉之后就打到了他的账户。

突然接到的大单让他有些疑惑。往常,对方会阶段性的向他下单,但每次不会超过两千个,频率也不高。

这次为什么这么急?

陆明当时随口问了一下对方,才知道,南京当地交管部门发布了通知,要求骑电动车的人必须佩戴头盔。南京的这个客户判断,头盔将会热销一波。

起初他还觉得对方多少有些大惊小怪。因为去年,浙江杭州、台州,河南许昌等地也出台过类似规定,但是,一阵风过后,又回归于平常。

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他有些吃惊。

几天后,来自全国各地的客户不断打过电话来,向他采购头盔。甚至,五一假期期间,有人带着货款,直接到工厂里下单订货。

“这段时间出去的货,基本上都是先交钱,后发货。”陆明说,工厂里的订单已经排到了两个月之后。

至于两个月之后,头盔价格会不会降温,陆明表示,他并不在意。“钱已经付过了,我只负责交货就好了。”

4月17日,江苏南京交管部门发布《通告》称,自5月1日起,将会对全市驾乘电动自行车佩戴安全头盔实施全面管理。之后没几天,国家交通部交管局也发布通知,将要在全国开展“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

一波头盔的抢购潮就此掀起。

作为全国最大的头盔生产基地,温州乐清生产的头盔大概占全国头盔市场总量的40%。当地头盔产业有将近20年的历史,产业链发展完善,多为家庭作坊式生产企业。

“我们这里家家都是工厂,分工也很明确,有专门做盔体的,也有专门做五金配件的,还有做头盔下巴带子和卡扣的。”陆明的同乡刘丽就专门为当地的头盔厂供应头盔卡扣。

1688批发网的数据显示,近5月15日到18日三天的头盔销量增长超过910%。平台上销售的头盔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乐清。

另据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自4月21日部署“一盔一带”行动以来,截至5月18日,以工商登记为准,我国共新增成立了3503家头盔产业相关企业。

追上“头盔班车”

两个月前,怀揣着“直播暴富梦”的孙岩,给义乌北下朱村一个培训机构负责人微信转账800元的定金之后,便踏上了从老家河南前往义乌的“造富之旅”。

然而,当他抵达义乌,听了几场关于直播带货的培训课后,发现自己被人忽悠了。

“培训的导师文化水平还没我高,说的那一套纯粹就是瞎扯。哪有什么一天挣几千、挣几万的主播,都是骗人的,他们自己都做不到。”当孙岩发现其中的端倪之后,内心涌上了些失落感。

不过,孙岩仍旧觉得,留在义乌要比回到老家继续给工厂老板打工发财的机会要多的多。

“这边货多,啥都有,什么价格的也有。生意很简单,只要你能找到买家,是绝对能赚到钱的。”用孙岩的话说,义乌的江湖很大、水也很深,但是,不是有句话说叫“乱世出英雄”吗?情况越是复杂,“一夜暴富”砸到自己头上的几率就越大。

孙岩左思右考之后觉得,现在的人都钻到“钱眼儿”里了,满脑子想的都是做生意赚钱,他正好可以借助这个机会,帮助一些外地想做生意的人在义乌淘货。

孙岩淘金的方式与当地传统的商户售卖渠道不一样。他在国内几个做直播、短视频和资讯比较好的平台上开设了自媒体账号。通过分享义乌当地市场的情况,和一些热销产品的价格来博得粉丝的眼球和关注。

他和几个一同前来义乌淘金的年轻人一拍即合,组成了一个小团队。

“有人负责演,有人负责拍摄剪辑,还有人负责找货源和渠道,联系卖家和卖家。”孙岩说,直播和短视频能够增加粉丝的信任度。

口罩抢购风波之后,孙岩和团队的伙伴都在懊悔自己没有赶上好机会。“我们如果早点来义乌,可能挣钱的就是我们几个。”错过了口罩基于,他们开始寻找其他的产品,小风扇、防晒衣、卡通相机泡泡机.......应季的产品他们挨个编辑好文案进行拍摄和讲解。

一个月的时间,孙岩团队的收效甚微,除了平台给了两位数的粉丝阅读收益之外,一单生意也没有谈成。“做的时间短,还要继续坚持。”孙岩和团队的小伙伴互相打气。

“兄弟们,我有头盔,货源充足,大家集中力量一起炒一波,百万千万正在向我们招手,赶紧上车。”

五一假期第一天,一大早,当地一个自媒体圈里突然讨论起了头盔。

“政策利好!”看到消息之后,宿醉中的孙岩一下清醒起来,脑海里闪现出短视频培训班上,那个油嘴滑舌的大胖子老师讲课时的画面。

时间就是机遇,孙岩来不及多思考,他赶忙爬起床到隔壁喊醒其他团队伙伴,准备开工。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孙岩和他的团队从早到晚溜达在义乌的街头,拍摄、剪辑、发布当地抢头盔的热闹场景,当然,还有头盔货源信息。

孙岩是义乌当地的“网红”的一个缩影,大家蜂拥一般,趋之若鹜地将精力投入到头盔的炒作之中。

抖音、快手、今日头条等平台上,活跃着的孙岩们正在通过各种各样的信息吸引着外地人的注意。“义乌头盔一夜爆红,客户连夜排队抢货”、“头盔现场竞价,价格翻了一翻”、“做头盔一天赚几万块”他们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获得更多的人关注,寻找更多的买家,来赚取差价。

同样前段时间,在朋友圈里卖口罩的微商们也开始活跃起来。“工厂现货,刚刚搞到200个,有需要的私信我,手慢无。”

欺骗与违约

正当孙岩们热情高涨地发布头盔争抢信息的时候,来自全国各地的网友与他们取得了联系,希望通过他们来定货。

“有要几百个的,也有要几千个的,几万个的也有。”不过,当孙岩再转头向群里的头盔“倒爷”要货时,对方却开始抬价。

“之前说给我们卖18块钱一个,每个给2块钱的提成,现在转眼的功夫跟我们说价格变成了27块钱。”一方是客户的催促,一边是价格的上涨,孙岩和团队的小伙伴们只好不停地在双方之间进行协调和沟通。

“有人直接打过电话来骂我们不诚信,还有人直接把我们给拉黑了。”原本想捞一笔差价的孙岩们陷入了诚信危机。

蜂拥采购口罩的人遇到孙岩实际上是幸运的,还有一些倒霉的人,把货款给到中间商,转眼间就联系不上对方了。

5月18日,义乌市范虚假信息欺诈中心发布警情通报,仅5月17日、18日两天,当地就接到购买头盔诈骗案件警情12起。通报中称,诈骗分子通过微信群、QQ群发布出售头盔的信息,以货源紧张为由,抓住被害人基于囤货的心理,以收取货款的名义实施诈骗,作案手段与购买口罩等防疫物资类诈骗案件类似。

与此同时,在国内很多电商投诉平台上,卖家迟迟不发货投诉与日俱增。

福建福州的李娜在某电商平台一次性购买了5个头盔。“家里人上班、买菜基本上都是骑电动车出门,查了查头盔价格也不贵,就直接给家里每个人买一个。”

李娜当时下单的价格是,34元一个头盔。而最近几天,她再次查询自己购买的产品时,发现价格已经涨到了89元一个。自己购买的头盔一直没有物流信息。

“我就找客服,问他们为什么不发货。”李娜说,她得到的回复是,工厂里现在没有货,需要她耐心等待,如果,等不急的话可以选择退货。

她购买的头盔链接页面上显示的订单数量明明一直再增长,而自己的低价购买的头盔却迟迟不发货。“这明摆着是故意的。”

李娜气不过,直接将卖家投诉到平台。

目前,随便在一个社交平台上搜“头盔”、“不发货”等关键词,都会看到有网友反映自己低价购买的头盔商家不给发货的信息。

在某电商平台经营车品的王颖坦言,网店上一部分产品调整价格是商家故意抬升价格,还有一部分确实是被迫无奈。

王颖店铺的产品基本上都是工厂直发,她的作用主要是店铺运营和客服。“我们自己没有仓库和库存,顾客下单之后,我们就把物流信息给到工厂,工厂在当地发货。”

然而,头盔价格的疯长,让王颖变得压力巨大。“工厂那边一天价格变动两次,并且货物还不能保证,我们只能被动调整价格。”这段时间,王颖不停地跟客户解释,但很多客户并不理解。

“我们挺恨那些炒头盔的人,店铺的信誉现在受到很大的影响。”

“头盔热”,随时会降温

当然,也有人在倒腾头盔上赚到了钱。

“不付全款,我是不给发货的。”义乌某批发市场摩配用品店老板老王,右手里掐着烟,左手举着茶杯,他边说着,边往嘴边上送茶。

“哈雷款现在48块一个,普通夏盔37块一个,质量我敢打包票。”老王说,现在市面上有不少现货头盔质量不过关,一是材质不行,二是最近抢货抢的厉害,工厂根本就不会按照正常标准去生产。

老王介绍说,头盔不比口罩,两种产品的性质不一样。口罩要求严格,并且熔喷布从专业的生产厂家购买,口罩出售也是要经过严格的检验程序才可以上市流通。而现阶段市面上抢的普通头盔很大一部分是小工厂生产出来的。

“有些有资质,有些根本连资质就没有。”老王挥挥手说,除了摩托车专用的头盔之外,电动自行车的头盔没有任何标准,做的好与坏要凭工厂老板的“良心”。

“很多人跟我们下单,开口就说,只要有个头盔的样子就行,质量好不好无所谓。”老王后来想一想,还是不做这样的生意。

“做长久生意的人没有这么干的,都是那些‘炒货’的人搞,搞一次,赚了钱然后就撤,谁最后接手谁倒霉。”

不过,老王也很明确的表示,五一假期之前,圈子里囤货的那批人确实挣到了钱,但是那波人很少。

“等到后来大家再一窝蜂的哄抢时,那都是‘韭菜’。像满大街拿着手机做直播,到处给人家找货的那些人,更赚不了钱,真正赚了钱的现在都已经不说话了。”

随着“头盔”话题上热搜,头盔价格上涨带动了A股头盔相关概念股走强,国立科技、南京聚隆等连续三日涨停。

王岩们似乎又有些许懊恼。赶上头盔的时机却没有拿到真正货源,搞得空欢喜一场。“好赖也算是积累了一些经验。”于是,王岩在自媒体号上发布的内容开始调转方向,“现在入局风险太高,日渐万金你别想”、“大家莫慌张,买头盔的缓一缓”……

实际上,最近两天,浙江、河北、江苏等地市场监管部门陆续做出回应,对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哄抬价格等违法行为将进行严厉打击。

消息一出,畸形的火爆市场似乎开始慢慢降温,义乌当地的不少商户反馈,很多人已经不再明面上炒头盔了。

头盔虽然是必备品,但它与口罩不同,口罩是刚需,且是一次性用品,头盔更换的频率远比口罩小得多。一个没有生产标准,小作坊就可以加工出来的产品,即使需求再大,也依然不具有竞争力。

一夜暴富的梦谁人都有,但是,如蚁附膻、如蝇逐臭的必然结果就是,钱没了,梦醒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皆为化名。)

+1
28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抗疫进入第二阶段,频发的翻车事件考验着消费者的耐性,要想由大到强,直播电商必须回归“价值导向”,和“恰烂钱”的翻车说拜拜,已刻不容缓。

2020-05-21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